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 第85章 来你的世界
    第八十五章

    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 将以前都是空白的地方塞得满满当当。

    顾词记得,那是个短暂而又漫长的过程。

    他想起了那个画面,又想起了无数其他场景, 那瞬间,他发现原本该消散的意识又凝聚起来,他似乎还看到了并非回忆的场景——

    看到似乎比那时头发更长的她坐在飞机上, 对着手机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在骂着什么。

    而后他失去了意识, 再次陷入黑暗。

    如果重生之后代表了很强的存在, 那么也肯定有最弱的时候——大概是在这个时间里,那段记忆被彻底清楚了。

    所以他再次睁眼……

    才会见到了全然陌生的她。

    -

    顾词自从进了卧室之后, 足足十几个小时没出来。

    玛卡巴卡都已经准备动用机器砸门了。

    不知道是因为和玛利亚的绑定一直没解除, 还是因为系统拿顾词束手无策,她莫名有种直觉——玛利亚会在最近回来。

    不仅会回来, 并且她回来看到她的大佬成这个样子, 一定会心疼死, 还会骂她照顾不周。

    但这是她想照顾就能照顾的吗!

    玛卡巴卡正惆怅该怎么办才好,那间卧室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顾词跟进去的时候穿得不太一样,他换了件黑色的毛衣, 同色系长裤, 大概是因为他总喜欢穿这种深色系的衣服,反而更显得脸色不好, 总有种颓丧病美人的感觉。

    玛卡巴卡又想到另一件事。

    因为顾词是通过她的那个专属通道到达他们那个总部,会自动给他搞上一身像是科幻片里的衣服,很显身材的紧身服, 浅蓝深蓝和灰色交加。

    这么酷炫的衣服, 加上那张神颜, 顾词每次去都会被疯狂拍照留念。他的照片已经在八卦用的公网上传开了,每次都一群人详细播报他几点来,几点走,他走之后系统又发了什么疯,已经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还有不少人表示非常想见到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于是纷纷来询问玛卡巴卡。玛卡巴卡挑着一些给他们看了,于是玛利亚的美照也小范围流传了一下。

    众人便又纷纷感慨神仙爱情、系统不当人、大佬加油。

    总之现在系统才是与全世界为敌的那一个。

    玛卡巴卡看着顾词出来,又二话不说走向她,熟练地伸手扣向机器人的脑袋,通过她去到了那个世界。

    玛卡巴卡默默联系了一下自己的好朋友,开门见山地问道:“诶,你说,重生大佬的身体难道比正常人类要强吗?”

    朋友不解:“什么强不强?”

    “就是……几乎不咋吃东西,一天顶多一顿饭,我总觉得他要不行了,但竟然也一直没进医院……”

    “虽然重生不是变异基因,但这种程度肯定是会活着的,主要是——一般重生的那些人意志力都非常绝绝子,你根本想像不到。”

    玛卡巴卡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也是。不然能重生么?

    “而且你说的这种情况肯定是会活着的,本身一天一顿饭也不会死人啊!”朋友顿了顿,又道,“但是吧……反正该遭的罪一样都不会少,身体不好,也大概率会很痛苦就是了。”

    “……”

    玛卡巴卡又要落泪了,第一万次辱骂把他们拆开的罪魁祸首。

    -

    公网bbs。

    【这破工作爷不想干了:来了来了!他来了!大佬来了![图片]】

    【公网顾词头号粉丝:偶像来了!!!\\顾词/\\顾词/\\顾词/!】

    【穿书小专家:哈哈哈哈哈我竟然押对了!我就猜他今天会来,因为那个世界的脉络图那天我去看了,已经被大佬改了接近百分之五十】

    【次次抽到快穿宿主:!!百分之五十,我记得到百分之七十约等于世界脱离掌控,系统就得倒大霉,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许愿下一个宿主不是fw:就是现在这种程度也已经要倒大霉了,他处罚不会轻的,嘻嘻。】

    【实习好难:喜闻乐见喜闻乐见!没想到我还能亲眼见证这样的事情,怪不得我们学的教材里从来不讲在本世界重生的大佬们,原来他们是专治系统的!哈哈哈哈哈!】

    【主控室看门员:报,大佬已经进门啦~】

    ……

    顾词对此处轻车熟路,他走到了几个硕大的屏幕前,熟练地调出几组数据和图。

    “百分之五十了。”

