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法师迷惑行为大赏 > 第84章 第八十三章 情侣并不是只有交往时才会黏糊(上)
    第八十三章  情侣并不是只有交往时才会黏糊(上)

    《月相形状及元素指标》课的老师是一位美貌的女教授, 在法师塔的资历也还算年轻。

    所以,当她被发到自己的课程调课表,得知她今天的最后一堂课将是紧邻法师交流赛、小长假放假前的最后一堂课后……

    这位女教授, 明智地选择了“水”课。

    假期前的最后一堂专业法术课,还是难度仅次于《现代施咒方式理论》的《月相形状及元素指标》……

    与其在快放假前用知识塞满学徒们压根就快被“懒散”溢出来的脑子——

    还不如改在放假结束之后的第一天,用“新章节, 新作业,新论文, 新考试”等组合起来的一套升龙拳, 干爆这帮学徒们恨不得再睡三天三夜的蠢脸,呵呵。

    ……嗯, 总之, 无论是出于哪种原因,女教授这堂课是真的没有认真上, 前排的同学们是真的没有认真听, 纪律也是真的没有人去管。

    在这种刻意放纵下……后排的动静, 就愈发大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

    洛森压低声音:“你不会忘了你自己课程表上的最后一节课是今天上午的‘植物草叶脉络研究’吧,蠢宝宝?”

    他还以为她早就收拾好行李,回家度假了呢。

    ……反正赢得交流赛的大明星日理万机, 连来次校医院露露脸吱一声的功夫都没有。

    安娜贝尔却没心思理睬他。

    她现在没心思理睬任何事。

    “再挪挪。”大小姐烦躁下令, 视线依旧放在那些自以为很隐蔽的女生们身上,“你往右边再挪挪。”

    “哈?凭什么听……”

    于是布朗宁同学一边嘀咕着一边就往座位右边挪了挪。

    女生们自以为隐蔽的目光跟着他往右边挪了挪。

    “……往左挪挪。”

    “你真是莫名其妙……”

    于是布朗宁同学一边嘀咕着一边就往座位左边挪了挪。

    女生们自以为隐蔽的目光跟着他往左边挪了挪。

    “往右……”

    “无聊。”

    顺从往右挪。

    “往左……”

    “有什么毛病。”

    顺从往左挪。

    “往右挪……”

    “烦死了。”

    顺从往右挪。

    “往……”

    大概不知第多少次挪动后, 嘴里的低咒等级已经从“蠢宝宝”升级为“蜜糖蠢宝宝”,布朗宁同学才发觉,自己与语言相悖的行为怎么莫名听话, 简直就是成为了安娜贝尔鼠标下、某个横版游戏的像素角色——

    “啧。”

    大小姐瞪着那些如影随形、死缠烂打的视线们, 既没有直接冲过去拍案狂吼的胆量, 更没有直接伸手搂住旁边人宣示主权的诚实。

    这位正对男朋友操纵着无线鼠标的小姐气得把手一摔:“不挪了!混蛋布朗宁!混蛋马里奥!你给我找根绿色水管爬下去蹲着!不准露头!”

    如同横版游戏角色般被女朋友操纵的洛森:“……”

    一直在围观室友仿佛被什么乱点的鼠标移动的捷克:“……”

    “谁是马里奥?!谁是马里奥?!再怎么说也是空洞骑士吧??”

    “那个,斯威特同学,已经上课了,布朗宁同学一直听话挪动的话会很……”

    这两句吐槽是同时出口的,出口之后,两个男生也默契对视了一眼。

    洛森从捷克眼里读到了“你的关注点为什么是她具体把你当作了哪个游戏角色,而且马里奥明明很帅”质问。

    捷克从洛森眼里读到了“你凭什么说我一直在听话挪动,谁会听宿敌的话乖巧挪动,一路战斗还要一路捡钱的水管工完全不帅”质问。

    ……他们便更加默契地移开了视线。

    ——对哦,一路战斗还要一路捡钱的家伙是怪惨的。

    ——对哦,我干嘛要这么顺从这只蠢宝宝的指挥?

    安娜贝尔·还在瞪着前排女生·斯威特:“知道了!知道了!空洞骑士行了吧!横版动作游戏我只玩过《超级马里奥》,没玩过《空洞骑士》——我下次会专门去玩《空洞骑士》的!对!不!起!啊!”

    捷克:“……”

    这位女神在用很凶的口气宣布她要去补玩我室友提了一嘴的游戏。

    洛森·已经弯下腰在寻找绿色水管口·布朗宁:“……咳,没事,《超级马里奥》和《空洞骑士》也没什么大区别,横版过关游戏玩一个就是玩过全部啦,蠢宝宝就是蠢宝宝,这点道理都不懂,压根不用再浪费时间补玩。”

    捷克:“……”

    我室友正眼都不眨地向她伪造错误游戏理论,并将他痛恨的《超级马里奥》与他本命的《空洞骑士》放在同等地位。

    不,我是知道,这两个绝对有一腿。

    ……但他们现在是不是不只一腿了啊??什么情况??空气里突然大量溢出了粉红色的可怕的圆形物体!!

    ——这个诡异的相处模式是不是出现了大大的问题??

    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不是一个网游一个比赛吗??

    捷克同学内心骤然刷屏的问号,默默低头找绿色水管口的布朗宁同学并不知晓,默默与前排女同学们胶着的安娜贝尔也并不知晓。

    当然,大小姐并不是直直瞪着那些女学徒们,她自认还是将自己的敌意——没什么敌意,顶多是一点点反感——没什么反感,顶多是一点点不舒服——嗯——

    就是一点点不舒服。

    就是将这点点不舒服,隐蔽的,很好。

    前排的女学徒们(超小声):“学姐!学姐!为什么斯威特学姐会出现——呜呜呜呜斯威特学姐是怎么了?她的气势是要谋杀我们吗?还是说直接挑起决斗?”

