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棠鲤居然是顾怀年的妹妹
    没错,确实是棠鲤!

    谢芳菲胸中醋意翻滚着,顾怀年明明是她看上的人,居然与她看不上的棠鲤在一起!

    而且,顾怀年看棠鲤的眼神还特别温柔。

    棠鲤这个村妇凭什么和顾怀年站在一起?!

    谢芳菲血涌上脑,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冲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顾大人,这女人是有妇之夫,在清河郡遥水镇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那个时候,她就很放荡,不知检点,天天在外面勾引男人!顾大人,你离她远一些,别被她骗了!”谢芳菲一脸气愤、义正言辞道。

    谢芳菲觉得,她这一番话后,顾怀年认识到棠鲤的真面目,肯定会厌恶她,不会对她有好脸色。

    而自己的耿直、嫉恶如仇,肯定会让顾怀年刮目相看。

    然而,她说完后,结果与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只见顾怀年阴沉沉的眼睛盯着她,那目光渗出冷意,充满杀气,格外瘆人。

    谢芳菲被吓得腿发抖,脸色惨白。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这么吓人,而且,她有种感觉,顾怀年下一秒就会拔出剑来,把她给捅了。

    顾怀年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拔剑的冲动。

    “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妹妹,顾家的小姐!我顾家的小姐,岂容他人污蔑?!”顾怀年厉声道,声音冷到了极点。

    他阴冷的目光落在谢芳菲脸上,若是目光有形,谢芳菲早就被撕碎了!

    谢芳菲被他吓得腿发软,脸上则满是震惊。

    她听到了什么?

    棠鲤……居然是顾怀年的妹妹?!

    怎么可能?!

    她知道顾府的事,顾府的原小姐是假的,真的顾小姐被认回来了。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她刚好在外面游玩,不然这等热闹,她肯定要去凑凑。

    所以,也就是道听途说,并未见过这位小姐,对这认回来的小姐知之甚少。

    即使偶然有人提及这小姐的名字,她也绝对没联想到棠鲤身上!

    谁能想到那山野村妇摇身一变,成为将军小姐呢?!

    棠鲤居然是顾怀年的妹妹!

    谢芳菲的脸色青白交加。

    凭什么?

    凭什么棠鲤是将军小姐,而她只是个盐运史的女儿?

    她被谁压身份都行,但是被她看不起的棠鲤压,她真接受不了……

    谢芳菲的心里不平衡极了。

    “怎么?你污蔑我,还觉得自己没错?”棠鲤似笑非笑道。

    顾怀年直接拔出腰间佩剑,抵在了谢芳菲的脖子上,眼中是翻滚的怒意。

    谢芳菲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死亡的恐惧,压过了心里的不平衡。

    “对不起,顾小姐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你了,求你饶我一命。”谢芳菲连忙道。

    “我心里有气呢。”棠鲤道,“不如你掌嘴试试,看我能不能解气?”

    剑搁在脖子上,顾怀年浑身杀气。

    谢芳菲害怕极了,直接一巴掌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太轻了。”

    啪!

    “再重一些。”

    啪!

    “继续,我没喊停,你别停。”棠鲤道。

    谢芳菲朝着自己脸上甩巴掌,一个又一个,都快哭了。

    她屈辱极了!

    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跪在看不起人的面前,被这样羞辱!

    棠鲤冷眼看着。

    她的善心,从来都用在好人、知恩图报的身上。

    对于谢芳菲这种恶毒的白眼狼,她一点不心软。

    直到谢芳菲的脸肿起,棠鲤也没了看的兴趣,才道:“哥,我们走吧。”

    这就是个开始,谢芳菲的报应还在后头呢。

    坏人落在她手里,便要得到应有的恶报!

    谢芳菲逃了一次,逃不了第二次!

    顾怀年收回了剑,也收敛了浑身散发着冷气和杀气,与棠鲤并肩而行,目光落在她身上,变得温柔。

    两人来到马车前,他看着棠鲤上了马车。

    “大哥,再见。”棠鲤挥手。

    顾怀年嘴角勾起:“再见,路上小心。”

    棠鲤应声,马车的帘子放了下来。

    马车启程。

    顾怀年目送马车远去,神色格外温柔。

    就在这时,一个大理寺的捕快匆匆跑来了。

    “大人,不好了,出命案了。”捕快汇报道。

    顾怀年神色一凛。

    “何处命案?带本官去!”

    顾怀年和捕快匆匆离去。

    谢芳菲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小姐……”两个丫鬟连忙冲了过来,将她扶起来。

    谢芳菲一站定,就把两个丫鬟推开了。

    “废物!都是废物!”

    谢芳菲甩了两个丫鬟几巴掌,丫鬟们吓得战战兢兢跪下。

    刚刚她丢脸的模样,都被这些下人看到了,她的脸丢光了!

    她真恨不得挖了这些人的眼睛!

    ……

    城郊一破落的小院子。

    方妙推门进去,悄咪咪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却被人叫住了。

    “妙儿。”

    方妙像被猫抓住的老鼠一般,回过头去:“娘。”

    方妙的娘生着一张严肃的脸,黑发离夹着白发,有些老态。

    “去哪了?”方母问道。

    “娘,我去哪,您还不知道吗?”方妙挤着笑道。

    “你朱婶说你根本没去,人家王家小子等了你大半日。”方母道。

    方妙被抓包,很心虚:“娘,我不想嫁人啦。”

    “你都十七了,再不嫁人,过年就十八了。”方母冷着脸道,“我知道你是看不上王家小子,那王家小子是不太好,是个屠夫。但是……”

    但是她女儿是个仵作,别人一听,都离的三里地。

    她是舔着脸去找朱婶子做媒的,还被冷嘲热讽了一顿,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对方提出的要求便是要先见她女儿一面。

    她女儿就像那菜市场上的枯菜叶,被人挑挑拣拣。

    方母越想越心疼。

    “……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去做什么仵作!”

    哪有女孩子做仵作的?当初她就是病死,也不该让她去做,免得被别人指指点点的,一辈子都毁了!

    方妙听着她娘说这些,心里就难受。

    她也想成亲,让她娘安心。但是,又不想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她想嫁给她喜欢的……

    方妙转移话题道:“娘,你猜我今天在街上看到谁了?我看到谢小姐了!”

    方母听到谢小姐,注意力果然转移了,关心道:“谢小姐她怎么样了?”

    “看着挺好的。”方妙道。

    当然不能说出实情。

    “好就好,小姐她其实是个好人啊……”

    “娘,小姐是好人,她为什么把你赶出谢府?”方妙忍不住道,在她看来,谢芳菲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坏人!

    “这……小姐心地是善良的,你知道小姐落水,是因为什么吗?”方母道。

    “为什么?”方妙好奇问道。

    “是为了救一个孤女,倒是那孤女忘恩负义,被小姐救了后,从未来看过小姐。”方母道。

    谢芳菲居然会抛下自己的性命去救别人?

    她总觉得她娘口中的谢芳菲,和她认识的谢芳菲不是一个人。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方仵作,出了命案,快随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