    空间内传来隐隐咒骂,是十分扭曲的一道男声。

    所谓系统也并不是一直一个人,他们是会更新换代的,就像是换届一样。与他交流的,或者更该称之为这一代的系统代言人。他们在任期间遵循着规则来“监督”无数的世界,

    空间里还有十分痛苦的压抑闷哼——只要顾词出现在这里,那另外的存在就格外难受。

    所以顾词一来就会多待一段时间。

    一个屏幕显示的是一个列表,上面有密密麻麻的人名和头像,能够通过这些来直接进入到他们的梦境——

    这个世界的许多漏洞都来自于梦境,梦境也是bug出现的反馈,与此同时,要想给某人暗示,多数也都要通过梦境——像是有些权限不够的愚蠢机器人,就只能用让狗玩玩具做倒数日来暗示,暗到正常人完全注意不到。

    能够通过梦境暗示的渠道里并没有颜路清的选项,她此时还处于bug状态,并不在列表里。

    顾词找到了另外一个,点了下去。

    另一个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程序进程。

    是之前那个清除指令的撤销进度。

    他确实在最后一刻停下了它,可它进程仍然继续前进,在完成的那瞬间,旁边生出了一个撤销进度,从百分之一慢慢增长,到了现在“进度99%”。

    九十九都加载好,却也仍然需要最后的1%。

    那迟迟不来的1%代表着还需要等。

    等……一个契机。

    ***

    十月一最适合出游,怀榆也是个知名旅游城市,但颜路清在怀榆留了三天,压根没去哪里玩。

    她在那个很旧的小公寓里呆了两天,最后回去跟院长和他老婆住了一天,便坐上回学校的飞机。

    走前,颜路清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留下了一张纸条。

    虽然不知道院长什么时候能发现,颜路清几乎是遵循本能写下的这张十分奇怪且矫情的纸条,而且更奇怪的是,她还讲不出具体的原因。

    非要说的话……

    那大概是一种直觉。

    秋暖林的大学跟她在一个城市,颜路清下了飞机后也没立刻回学校,先去找了秋暖林。

    两人寒暄好久,秋暖林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奇怪:“你今天怎么回事?好像哪里不对劲。”

    “我遇到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我没法告诉你太多,但是我这辈子只会喜欢这一个人。”

    秋暖林瞳孔地震。

    这话换成哪个恋爱脑小姐妹跟她说她都能很淡定,但这是颜路清——这是那个油盐不进刀枪不入桃花朵朵开朵朵斩的颜路清!

    “草,宝贝你不会被骗了吧?”秋暖林顿时脑洞大开,“遇到了神级海王?给你洗脑了?要带你远走高飞?你他妈别信啊!”

    “……”

    颜路清又花了许久时间来再三发誓证明自己没有被神级海王洗脑,也没遇到什么神级海王。

    分别的时候她抱了好闺蜜一下,也顺便给她的小包里塞了张纸条。

    跟之前给院长的差不多,纸条写——

    「万一有一天我不见了,别担心,我一定是去了我最想去的地方,做了一件我最想做的事情。」

    -

    回到宿舍是下午五点。

    屋里没开灯,显得有些昏暗。颜路清进门的时候,黎惜惜正坐在电脑桌前,电脑屏幕发出莹莹幽光。

    她有好多话想要问黎惜惜,比如她高中遇到的顾词怎么会出现在她的书里……比如,她突然的飞机事故是不是没那么简单。

    她觉得黎惜惜会知道所有的答案。

    黎惜惜听到门的声音转过头,见到她回来,满脸惊喜地站起来迎接她,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了许多事情,主要都是抱怨:“我假期自己在宿舍码字简直快要憋死了……”

    “……”颜路清原本想问的问题全部噎了回去,她一愣,“码……什么?”

    不是完结了吗?

    “码新文啊。”黎惜惜说完,又不等颜路清问,很突然地拥抱了她一下。

    颜路清更是震惊。

    她听到黎惜惜说:“你是头一个跟我处得这么来的室友,不愧是我下本的女——”黎惜惜讲到一半,突然刹车,转变画风又边成了嘤嘤嘤:“我可太舍不得你了。”

    她小声嘀咕:“但是你家那位也是真的……惨。”

    颜路清听得云里雾里,最后一句她说的像是蚊子哼哼,完全没听清。

    但是她一直没有打断黎惜惜。

    她心跳快得不正常,像是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黎惜惜推了她一把,把她摁在了自己的电脑椅上,颜路清正面对着屏幕,耳边黎惜惜说:“你记得我专栏有个预收吧?”

