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全国观众都盼着我们锁死 > 第90章 090 菩萨心肠
    霍颜没说话, 两个人沉默对视,她本想用自己的眼神,让这个男人感到羞耻。

    毕竟此刻的她可是衣衫整齐的文明人, 而姜海深则是□□的耍流氓,怎么着也该是这啥都没穿的人不好意思啊。

    偏偏这狗男人的脸皮比城墙都要厚,对于她这种眼神, 那是丝毫不在意,甚至还自豪的挺胸抬头, 一副要将自己最好的状态呈现出来的模样。

    最后竟然是霍颜最先败下阵来, 男人的身材是真的好,该长的地方长, 该壮的地方壮。

    特别是小腹处的六块腹肌, 那就更加明显了,线条着实的清晰, 还吸引人眼球, 最重要的是, 跟他朝夕相处的霍颜,完全知道他腹肌的手感。

    他坐在灯光下,整个人都白得发光了, 让她不忍直视, 哪怕心底一直给自己加油鼓劲,也没能坚持到最后, 甚至脸色爆红,整个人都充血了一般。

    “老婆,你害羞了啊?”男人趁机走近,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掌心下的触感是一片灼热, 明显她的脸皮充血, 整个人都处于害臊的状态。

    “我没有!我就是太热了。”她立刻反驳,坚决不能被他抓住把柄。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男人的面上一喜,语气反倒是更加高兴了:“热了好办啊,脱!你看脱成我这样就凉快了。”

    他边说边伸手去解她家居服的纽扣,活脱脱一副会伺候人的二十四孝老公模样。

    “滚蛋,滚蛋!”她立刻抓住自己的领口,马上站起来,后退了两步和他保持距离。

    “画完了吗?”姜海深看着她这么激动的状态,倒是没有紧追不舍,反而后退了一步,拿起桌上的设计稿认真看了起来。

    “大体差不多了,还有一些细节处理一下就行了。”

    “唔,很好看。男士的袖扣可以设计成玫瑰花形状,正好和你的裙摆相互映衬……”

    因为上回霍颜被污蔑抄袭时,有玫瑰花的元素,霍颜这次也用在了婚纱上,他还提了意见。

    男人满脸认真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不仅是在夸奖她,还有跟她提出各种细节方面的小建议,让霍颜瞬间又涌出了不少灵感来,当下就拿起画笔描绘了起来。

    不得不说,姜海深作为三金导演,他的审美一向很高级,哪怕他并不是服装设计师,可是一些小建议却能给霍颜带来很多新鲜感。

    如果是有第三个人看到客厅里的场景,必定会大跌眼镜。

    这夫妻俩头靠头,对着设计稿认真讨论,霍颜坐在椅子上边听边画。

    男人则弯腰站在她身边,一只手指着画,另一只手则搭在椅背上,对她呈现一个保护的状态。

    这本来是一副相当温馨的画面,一对璧人,只是这位俊俏还戴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像是年轻教授的男人,他浑身坦诚相见,摆出这个弯腰的姿势就相当辣眼睛了。

    “好了吗?”

    “好了。”霍颜立刻点头。

    当她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已经悬空了。

    “解决了你的大事儿,我们就该去吃夜宵了。”

    很显然,他还惦记着之前的话呢。

    不过霍颜这回没有一点不情愿或者拒绝,相反还伸出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笑容满满,很期待这顿夜宵。

    ***

    夜里玩得太开心,几乎到天亮才算是结束,霍颜完全是倒头就睡。

    她后悔了,吃什么夜宵,明天得跟姜海深仔细聊聊,不要趁着年轻就纵-欲过度,等以后绝对会后悔的。

    一阵扰人清梦的手机铃声传来,霍颜自然是起不来的,倒是旁边的姜海深被吵醒了。

    他起身拿起来床头柜上属于霍颜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陌生号码,他下意识地挂断,可是很快又打来了第二通。

    一般除了常联系人之外,如果是工作需求,都会打到助理王柯然那边,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是哪位?”

    倒是电话那头的人陷入了片刻的沉默,显然是被这一道男声给怔住了。

    “这是霍颜的电话吗?”

