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 > 第209章 幕后的黑手
    秩序部,审讯室室。

    浑身焦黑的齐渊坐在一张冰冷的金属座椅之上,沉默的看着前方的三人。

    齐渊有些疑惑,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不但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却第一时间被带到了这里,坐在了被审讯的位置之上。

    如果不是有人在刻意针对自己,那么就是自己被人故意陷害栽赃了。

    不过齐渊却并不担心,自己如今已经是二级研究员,背后还有谈秋、曹彦升、莫笙三位大佬,再加上和军部那一位的交易,除非秩序部拿到确凿的证据,否则根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墙角的监控,随后微微点头,开始发问。

    “齐渊,对于今天所发生的爆炸,事前你是否知道消息?”

    “我不知道。”齐渊淡淡的说到。

    “我们调取了你的出行记录,十五天前,你去过去过一趟监狱,你去监狱干什么?”

    “实验取样。”

    “说具体一点。”

    听到对方追问的切入点,齐渊目光一闪,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不过却有些不愿意相信,如果猜测属实,那这一场爆炸的背后的黑幕恐怕会超乎自己的想象。

    齐渊整顿了一下思绪,开始回答对方的问题。

    “我申请了一个三级研究项目,已经在实验室的项目审核组报备,拿到监狱下面二十层的通行凭证后,我去了一趟监狱,为项目研究进行取样。”

    “我在监狱一共取了三个样本,分别是十二层编号为12-00012的堕落机械体,十二层编号为12-00055的机械战兽,监狱九层的湮灭之树。”

    齐渊虽然没有开启区域探测,但在自己说到十二层编号为12-00055的机械战兽时,对方的眼神有了细微的变化,这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个消失的12-00055的机械战兽样本有问题!

    微胖的中年妇女带着耳麦,她凝神沉默了一阵,似乎在听从谁的指令一般,过了一阵,她整个人的气势忽然变得具有压迫感。

    她用审视的目光来回打量了齐渊一阵说道:

    “说一说你采集这些样本,在项目研究中的具体用途。”

    齐渊眉头一挑,这个问题明显有些越界了,虽然实验室内部经常会就各种研究问题进行讨论,但也仅限于实验室内部,只要离开实验室,大家都不会透露研究项目的相关资料。

    向实验室外面的人,透露研究项目相关的资料,不但会被取消研究项目,严厉的,甚至会剥夺研究员资格。

    秩序部虽然和实验室打交道的地方不多,但他们应该很清楚这个规定,但眼前这个中年女子,却直接越过了这条红线。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按照规定,我无法向你们透露研究项目的任何情况!”齐渊说道。

    中年女子冷哼一声,用力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齐渊,这一次的爆炸对实验室造成了严重破坏,已经有多名研究员在爆炸之中丧生,现在不是你讲那些规矩的时候。”

    “这里是秩序部,不是实验室!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东西交代清楚,不许有任何隐瞒!”

    “交代?”

    齐渊冷冷的看着她。

    “我也是爆炸的受害者,我不是爆炸的凶手,你想让我交代什么?”

    “受害者?”

    微胖的中年妇女盯着齐渊。

    “既然你是受害者,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这场爆炸之中存活下来的?”

    “发生在你实验室的那一场爆炸,能量烈度堪比五阶强者的全力攻击,你只是一个三级能力者,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那一场爆炸足以杀死你一百次!”

    齐渊眉头微蹙,虽然已经有两人察觉到了炽天使的存在,但他依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炽天使的存在,而且炽天使只是一个四阶能量体,想要完全将自己活下来的原因解释清楚,就必须要将自己的几个三阶能力透露出来。

    齐渊并不想为了应付一场这样的审讯,透露自己太多的秘密。

    沉吟片刻后,齐渊决定隐瞒炽天使的存在。

    “在爆发生之前,谈秋给我发了一条私信,通知我立刻离开实验室,我来到实验室门口之时,才发现大门的控制权限被人篡改,在爆炸之前,我做了一定的防御措施,所以才能捡回一条命。”

    “胡说八道!”

    微胖的中年女子大声呵斥道。

    “你别以为把谈秋拉进来,就能掩饰你所犯下的错误!”

    “发生在你实验室的爆炸,不过是你的苦肉计,你这么做不过是想洗脱你自己身上的嫌疑!

    “你蓄意引发了爆炸,并且提前做好相应的防御措施,所以才能活下来!”

    齐渊眉头越皱越紧,如果这个女人不是受人指使,故意往自己身上栽赃,就一定是掌握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否则她没有道理这么肆意的指控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

    女子冷笑一声。

    “既然你无法解释你活下来的原因,那我们就换一个话题!”

    “我们来聊一聊,你是如何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从一个荒野流民,摇身一变,变成了生物与机械研究实验室的二级研究员。”

    “齐渊你不要以为你的掩饰天衣无缝,我们就发现不了你的问题!”

    “你太心急了,如果你更有耐心一点,一点一点的向上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想要一步登天,或许还不会暴露得这么彻底!”

    齐渊闻言,耸了耸肩。

    “也就是说,你其实并没有证据,对我的所有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怀疑!”

    “齐渊!”微胖的中年女子再次呵斥一声。

    “你如果老实交代,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如果你继续负隅顽抗,你今天就别想离开秩序部!”

    “好了!”