    那本名字很敷衍的《拯救一下那个被虐过头的美强惨》,主角和文案非常离奇。

    【主角栏:顾词;颜路清】

    【文案:主角之一确实是颜路清,但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颜路清。】

    颜路清点头:“记得。”

    “我刚写了个开头,你帮我看看好不好看。”黎惜惜说完,又转身除了宿舍,“我先去接个水,你慢慢看。”

    颜路清视线扫过屏幕——

    那上面第一句话写着“颜路清穿越了。”六个字,但她还想再往下看什么文字,可对着电脑屏幕,颜路清感到眼前一阵模糊。而后便不知从哪来了一阵巨大的吸力,像是晕车晕到极致的感受,她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

    眩晕过后,颜路清睁眼。

    周围的一切渐渐从朦胧到清晰,她坐在熟悉的地板上,周围有熟悉的床,装饰,桌椅……眼前是分外熟悉的卧室,窗外的光照到床上的起伏——那里躺着一个人。

    颜路清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里。

    而后仿佛打开了什么闸门,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处的一瞬间,她在原来的世界里忘记的事情,又自然而然地在这个世界里记起,记起有关于这里的一切。

    眼泪先于大脑,甚至她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就已经湿润。

    颜路清目前所在的位置和她离开时一模一样,同样都是地板上。

    她撑着腿站起来,在控制不住的哽咽里走到床边,慢慢坐下。

    床上的人很快睁开了眼。

    对上视线的一瞬间——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是那个少年,明明一身清冷,他的世界里却是热烈明亮的夏天。

    每次来到这间卧室,一推门就能看到他或站或坐的俊秀身影,以及那张无论何时都令人心动的脸。

    原来那么早,他们就相遇了。

    他们相遇在一个那样冷的冬天——尽管冷,她却是在他的夏天度过的。

    因而,那变成了她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冬天。

    颜路清眼前模糊又清晰,眼泪掉出去就清晰一会,但掉出去一颗,很快又会凝聚起另一颗。

    顾词安安静静看了她一会,然后抬手给她擦掉眼泪。

    他的手很凉,碰到她哭热的脸像是有镇定的作用。

    “顾词……”颜路清叫他的名字,勉强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声线,吐字清晰地说,“我好想你。”

    他手指一顿,突然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格外好看,看得颜路清鼻端更加酸涩无比,她闷声问:“笑什么?”

    “这次的梦很不一样。”他说,

    顾词声音很轻,比起她来,他的话才更像是梦呓。

    这话好像把颜路清勉强控制的泪腺给直接解放,近乎泄洪,她直接快要哭崩了,从默默流泪变成抽抽噎噎的抽泣。

    “谁是梦啊!梦怎么会这样啊!”她一边哭一边直接俯下身抱住他,脸埋在他旁边的枕头里,“你怎么这么瘦了……我又得重新养……”然后越哭越伤心,最后直接开始“呜呜呜”,句子都说不全。

    久违的聒噪声音如此密集地传入耳膜。

    仿佛连带着人的血液都一同回温。

    颜路清哭着哭着,脑海里莫名出现了曾经的场景,曾经在他们之间发生过一次的对话。

    她的生日,游乐园的角色扮演,在少女的无理取闹下他们反串。少女问了问题,那个少年为了她睁眼说瞎话。

    她蹭了蹭眼泪,吸了吸鼻子,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身份都没有,无业游民,一穷二白。”

    这话说完,颜路清突然感到腰间一紧——

    她被紧紧抱住,像是在抱着什么稀世珍宝。

    她小声问:“但是你嫁给我吧,好吗?”

    “……”

    他感受着怀里温热健康的温度,突然忍不住红了眼眶。

    “好。”

    永远都好。

    顾词一只手移动到颜路清后颈,她顺势从枕头抬起脸来,顺着他手指的力道吻上他的嘴唇。

    苍白又柔软。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带着眼泪的吻。

    她想——

    我终于来到了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