    “没事,没事,姐妹别慌!你不怎么上论坛又刚入学,可能不太清楚,斯威特学姐她……就是因为被强迫坐在布朗宁学长旁边,才气势这么可怕!我猜大概是什么高深的诅咒吧,因为布朗宁学长嫉妒斯威特学姐赢得交流赛,所以强迫……”

    “……嘶,照这么说,斯威特学姐想谋杀的家伙就是布朗宁学长?”

    “那当然了!否则还能是谁呢?我们吗?我们什么都没干,我们只是拍照、录影、和论坛里的姐妹分享戴眼镜的学长、还共同筹划戴眼镜的燕尾服管家系学长、想康学长戴着眼镜和白手套解扣子的涩图罢了!”

    “……学姐说的没错!斯威特学姐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单纯的理由想谋杀我们呢!那……”

    “那就赶紧,趁布朗宁学长的脸还没被斯威特学姐揍烂之前多拍几张啊!!!”

    颜狗的世界,就是如此纯粹。

    我想收集校草的帅气涩图与我旁观校草被校花生生揍烂有什么关系呢.jpbsp;   于是女学徒们的行动更加猖狂起来,猖狂到捷克不忍直视地打开教科书把自己埋了进去,猖狂到一心寻找水管口的洛森都觉得有些古怪。

    他试探着从课桌下抬起头:“前排是不是有快门声……?”

    安娜贝尔一爪将其拍下。

    并森冷道:“继续找水管口。”

    洛森:“……”

    明明到现在都对我的请求模棱两可,答复也是各种逃避拖延,甚至在住院时完全没出现——虽然我也猜到她会装作很忙不出现——

    但再次见面,这家伙从头到尾,却连视线都没投过来。

    ……看的是讲台上的黑板,教授的手势,哪个男同学,或者任何比我重要得多的多的事?

    “不找了,找不到水管口。我要上课。”

    洛森仰起脸,很没好气地重新往桌上探头:“斯威特,你让开——”

    前排女同学:“快快快!抓紧机会!学长又露脸了!快快快快!”

    安娜贝尔:“……”

    你们这些女学徒!难道是很闲吗?!上课不看黑板不看教科书不看水晶球,却把眼睛黏在巧克力脑袋身上干嘛啊?!干嘛啊?!

    可她再也无法一爪将其拍下了,鬼都知道“找水管口”是个多么拙劣的借口,而鬼才知道他之前为什么就低头默默去找了。

    情况紧急,安娜贝尔再也顾不上什么“注意和他说话时避开对视”“注意和他对视时避免说话”“注意碰触他手臂时避免抬头”等一系列“避开布朗宁”的正确方针,她满脑子都是“不能再让其余人看他”——

    于是安娜贝尔低下头,抓住他向上抬的手臂,张开嘴唇,看着他的眼睛。

    黑框眼镜的确出乎意料的适合他,或者说任何一种勾勒眼睛边框、突出立体五官的装饰物都会适合他——安娜贝尔情不自禁地开始脑补对方佩戴单片眼镜的模样。

    表链与手套……不,她不喜欢表链与手套,她那关于“与异性订立关系的场合”的详细规划里……佩饰物,只有单片眼镜罢了。

    除此以外,还有许多要求。

    灯光必须要是巨型水晶灯上整数的蜡烛,酒液必须流动着最纯正的澄清色泽,每一步的礼仪都绝不能出错,对方必须身着笔挺的燕尾服,哪怕一丝丝的褶皱都会让她皱起眉头。对了,还必须熟练交谊舞……

    “斯威特家的大小姐”,总归是位挑剔的女巫。

    ……可神志不清、夜深人静时,名为“安娜贝尔”浮现出的少女幻想里——

    却是光源微小却温暖的台灯,放着热巧克力的低矮茶几,稍稍跳几步就会撞到挂毯的拥挤,她曾在莉莉小屋子里所见过的、那令她无比喜爱却不可接近的一切。

    那才是一份会让她放心交托出自己的空间。

    只有那个温柔的空间才会拥有让她去表达、承诺的勇气。

    ……她本以为,就像她本以为自己厌恶布朗宁。

    事实上,事实上……

    “……蠢宝宝?傻了?抓着我的手臂不说话做什么?”

    轮廓,线条,弧度,深处波光粼粼的折射,漩涡般迷人的绿色。

    只需要某个存在。

    只需要他一个眼神。

    只需要对视,触碰,张开嘴唇。

    讲台上的教授还在恹恹调整黑板,前排的女生们叽叽喳喳拿着手机,最后一排离得最近的捷克正埋在教科书里装死——

    安娜贝尔悄悄弯腰躲进课桌下不存在的水管口,悄悄碰了碰空洞骑士的脸颊。

    用她的唇。

    “你继续去找嘛。”

    ——只几秒后,她狼狈抬头,装作弯腰捡橡皮时遭遇了核|爆,也把脸埋进刻意撑起的手臂与刻意竖起的教科书。

    但,最重要的命令还没忘。

    于是,捷克同学躲在教科书里,看着看着就睡着之后,在课上到一半时陡然惊醒——

    发现他室友还弯腰躲在课桌下,脸对着地面,手捂着头,仿佛一只自闭的蘑菇。

    ……一只自闭的震动蘑菇,把他惊醒的就是这家伙每隔几秒就发出的肩膀抖动。

    捷克同学又茫然地看了看桌上。

    发现那边的斯威特同学在教科书后抖动,抖动频率不相上下,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捷克同学只好重新转向看上去相对正常的蘑菇,发出疑问“你干嘛呢?”

    “找水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