新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终极武力 > 第908章 死战一
    www.yqzww.la最快更新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九百一十五章死战一

    丹增上师这一发力手印变幻真言入耳恍如洪钟大吕。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十指甚至是手腕的皮毛筋骨都骤然间覆盖上了一抹淡淡的明黄色。

    从里到外宝光隐隐生似是就在这一刻他的两只手化作了玉石雕琢不论是姿态还是质地便仿佛是壁画中的描绘的佛陀菩萨不类生人。

    “厉害!”

    首当其冲之下王越的精神反应的更快几乎就在老喇嘛手法一变的同时他就已经在其中发现了某种异常之处。

    而他也是在这一瞬间立时洞彻了丹增上师这一招变化的奥妙。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这一招的出处和来历但仅从一个武者的角度来看他却已然可以从这里面看出老喇嘛此时指尖上灌注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

    “密教的功夫果然是别有一功虽然看起来似乎与唐国正宗的内家拳法大相径庭可本质上却还仍旧是殊途同归。练到上乘境界后不管变化多大可走的仍旧是气血归一的路子。就如同他这一招全身的力道都汇聚在六根手指上无非就是想要以点破面来对付我但可惜的是我练的可不是什么硬功横练啊!”

    王越心中念头如此一闪而过。但就也在暗暗称赞对手的同时他也并不觉得老喇嘛这一招能把他怎么样。

    单论拳法武功王越的火候肯定是比不得丹增上师一辈子的苦修钻研的但是战力这东西却并非单纯的境界一旦动起手来那涉及到的因素就多了去了。不管是力量速度技巧还是经验反应亦或是精神和意志双方都是各有所长想要分出胜负高下那就得互相消耗中逼得对手不得不露出破绽来。

    而拼消耗也就等于是拼体力这却又恰恰正是王越所最擅长的领域。丹增上师现在凭借数十年苦修的秘法重现昔日的体力巅峰全力以赴之下为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倒王越。因为他自己比谁都清楚他的短处在哪里!

    一旦无法在有效的时间内达到目的那等待他的必然就是形势急转直下。毕竟他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老不以筋骨为能。

    说白了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就像是一个濒死之人的回光返照哪怕头脑再清醒也只是那一会儿罢了!

    所以这时候的老喇嘛只要一出手几乎就是不遗余力毫无保留六根手指往前只推出不到三寸堪堪碰到王越的肘弯时他的手指尖上就已经由黄转红红的如血了。一看就是气血透入指尖末梢的缘故。

    而如他这样的高手瑜伽大手印早已练得出神入化皮毛筋骨几近不坏能在如此坚韧的皮肤末端逼出这么一缕血气来就足以知道他此时的力量尽数灌注在手指中一旦释放出来究竟会是多么的恐怖了。

    可是正如王越自己说的一样他的身体之所以强横如斯根本就不是因为练了硬功横练而是就是那么的单纯的强。是以面对着丹增上师这一路白象形的变化王越的胳膊居然仍旧没有一点儿停顿的迹象只是在朝前一探的同时猛地扭了一下小臂连带着肘部同时外旋然后丹增上师的耳朵里面就听到了咔!咔!咔!咔!一连串宛如古代那种城门吊索被九牛缠绕逐渐收紧时发出来的声音。

    古代战火绵延征战不休往往城门处都安置有特殊的吊桥放下时横跨护城河收起时便由绞盘拉动数条钢索。但因为重量的原因不但拉动吊桥的钢索粗逾碗口就连绞盘都要用九条犍牛才能转动。

    而现在王越就是这么一扭胳膊小臂上的大筋肌肉和韧带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精钢的铁索在不断的撞击和绷紧那种声音简直让人听了都无法相信这居然是人的胳膊。由此也足以见得在二次发力膨胀下的王越他的体力和爆发力到底已经猛烈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了!

