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卡殿今天又在养崽 > 第96章 第 96 章
    里世界各方势力表示瓜真多。

    该庄园隶属于彭格列十代首领候选之一马西莫·彭格列, 爆炸后,该基地死伤无数,大量机密情报流到黑市, 给彭格列造成相当大的损失。而理应为此负责的马西莫·彭格列还失踪了。

    啊这……彭格列这是又被狙击了吗?继首领、门外顾问首领之后,轮到下一任首领候选了吗?

    啧啧啧,这个马西莫·彭格列还真干了不少龌龊事啊。

    ……等等, 设计狙杀重伤了门外顾问首领的手笔,居然出自马西莫·彭格列?

    这这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所以, 彭格列内斗成这样, 它也是时候从里世界教父的位置滚下来了。

    各方蠢蠢欲动。

    不提这一手下去引发的大风波,在鹿惊新买的庄园中, 沢田纲吉因为接收过量的信息已经宕机。

    “爸爸没有死, 他是彭格列门外顾问的首领……”沢田纲吉茫然地看向耷拉着脑袋陷入昏迷状态的马西莫·彭格列,声音艰涩, “这个人认为我……我会成为彭格列的首领, 所以他……”设计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害死了奈奈妈妈,也害得爸爸重伤昏迷至今未醒。

    就因为这个?

    黑手党首领的位置?!

    沢田纲吉的呼吸不自觉变得粗重起来,他的眼中渐渐泛起红色。

    就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原因, 他失去了妈妈!

    旋即, 他想起了六道骸的遭遇。

    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何尝不是因为那些听上去冠冕堂皇的理由将那么多孩子当成实验品……可恶,更想要当警察将那些黑手党缉拿归案了!

    旋即, 他又想起了父亲。

    他有些怨恨父亲选择当黑手党的事情,如果他不跟彭格列有牵扯,他也不会卷入所谓的继承人之争中。可转念一想, 彭格列老封建那么讲究血统, 只要他们是彭格列初代的血裔, 他们家就不会得到真正意义上平静的生活。马西莫·彭格列的记忆里也说了,是八年后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候选人陆续都死绝了,十代首领才让未来的他捡了漏。

    呸,谁稀罕捡这个漏!

    沢田纲吉咬牙切齿,说不定,他老爸好好一石油工人跑去当黑手党,就是因为彭格列里有人想要利用彭格列初代的血脉后裔做什么。老爸不得已才选择走上这样一条路,来谋取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力量。

    沢田纲吉用力地咬住嘴唇,因为是仅剩下的血脉亲人,即使心中仍有怨恨,却还忍不住找理由为他开脱吗?

    “没关系哦。”鹿惊伸手揉了揉沢田纲吉的头发,小孩子长得快,这一头白毛根部已经冒出了一截原本的棕色。他无声叹气,轻声道:“毕竟是爸爸,恨不起来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以着现在的情况来看,阿纲爸爸也是受害者。”

    “呜……老师。”沢田纲吉扑进鹿惊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太过分了,他们都太过分了。”

    妈妈死掉了,对他最好的妈妈就因为这么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害死了。想要憎恨的爸爸躺在病床上,至今还没有醒过来。而出手策划这一切的家伙,他恨得要命,但却下不了决心杀死对方来报仇。

    将黑手党抓进警察局里真的有用吗?

    黑手党的势力那么大,彭,在西西里岛完全称得上只手遮天。将马西莫·彭格列送进警局里如何,证据确凿又如何,他不是真正的六岁孩子,他已经在轮回的世界里长大了。他躲在六道骸的羽翼下,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明白。

    他只是……只是不想六道骸背负那么多的鲜血,所以才说想要当警察,将伤害过骸哥的那些黑手党送进监狱里。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仿佛不知道监狱那种地方关不住那些人一样。

    笨蛋,胆小鬼。骸哥当年骂他的话,真的是太准确了。

    “咔嚓!”

    这是骨骼被踩断时发出的脆响。

    惨叫声响起。

    剧烈的疼痛让昏迷中的马西莫·彭格列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对上了一双异色的眼眸。右眼充斥着血色的眼睛俯瞰下来,那里面是看着死物的冷漠。紧接着,裹挟着阴冷气息的精神力借着伤口构建出来的媒介侵入他的精神,地狱的幻境浮现,如有实质的红莲之火自地面涌出,炙烤着罪恶的灵魂。

    马西莫·彭格列双眸大睁,他惨叫着翻滚着身体,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大面积烧伤的痕迹浮现。

    幻术虽然是一种作用于人精神的能力,但只要被幻术困住的人认为他在幻术中受到的伤害是真实的,他的身体上也会反馈出相同的伤痕来。

    做完了这一切,六道骸抬起头,他看着用力抓住鹿惊衣服,眼眶中还噙着眼泪的沢田纲吉,他晃了晃深蓝色的凤梨头发,道:“kufufu,果然还是一个小鬼啊,阿纲。”

    “骸哥……”

    “所以,没关系。”六道骸抬了抬下颌,异色的眼眸认真地看向沢田纲吉,如同许诺,低声道:“我来做。”

    无论是杀人还是报仇,如果沢田纲吉下不去手,那就他来。

    他都养了沢田纲吉十二年了,不差再来十几二十年。

    不然,他能怎么办,这个弟弟还能退货不成?

