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穿成病美人师叔后 > 第80章 第 80 章
    顾末泽醒来, 坐在一棵松树下。

    路间的七彩灵草消失不见,他皱起眉头,瞥向倒地做着美梦的贾棠, 将人叫醒。

    贾棠唇角还挂着笑,顿了顿,惊醒道:“刚才怎么了, 我怎么睡着了!”

    顾末泽:“不知,找到师叔再说。”

    待两人离去, 夙夜在路口现身, 摩挲下巴沉吟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回事, 又是那讨人厌的小不点。”

    白无商:“你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夙夜低头, 嗅着浮生草的气息,明明是无味的灵草, 他却露出几分陶醉表情:“我不知道他心里的圣地是什么, 怎么彻底摧毁。”

    白无商嘲道:“虎毒不食子, 他是你的儿子吧。”

    “我也是夙罗的儿子,不也被夙罗拿去给心爱的紫修毒神做试毒体了么,”夙夜满不在意道, “你以为夙家人, 谁在意那点儿血脉情。”

    白无商冷下脸。

    夙夜见状,恶劣地扯起嘴角:“哎呀, 我刚才提到谁了,夙罗,恨透夙罗了吧, 你嫉妒的模样真丑陋。”

    话落, 夙夜侧身躲过一击, 反手灵力击在白无商腹部。

    一口鲜血喷在他脸上,夙夜嗅着熟悉的味道,舔了舔嘴角,一脚踩在倒地的白无商身上:“抱歉,跟我打,你还不够格。”

    “你也曾这样踩过我,记得么,”夙夜蹲身,从地面捡起一根枯枝,警告似地敲打白无商的脑袋,“因为你还有用,我都能与你心平气和的交谈,为何你这么沉不住气,太令人失望了,废物。”

    “接下来好好看着就行,别轻举妄动,”夙夜低笑,“我来教教你,顺道告诉我那还心存幻想的小孩,什么叫做,绝望。”

    *

    一片静谧的石室内,冷雾环绕,放置十年的冰棺动了动。

    “哐当”一声脆响。

    片刻,一个东西从冰棺底下钻了出来,破土而出。

    “疼死小爷了,到底撞到什么了,这么硬,”贾棠摘下胸口贴着的遁地符,揉揉脑袋。

    他与顾末泽混入森罗殿后,兵分两路,玉简联系,他用遁地符在森罗殿底下钻动,好不容易找到个上方没人的地方出来,竟然撞到脑袋了。

    “话说回来,这里太冷了。”贾棠搓了搓手臂,回过身看刚才压到他的东西。

    入目,一副散发着浓郁灵气的镶玉冰棺。

    贾棠恍然大悟,原来撞到棺椁了,难怪这般......

    等等,棺椁?!

    这冰棺里躺着的人,怎么、怎么像符主?!!

    “师父!!”

    闻秋时昏沉沉的意识逐渐苏醒,冷霜融成水珠,悬在鸦羽似的长睫微微一颤。

    往昔,他尽数回忆起来了。

    之前猜得八九不离十,那本书打不开,圣尊曾与他一起研究了许久,所获得的信息仍只有封面关于魂印、穷狱门、地狱与成神路的字眼。

    此事,盛泽灵与夙夜也知晓。

    古往今来,穷狱门的存在是大陆最大谜团,没有人不想解开这万古谜团,他们三人本就对穷狱门后的东西有所猜测,结合天书,更加确信了些。

    从上古时候这片大陆无人得以飞升,便是穷狱门阻断的缘故,但此门不能随意打开,否则源源不断的邪祟会造成生灵涂炭。

    三人约定,在有办法解决邪祟前,不动穷狱门,但后来,魔君夙夜违背承诺,掀起了修真界一场浩劫。

    此事除了三人之外,只有闻秋时知晓。

    除魔大战后,圣尊身陨、古古枉死双重打击下,闻秋时在天熙城看到腕骨有一抹红印的夙默野,不由自主产生一种邪念。

    他想利用夙默野打开穷狱门,门后有通往地狱的路最好不过,他一定不惜一切带圣尊与古古回来。

    外界众人只知符主镇守鬼楼两年,天下一片太平,无人知晓,两年间,他徘徊在穷狱门前,有过多少次破除封印打开穷狱门的邪念,好在他一直遏制住了这股念头。

    闻秋时身陨前,知晓森罗殿会来袭。

    夙默野一直与森罗殿里的大祭司保持联系,不过他不想管,他早对夙默野说了,有本事取他性命,便来拿。

    彼时他以为夙默野是书中主角,见夙默野每夜被梦魇缠身,唯一执念便是杀他为父报仇。

    执念埋藏太久,迟早走火入魔。

    闻秋时担心大陆未来在夙默野带领下的走向,试图帮他化解,但这执念要不想通放下要不得尝所愿,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两相抉择,后者比前者容易得多。

