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始 > 第140章 轮回路大佬出手,武疯子凉了!?
    太上禁地,无穷的神光风暴都被压制下去了,一只粗糙大手延绵出来,庞大无边,挤满在了天穹上方,这是一种古来未有的奇景!

    在这一刻,方圆数万公里区域之内,都被无边阴影所笼罩,陷入了黑暗之中,各种惊呼声和恐慌声此起彼伏,响彻十方。

    “从另一片阴间宇宙深处,延伸过来的这只大手,太可怕了,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很多名川大山中的老古董心头都在颤动,肌体紧绷,失声道。

    “那尊无上存在,他的目标冲着武疯子去了!”在阳间另外几片大洲古地内,也有着另外一些活化石存在,开口了。

    阳间大地,随着这只粗糙大手的降临,也跟着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动乱风波之中。

    当然这时候,最为悲愤与惊怒的,还要数武疯子本尊了,强大如老究极的他,现在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压迫。

    那只神秘而可怖的粗糙大手,压盖天穹,横贯了一方大洲,就是冲他而来的,纵然他施展了世间极速,拼命逃窜,但都没有任何用途,在一道惊天动地的惊雷声中,武疯子本尊也被压制下去了,禁锢了肉身。

    哗啦啦!虚空乱流疯狂搅动,还未等武疯子生出任何反应,只感觉眼前一花,他真身便再次返回到了原地,太上禁地之中!

    “超越了古史记载的仙王强者……这……等存在,居存活到了当世……”此时此刻,武疯子真身被禁锢,无法动荡分毫,他一脸骇然,眸光死死盯着天穹上那只巨大无边的粗糙大手,骇然道。

    唯有亲身经历,直面过这只粗糙大手,才能够知晓其真正恐怖之处,那种锋芒内敛,却如浩瀚一般的威势,丝丝缕缕,可贯穿任何强者心灵。

    武疯子虽为史前最强者之一,道行修为都早已走到了老究极顶端,即将跨入真正的仙王级领域,但此时却依旧不够看,甚至没有丝毫防守之力!

    轰隆!而这时,天穹上那只粗糙大手,又有了明显动作,缓慢压盖而下,整个太上禁地,都在剧烈晃动,外围一座接一座神山都跟着崩裂开来。

    大手遮天,挤满天宇,此时这只可怖的粗糙大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武疯子本尊过来的。

    在如此强烈的危险压制下,也将武疯子从巨大的震撼情绪中,惊醒过来,此时他脸色凝重到了极致,满头黑发狂舞,发出了魔神般的吼啸声。

    “吼,给我破开!”在漫天的神光中,他双手划动,将自身老究极道行神通运转到了极致。

    无尽的符文激荡,伴着时光大道的能量,岁月的纹络,强行想要挣脱出来。

    但还是没有任何用处,粗糙大手挤满天宇,似真似幻,让人看得不真切,恍惚间有着纷纷扬扬的尘埃粒子飘荡出来。

    武疯子倾尽全力所打出的时光宝术,当触及到这些尘埃粒子之际,无声息间都开始崩碎瓦解掉了,粗糙大手像是独立于岁月长河之上,超脱万道大法,这等层次力量太过超然了。

    “啊……我的道与法,还未晋升到绝巅,我不服,也不甘!”眼看着天穹上那只粗糙大手不断迫近,武疯子状若疯狂,竭力大吼道。

    这一刻,他真的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这种感觉生平唯有,他内心有着太多的不甘与愤懑,不过这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武疯子与那只粗糙大手背后的无上存在,力量差距太大了,天壤之别,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领域的,纵然是倾尽所有,没有一丝的可比性。

    噗噗!在最后一道大吼声中,武疯子本尊裂了,被天穹上那只碾压而下的粗糙大手给压爆碎了,漫天血雨纷飞,飘散在天地间。

    这一刻,天上地下都被那无边的血色给充斥着,在各地更伴有可怕仙雷在轰鸣,雷动。

    一尊史前神话强者的大人物被打爆,血染天地,也让大阳间出现了种种可怕异象!

