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始 > 第139章 平定地球黑暗祸劫,粗糙大手横贯阳间!
    这一缕莫名而至高的气机浮现,扰乱了时光长河,波及了诸世,化为大道涟漪辐射开来。

    今时今日,当武疯子手中那口帝罐碎片爆发,通天光束贯穿了小阴间地球之际,原先一直蛰伏于幕后的路尽级生灵昔年所遗留下来的残缺道痕生出了感应。

    若是从外界看来,现在的小阴间地球,仿佛如一尊巨大的生命体复活了一般,以其为中心,时光漩涡不停地流转,速度越来越快。

    当然这种逆天的变化,外人是无法知晓的,也根本没有能力感应得到,唯独两人除外,那便是江焱和妖妖。

    “这是真正的时光大道气息,地球古星之外,居然还会拥有这等不可思议的伟岸力量?”天穹上,妖妖俏脸凝重,在她眉心处,有着金色的圣焰在汹汹焚烧,借助圣体血脉传承之力,也让她见证到了小阴间地球上,现今所发生的种种不可思议奇景。

    如汪洋涟漪一般的时光能量在汹涌,轰隆响动,充斥着浩瀚不可揣测的力量。

    这等层次的无上力量,也让她心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骇,诸多个纪元前,至高路尽级生灵所遗留下来的时光大道痕迹,太过可怖了。

    仅仅是一丝微弱至极的残痕再现,也要将整个小阴间地球给彻底掀翻过来。

    “果然还是出现了……”另一边,江焱脸色也是异常凝重,眸光死死盯着地球古星方向,确切地说,是属于那时光漩涡怪圈的中心点。

    这一刻,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种无上层次的道韵痕迹,完美大界尸骸仙帝的黑暗身意念能量,同样也是属于小阴间地球幕后所蛰伏的最大黑手。

    虽说早在最开始,对于这种结果已有预料了,但真正的发生之后,江焱心中的那种压抑与震撼感,还是前所未有。

    同时江焱也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之下,无论是小阴间宇宙,亦或是大阳间,乃至上苍界中的众生灵强者,都压根没办法去阻止了,唯有相同领域内的至高级力量才可与其正面抗衡。

    “该来的终是要来,既然没法躲掉,那就积极应对,即便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平息掉这场大祸劫!”种种纷乱思绪在脑海中飞速闪过,江焱神情郑重,自语道。

    说话间,他身躯内生命苦海中,汪洋神浪翻涌,原先一直被隐藏的那宗天血母金神枪终于被解封掉了。

    一缕缕本源万物母气在流淌,沸腾着,这也是江焱到最后关键时刻,为应对小阴间宇宙大厄劫难所准备的一种救援之法。

    万物母气本源,与圣墟纪元叶天帝一脉相承,若将其祭祀掉,散去大炉曾经掩盖掉的大因果力量,必将产生一系列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

    以万物母气本源,沟通昔年天帝的气息因果,也有着一定几率,让叶天帝所留下的虚影,从冥冥诸世之外,再次归来,重返地球故乡!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江焱的推想,具体能否做到这一步,尚未可知,除此之外他体内还有大炉这宗超越至高,无上原初级以上的逆天存在。

    这也是江焱现阶段所能够想到的两种可行方法了,真到了那种万不得已的程度,他也要冒险一试。

    小阴间地球之上,可怖时光惊变还在进一步加剧,此时此刻的小阴间宇宙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漫天的残缺大道神则浮现,皆化为了一股洪流,从四面八方,汇聚向地球古星。

    时光与虚空的能量彼此交融,不断从那口时光漩涡怪圈中,蔓延开来,在其最深处,连接着另一种不可名状的永恒未知之地。

    在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仿佛另一头真的有什么恐怖生灵将要觉醒,跨越诸界壁垒,出现在小阴间地球之上。