    “是。我是霍颜的丈夫。”

    “啊,我是郑志帆,霍颜的父亲。”那头的人立刻回道,声音压得有些低,似乎底气不足。

    “不认识。”

    姜海深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将这个号码拉黑,动作娴熟无比。

    郑老爷子去世的那段时间,郑志帆闹成那样子,竟然还好意思打电话过来,不得不说,脸皮是真的厚。

    当然这也更加体现了,郑志帆已经沦落到一定狼狈的境地了,否则是不会来自讨没趣的。

    “嗡嗡——”一阵震动声,显示有新短信来了,还是郑志帆发来的,只不过换了一个新号码。

    姜海深点开一看:你最好让霍颜跟我联络,我有重要的话说,否则爆料到网上,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姜海深再次拉黑了,他跟王柯然叮嘱了一句,如果有什么急事就联络他,霍颜的手机不方便用。

    发完这句,他直接将霍颜的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甭管郑志帆换一百个陌生号码,也打不进来。

    至于那条短信,他也没删。

    霍颜是被饿醒的,她一觉睡到大中午才起,肚子已经“咕噜咕噜”的叫了。

    她进了洗手间,发现牙膏是挤好的,一如往常,脸上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笑,就连之前的困意都消散了,一大早就变得心情好。

    等她洗漱完去客厅,看到餐桌上摆着煎好的爱心蛋时,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收不住。

    虽然餐桌上其他丰盛的餐点都是阿姨做的,不过就这两个来自姜导的爱心煎蛋,足以让她高兴一整天。

    “姜大宝,你辛苦了!”她一路小跑了过去,立刻跳上了姜海深的后背。

    男人顺势弯了弯腰,直接将她背了起来。

    虽说他只做了两个煎蛋,但是围裙却系的整整齐齐,大厨风范十足。

    “昨晚你辛苦了,今天早上煎个鸡蛋那也是应该的啊。”他嘴巴很甜的道。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昨晚理亏,或许真的是结婚证给了他力量,他是真的能折腾,到最后霍颜累得都开始骂人了,还放了狠话以后要他吃素巴拉巴拉的。

    虽然在情动的时候,无论是情话还是狠话都不能完全相信,但是姜导还是记在心底了,起来早了,就赶紧先让阿姨做早饭,然后自己再亲自动手煎鸡蛋,为了哄好老婆,免得真让他当和尚去。

    一提起这个,霍颜不由得撇了撇嘴,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还知道啊。”她冷哼一声:“不过你昨晚体力是真的好,认真的问一句,你真没吃药?”

    “真的没吃药,没有没有!我不吃药!我的肾和腰好着呢!”男人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单手拍着自己的后腰,啪啪的响,想以此向她证明,自己的腰有多好。

    到餐桌旁坐下,姜海深又殷勤的给她倒牛奶,一副二十四孝老公的模样,终究霍颜还是没追究昨晚的事儿。

    “吃饱了?”他问。

    霍颜点头:“差不多了。”

    “喏,看看最新短信,我把你手机调飞行模式了,郑志帆一直用陌生号码给你打电话和发短信。”

    姜海深见她吃饱喝足了,这才把她的手机推了过去。

    霍颜点开随意的瞧了两眼,就置之不理了。

    “随便他爆,我就不信他还能说出什么东西来,从小到大我的黑历史还比不上郑若彤的一根手指头。”她完全不放在心上。

    “那倒是。”

    姜海深跟着点头:“我已经打听到了,郑若彤那边都快沦为法制咖了。还记得之前我们在橙花直播,结果闹得很难看,之后橙花这个公司报-警了,还让警-察来抓人的事情吗?”

    “记得,怎么了?这事儿牵扯到郑若彤了?”

    “是的,橙花自那件事之后,运气就不太好,被国家部门约谈过好几次了,一直让整改,股票也跌得难看,那个主管也被查出多起潜规则平台签约播主的事情,橙花要送他进监狱。”

    姜海深点头,经过他这么一提醒,霍颜也有些印象了。

    这事儿其实闹得还挺大的,虽说她对那些播主不认识几个,不过网友们认识还蛮多的,更有几个是大直播间,男男女女都有,这个前主管也真不是个东西。

    “的确陆陆续续看到橙花上过几次热搜,不过我也就匆匆看了一眼。”

    “那个前主管眼看真的要进监狱,心底害怕,想要坦白从宽,就把郑若彤给交代出来了,说是指使他频繁封禁我们俩直播间是受郑若彤指使的,给观众造成一种我们搞黄色的印象,之后再请一波营销号和水军搞搞舆论之类的,所以郑若彤也惹上麻烦了。”

    霍颜有些惊讶,她惊讶的倒不是郑若彤是幕后黑手,而是这事儿到现在才曝出来。

    “这主管被调查挺长时间了吧?怎么这会儿才咬出郑若彤来?”

    “因为她之前都给钱了,每个月固定往前主管的妻子卡上大一笔款。虽说有点讹人的意思,不过之前郑若彤有钱不在乎,现在她不是没钱了嘛,再加上橙花死咬着那个主管不松口,所以郑若彤就被带出来了。郑志帆给你打电话,估计就是要聊这个事儿,让你发声明不要追究此事吧。”

    姜海深理性分析了一波。

    说起来好多时候,想要定罪太难了,就比如郑若彤中学霸凌同学,明明都曝出来了,可是依然不能抓她去坐牢。

    霍颜轻嗤了一声,“我搭理她个鬼,他们父女俩竟然好意思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不踩上一脚就已经是菩萨心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