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被太子抢婚之后 > 第103章 第 103 章
    □□早就被□□掏空了身体, 他被人一脚踹的从床上滚了下去,不禁踹的身躯狼狈滚了两圈,脑门磕出一个大包。

    他享福了半辈子, 还没吃过这种苦。

    他捂着脑袋,哼哧哼哧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怒不可遏, 暴怒道:“谁!谁敢来坏本少爷的好事!”

    方才被戳伤了眼睛,已经够让他恼火的了!紧要关头又被人踹了个底朝天, 很是扫兴!

    □□还不知自己大难临头, 抬眼对上个模样极好的男人,锦缎黑衣, 杀气肆虐。

    他一时被男人的气场震慑, 口齿都不怎么利索,嚣张的气焰即刻矮了半截, 眼珠子四下转了两圈, 他带来的家仆早已不知所踪。

    □□日日夜夜花天酒地, 根本没机会攀附到太子殿下,不认得他这张脸。

    不过见他龙章凤姿,气度斐然。应当不是无名之辈。

    □□语气弱了下去:“你是何人!?我劝你不要来坏我的好事。”

    赵识冷眼扫过, 又是一脚直接将人从房间里踹了出去, □□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这才发现门外不知何时竟出现了凛然杀意的锦衣卫, 他咽了咽口水,刚想跑就被人压了起来。

    赵识现在没空和□□算账,明珠的双手被人用麻绳绑了起来, 手腕上的嫩肉已经被粗糙的绳子磨出了伤。

    □□为了助兴, 在屋子里点了香。

    明珠热的有些受不了, 忍不住了就咬自己的唇,靠着微薄的痛感保持清醒,她好像置身在水中,颤颤巍巍抬起沾染着水珠的眼睫,看见男人熟悉的脸孔,咬紧的齿贝慢慢松开,脑子里那根绷紧的弦,也得以喘息。

    赵识解开了她手腕上的麻绳,将人拦腰抱了起来。

    她好像找到了依靠,抓着他的袖口一直哭,眼泪汪汪说自己难受。

    赵识赶紧带她离开了这间屋子,才走出房门,被五花大绑的□□也反应过来自己碰了碰不得的人,先前也是被□□冲昏头脑,现在刀架在脖子上追悔莫及。

    他能伸能缩,能充大爷,也能当孙子。

    一把鼻涕一把泪求饶。

    赵识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嗓音冷厉:“滚开!”

    □□当即被吓得不敢再动。

    赵识把人抱到马车里,用帕子擦了擦她脸上的汗水,她手上温度高的吓人,许是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烦躁扯开腰间的衣带,裙衫松松套在身上,衣襟凌乱不堪。

    发髻上的首饰叮铃啷当的响。

    赵识抬手将她头上的朱钗都解了下来,放在一旁,女人的长发如墨水铺开,纤细雪白的天鹅颈仰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眼尾湿哒哒的,勾魂又惹人怜惜,

    她再难受也还记得女儿,扯着他的袖口摇了摇:“小满呢?”

    赵识替她拢好发丝,轻声道:“已经让人抱回去安顿下了。”

    “她没事吧?”

    “没有大碍。”

    明珠放下了心,她还是很不舒服,这会儿一点都不想说话。

    难受起来又觉得特别羞耻,她很不想在赵识面前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可惜潮水涌入,着实难以抗拒。

    明珠破罐破摔坐在他身上,忍不住将脸颊贴在他的脖颈,他身上凉凉的,十分舒适。

    赵识比她克制:“还没到。”

    明珠将他推倒,圆圆的黑眼珠直勾勾盯着他看,她似乎很不高兴:“你什么意思?”

    赵识:“……”

    明珠的脾气被他惯的有些大,尤其在他面前说翻脸就翻脸,任性的不得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的意识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记性很好,她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肩膀,提醒他:“你不要忘了,上次你被人算计,还是我帮的你。”

    她明明没有喝酒,赵识却觉得她说这话时醉醺醺的。

    闻起来有股淡淡的香气。

    赵识握住她的手指,一本正经回答她:“嗯,我记得。”

    明珠红润的脸颊摸起来十分的烫,她点了点头:“你记得就好。”

    她以前从来没觉得这么难受过,双腿不受控制蹭来蹭去,看着面前的人莫名多了种食欲,因为赵识真的长了张秀色可餐的脸,皮肤白皙细腻,身上有股淡淡的檀香。

    她有些恼火:“你不要端着架子。”

    “我没有。”

    只是在马车上,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他怕她明日清醒了想起这段又会后悔。

    明珠认定了他在欲擒故纵,这个人平日好像很喜欢自己,这会儿他倒开始装模作样。

    明珠越热越烦躁,板着张凶巴巴的脸坐在他身上,双手抵在他的胸口,表情不耐:“你能不能果断点?”