    同时天地间,也是死一般的沉寂,各处名山大川,乃至古老顶级道统之地,皆失声了,陷入难以言喻的压抑之中,唯独一道又一道仙雷之声响彻八荒,震慑人心。

    “武疯子……就这样没了,陨落掉了?”好半响后,天穹尽头,才传出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有老古董开口了,言语间带着不可置信与恐惧情绪。

    “这怎么可能,那人可是阳间武皇,自史前岁月就已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最强者,那样的存在,又怎会这般轻易消亡?”阳间某一尊老究极也被惊动了,显化身形,隔着无尽遥远距离,遥望太上禁地方向,低吼道。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武疯子是霸道的,凶悍的,无敌的,在史前岁月便曾凭一己之力亲手覆灭了诸多个顶级道统,凶名赫赫,天下称尊。

    纵为同级别强者,也都对其忌惮无疑,毋庸置疑,武疯子绝对可称得上大阳间中一尊震古烁今的可怕生物。

    今日太上禁地惊天之变,连武疯子这等阳间老究极都遭遇到了厄难之灾,实在太过可怖了!“师尊!”同时在距离太上禁地最靠近的区域,武疯子一脉门徒阵营,白发大能女子也是一脸惨白,满是惶恐紧盯着远处天穹,惊声叫道。

    直到现在她还不愿意相信,先前所见到的那一幕,号称打遍阳间无敌手,老究极之中亦可称尊的自家师尊,竟会以这种方式陨落,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轰隆!大阳间内,血雨纷纷,妖艳的血红,染红了大半个天穹,这一刻,无论是相隔多么遥远距离,各地顶级强者,乃至亿万普通修士,也都生出了奇特感应。

    在这方大阳间古地之内,有着一尊无法想象的至强者遭劫了,血染天地,引发了天地同悲!

    “那是……武疯子,这怎么可能,那尊史前巨凶,正值鼎盛时期,冠绝天下,昔年史前一战,除却我大哥黎龘之外,谁可压制住他,那混蛋怎会突然暴毙掉,这绝对是假的!”在阳间某一座大洲之内,一口古棺剧烈震荡,里面发出了剧烈的情绪波动。

    “阳间的武疯子,号称当世第一的至强者,陨落了!?”在这口古棺旁,还有一个唇红齿白,肌肤胜雪,比起绝大多数绝女佳丽都还要俊美三分的少年,也是一脸错愕,失声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才刚刚横渡轮回路,闯入到这片大阳间,就遇上了这么劲爆的消息?”比美女都还俊美的少年,喃喃自语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楚风,踏过光明死城,横渡轮回路,终于轮回转世到了大阳间的他,也被这则巨大消息给彻底镇住了。

    “吼,此事事关重大,臭小子咱们赶紧动身,前往那一处风暴地带,一探究竟!”古棺内剧烈晃动,内部传出了剧烈情绪波动。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看来只能暂时放弃前往寻找圣师,老爷子,大黑牛他们踪迹的计划了。”楚风摇了摇头,最后拉扯起那口古棺,手掌一挥开启了虚空场域,直接离去了。

    太上禁地,巨大的能量风暴在席卷,天宇之上,一片殷红的血色,那是属于老究极的精血,每一滴都蕴含有恐怖的毁灭性能量。

    任何一滴都足以磨平掉阳间一个大洲,屠灭尽亿万生灵,而现在天上地下,纷纷扬扬,到处都是这种级数的精血光雨,能够带给人多么强烈的震撼力。

    尤其是这些血雨还是属于阳间武皇,武疯子的,纵然是同级别老究极存在,也都无比心动,想要迫切收取到手,但现在却没有任何一尊强者敢有任何异动。

    原因无他,天宇上空,还有着那一只神秘而可怖的能量大手镇压在那,大手遮天,威势无与伦比,在其四周虚空都扭曲,迷蒙下去了,唯有淡淡的尘埃光粒子在飘荡着。

    就是这只粗糙大手,先前一击之下,将武疯子这尊阳间老究极都给打爆掉了,血染天地。

    这样一尊无法揣测的超级恐怖横亘在此,谁敢有任何造次,整个天地间,一片死寂与压抑,甚至连所有修士生灵的呼吸声都消失了。

    “武疯子被那只粗糙大手给干掉了?”这时候在小阴间宇宙与大阳间壁垒交界之地,神光闪烁,江焱与妖妖身前也终于及时赶到了。

    此时透过那层壁垒通道区间,他们也正好捕捉到了先前那一场恐怖场景,即便是江焱,也是一阵发蒙,有些像是在做梦的感觉。

    早先当看到轮回尽头,那只粗糙大手贯穿阳间大界壁垒之际,他心头就预感到有大事件发生了,却不曾想到事情风暴竟然会这般猛烈,武疯子这位阳间老究极,也被这般顺势给抹除了。

