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这只雄虫被迫养家[虫族] > 第93章 虫潮
    “少将!”顾遇把疏散命令刚下达出去, c区负责的军官便传来紧急通讯,“我们这边发现了虫卵!不——”

    军官声音陡然提高:“不!是活着的!少将,是活着的低级虫族!”

    c区?!

    顾遇心里一震, c区离他现在发现虫卵的g区如此之远, 低级虫族已经无声无息间扩散到这么远了吗?

    “马上烧死那只虫子。”顾遇竭力镇定住声线, “核查周围情况,一旦发现它的同类同样烧死!注意周围是否有虫母出现,我马上赶到!”

    c区出现了第一只活的低级虫族, 顾遇不由怀疑虫母的位置是否便靠近c区,当即和莫尔一行赶往。

    广播同时开始播送。

    “竞技场内出现紧急状况, 比赛暂停!请各位观众不要慌张,在军部指挥下有序撤离!”

    一遍说完又开始重复第二遍。

    观众们面面相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 所在区域已经有军虫们秩序井然地站在各个通道指挥。

    场内正在交战的双方选手也在评委喊停下停了下来。

    帝国观众虽然心底纳闷, 但还是按指挥开始从位子上站起。联邦观众则更多怨声载道,行动间磨磨蹭蹭,十分不满帝国主办个联合大赛也能出岔子。

    两国网民也在弹幕区发出了疑问。

    [出什么事了?怎么比赛突然暂停了?]

    [帝国也太没用了吧?办个这么重要的大赛也能出状况?]

    [联邦网民快滚吧!轮到你们办比赛,不知道暗地里给我们帝国出多少绊子呢!]

    评委席上, 巴德和陆沉同时站了起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巴德紧皱起眉, 满是纳闷,一面说一面低头准备联系顾遇。

    柳真也在后面不解道:“出什么大事了,必须得暂停比赛?”

    陆沉并不言语, 捏着光脑的手渐渐收紧, 眉间罩着一层冰霜般, 幽冷的视线有方向地逡巡全场。评委台的位置在整个竞技场内算高的了, 视野极好, 他很快寻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雄虫身着烟灰色军装, 一头低束的白发马尾在阳光下反射出瑰丽的光泽,显眼地出现在c区通道口。

    他步履匆匆,神色冷沉着,陆沉却读出了他举止间的焦躁。顾遇方一出现,便有c区附近的军虫迎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

    陆沉有预感,除非情况脱离掌控,否则他家遇遇不会出现这种神情。

    然而如有心灵感应般,站在通道口的白发雄虫忽然抬头,望向a区评委台,一望去便和尤自站在那儿的陆沉对上了视线。

    陆沉黑曜石般的眸子凝了凝。

    “是低级虫族!”一旁巴德惊呼,他刚从顾遇副官莫尔那儿得到讯息。

    陆沉也同时收到了讯息,包括他在内的场中所有帝国政要皆收到了低级虫族可能出现在竞技场内的消息。当务之急,是保护他们紧急撤离。

    想起他家遇遇曾遇上虫蛊那一次,陆沉再抬头,神色有些焦急。

    顾遇却遥遥冲他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而后撤回视线,专注于身旁军虫们的报告。

    陆沉再次低头时,便看到了雄虫百忙之中抽空发来的讯息。

    [陆沉你快撤离,不要担心我。你安全了我就安全了。]

    陆沉平静如潭的心底开始有一个声音叫嚣,这句“你安全了我就安全了”完全没有逻辑,丝毫经不起推敲,顾遇从来什么话张口就来,哄他最擅长。

    但同时另一个声音又在暗暗告诉他——

    相信他。相信他可以保护好自己。

    你不是早就下定决心,相信他可以独挡一面了吗?

    他早就不止可以保护好自己,更可以保护周围许多虫。

    “陆中将,请您配合我们赶快撤离!”身旁有负责疏散a区的军虫焦急地催促。

    柳真与巴德也二话不说拽着他往外走,边走边劝:“不会有事的,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只是暂时发现了低级虫族的踪迹,还没有出大事——没有谁会有事的!”

