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我在星际当咸鱼 > 第185章 当咸鱼的第185天
    谢立钦隔着虚拟屏幕都能感受到时予对自己的杀意, 但他面色平静,丝毫没有被她震慑,还往身后的椅子上靠了靠, 盯着她灿金色的眼睛,眯着眼思考。

    星际时代, 人的发色以及瞳色并不唯一, 但时予瞳孔的颜色显然不是天生的, 她身上萦绕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让她看起来和一百多年前的兰泽非常相似。

    兰泽其实一直很小心, 来到联邦后,完全是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人类生活,但人和虫族到底是不一样的, 他身上所具有的力量也是人类不可能拥有的。

    是他发现了兰泽不是人类, 也是他不小心说漏了嘴。

    他自责过,可到了后来, 他发现自责没有用, 兰泽不可能活过来, 联邦也在几国联军的侵略之下逐渐崩塌。

    联邦乱了,他唯一能够弥补的, 是带领联邦重新站起来,只有这样,兰泽死了才会安心。

    他延续了那些人做的实验。

    兰泽想要第一联邦强大,一定不会介意自己的身体和基因被用来做研究。

    他想要提取兰泽基因中赋予它强大力量的那一部分,想让人类的战斗力不被所谓的精神力等级限制。

    但是很遗憾,这项研究从开始到被时稷中止都没有成功过。

    谢江飒能够重新活过来, 的确有兰泽基因的功劳, 但更多的是时稷对他自身基因进行改造, 他的势力变强了,却依旧无法和兰泽拥有的力量媲美。

    或许,时稷一直都在骗他。

    兰泽的基因一定被他成功提取了,并且用在了时予身上。

    否则,她展露出来的这股神秘的力量要怎么解释?

    谢立钦骤然握紧了椅子扶手,又很快卸力,抬手扫去虚拟屏幕,结束和时予的通讯。

    他低头看一眼被束缚着扔在地上的谢江飒,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得不到兰泽的基因也没什么。

    -

    从天而降的【战神】让自由联盟基地内的所有人骇然,无数炮口调转,试图在时予进入驾驶舱前解决掉她。

    可炮口才开始蓄能,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掣肘,内在的构造开始扭曲崩塌。

    能源炮在此时发生故障显然不是意外,而基地内所有人又收到了上级下达的绝对命令,一队又一队的机甲部队涌了出来。

    时予刚跳进【战神】驾驶舱就收到了谢与砚发过来的通讯以及一张地形图。

    “这是刚刚系统被破坏之后我入侵到自由联盟内部夺取的地形图,谢立钦目前在这个位置,我哥被关在这儿。”

    时予点点头,立刻把地形图发给宴白,叮嘱一句:“外面估计很快也乱起来,你要小心。”

    x组织的人已经早早被谢与砚安排在黑三角的各个要处,就等着这边有所举动,便开始拦截朝这里支援的部队。

    而此时温缪爷已经率领着裁决军团抵达了黑三角所在星域,要不了多久就能对这里形成包围圈。

    时予没在说废话,【战神】此刻像极了一个拆迁机器,一座又一座大楼被她夷为平地,涌过来的机甲数不胜数,她却不跟他们多加纠缠,一追一逃之间,自由联盟的基地毁得更严重了。

    宴白没取出机甲,他早在混乱开始时便下的悬浮车,穿上自由联盟的拟态外骨骼混入了人群中,不声不响朝着谢江飒所在的位置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联盟基地逐渐化为一片废墟,时予却觉得有哪不对劲。

    总感觉一切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但黑三角那些穷凶极恶之徒给她造成的压力还在,又说不清究竟是顺还是不顺。

    时予隐隐有种预感,谢立钦没这么容易被她玩残,但现在自由联盟的基地已经残的差不多了,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是在策划着跑路吗?这不像谢立钦的处事风格,而且有谢与砚负责监测,谢立钦根本不可能在这时候离开。

    黑三角是谢立钦和联邦叫板的根本,他如果在这时候逃之夭夭,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时予一脚将与她对战的机甲踢开,遥遥掷出光束剑,眼见驾驶舱破裂,她面无表情收回光束剑,而此刻谢与砚调遣来的支援也和自由联盟的人打在了一块,裁决军团也已经杀到了黑三角,和空间站的部队对峙厮杀,攻下整个黑三角只是时间问题。

    谢立钦将要一败涂地。

    时予心头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试图联系宴白,却发现这里的通讯不知何时被屏蔽了,智脑根本没办法使用。

    【战神】的雷达覆盖自由联盟的整个基地,但通讯依旧无法使用,而此时,一个通讯呼入了她的智脑,里面呈现出来的是被五花大绑的谢江飒,他的脖子上还带了一条有着六星芒图案的项圈。

    时予看到这一幕险些爆出一句粗口。

    谢立钦是真的不配当人,竟然用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威胁她!

    虚拟屏幕上还呈现出一行字,是一个坐标。

    意思很明显,是谢江飒目前所处的位置。

    谢立钦是想把她引诱过去,然后用【恶龙】把她和谢江飒一起解决掉,可真是好算盘!