    就当江焱脸色凝重,忍耐不住,想要不惜代价,先将那一杆天血母金枪打出,以此尝试召唤诸世之外叶天帝的那道天帝虚影之际。

    “哐当!”就在这关键时刻,昆仑炼狱最深处,惊变再次发生,有着更为刺目的能量光束爆发,在无尽的光华流转中,无尽的虚空裂缝崩碎掉了。

    一座若隐若现的宏伟古城虚影显化出来,在其背后还链接着一条神秘而至强的轮回古路,此时那低沉而压抑的轰响声,便是从轮回路尽头传递过来了。

    “这是……真正轮回的力量……超越了古史记载的仙王层次……吼……该死,可惜……我终是无法窥伺到其真实痕迹……”光明死城内部,神光冲霄,在其内部,响起了一道痛苦而虚弱的低吼声,乃是属于武疯子仅存的残余声音在回荡着。

    他的化身,与本源魂灭早已被磨灭,唯有残留的低吼声,在小阴间地球时光法则的映射下,再现出来,不过很快,便彻底消失无踪,不可闻了。

    随后,一只模糊粗糙的能量大手浮现,贯穿了轮回路与光明死城,一路冲腾而出,直达小阴间地球上空,那道时光漩涡怪圈方向!

    “轮回路尽的无上力量复苏,难道是盘坐在石阶终点的泥胎孟祖师出手了?”见此剧变情景,江焱眸光爆闪,死死盯着那只横贯天际的粗糙大手,失声道。

    这等轮回的能量气息太强大了,撼天动地,可压制天地一切异变与动乱祸劫,这等层次领域的交锋,即便是江焱也无法感知清楚,但他可以确信,这最起码也是无上道祖级强者的手笔!

    轰隆隆!小阴间地球上空,粗糙的能量大手与时光漩涡正面碰撞,没有想象中那种石破天惊的巨大爆裂声,也没有毁天灭地的波涛能量扩散开来。

    唯独死一般的沉寂,这一刻天地间时间与空间都仿佛被永久禁锢了,画面场景彻底定格。

    直到好半响后,原先浮现在地球古星之上的那个时光漩涡怪圈深处,才传出了一道轻微闷响声,随后漩涡涟漪渐渐缓慢消散下去。

    在这种正面碰撞下,从轮回路深处延伸出来的那只粗糙大手,貌似占据了上风,压制住了地球古星的黑暗大祸劫。

    “那条古路……你身上……沾染有那个人的痕迹……漫长时光岁月过后,竟还未消散……”同时间,在那时光漩涡完全消失的最后一刻,内部传递出了微弱而缥缈的声音,话语间似充满了强烈忌惮与惊疑!

    哗啦啦!对于这一切,粗糙大手并未于理会,手掌一抹,地球古星上一切的惊天风暴与异象都尽数被其压制下去,消散成空。

    “帝骨哥黑暗身的那一缕残痕气机复苏,就这般快速落幕了?”高空上,绚灿神光闪耀,江焱一脸错愕,望着极远处所发生的那一系列惊变,他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在他的预料中,武疯子手持的那宗镇帝罐碎片爆发,惊扰了尸骸仙帝黑暗身的一缕残痕觉醒,小阴间地球上,怎么说也要爆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祸劫。

    因为江焱可是很清楚,小阴间地球不但留存着前者的至高级残念,更深层次中,更有其真正的黑暗身本体蛰伏在内,只是暂时还未显露出来。

    纵然有轮回路尽的无上力量复苏,也将要展开一场惊天动地,波及各方大界的可怖大战。

    却没想到结果落幕如此之快,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亏得他先前还一副提心吊胆,甚至都做好了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自毁祭祀掉天血母金枪这宗圣物的念头,来拼命制止这场大祸劫的发生。

    现在好了,天穹上粗糙大手一出,压制一切,所有惊人异象,毁灭灾劫能量尽数消散一空,小阴间地球再次恢复了过往的风平浪静,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不对,不管现在的尸骸仙帝黑暗身意念状态如何,也不应消散退怯的如此之快,应当是他感应到了轮回路深处荒天帝的气息,才会如此。”

    “轰隆!”江焱眸光闪烁,陷入了某种深思之中,不过很快他这种思绪便被打断了,天穹上再次响起了轰隆巨响。

    原先那从轮回路尽头蔓延开来的粗糙大手,再抹平了地球外那层诡异时光怪圈之后,并没有立刻消散,而是再次向着星空深处,探寻而去。

    轰隆隆!这一刻,宇宙星系各地,皆是震动,一只粗糙大手气息内敛,横贯而过,异象太惊人了,在这只手掌覆盖下,所谓的浩瀚宇宙,无垠星空都仿佛成为了一个笑话,抬手间仿佛便可被尽数碾碎。

    “怎么这样,轮回路尽头那位大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他所出手的那个方向,是……宇宙边荒,贯穿阳间的裂缝口?”