    后面这话说不清是劝陆沉,还是在劝他们自己。

    “少将,”莫尔向顾遇报告道,“林会长还在赶来的路上,但第四军团长韩易中将临时来首都星述职,离竞技场最近,他收到消息先来协助我们,已经带虫到f区入口了!”

    顾遇点头淡淡说:“先让他帮忙疏散群众。”

    “是!”

    帝国国立竞技场因占地面积庞大,而成为这次联合大赛的承办地。同样也因为它的面积、观众容量庞大,短时间内疏散起来尤其费工夫。

    更关键的是,其中大部分联邦观众并不配合,一路怨声载道、磨磨蹭蹭,不仅阻碍了疏散进度,也影响到了帝国观众们。

    帝国虫们被他们的烦躁情绪影响,也开始发出抱怨。

    两国政要的看台也同在c区,克莱斯特作为皇太子,本该是重点保护、最先撤退的对象,他却抛下身后阻挠不及的军虫们,向后面阶梯上的顾遇走来。

    “殿下,您不要去!您先撤离才最要紧啊!”

    顾遇身旁的军虫们正捣鼓着一堆嘀嘀嗒嗒叫的仪器,对着发现那只低级虫族的地板扫来扫去,顾遇瞧着扫描结果,暗暗皱眉。

    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

    那这一只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忽然听到前面有军虫在喊“殿下您不要过去”,顾遇抬眸淡淡看去,视线却顿在了克莱斯特和他中间的阶梯上。

    那块地板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仿佛顾遇的错觉。

    但很快又凸起一下,收回一下,仿佛一个打鼾者起起伏伏的肚皮。

    顾遇眉间一紧,大喊道:“危险!不要过来——”

    克莱斯特为他突然的大喊怔住,迈起的脚步一停,而顾遇喊出声音的那一瞬便扑了过来,将克莱斯特摁倒在地。

    下一刻他们面前的地板便轰然破裂——

    一大股黑漆漆的玩意儿如泉水般从地下喷涌而出,哗啦啦溅开一大朵,啪嗒啪嗒又一根根清脆地落在地上。

    溅到最近的克莱斯特脚边,他一支起身便看清。

    那竟然是一只黑乎乎蠕动的低级虫族!

    他再面色苍白地抬头,面前那股喷泉般溅开的黑漆漆玩意儿,赫然由一只只低级虫族组成!

    顾遇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翻身爬起,猛然拉过地上吓软了的克莱斯特,拔出枪将蠕动过来的一只只低级虫族们射杀而尽。

    这边轰然炸开的一幕自然吸引了四面八方所有群众的视线。

    一瞬间所有观众,无论来自帝国还是联邦,全部随之炸开了。

    “低级虫族!是低级虫族!”

    “妈呀!那恶心的虫子是什么玩意儿?!”

    “低级虫族出现了!竟然是低级虫族出现了!”

    “这种东西来了,帝国军部居然还瞒着!是想把我们都害死在这里吗?!”

    “雌父呀!我还不想死在这里啊!”

    无论军虫们如何大声呼喊,企图恢复秩序,但嗓子都快喊哑了却没谁听进去他们的话。

    观众们慌不择路,逃命之下谁还顾得上秩序?

    你推我攘,哭叫连连,愤怒咒骂的,哇哇啼哭的,什么都有,低级虫族还没追上来这边就眼见要发生踩踏事故了。

    “少将你没事吧?!”莫尔隔了浩荡汹涌的虫群,向他焦急呼喊。

    “快重新组织秩序!”顾遇喊道,“我没事!一部分虫先把这边所有观众送出去,一部分虫留下和我一起处理这些低级虫族!”

    克莱斯特被身边秘书们扶起,面上还是没有任何血色,喃喃道:“低级虫族……它们怎么出现的?”

    “不可能,不可能……它们明明早就应该灭绝了……”

    顾遇也顾不上克莱斯特如何不敢置信,忙着和手下的军虫们拦在他前面,将源源不断涌上来的低级虫族们射杀。

    中将亚尔弗里德同在c区,迎身上前,拿起随身携带的武器同顾遇一起截杀这群虫子们。

    他们用的都是火弹,每击中一只便能同时将周围一堆燃烧成焦炭。可饶是如此,虫子们还是在从那个裂口不断涌出。

    “这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怎么会出现这么多?”

