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综英美]才不是史莱姆! > 第111章 渣男的一天2
    “不太好。”急诊内科的医生看着手里拍出来的ct片子, 一脸严肃。

    当然不太好,只剩下两三个月寿命的肺癌晚期,能好到哪去?

    一般人的身体到了这种程度早就垮掉了。

    不仅仅是呼吸困难和剧烈的疼痛, 还有一系列严重的并发症,会从内而外地彻底摧毁一个人。

    “你以前都没有拍过片子吗?”医生觉得很不可思议,“恶性肿瘤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 你竟然还能在外面跑来跑去?”

    露比:“……医生,你的这个问题我也很疑惑。”

    这可能就是魔法吧。

    “我很遗憾。”医生有些惋惜地看着她, “我们会尽量治疗, 但这需要你的配合,或许可以延长你的时间。”

    都不谈治愈的希望了, 只谈延长时间, 能苟一点是一点——可想而知康斯坦丁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到了何种地步。

    露比都要裂开了。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啊!”她一把拉住了医生的手,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还年轻, 我不想死!”

    医生:“……”

    医生看着他那双黑曜石般明亮漂亮的眼睛和那张带着病容却依然俊美的苍白的脸, 默默地红了脸。

    露比:“……?”你脸红个锤子?

    “你说得对!”医生如同打了鸡血般反握住了露比的爪子,“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英年早逝是全世界的损失!”

    露比:“……”

    康斯坦丁:“……”

    倒、倒也不必?

    露比仔细一想, 这话好像也没错?毕竟, 康斯坦丁的力量太强大了,不知道干掉了多少恶魔拯救了多少条人命, 如果他死了,那确实是全世界的损失。

    ……可问题是这家伙已经吸烟把自己吸没了啊!

    这能怪谁!?

    医生刷刷刷地露比开了一堆单子:“先去办个住院手续,你这个情况不容乐观, 再不治疗就要进重症监护室了, 然后我们立刻专家会诊。”

    露比:“呃……其实我还有别的事情……”

    医生:“别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比你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露比:“……”

    好像挺有道理的?

    “那, 康斯坦丁,要不咱们就先住院?”她对自己体内的康斯坦丁说道。

    “你不管那家人了?”

    “……可这病情不能拖了吧?”露比有点犹豫。

    康斯坦丁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自己决定吧。”

    毕竟,身体的控制权在她手上。

    “话说回来,”露比说道,“你这家伙竟然还挺有钱。”

    这么贵的医疗费,眼都不眨就刷掉了,露比悄咪咪瞅了一眼余额,上面的一长串数字看得她眼睛都痛了。

    康斯坦丁:“恶魔缠上的可不止穷人,那些富豪们愿意花很多钱来保住自己的命。”

    “那你给有钱人驱魔要收多少钱?”露比问道。

    “看心情吧。”康斯坦丁说道。

    露比想起他们上回去给一个贫穷的家庭驱魔,康斯坦丁似乎只收了对方一美元。

    她突然有点感慨。

    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出乎意料的……挺温柔?

    医生见露比在那发呆,便出声说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让护士推个轮椅过来,去带你办手续。”

    医生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快要病危了,让人家自己跑腿肯定是不太现实。

    “呃,有的。医生你能帮我开点止痛药吗?”露比问道。

    “可以,但你先去把住院手续办了,你这病情不能再拖了,必须立刻开始治疗。”医生铁面无私。

    ……

    一小时后,成功搞到一大堆止痛药和止咳药的露比悄咪咪地从住院部病房里溜了出来。

    她躲在走廊的拐角处四处张望了一下,做贼似的。

    “你知道你现在这个动作有多傻吗?”康斯坦丁简直看不下去了。

    “我可不能被医生发现。”露比严肃地说道,“不然没准会被关进病房打镇静剂。”

    “你又不是在疯人院。”康斯坦丁说道。

    “是啊,疯子可不会肺癌晚期了还仗着自己一时半会死不了到处乱跑,和恶魔打架。”露比说道。

    康斯坦丁:“……”

    谢谢,有被内涵到。

    “这一块都是重症病人。”露比说道,“就咋俩这说话的功夫,没准都有人咽气了。”

    康斯坦丁:“哦。”

    露比:“……要不要这么冷漠啊!”

    康斯坦丁正准备说些什么,露比就看见走廊尽头突然有个穿着白色病号服、披头散发的人型生物无视重力,从天花板上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

    露比:“……卧槽。”

    露比:“……康、康斯坦丁,刚才那个是鬼吗?”

    康斯坦丁:“不然呢?蜘蛛侠吗?”

    露比:“呸呸呸,晦不晦气啊你!这种糟心的破事不要乱cue小……不要乱cue蜘蛛侠好不好?”

    康斯坦丁:“哦,你还认识彼得·帕克啊,他是你前任?”