    “如此杀伐果断,狠绝,这貌似并不像是孟祖师那种大德大贤的行事作风啊,难道我先前的推测失误了,轮回路尽生变,真正出手之人,并非孟祖师,而是另有其人?”

    江焱眸光闪烁,脸色越发凝重了,现在小阴间宇宙,乃至大阳间之中局势转变,远超乎了预期,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连武疯子这等史前最强者,都遭劫了,这等惊变事故,太让人不安了,那只神秘而可怖的粗糙大手,究竟想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不但江焱心头有着强烈疑问,连带阳间一些极为古老与可怕绝地内,也有着某些存在同样生出了这种惊疑想法。

    例如第一名山,九道一这张老人皮,他此时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连坟土深处,那杆破破烂烂的铁锈战矛,都被他挖出来了,拎在手中。

    他眸子内有着惊人光束在绽放,死死盯着太上禁地方向:“天机混沌,大道混乱,干扰了一切感知与推演,但这种气息错不了,的确是从昔年那位亲手开辟的轮回路而来的,究竟是谁,这般大胆,敢去触动那一地的无上痕迹。”

    九道一老人皮,神情漠然,身躯都在微微颤栗,情绪波动极为剧烈,此时他手握着那杆破烂铁矛,甚至几次都有种冲动,想要冲出去,直达太上禁地,探究清楚。

    但来自于第一名山最深处,那静止位面中,有着轻微的大道涟漪扩散开来,阻拦着他的行动。

    同时远在大阳间之外,无尽混沌海外,某一个塌陷世界之中,黑色巨兽老黑皇也被惊醒了,睁开了第三只天目竖眼,遥望阳间太上禁地惊变。

    “好家伙……本皇这才打一个盹,阳间大界内部,就已发生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变,连那个自称武皇的后辈小崽子都遭劫了。”

    “那方诡秘的阴魂宇宙之内,到底蛰伏有多么可怖的力量,都这么多个纪元时光过去了,难道说真有无上道祖级强者未消亡掉?”老迈黑皇艰难撑坐起来,现在的它血气枯败的厉害,生命之火即将凋零,状态异常糟糕,但它还在顽强的挣扎着,在寻找着复活帝者之法。

    “还有我昔年分化出去,闯入那诡秘的阴间宇宙中的那一根狗毛分身,它的状态又如何了,为何断掉了联系,朦胧间我也曾感知到,它似乎被困在了另一个更为神秘与可怕的阴间大界之中,也给我传递回来了一些零碎魂念。”

    “可惜这种魂念能量感应太微弱了,本皇还是无法捕获清楚,吼……该死的,归根结底,终是力量不足啊。”

    “若是昔年巅峰时期,在我们所处的那个黄金岁月,天上地下又有何种力量能够阻拦我等脚步。”塌陷世界中,老黑皇神情越发没落,发出了低沉吼啸声。

    大阳间内,氛围压抑,近乎让人窒息,天上地下无论是阳间老究极,还是天尊,乃至以下的无数修士都静若寒蝉,不敢有丝毫异动。

    漫天血雨纷飞,飘荡天宇,将天际映衬的一片血红,远在阴间宇宙通道口处的江焱,也在密切关注着阳间紧张局势。

    不过很快,他脸色变了,在他的视野中发现,原先屹立在阳间太上禁地天穹之上,又有了可怕异象。

    “吼……”一道低沉而可怕的吼啸声响起,回荡开来,旋即漫天飘荡的血雨都开始放光,化为一股可怕洪流汇聚向了某一个地方。

    在那里有着一道魁梧而可怕的身影在凝聚,重组,散发着强大无匹的血气波动。

    “这股血气波动,那个家伙是……”看到这一幕,江焱瞳孔一缩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