    -

    谢与砚的脸色沉得厉害,他刚刚接到一则通讯,x组织的人在黑三角的某处发现了【恶龙】,紧接着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又发现了两处。

    他试图联系时予,却显示通讯无法接通。

    事情发展到现在谢立钦的目的已经十分明确了,他要毁掉整个黑三角,毁掉时予。

    【战神】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抵挡不了【恶龙】密集的爆炸,用一整个星系给时予和【战神】陪葬,真是好大的手笔!

    谢立钦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一套黑三角和第一联邦打擂台,他的目的是把时予引到黑三角,然后杀了她。

    没了时予的第一联邦和拔了牙的老虎没什么区别,不再具有威胁性,也将重新变成一盘散沙!

    “谢指挥,我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恶龙】的程序已经启动了,距离爆炸剩下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有人催促着。

    谢与砚没有死大概是谢立钦决策唯一失误的地方。

    “你们先走!我稍后就来!”他取出到他手里就从来没有用过,后来又拿给科威特重新改造过的【裁决者】。

    基因的缺陷被修复后,他的体能和精神力依旧是原来的模样,但不至于连机甲都驾驶不了。

    【裁决者】经过调试之后,驾驶模式一再降级,舍弃的攻击模式全部转为防御,对他来说驾驶强度不高,再有经过升级的格雷光盾保护,一般的攻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谢与砚避开了要劝说他离开的人,进入【裁决者】的驾驶舱,同一时间开启能够通讯整个黑三角的公共频道,把声音切换成时予。

    “我是联邦第一联邦时予,请黑三角的所有居民注意,黑三角被自由联盟投放了大量的【恶龙】,目前发现的数量足够将整个黑三角炸毁,请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黑三角。”

    谢与砚根本不管黑三角的人相不相信,整整重复了三遍刚才的话,而【裁决者】也以最快的速度朝自由联盟总部冲去。

    他知道她很敏锐,也知道她不会轻易出事,但心里总是不自觉的紧张,她强到让所有人畏惧,他却免不了为她忧心。

    时予再厉害也是个人,他无法高枕无忧的待在安全的地方看她在生与死的界限徘徊。

    -

    时予眼中金光跳动,如果有人还有心神注意自己的周边,就会发现基地内的某一处地面开始抬升,原本被修建在地下的建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突起。

    时予重重喘了一口气,将整个地下基地从底下抬起来,对她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她正要跳出驾驶舱,忽然预感到一股恐怖危险的气息,浮动在她身侧的浮游器立刻合成一把长-枪,她没有任何犹豫,对着预感所在的方向开出一枪。

    当粒子光束与粒子光束交接,庞大而恐怖的力量朝周遭辐射而去,一瞬间迸溅开的能量波澜几乎要将周围的一切掀飞,本来就残破不堪的建筑再一次被摧毁。

    时予下意识去看刚刚被她用了异能从地底抬起来的基地,看到了一架白色机甲,是宴白。

    他有意识的通讯不能用,直接开了外放:“时元帅,这里被埋了至少十个【恶龙】,一旦炸开,所有人都要死!距离【恶龙】启动还有十分钟时间!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恶龙】威力庞大,从蓄能到爆炸需要很长的时间!

    时予眯着眼睛甩出两把光束剑,下一刻【战神】便消失在了原地,与突然出现在空中的黑色机甲交战,不太放心的反问宴白:“谢江飒呢!”

    光束剑与光束剑交接,撕扯的电弧仿佛能够擦出火花来。

    这架黑色机甲的驾驶者很强,而且十分老练,在战场上打磨的时间绝对不短。

    宴白睁大了眼睛看着空中的黑色机甲,好半天了才哑着声音说道:“我把人带出来了,但他脖子上带了【恶龙】,我们没有钥匙,根本不可能——”

    “把人交给我!”谢与砚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和黑色机甲战斗在一块的时予一脚踢在他的肩膀处,同时也从模拟沙盘中看到的【裁决者】。

    她咬着牙根,手上的力道骤然变强。

    还没有稳住身形的黑色机甲险险避开她砍过来的一剑,同一时刻,他身后张开几乎和【战神】一样的虚拟粒子双翼,双翼轻轻转动了一下,黑色机甲便消失在了原地。

    时予诧异地挑了挑眉,想到谢立钦曾经给她的那架【守护者】。

    不管是这架黑色机甲还是【守护者】都是仿制【战神】制造的,谢立钦还真是对【战神】格外执着。

    可冒牌货始终是冒牌货!

    黑色机甲消失的快,【战神】的速度也不慢,两架机甲明明先后有所举动,银蓝色的机甲却出现在黑色机甲身后,高高举起粒子光束剑,重重砍了下来!

    是机甲被切开的碎裂声!

    时予一脚踢在黑色机甲的后心处,又在下一秒出现在他眼前,对着驾驶舱所在的位置把光束剑送了进去!

    黑色机甲威风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被彻底击败,无力的从空中往下掉。

    时予收了光束剑立刻朝【裁决者】飞去,却看见【裁决者】开着的驾驶舱里,谢与砚狼狈的避开从他颈边擦过的能源弹,而在他面前,谢江飒举着能源枪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