    顾遇未曾料想方才还是一两只,眼下便已涌现得如此厉害。

    “我还想问你们怎么回事呢!”同处政要看台上的艾特兰大使失声怒骂,“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帝国把我们请来,到底安的什么居心!”

    亚尔弗里德默不吭声,一枪射杀掉邓利奥脚边的低级虫族,把这位大使吓得不轻,往后连退了几步。

    “不想死就安静点。”亚尔弗里德厉声警告道。

    虫子们源源不断啃食着观众席上的座椅,所过之处不余任何残留,除了地板不吃外,几乎所有木材钢材都被他们吞食而尽。

    但顾遇注意到,资料上灭绝的低级虫族只需要一雄一雌两只,便可不断繁衍生息。但这堆虫子里却几乎没有虫在繁衍,它们似乎只管专心啃噬。

    顾遇沉了沉眉。

    这些不是完全体的低级虫族,情况还没有那么棘手。

    只需要找到虫母,找到那只负责繁衍的虫母!

    顾遇苍灰色的漂亮眸子,冷冷注视向那个不断涌出虫子的地板裂口。

    虫母——是在那底下吗?

    而就在他怀疑之时,“嘭”的一声又是轰然炸裂,顾遇这下彻底惊诧了,脸色惨白地回头,和所有观众一起齐刷刷看向竞技场中央。

    赛场正中的地板下又被破开了一个大口,比之这边c区的口子还要巨大。

    源源不断的虫子从底下爬出,密密麻麻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涌去。

    所过之处皆被黑色占领,如墨滴入水中,由中心那一点晕染开来,无可阻挡。

    整个赛场几乎被染成黑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疏散命令下得及时,如今没有选手还待在场中。只剩来不及搬离的机甲,被密密麻麻的虫潮爬上,几分钟内吞食得渣也不剩。

    “y01——!”大脑瞬间嗡嗡作响,一股血直冲顾遇头顶。

    他的y01还放在储藏室,位于赛场底楼。如此虫潮,没有任何一台机甲可以幸免。

    顾遇整个虫都要被气昏了,耳膜嗡鸣,什么都顾不上了,离他最近的低级虫族们被怒火波及,也是死得连渣也不剩。

    顾遇毫不停歇,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射击动作连贯,无任何停滞,他身旁的军虫都不得不为他这股火力让路。亚尔弗里德则毫不迟疑,跟上他的脚步,协助顾遇硬是从这股虫潮中生生开辟出条道路。

    被困在外面的克莱斯特与邓利奥一行也因此上了阶梯,在顾遇二虫开路下出了虫潮,和外面通道口仍焦虑着的莫尔顺利达成会合。

    他们一出来,没了火力,很快后面的通道便又被密密麻麻扑上来的低级虫族们封了路。

    顾遇回头,优美的眉梢冷冷地挑起,从高处眺望竞技场内局势。

    因为撤离的命令下得还算及时,眼下所有观众都集中在了高处。竞技场的设计是将每个区域出口设定在了高处,再下面会有电梯或阶梯连通外界出口。

    竞技场一共八个出口,每个区域都对应一个出口。

    但现在的问题是,要想到达出口,必定要下去。

    而看现在虫潮繁衍的情况,底部定然全部为它们所占领。而这种低级虫族一旦沾上一点,定会钻入体内,到时不仅是吞食,它们在体内还能自由繁衍生息。

    顾遇转头向莫尔道:“我需要一个扩音器,跟全场喊话。”

    莫尔和身旁的军虫们对视,无奈摇头:“少将,扩音器只有评委席有,广播室我们暂时也到不了。”

    广播室就在中央赛场旁边一个单独的高台上,也是大赛解说员坐的位置,并不与周围观众席相连。之前的虫员们全部撤离了下来,眼下再想到那儿去必然会经过底部虫潮。

    亚尔弗里德低声提醒:“外面军部的虫也应该到了,我们可以让他们在外面喊话。”

    顾遇一点便通,随即拿出光脑,方一打开,全部界面都被竞技场涌现虫潮的新闻刷屏。

    大赛的直播一直在继续,画面早已传遍帝国及联邦两国,在整个星际范围内呈刷屏蔓延之势。

    虫潮涌现时军部便已经出军,林希安也带虫赶到了外面,眼下正试图从外部剿灭虫潮。

    顾遇想要联系兰德尔元帅,林希安的通讯却先一步打了过来。

    “你那边现在怎么样,顾少将?”林希安在竞技场外焦虑地问,他周围全是整装以待的军虫,持着炮弹枪/支紧张注视大门紧闭的各个出口。

    “它们繁衍速度很快,我们控制不了,当下必须先找到虫母。”顾遇语速极快地解释。

    林希安接道:“底层全是低级虫族,我们已经把出口封锁了,你们打算怎么出来?我们好在外面接应你们!”