    说着她好像更生气了。

    明珠松开手,要从他身上爬下去,赵识的手抵在她的腰窝上,“去哪儿?”

    明珠很认真地说:“你不愿意,我去找别人。”

    她长得也不差,想找个人陪自己睡想来不难。若是那人不愿意,她可以掏银子。

    赵识听了这话气都气笑了,漫不经心的语调:“你想找谁?”

    明珠里面穿着的小衣湿的几乎能拧出水来,她皱着眉思索一番,“要好看的。”

    她也不是不挑,要年轻的,还要模样好的。

    赵识没法真的跟她生气,不然早就被她气死了,他问:“我长得好看吗?”

    明珠点头。

    赵识说:“那就我吧。”

    明珠不要他,她推不开他,让她羞愤的欲望又无处发泄,她只好在他的脖子上用力咬了一口:“我不强人所难。”

    她都快急哭了,“你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赵识叹气,意味深长说道:“明早你莫要怨我。”

    马车里的动静不大,赵识让她咬着他的手指,压着声。

    ……

    马车里一塌糊涂,味道极重。等声响止歇,赵识面不改色对外面的人吩咐:“回去吧。”

    明珠第二天在一阵疲倦中醒来,穿衣洗漱时心不在焉,慢慢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对赵识说的那些话,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婢女见她丧着脸,问:“姑娘是怎么了?”

    明珠反问:“我昨晚什么时辰回来的?”

    “亥时,是殿下将您抱回来的。”

    “我知道了。”

    明珠把这一切都推到那个会让人意乱情迷的檀香上,不然她这辈子也不可能会和赵识在马车上苟合。

    昨晚的事情,看起来似乎是意外,但又太巧合。

    说不定是明茹有意害她,可惜她现在拿不出证据,不然绝对要去找明茹算账。

    ……

    □□这一晚上都没睡着踏实觉,被人扔到太子殿下的面前,抖成筛糠,老老实实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交代了,企图救自己一命。

    他也是昨晚才想通,自己也被人算计了!

    起初他并不曾注意到太子妃,是那个死丫鬟有意无意指给他看,才害他铸成大错。

    “殿下,我也是被奸人所害啊!”

    说完这句话,他就被人捂住嘴拖了下去。

    赵识冷冷地说:“杀了吧。”

    魏留:“是。”

    明珠来找赵识的时候,他已经将事情料理干净了。

    她努力将昨晚那段不堪回忆的记忆撇除干净,故作平静,同赵识说:“昨晚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怎么不说话?”明珠想起昨晚那个男人从胃里犯起恶心。

    赵识说:“后院里的房间不多。”

    明珠哦了声,又问:“那个男人呢?”

    赵识告诉她:“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明珠低头望见他的手指,一根根漂亮削瘦的手指头上留着明显的牙印,十根手指头没有一根是好的。

    这都是昨天晚上明珠咬出来的痕迹。

    她还记得昨晚赵识一遍遍问她喜欢不喜欢他?

    她说不喜欢。

    赵识就停下来,就那样安静看着她的眼睛,怎么都不肯再帮她。

    明珠又气又无奈,最后恼怒极了说了句:“你这张脸我勉勉强强还是喜欢的。”

    如此,赵识好像才和颜悦色了几分。

    他们俩之间都闹出这么多事情,赵识怎么总是要问她喜不喜欢他呢?

    她的心意,对他有那么重要吗?明珠不敢自作多情。

    明珠不擅说谎,开口多半说的都是真话。昨天晚上,赵识出现的时候,她心里确实是……有种我知道他一定会来的感觉。

    “你的手指怎么没有抹药?”

    “你帮我。”

    “我又不是大夫。”明珠又说:“算了,还是我来吧。”

    毕竟是她咬出来的伤。

    赵识的书房里常年累月备着各种各样的药,明珠给他涂药时,神情专注,动作很小心,轻轻的在上面涂了药:“过几天应该就没有疤了吧。”

    她昨晚都没发现自己原来咬的那样重,伤口居然有那么深。

    血凝结成痂,又痛又痒。

    赵识不在意:“无妨。”

    明珠说:“留疤了不好看。”

    他这双手很漂亮,纤瘦雪白,指节细而长,指骨分明。若因为这些细细的小口子,就可惜了。

    赵识偏头看着她的侧脸,忽然间说:“有点痒。”

    明珠心里有些愧疚,嘴硬又说不出哄人的好话,她说:“再过几天养好了痂,撕掉就不痒了。”

    赵识当然懂如此浅显的常识,他对她微微颔首,低声说道:“你先帮我吹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