    齐渊平静的和女子对视一样。

    “我不管你们为什么会将我锁定为嫌疑人,但请别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我现在是一个二级研究员,你们对我的所有指控都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

    “我愿意来到秩序部,配合你们的调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承认这些我没有做过的事。”

    “我来到秩序部已经有二十分钟,如果你们拿不出足够的证据,再过四十分钟,请将我送回实验室,我的实验室在爆炸之中被摧毁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原本愤怒的女子忽然收敛了脸上的愤怒,深深的看了齐渊一眼。

    “如果是平时,你确实只需要在秩序部呆一个小时,但现在实验室乱成了一锅粥,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一个二级研究员的去向。”

    女子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说。

    “所以别说一个小时,就算我把你扣在这里一天,也不会有人来找我要人。”

    女子走到齐渊身旁,俯下身子,压低声音说道:

    “而且,你在实验室的爆炸之中受到了重创,你就算伤重不治,死在了秩序部,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和你慢慢的熬,一直熬到你说出来为止!”

    面对赤裸裸的威胁,齐渊并不慌张,就算实验室现在乱成了一锅粥,谈秋和曹彦升无法顾及到自己,但还有一个人一定不会忘记自己的存在,用不了一个小时,他就会来秩序部要人。

    看到齐渊沉默不语的样子。

    中年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她直接伸手在齐渊身上伤口按了一下。

    齐渊一声闷哼,在毁灭能量冲击之下变得形若焦炭的伤口猛然崩裂,殷红的鲜血些从伤口之中溢出。

    看着崩裂的伤口,女子微笑着松开按住伤口的右手。

    “你看,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们有很多办法,撬开你的嘴巴。”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主动交代的机会,如果你继续顽抗,那么接下来谈话,可不会像之前那么温柔。”

    齐渊瞥了伤口一眼,瞬间意识到,这是有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己击杀。

    房间内的几个工作人员,都是三阶,如果此刻暴起发难,自己完全可以轻松击杀三人,但这么做的后果很可能就是自己被守在外面的人当场击毙。

    有人故意不给自己上束缚的手段,而且让这几个只有三阶实力的人来审问自己,并且动用私刑,恐怕就是想刺激自己出手。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对一个二级研究员动用私刑,看来你确实没有想过让我活着走出去。”齐渊说道。

    女子眼皮一跳,说道:“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齐渊沉默了几秒钟,问道:

    “你们找到这场爆炸的根源没有?”

    女子眯着眼睛看着他。

    “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

    齐渊笑了笑。

    “总要让我死得明白一点。”

    女子围绕着齐渊转了一圈,说道:

    “你很聪明,并没有亲自出手,而是借着十二层监狱,那个编号为12-00055的机械战兽,利用它的躯体残片,入侵了多个实验室的控制系统,然后通过预留在某些实验仪器的后门,引发了实验室的爆炸。”

    “你试图将这次的爆炸伪装成意外,可你却忽略了一点,实验室的所有数据,在数据库之中,都会有详细的备份。”

    “我们已经调取了所有的异常数据,上面清晰的显示,所有的权限篡改都是从你的实验室开始,你才是这场爆炸的罪魁祸首!”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要狡辩的吗?”

    齐渊眉头微蹙,他很怀疑对方是故意诈自己,可心里同时又隐隐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真正的幕后黑手利用了。

    “就算权限的篡改是从我的实验室开始,也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我干的,我只是一个三阶能力者,不是机械师,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篡改权限!”

    “所以,你利用了被关在监狱十二层的12-00055!”女子说道。

    “12-00055虽然已经自毁,但这并不能掩盖你所做过的事。”

    “我们已经找到了证据,12-00055看上去只是一台普通的机械战兽,但它的体内却隐藏着一个神秘的数据体,你借着去监狱取样的机会,将这个神秘数据体带回了实验室,然后通过它入侵了实验室的网络,然后引发了这一连串的爆炸。”

    12-00055体内还隐藏着一个数据体?

    齐渊忽然有些相信她所说的话,因为一个签到点就刷新在12-00055机械战兽之上。

    只是因为自己当时实力不够,而且没有能近距离观察,所以没有能发现数据体的存在。

    至于隐藏在12-00055体内的数据体,如何侵入和篡改实验室权限,凭借的恐怕就是从它身上取下的那些实验样本。

    这么看来,这次的爆炸事件,很有可能是机械王庭的一个阴谋。

    机械王庭已经和末日军火这边打过多次交道,所以很清楚末日军火这边擒获了机械体后,肯定不会立刻销毁,而是会将其作为实验样本进行研究。

    机械王庭故意让这头隐藏着数据体的机械战兽失手被擒,目的或许就是为了找机会制造一场这样的混乱。

    不过问题在于,为什么今天才发动?

    12-00055已经被关押了多年,实验取样已经进行了很多次,按理来说,机械王庭那边早就可以制作一场这样的混乱,他们为什么会在今天发难?

    难道是因为首席的那个大项目?

    他们不想让这个项目顺利推进,所以才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发动!

    如果这个猜测属实,那么实验室内,就肯定有机械王庭的内应!

    黑钢庇护所对于擒获的机械王庭机械体,在关押之前一定会详细的检测,沉睡状态的数据体,确实很难被发现,但同样,一旦陷入沉睡,数据体也很难自我苏醒,除非被外力唤醒。

    这个隐藏在实验室的内应,知道首席项目组的相关消息后,选择了唤醒数据体,发动了这场爆炸!

    就在齐渊心念急转,试图寻找这场爆炸的幕后黑手之时,秩序部的另一间房间内,一个年轻人一边看着投影之中的讯问齐渊的场景,一边把玩着一把没有完成活化的异化能量武器。

    “啧啧!没想到,一个二级研究员,竟然会拥有一把异化能量武器!”年轻人幽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