    露比:“你怎么知道……算了,当我没问。”

    心累,不想和聪明人说话。

    “这种地方天天死人,有鬼不是很正常?”康斯坦丁懒洋洋地说道,“只要不伤人,就别管它们。”

    见他这么淡定的样子,露比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少见多怪了……

    ……

    十分钟后,露比总算是逃出了医院。

    她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颇为感概:“果然不含福尔马林味的空气是最好闻的。”

    “同感。”康斯坦丁说道。

    “那么,那家人住在哪啊?”露比一边在路边走着一边说道。

    “离这里不远。”康斯坦丁说道,“郊区一栋小别墅,打车过去一个小时。”

    露比闻言便在路边停下了脚步等出租车,她站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有点点烦躁,忍不住去摸了摸口袋,成功从里面摸出了一包烟。

    不知道为何,她一触碰到烟,就有一种非常愉悦的感觉,甚至有种立刻就点燃一根爽一爽的冲动。

    露比:“……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嗯?”

    露比:“你是不是烟瘾犯了?”

    康斯坦丁:“没有啊,我现在感觉可好了。”

    露比气晕了:“——那是因为你霸占了我健康的身体!你个混蛋!你这个痨鬼壳子烟瘾犯了!”

    要知道,烟瘾可不完全是心理依赖。

    生理依赖也同样非常严重。

    康斯坦丁沉默了一下,突然莫名觉得有点好笑:“……那,要不你来一根?味道还挺不错的,没准你会喜欢。”

    露比:“……”

    露比低下头一看,发现就在和康斯坦丁聊天的那几秒钟的时间里,她的手已经自动抽出了一支烟夹在指缝间了,动作熟练到让人心疼。

    夹烟的手,微微颤抖。

    “不行!”露比直接将烟扔进了下水道口,“我绝对不抽烟!只要我在你壳子里一天,你这个破肺就别想接触到一点尼古丁!”

    “行吧,你随意。”康斯坦丁说道。

    ……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太难了。

    在去鬼宅的路上,露比满脑子都是被她放在口袋里的那包烟。

    见鬼,她现在对烟的渴望比对甜品的渴望要高出几千倍!这就是烟瘾吗,太可怕了吧!

    露比烦躁的要死,动作粗暴地降下了车窗,深吸了口外面的新鲜空气。

    “实在不行就试试吧。”康斯坦丁说道,“没那么糟糕,相信我。”

    “我不。”露比倔强地说道。

    “那你就只能忍着烟瘾了。”康斯坦丁说道。

    他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可怕,不让他吸烟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主要是,你这个身体真的不能再吸烟了。”露比说道。

    “……”康斯坦丁轻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些什么。

    小家伙宁可自己忍着这可怕的烟瘾,也不愿意用别人的壳子吸一口烟——说实话,康斯坦丁虽然不在乎自己的病情,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触动。

    此时,司机似乎看出了露比的焦躁,他笑着回过头说道:“哥们儿,烟瘾犯了?”

    “是啊,戒烟呢。”露比恹恹地说道。

    “给你这个。”司机扔了个小盒子给他,“可有效了。”

    露比低下头一看——

    戒烟口香糖。

    露比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

    出租车在一栋郊外的别墅外面停了下来。

    恶狠狠地嚼着口香糖的露比迈着修长的腿,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抬起头看向这栋阴沉沉的房子。

    她一眼就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吊死在别墅院子里大树上的尸体。

    露比:“……”

    眨了眨眼,尸体又消失了。

    康斯坦丁说道:“看起来真有点不干净的东西。”

    露比:“你、你你你有办法对付它们吧?”

    康斯坦丁轻笑了一声:“先进去看看吧。”

    露比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那家人已经被吓得连夜搬出去了,把钥匙藏在了门口的垫子下面。

    “没用。”康斯坦丁说道,“恶魔已经标记他们一家子了。”

    露比扫了一眼屋子内部,看起来倒是很正常的装修形式,室内设计还挺温馨的。

    只是很多角落里都缠绕着散发着怨毒气息的黑雾,看起来就邪恶莫名,露比甚至觉得,她踏入屋子的那一瞬间,身边的气温都降低了好几度。

    “……不好办啊。”康斯坦丁说道,“这屋子里的恶魔有点本事。”

    如果让他本人来驱魔的话,倒是不用废什么太大功夫,但如果让一个啥驱魔知识都不懂、空有一身不属于她的力量的露比来驱魔……

    她甚至连拉丁语都不会说,更别提用发音更怪异的深渊语念咒了。

    康斯坦丁觉得如果自己是那个恶魔的话,现在已经笑出了声。

    “是像伽椰子那样的鬼吗?”露比问道,“就那种,会杀光所有进入到屋子里的人?”

    “差不多。”康斯坦丁说道。

    “懂了。”露比点了点头,“那我们把这个房子给平推了不就行了!!”

    不会念咒不要紧,物理驱魔就是了!!

    康斯坦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