    当时闻秋时闲暇时候,会教夙默野法术,还会教他明是非辨善恶。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当着还是小少年的夙默野斩杀他的父亲,创造让他痛苦不堪的源头,闻秋时不后悔,但会对夙默野感到抱歉,尤其是将他带在身边,也是心怀不轨想有朝一日能利用他打开穷狱门。

    闻秋时知晓森罗殿来袭的日子,在那前夕,画了张符送给夙默野,当作离别礼物。

    无论结果如何,夙默野都该回森罗殿了,而不是继续跟着他。

    之后,尘埃落定。

    闻秋时想起夙默野杀他时的凶狠模样,本以为会被大卸八块泄愤,没想到,夙默野把他的尸体用灵玉冰棺封起来了,保尸身不腐。

    闻秋时心底叹口气,调动体内浑厚的灵力,试图催动这具仍在沉睡的灵身。

    不知顾末泽现在何处,莫要孤身闯入森罗殿来了,太危险了。

    等他恢复对灵身的掌控权,很快就能去找他了。

    闻秋时催动灵身,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师父!!”

    接着是狂喜,像是拿出了玉简:“顾末泽,我找到师父了!不、不对,是师父的尸体!”

    闻秋时:“......”

    罢了。

    确实是尸体。

    他动了动手指,暗示贾棠。

    这时,玉简内传来模糊声音,闻秋时听不真切,仅听到贾棠紧随其后的倒吸凉气声:“你被拦住?在森罗殿主眼皮底下冒出身影了?!你、你什么运气!”

    贾棠惊慌失措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带师父逃走!”

    冰棺里沉睡之人,眉头微不可察动了下,贾棠没发现,用根绳子将冰棺绑在自己身上,往身上贴了张灵符,“嗖”地钻入底下。

    一片剧烈震荡中,闻秋时脑袋不断撞击着坚硬的冰玉。

    贾棠带冰棺在地下乱钻的颠簸中,闻秋时眼前一黑,没等重见天日,头便被撞晕过去。

    *

    森罗大殿高座上,夙默野转着食指骨戒,似笑非笑看着出现在大殿里的人。

    “夙泽,想不到你会送上门来。”

    那日见过顾末泽,他一门心思在寻闻郁身上,没注意到这个与他模样有些相似的少年人,后来回殿一想,他好像有个小十岁左右的堂弟,曾经在森罗殿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夙默野唯一的印象便是无意间,看到夙泽右腕骨有个非同一般的印记,邪瑰妖异。

    夙夜发现他看到了,便笑着问他,要不要给他画一个。

    夙默野点点头,右腕骨多了一抹血红,不过这印记没过几年慢慢消失了。

    夙默野瞥了眼顾末泽手腕,眼神晦暗不明。

    他不会让魔君之子出现在森罗殿门人面前,夙夜的威名太大了,大到顾末泽凭借这出身,就能让殿内大多数人盲目臣服于他。

    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从发现顾末泽存在的那刻,夙默野便决心除掉他,如今送上门来,再好不过。

    但未及他出手,顾末泽掏出玉简,夙默野听到冰棺两字,转骨戒的手指一顿,脸色瞬变。

    他将密室隐藏得那般好,怎么可能有人发现!

    夙默野身形一闪,就要赶去石室。

    一道身影挡住他前路,顾末泽放回玉简,语气轻快:“原来师叔的灵身还在,看在这份上,我今日饶你一命。”

    “你师叔,闻郁何时成了你师叔,”夙默野犹若寒星的眼眸,微眯了眯,“我保闻郁的尸身不腐,与你何干,莫要多管闲事。”

    说话间,他运起体内灵力。

    顾末泽神情淡漠地翻转手掌,爆发出强大的灵力。

    这时,两人视线中均浮现出一株七彩灵草,顾末泽眉头一皱,就要摧毁这灵草,但伸手瞬间,四周景象变幻起来。

    他微微一怔,停止了动作。

    顾末泽脚下是片一望无际的焦土,四周枯树寒鸦,不见人迹,直到一个少年掠过,神神秘秘地东张西望。

    顾末泽盯着与他略有些几分相似的面容,意识到是夙默野,此幻境是夙默野曾经的记忆。

    不知想到什么,顾末泽狭长的眼眸微眯,疾步跟了去。

    少年夙默野来到一个溪流边,拿出刚得到的毒药,往正在烤的鲜鱼上洒,洒了满满一瓶,末了握着空荡荡的瓶子,露出阴狠笑容。

    这是他特意买来的,最毒的毒.药。

    闻郁必死无疑!