    尤其是他手臂这么一扭去势方向虽然没有丝毫改变可发力时却多了一股转劲儿。

    就好像急速旋转的一个球对任何由外部施加的力量全都带上了一股偏移的作用一样猝然变招的丹增上师六根手指才往中间一合一戳紧跟着就啪的一下双方顿时一触即分!他的手指虽然戳在了王越的肘弯上可瞬间的那么一转却让他的力量在爆发的同时产生了转移不但没有戳中对手关节内外要害反倒是这么一偏就让老喇嘛的手印彻底变了形直接使得爆发软弱后力不继。

    王越的胳膊肌肉坟起恍如铁柱一转之下就连丹增上师这样的高手都无法保持力量的爆发六根手指往中间一合虽然戳在了王越胳膊上可感觉里却像是戳在了一个圆球上不但浑不受力而且有力难发。一时间老喇嘛只得双手一分散了手印同时吸气后退脚下踩在了冰面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是脚趾猛一抓地整个人就向后轻飘飘的滑出了三尺有余。

    两人这一次交手一触即分力道虽然相撞可却没有一丝劲风外泄。但丹增上师虽然退了三尺却并非是输了。王越的体力虽然远在他之上可拳法武功的技巧却不如他两下一比较仍旧是个不分胜负的局面。

    因此这一下他之所以先退了说白了其实就是他已经知道近战之下短兵相接他也占不到王越的便宜。既是如此那当然就不能再这么缠斗下去了。

    丹增上师这一下变招从硬碰硬到近身厮杀的擒拿完全是根据自己的经验与之前数次试探的结果才刻意施展的手段。他虽然和王越还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之前就在赵祯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对于王越的拳法武功其实是有一些了解的。而以他的身手和见识即便是听人口述照猫画虎一样的演练其实也是足以从中窥到王越的几分底细的。

    然后两人见面交手后又是相互之间几次试探丹增上师对王越的了解便越发深入了。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几招硬拼过后深知道对手体力强横的老喇嘛就干脆一改原来的打法接连两招和王越来了一次短兵相接式的近身搏杀想要通过方寸间的迅速变招技巧以快打慢避开王越的长处逼他和自己拼变化。

    本来他的这种想法也不算错。因为人是不可能没有弱点和短板的王越的体力强横爆发力惊人这固然是让他在硬拼中占尽上风可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很容易就会在技巧和灵敏上有所欠缺。

    但出乎意外的是王越的拳法变化虽然不如他可和他交手时却根本不受他的影响。说白了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任你招式变化再多再快再巧妙我干脆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砰!的一拳轰将出来不管你怎么来我就是一拳打到底!打到通透。反正到最后都要碰到一起试试看那与其被人牵着鼻子走陷入到你的节奏中去那还不如就什么都不管了。有本事你就破了我的防。

    结果很显然这一次的变化打法丹增上师还是没能奈何得了王越。王越的身体实在是太强壮了筋骨之强悍简直比他数十年苦练的瑜伽术还要厉害。

    所以眼见着这一招又无功而返丹增上师立刻便果断后退了。

    不过他这一退却仿佛引燃了炸药包。拳势戛然而止的王越胳膊上有六处肌肉深陷的孔洞虽然没有出血但皮肉瞬间变发青变紫。老喇嘛的那六根手指恍如象牙虽然没有破开他的肌肉可一戳下来真也像是六根烧红的铁钎一样哪怕只是一擦而过却也叫他筋肉立刻淤血了。

    只是这点伤对于王越来说根本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把手一晃他的身上就发出了如同鞭炮般的急骤轰鸣声脊背开合崩崩声密集如雨点似的。丹增上师人刚向后一滑三尺他整个人就瞬间跟了上去然后一个高探马居高临下长臂如枪一手就朝他挑了出去。

    而且王越这一动在双方气息相牵之下一退一进间动作浑然天成。手刚往前一探一伸原本握成拳头的手指就刷的一下弹出来五指并拢先压后挑用的完全是苏家六合大枪的势子。

    出手之快简直无法言喻。近在咫尺之下给丹增上师的感觉就像是忽然置身于战场之上面对着一骑飞将人如龙马如虎陡然一枪扎来整个人就像是被定在了当场成了木头人一样。明明眼前只有王越一个人可不知为何他就只觉得面前是千军万马那股气势之雄劲根本就是充塞天地。

    很明显当直面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时候这一次王越也已经是用出了杀招。

    苏家的六合拳虽然厉害但杀性最大的却依旧是拳法的源头六合大枪。王越与人交手时只要一用出来枪招那肯定就是动了杀心的。是以这他这一手弹出去后指尖如枪尖啪的一下就破开空气发出的声音如同利刃破空一挑就到了丹增上师的颌下。

    距离咽喉连一寸的距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