    “天呐,难道说他想要对那一界出手了。”见此情景,江焱瞳孔骤缩,失声道。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江焱便与妖妖一起,全力施展身法,撕裂星空,紧随而去,此时他们二人心头也充满了震撼,谁都没有未曾想到那只粗糙大手还会有此惊人举动。

    “阴差阳错,将轮回路尽头那尊大佬给惊动出来了,不但平掉了地球外时光漩涡的大祸劫,此时居然还要主动对大阳间发起攻击,真是出乎预料。”

    “昔年的镇帝罐碎片,大阳间,武疯子……嘿嘿,这下怕有更大的好戏看了。”

    正当江焱与妖妖两者全力横渡虚空,朝着大阳间与小阴间通道口壁垒赶去之际,在另一头大阳间,有人的心情却相当糟糕与恶劣。

    太上禁地最边缘层次,滚滚血气沸腾,霸绝天地,武疯子真身矗立,被无尽神光笼罩,让天上地下观望的诸雄强者都为之胆颤。

    吼!就在这氛围最为压抑与紧张之际,朦胧而刺目的神光中,却突然爆发了一阵低沉的吼啸,滚滚雷音震荡,化为大道涟漪扩散开来,恐怖无边。

    噗噗噗!即便是距离数百公里开外的,一直徘徊在天际观望的诸雄,也都脸色骇然,大口咳血,倒飞出去,受到了强烈的反噬。

    “天呐,这武疯子怎会爆发出这等凶狂与暴戾的气息,现今大阳间那贯穿阴间宇宙的通道壁垒内,情况究竟怎样了?”在极尽遥远之地,一些从名山大川中爬出来的老古董,也都神色凝重,纷纷开启天目,遥望太上禁地方向。

    先前从阴间宇宙通道内,传递出来各种诡秘天变,毁天灭地的波动,实在太过恐怖了,让人魂光都在颤栗,牵动着阳间诸多强者的心。

    “吼!”很快大阳间各地,各种惊疑猜测声戛然而止,太上禁地方向,又传出了第二道吼啸声,同样属于武疯子。

    现在的他,被无尽神光包裹,血气沸腾,遮天蔽日,谁也无法知晓他现今的真实状态如何,连他身边原先最亲近的小徒弟,白发大能女子也都早已被前者全力爆发的恐怖气息给震退出去了。

    “我的那一具七死身彻底消亡了,痕迹全无,连带那一块残破的帝罐碎片,都失去了联系,怎会这般,在那诡秘的阴间宇宙内,到底埋葬着何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

    无尽的神光能量中,武疯子满头黑发狂舞,眸子内有着狂野的血光在闪烁,此时在他嘴角处还有着丝丝缕缕血迹流淌,样子状若魔神般,危险到了极致。

    显然一具融合有他部分本源魂光的七死身被抹除掉,对他本尊的伤害,也有着不小的反噬作用。

    当然最让武疯子心痛的是,那一块残破镇帝罐碎片的缺失,那可是传说中至高无上,与帝有关的无上古器物。

    就这般遗失掉了,即便是像他这种老究极,也是极其不舍,此次冒险闯入那片诡秘的阴间宇宙,非但没有捞取到任何好处,还白白损失了一具本源化身,残破镇帝罐碎片,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大发了。

    “不好!”就当武疯子内心怒火滔天,还处在暴怒状态之际,突然间他心头剧跳,肌体瞬间绷紧,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而这一切危险源头,都是来源于天穹尽头,那一个黑黝黝的虚空漩涡中心,在那尽头仿佛有着一头史前超级大凶级存在,将要横渡过来,让人心颤不已。

    哗啦啦!

    电光火石间,武疯子没有丝毫犹豫,很果断,直接动用皇者秘术,真身撕裂虚空,极速转身离去。

    而在同时间,天穹黑色漩涡中心剧震,在漫天的雷光轰鸣下,一只粗糙大手横贯而出,宛若开天辟地的巨人之手,碾压而下,他的目标赫然就是武疯子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