    烤好鱼后,夙默野朝一片枯树林走去。

    顾末泽隐隐猜到他要给的是谁,心脏不自觉跳快了些,一棵没有半点绿意的参天大树下,席地坐着一个身形清瘦的青年,肌肤似雪白皙,披散着如墨青丝,眉眼精致漂亮。

    但他面色尤为冰冷,眼底含着融不了的寒冰,令人望之却步。

    夙默野将鱼递给他:“烤好了。”

    闻秋时接过烤鱼,兀自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在夙默野紧张万分的眸光中,他捂着胸口咳了声。

    夙默野握紧拳头,险些出声叫好,闻秋时淡淡望了眼他:“有刺儿。”

    夙默野一噎。

    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眸光锲而不舍地紧盯闻秋时吃鱼,紧张地手心冒汗。

    这种近乎自曝的模样,再迟钝的人,都会意识到这鱼不对劲,但闻秋时面无表情吃完了这条鱼。

    夙默野悬着的心渐渐放下。

    太好了,那么毒的东西他一口气全吃了,就算此时反应过来,也无力回天。

    “你可知这是什么?”夙默野拿出空瓶,激动得手打颤。

    闻秋时眼皮微撩,看到瓶身一个偌大的‘毒’字,没什么兴趣地垂下长睫。

    夙默野见他不理,索性挑明:“我告诉你,我在你刚才吃掉的鱼里下了毒,你此刻已经中了我买的致命毒,接下来,很快就会七窍流血,化成一摊血水!”

    闻秋时依旧未搭理他。

    夙默野恼怒道:“你没听到我说话吗,你马上要死在我手上了!”

    夙默野双眼泛红地盯着他,拿出短刀比划起来:“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今天,便是我给阿爹报仇的日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闻秋时嫌他聒噪,终于抬眸扫了眼,指尖轻轻一拨。

    咔嚓——

    夙默野手中短刀碎成渣渣,落在地上。

    闻秋时淡声道:“你难道不知,修为高到一种境界,任何毒都造成不了伤害吗。”

    夙默野表情僵硬起来,仿佛在晴天听到一声霹雳。

    闻秋时拿过他另手握着的瓶子,嗅了嗅:“另外,你从哪买的毒,这是做饭用的芡粉,还是绿豆味,谁告诉你有毒的。”

    夙默野倏地夺回瓶子:“不可能,那夜市老板说了是最猛的毒.药!”

    闻秋时:“不信你自己尝尝。”

    夙默野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半信半疑地舔了下瓶口。

    片刻,少年口吐白沫摔倒在地,晕厥前死死瞪着闻秋时:“卑、卑鄙......”

    待人晕倒后,闻秋时扼住他下巴,往嘴里扔了枚丹药,随后倚坐在树下,抱臂阖了眼。

    顾末泽静静望着,眸光冷沉,心底涌起抑制不住的杀意。

    为何这般,纵容旁人。

    不是他的,他的天礼么!

    夙默野醒来已是深夜,抬头咬牙切齿地望向树下身影,察觉闻秋时均匀绵长的呼吸,估摸在睡熟中。

    夜里一道寒光闪过。

    夙默野拿出匕首,屏住呼吸靠近,对准熟睡之人刺下,这时,一条修长笔直的腿抬起,青年眼睛都懒得睁开,踹中他腹部。

    砰!

    少年在十里之外砸下一个大坑,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次日清晨,闻秋时蹲在溪边洗手,身后一道黑影趁机持剑冲来。

    夙默野一击必中。

    一剑穿破闻秋时虚影,尚未反应过来时,后背一凉,整个人被推入溪水中。

    “噗通!”

    闻秋时立在岸上看着他。

    诸位此类的刺杀,每日每夜都在进行,不过渐渐的,夙默野从闻秋时身上学会了许多东西,没有再用最初的拙劣手段。

    不久后,魔君曾经的得力手下,森罗殿大祭司找到他。

    夙默野与其筹划了许久,终于选定了时机,在那前夕,闻秋时递给他一张灵符,脸色比平时苍白些:“拿好。”

    夙默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小心翼翼接过:“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辰。”

    闻秋时愣了愣,迟疑片刻,道了声:“生辰快乐。”

    “随手画的灵符,不是什么稀罕物,就当是送你的贺礼。”闻秋时眉间染上淡淡倦意,准备离开。

    夙默野顿在原地,忽然叫住他,问道:“若让你现在选,你知道我在看着,那一剑你落得下来吗?”