    顾遇目光逡巡四周,最后定住在赛场中心源源不断涌出的大口上。

    他沉着声音说:“现在我需要你们从外面喊话,维持竞技场内秩序,趁虫潮还没彻底失控前,我会先让每个区域的军虫……滋啦……”

    信号突然断掉了。

    ……杀出去一条通道,把所有观众送走。

    顾遇的话没来得及说完。

    他愕然抬头:“怎么回事?!”

    莫尔也发觉了手中光脑信号的消失,抬头目光里满是措手不及:“信号……好像被截断了?!”

    林希安徒然举着光脑:“喂?喂?——顾少将!”

    “靠!怎么回事!”林希安气得险些把光脑砸地上,“信号怎么会被截断?!”

    他身旁审查会的文职军虫们举着仪器望来望去,最终诧异发现:“会长,是来自内部的截断讯号,竞技场内的信号被内部截断了!”

    顾遇来不及管信号的问题了,时间紧迫,他必须把消息传递到每个区域去,眼下唯一办法只可能一个个杀过去。

    莫尔毅然握紧枪道:“少将,我陪你一起去!”

    顾遇想也不想摇头:“不行,你必须留下来协助亚尔弗里德中将,组织c区观众撤离。”

    亚尔弗里德素来严厉的眉梢此刻也染上忧心忡忡,他抬头望了一眼巴德所在的a区,却在密密麻麻的虫潮和观众中看不清巴德的身影。

    “我去b区组织撤退,他们那边军虫数量比较少。”亚尔弗里德冷然道。

    顾遇点头,莫尔不得不因此留在c区,但艾特兰大使却不满了:“你们谁也不能走,都应该留下来保护c区!”

    “我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就算外面观众全死绝了,也比不上我们这一小拨人的安全!”

    从刚才开始,这位大使便一直嚷嚷,顾遇本就不多的耐心早已到了极限,甚至顾不上邦交,正想直接拿枪口让他闭嘴,忽然——

    有一道声音由扩音器传到了四面八方。

    “现场所有观众不要激动。”

    “如果想活着出去,就必须积极配合军部的工作,没有谁能单枪匹马从这里撤离。”

    顾遇一怔,他身旁所有军虫、政要和观众也都怔住了。

    经由扩音器的声线有些变形,甚至带着些许电流的滋滋响声,但却始终平静镇定,冰凉理性的语调把整个现场从混乱无秩序中沁醒了一般。

    大家都仿佛由这声音寻到了主心骨。

    但顾遇一听便知道这是谁了。

    他很快望向a区,却望不到陆沉的位置,只能听见这道无比熟悉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他说的每一句,都仿佛顾遇肚子里的蛔虫,相隔遥远仍能洞悉顾遇会做出的所有策略。或者说,顾遇的战术思维从一开始便是由他教授的。

    “现在虫潮还没有失控,只要在军部护送下,我们每个区域都有逃出去的希望。每个区域的军虫必须将火力集中起来,围拢群众,杀出重围。”

    陆沉右手举着他方才杀回去,从评委台上好不容易拿到的扩音器。

    他放眼四周,虫潮已经开始从每个区域底部向上蔓延了,一切刻不容缓。

    “如果有谁不听从指挥,”陆沉垂着淡薄的眼皮说,“无论是来自帝国还是联邦,军部都有权抛下,避免因拯救你一个而牺牲大家。”

    这番话斩钉截铁,容不得丝毫质疑,令在场所有观众不由凛了凛。

    “我是帝国退役中将陆沉。如果有任何不满,等活下来安全抵达外界,你们都可以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以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