    沢田纲吉用力地攥住手指,嘴唇微微发颤:“骸、骸哥……”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六道骸云淡风轻。

    “不……”沢田纲吉喃喃,明明是他的事情,没道理让他重视的人为他承担所有,没有这个道理。

    严格地算起来,他虽然在轮回之眼的世界里渡过了十多年普通的生活,但那里的生活是虚假的,唯有被他视作家人的六道骸是真实的。

    拥有彭格列初代的血脉,死气之火是稀少的大空属性,还没有真正变成星星的老爸还是彭格列门外顾问的首领……怎么看,他跟里世界的关系都太过密切,根本不是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不听不看就能够忽视的。

    所以……

    “纲吉大人!”原本只是躲在门外偷听的狱寺隼人忍不住了,他冲进来,一脚踹向正躺在地上痛苦翻滚哀嚎的马西莫·彭格列的脸,大声道:“这种小事,请让属下代劳!!!”

    沢田纲吉:“……”

    啊,那种难过决绝又坚定的情绪,一下子被狱寺隼人的大嗓门给吓跑了大半呢。

    “有什么好犹豫的。”城岛犬双臂环胸,一脸嫌弃,似乎很想吐槽沢田纲吉的优柔寡断,但看了一眼自家骸大人,他忍了忍,干巴巴地道:“不就是一个黑手党渣滓吗,干掉之后,世界的空气都清新起来。”

    一旁的柿本千种默默地摸了摸充溜溜球,无机质的目光看向房间里唯一的红名敌人。

    帕克哒哒走进屋子里,“啧啧”两声,狗爪直接踩过马西莫·彭格列的脸,顺便留下三道抓痕。

    沢田纲吉慢慢地吐出一口气,擦了擦眼泪。

    嘛,反正他是笨蛋,每次考试都只能在及格线上挣扎的笨蛋。所以,遇到想不太通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过,有一点他的认知很明确,那就是:他不要一味地向别人索取什么,他也要跟他们站在一起。

    因为他们是同伴,是家人。

    抿了抿嘴唇,沢田纲吉拉住鹿惊的衣角,看向六道骸,坚定地道:“我有一个想法。”

    ***

    马西莫·彭格列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身上无处不痛,整个人像是刚从火场里跑出来似的,那种烧灼的痛苦让人窒息。

    他睁着眼睛恍惚了一瞬,之前的记忆慢慢回复,霎时间,他的表情扭曲起来。

    他被偷袭了!

    从未来重生回过去,利用先知先觉重伤了沢田家光并引起恩里科和菲戴利柯对九代一脉敌意的他,居然被暗算了!

    是幻术师!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忍不住怨恨自己没能继承到彭格列的超直感。那是一种超强直觉,号称能够看穿一切事物,规避危险,察觉恶意,还能够破解幻术师的幻术。

    这种力量流淌于彭格列的血脉之中,已知超直感最强的就是创立彭格列的初代首领gola。之后的彭格列家族中也诞生了几个拥有超直感的首领,但都没有初代首领的超直感强大。

    马西莫·彭格列就没能继承到超直感,这让他耿耿于怀多年。

    “可恶……”马西莫·彭格列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四肢的剧痛让他无法完成这个动作。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意,等他逃出去,一定要将那个幻术师碎尸万段!

    “马西莫·彭格列。”

    就在这时,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听声音年纪不大,但语气很冷。

    马西莫·彭格列皱着眉,循声看去。

    只一眼,马西莫·彭格列眼瞳猛缩。

    “你——?!”马西莫·彭格列一脸震惊,灵魂的震颤直接压过了身体的疼痛,竟让他一下子坐起了身体,睚眦欲裂地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嘶声喊出的名字直接破了音。

    “tsunayoshi vongola!”

    下意识喊出的名字不是曾经轻视地说过无数次的沢田纲吉,而是继承了彭格列之后,更为里世界之人所知的那个名字。

    让马西莫·彭格列既怨恨又下意识敬畏的身影映在虹膜之上。他的存在感是那样鲜明,直接占据了马西莫·彭格列的所有目光,上一世溺于水中的窒息感正在涌出。

    高脚椅上坐着的是一个棕发的俊秀青年,他的身上穿着黑白相间的格子西装,手上戴着镌刻彭格列标志的金属手套。一簇橙色的死气火焰正在青年的额头燃起,映照着他的双眸都变成了金橙色。原本偏向温和的眉眼因为眸中的冷漠越发显得高不可攀,居高临下俯视着马西莫·彭格列的时候,眼神如同俯视着一只蝼蚁。

    他是彭格列十代目,初代首领的后裔。他的相貌跟初代首领并不相似。可当他点燃死气之火,沉着眼眸的时候,他的身上仿佛时间逆流,从悬挂在彭格列城堡走廊尽头的油画走下。

    高脚椅的两边各侍立着一人,右边那个白发绿眼,分明是狱寺隼人成为岚之守护者之后时的模样。左边那个梳着深蓝色的凤梨头,一双异色的眼眸,是之前袭击了他的那个幻术师……不,他是六道骸,彭格列真正的雾之守护者。

    “怎、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马西莫·彭格列语无伦次,“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

    “很遗憾。”棕发青年,或者应该说,彭格列十代首领站起身,金橙色的眼眸中满是怜悯,淡淡道:“你输了,彭格列依旧是我的。”几不可查地停顿了一下,他缓缓道,“无论是繁荣还是毁灭,都由我决定。”

    马西莫·彭格列:“!!!”

    “不可能!”马西莫·彭格列大叫起来,他的双眼充斥着血色,表情极度扭曲,“有着未来记忆的我才是天命之子,彭格列是属于我的,只有我才有资格成为彭格列的下一任首领!我成功了,我已经成功了才对,你死了,你应该已经死掉了。”

    然而,不管马西莫·彭格列如何大叫着否认,棕发首领始终神色平静,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无形的大手扼住了马西莫·彭格列的咽喉。

    他忽然想到——他真的重生了吗?那风光无限的一切,到底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还是他在溺毙在这深水之前的臆想?

    沢田纲吉会成为彭格列的首领,难道真的是不可违逆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