    闻秋时回头,眉眼冷绝:“为何落不下来,无论是你爹还是夙夜,无论谁在看着,无一列外。”

    夙默野猛地攥紧手,眼眶发红。

    *

    夙夜在暗处施法,看着睁开漆黑眼眸的顾末泽,唇角勾起邪笑。

    还不够。

    他需要再添一把火。

    夙默野恍惚从一片雪地里出来,惊魂不定地看着顾末泽,神情复杂:“原来,闻郁神魂一直跟着你。”

    顾末泽揉着右腕骨,猩红魂印若隐若现,伏魂珠察觉他的情绪,试图挣脱禁锢。

    顾末泽压下翻涌而起的杀意,努力维持着冷静,低哑着嗓音道:“是,如何。”

    夙默野顿了顿,在顾末泽错愕的表情下,露出愉悦无比的笑容:“我明白了,我知道闻郁为何要跟着你了。”

    夙默野轻笑着,对顾末泽一字一顿道:“因为失去记忆的闻郁,把你当成了我。”

    夙默野指了指自己的脸,再指向顾末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血脉相连,你长得与我有几分相似,闻郁觉得你熟悉,所以留在你身边,其实,他真正想找的人——是我。”

    顾末泽微歪了歪头,松开腕骨,魂印如血般殷红。

    “你再说一遍。”

    “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夙默野微笑,好似一下想通了许多事,“他只是无意识把你当我的替身,他对你好,其实是为了弥补对我的遗憾,你,从头到尾,只不过是我的替代品罢了。”

    “别忘了,我认识闻郁,在你之前。”

    顾末泽阖眼,复而睁开,露出一双充满邪气的血色眼眸。

    “我收回那句话,你今日,非死不可。”

    *

    大殿门口,地板碎裂,一团土涌动。

    贾棠带着冰棺破土而出,尚未喘口气,被眼前一幕吓得屏住呼吸。

    宏伟的森罗大殿几近崩塌,殿内没有一样东西是完好的,两道打斗的身影快得不可思议,而在眨眼间,一道身影率先跌落在地。

    轰——

    一声惊天巨响。

    夙默野落地不及闪躲,遭受顾末泽自上而下的一击,翻滚数圈,“噗”得吐了口血。

    贾棠看得目瞪口呆,单知道顾末泽强,不知道这般强。

    对方可是森罗殿主,竟然能把森罗殿主按在地上打,顾末泽还是个人吗?!

    贾棠震惊之余,暗中鼓劲。

    在顾末泽运掌凝结灵力时,贾棠望向受伤不轻的夙默野,不由绷紧神色。

    他心头带着莫名的笃定,这一击,绝对能要了夙默野的命。

    贾棠握着拳头,在顾末泽致命一掌袭去时,已忍不住呐喊叫好。

    这时,异变突生。

    砰——!

    顾末泽背部撞上坚硬无比的高座,连带座椅一起翻下,落地“噗”的吐出口血。

    贾棠望着殿内一幕,微微睁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夙默野骨戒碎裂。

    一张灵符浮在半空,底下渐渐幻化出一个青年身影,冷漠地替他挡下这击。

    “神级符......师、师父.....”

    整个大殿笼罩在令人窒息的威压下,贾棠颤着声,看向愣住的夙默野,又望向嘴角血未干,死死盯着灵符突然狂笑的顾末泽。

    这灵符绝非天级之威能达,只能是师父说过的神级,且看这身影,毫无疑问这神级符就是师父手笔。

    可是,怎么会在夙默野身上,还为了救他,打伤了顾末泽。

    这、这是疯了么!

    贾棠瞧见顾末泽血眸猩红,盯着青年虚影笑到歇斯底里的模样,心底涌起浓浓的恐惧之感。

    他直觉一向很准。

    “师父!”贾棠倏地回头,掀开冰棺,将闻秋时抱出使劲摇晃起来,“师父,不好了!快醒醒!快......”

    贾棠尚未唤醒人,一只手将闻秋时抢走了。

    夙默野抱紧浑身冰冷的青年,宛如陷入梦魇,不住呢喃:“我错了,闻郁,是我错了。”

    他就说那日闻郁为何比平日弱些,轻易便让他们得了手,原来......前一天耗费了大量灵力在神级符上,他真的以为这只是一张闻郁随手画的灵符,结果竟然是神级。

    神级......

    “我错了,”

    夙默野红着眼眶,死死抱着怀里青年,沙哑着嗓音,“是我错了。”

    在他身后,年轻男子望着这幕,俊容透出邪戾之色,血眸无悲无喜,眼神沉寂得好像一片死海。

    “都该死。”

    顾末泽抬手,祭出一颗环绕着血雾的万古魔珠。

    千里之外的穷狱门突然颤动起来,封印撕裂,数不清的邪祟如狂潮般密密麻麻涌入。

    九天之上,风云巨变。

    一场浩劫,轰然降临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