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异能力名源氏物语 > 第102章 衔玉【灌溉2万4加更】
    【源夕雾已经到了天满宫。】花御说道, 【这个消息,我还没有告诉真人。】

    “告诉他只会坏事,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抢先去找小殿下。”夏油杰守着一个小火锅, 正在慢慢捞里面的丸子吃,闻言抬起头来,“没开领域的情况下遇到小殿下, 他必死无疑。”

    花御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咒灵高大的身形带来某种压迫。

    【那么, 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回漏瑚的头?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源夕雾才会变成咒灵。】

    她逼视着悠然吃着丸子的人类,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

    【你只是在利用我们。】

    夏油杰笑了, 他笑到几乎要被丸子给呛到。

    “真不讲道理啊, 你们明明也在利用我。在小殿下真的虚弱到我们可以杀死的程度前,这种利用还将继续下去。”他自言自语道, “这种时候, 我反倒怀念起漏瑚来了, 至少他很圆滑。”

    “别急,花御。”

    夏油杰吃了最后一颗丸子,起身来到花御旁边, 稍稍侧眸, 眸中充斥着诡秘的光。

    “我们可以对这次的交流会动手,都立咒术高专里, 有一个存在可以尝试争取到我们这边来。”

    “——宿傩的容器。”

    花御的态度微有松动。

    【要让真人也参与进来吗?】

    “当然,只不过不能让他在小殿下那边,他另有任务。”夏油杰笑了笑, “这次北野天满宫要封印的咒物, 可是很有意义呢。”

    * * *

    “吃掉吧。”

    五条悟指了指一堆手指, 源夕雾难以置信的看了他一眼。

    “或者,你想在这个火锅里涮涮吃?”

    五条悟又指了指旁边漏瑚的头,漏瑚头上的小火锅沸腾一下,气急败坏。

    “我才不是什么火锅!是新人类!”

    话音未落,这颗头就被五条悟踩在脚下碾来碾去,眼球都凸了出来。五条悟一手撩着符咒,露出的蓝眼睛中神情十分冷酷。

    “你再说一遍?踩爆你哦。”

    漏瑚:“……”

    难以置信,他被这混蛋咒术师折磨了好几个月,居然还活着!还不如当初就死了!

    不!不能放弃!只要他活着,就有被搭救的希望!

    漏瑚:“我……”

    漏瑚:“您要清汤还是红汤?”

    五条悟看向源夕雾,源夕雾从五条老师居然让他吃指甲都不剪的手指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下意识体贴的答复道。

    “要不就鸳鸯锅吧。”

    漏瑚:“……”

    我怀疑你在为难我小火锅!

    “吓到了?”五条悟不开玩笑了,“我的本意是让你的咒鸟吞下这些手指,暂时将它们藏起来。”

    这个倒是可以做到,只是源夕雾觉得,六条应该不会乐意吞下这些东西。

    “或者藏在你身上也可以。这本来应该是借由这次仪式被封印于天满宫的东西,只是目前,暗中觊觎的目光太多,我不得不做些额外的准备。”

    源夕雾当然乐意配合,而且他还有更棒的主意。漏瑚本来正努力尝试搞个鸳鸯锅出来以免被踩爆,突然被咒鸟“呼啦”一声团团包围,声音和光线都消失了,他迷茫的在黑暗里煮了一会儿火锅,不知道外面两个人究竟在做什么。

    “居然修好了吗,那可要派上大用场了。”五条悟把【不动无常】拿在手里把玩,上面纵横交错的裂纹已经消失不见,咒力也异常丰沛,不知是用哪里得来的海量能量补好的。

    几乎掏空了冬木灵脉的源夕雾装乖不说话。

    “可以用【不动无常】封印这些手指,这样一来,外面的人甚至都不会感知到。”

    这倒比咒鸟更为隐蔽。【不动无常】是体制外咒术师紫式部曾经持有的特级咒物,代表绝对安全无虞的防御。因为这样的特性,五条悟当初才会选择将源夕雾藏在里面,封印于神社,只是后来居然被人误打误撞敲开了,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就这么办吧。”

    五条悟一锤定音,然后在虎杖悠仁精神之中沉睡的两面宿傩就发现,他突然,感觉不到他的手指了。

    两面宿傩:“……”

    发生了甚么?!

    他从骸骨堆叠之上坐起身,眉心微微一皱,开始回忆能够产生此种效果的咒物和咒具。就算是强悍的封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令他感觉那些部分彻底消失在感知之中,那么就只剩下一些特殊的封印型咒物。

    ——【狱门疆】。

    ——【不动无常】。

    前者乃是和尚的肉身所化,后者则是遍历世间诸般无常的灵魂凝结,一身一魂,堪称重宝。

    到底是哪一个封印了他的手指?

    另一边,既然已经决定好,五条悟最后问道。

    “知道怎么用吗?”

    “嗯。”

    源夕雾点头,他见过母亲使用,母亲也将【不动无常】交给他使用过。他的体质特殊,使用起来注定与人类不同,他将质地温润的孔雀形饰物衔在唇齿之间。

    一种特殊的柔光笼罩了房间,正如【狱门疆】的使用有诸多苛刻条件,【不动无常】对于使用者的咒力储量和心境平稳程度,有着极高的要求。饶是源夕雾夸张的咒力量,都被抽走三分之二还多,他的意识完全浸没在安宁的情绪当中,闭合双目,一时间连衣角都微微透明起来。

    “夕雾。”

    五条悟一把抓住了他。

    透明的衣角逐渐恢复原状,源夕雾睁开黛紫的眼睛,显然仪式被打断了。他有些迷惑,五条悟握着她手腕的手却并没有放松的迹象,天空一般的苍蓝眼瞳隔着符咒,认真审视了他一番。

    “你在咒灵化,就在刚才。”

    “什……!”

    源夕雾之前尝试的时候都是私下进行,只有他一个人在场的那种,身体没有不适,付出的咒力也可以接受,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能够驾驭这件母亲留下的特级咒物。

    原来他使用的时候,都会不受控制的咒灵化吗?!

    “只是衔在口中,变化并不彻底。”五条悟沉思,“但是要是不小心吞了下去,应该就会彻底变成咒灵吧。”

    源夕雾:“……”

    真吞下去他就该打急救电话去医院了!

    不管怎样,有五条悟在场盯着,源夕雾还是用【不动无常】将手指封印起来。他把咒物取下来,仔细擦拭干净,重新佩戴回去。

    “那么,五条老师,没有需要封印的东西,我就回去了。”

    明天就有现场表演,源夕雾还要去彩排一下。

    走出神社的时候,【不动无常】就在源夕雾耳际摇荡,这光芒刺痛了暗处某个人的眼睛。

    前额有缝线的美丽女性表情阴沉,刚才见到源夕雾的窃喜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惊怒交加与匪夷所思。

    有最强防御的【不动无常】在,【狱门疆】无法继续作为底牌。

    她的瞳孔因为事情超出预计而微微颤抖。

    “源氏公子……他怎么能修好【不动无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