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苗家少女脱贫记 > 第94章 怀念
    傍晚, 米欣从床上醒来,睁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心底不由闪过一瞬的慌乱。好一会儿后, 才隐约记起是她儿子把她安顿进的房间。

    房间内的布局是经典的民宿风格,靠门的那边有套书桌,接着是张造型简约的双人床。床头柜边挨着一面墙, 墙后看起来是个小巧的洗手间。还有个不小的衣柜。再看床铺的对面,电视空调应有尽有。

    墙壁上装饰着壁灯与挂画, 窗前的竹帘半卷, 竹编灯罩的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环顾一圈,房间不大, 却意外的显得精致高档, 细节处甚至胜过了她之前在县城里住的民族大酒店。

    米欣坐在床头,愣怔了。美是有代价的, 从古至今, 所谓的古朴大方, 几乎都是用钱堆砌。真正的农家,要么空旷到家徒四壁,要么满屋的脏乱差。即使有个能干的主母, 顶天了可以整齐干净, 却绝难达到美的境界。

    伸手抚摸着浅蓝色的床品,看似平平无奇, 触感却极好。或许,她们应该重新评估龙向梅的家底,而不是先入为主地认为如此偏远的山区内, 必定贫穷。

    门外隐约传来笑闹声, 米欣侧耳倾听, 又一次的惊叹。她幼时也住过木房子,知道传统木构造的建筑谈不上隔音。可她现在住的房间,明显是做过隔音处理的。换言之,光装修费都不是个小数目。

    翻身下床,扭伤的脚踝还有些痛。艰难扶着墙,打开了房门。院子里的喧嚣顷刻间灌了过来。只见不远处有个肥硕的中年妇女,正拿着电话,用堪比河东狮吼的声音嚷道:“我不管!我们是县里重点扶持的养殖项目,你必须马上给我调两千只鸭苗来!”

    “说了不要绒鸭!我要绒鸭干屁?麻鸭苗县里没货你不晓得去别的地方进?”

    “我告诉你!我找你买鸭苗是不想自己麻烦。你莫逼得我亲自去进鸭苗。到时候我跟别个搭上线,再不做你家生意,饿死你个炮打死的,要你晓得么个叫粑粑是米做的!”

    中年妇女的普通话相当不标准,言谈举止也十分的粗鲁。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拍着桌子,活似个女流氓。但是,站在门口的米欣,却恍然的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

    那是一个台风天,暴雨倾盆。高速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有辆大巴车被大卡车撞翻,死伤惨重。其中有几个幼儿被消防救出来时,只剩一口气了。幼儿的解剖结构与成人不一样,附近的医院束手无策,紧急转院至省妇幼。

    救护车呼啸着开到急诊楼,最严重的小患者血压已经测不到了。小患者的父母哭声震天,她扶着转运平车,在走道上狂奔。手术室外的走道全是人,她的怒吼几乎能刺破所有人的耳膜。

    “有患者抢救!按住电梯!!!”

    “抢救没看见吗?”

    “让开!一边去!”

    依稀记得自己的动作比眼前的胖女人更加粗暴。好几个挡路的被她直接推开,差点撞上了墙。

    平车冲进手术室,她很急,但异常的有条理。一条条指令分毫不乱的下达,一助、二助站在手术台旁,令行禁止;训练有素的护士们像齿轮一样有序且快速的转动起来。在与死神搏斗的战场上,她就是手术室的王!

    米欣的手指狠狠的抽动了几下,柳叶刀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指尖,又似乎已变得遥不可及。

    我为什么甘愿回家当个家庭主妇呢?米欣无声的问自己。

    是因为当外科医生太累?还是因为丈夫的不停游说?不记得了。总之,她离开了总是鬼哭狼嚎、负面情绪爆棚的医院;离开了手术台,彻底告别了职场。从此世间再无恣意张扬的米主任,只剩温柔贤淑的驰驰妈。

    一直以来,她并不觉得当年的选择有何不妥。外科医生不是人干的活,钱少活多天天受气。做全职太太多好?每天打扮漂漂亮亮,上午跟邻居们喝喝茶,看看书;下午去买个菜,精心准备丈夫儿子的晚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共享天伦。

    她的丈夫从不在外沾花惹草,除了工作忙,经常加班外,没什么好挑剔的。邻居们总是很羡慕她,丈夫能干,儿子懂事;前同事们也经常恭维,说些什么,“如果像你一样嫁的好,我也早辞职了”的话。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人生都那么那么的完美。

    可此时此刻,米欣望着仅仅三米外的胖女人,突然就觉得有一双大手狠狠揪住了自己的心脏,用力的揉搓着。酸胀与疼痛交错,难受得喘不上气来。

    “老娘要那么多鸭苗做么子?”胖女人的冲着电话吼,“老娘鸭子卖的快你不服憋着!爱送不送,不送拉倒!”说毕,胖女人啪的挂了电话。拿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怒骂道:“嬲他娘的,敢跟我搬翘,姓王的他给我等着死!”

    骂完,她看都没看米欣一眼,揣上手机蹬蹬蹬的上了楼。没多久,听见她的手机铃声从二楼响起,又一轮宛如吵架的讨价还价开始。嗓门依旧,声传数里。

    没人的院子,米欣的眼神里,终于肆意的流露出了羡慕的光芒。

    说来可笑,米欣一个富家太太,可能一套首饰,能顶胖女人一整年的收入。可她当见到那胖女人鲜活的表情时,再无法自欺欺人。夜幕低垂,虫鸣四起。她突然疯狂的怀念起了救护车尖锐的鸣叫,怀念起了消毒水刺鼻的味道,怀念起了……名震江湖时的满足与骄傲。

    可是,我回不去了啊。

    医疗日新月异,二十年光阴,知识和技巧不知迭代了多少次。当年的硕士尚算精贵,而今不是博士,已入不了三甲的大门。昔年的一把刀,恐怕连个专科生都不如了。

    意驰,你要的榜样,已经没有了……

    夜色愈深,廊下的竹签八角灯齐齐亮起。龙向梅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呆站在偏厦门口的米欣,挑了挑眉:“醒了?”

    米欣猛地回过了神,对上龙向梅的目光,一时无言。

    “下午张大院长打了个电话给你,驰宝接的。”龙向梅随□□代着,“张大院长因公务繁忙,喊你跟他一起回广州,被驰宝拒绝了。父子两个闹的有些不愉快,因此张大院长已经独自赶回。你要是想跟着回,我帮你订高铁票。”

    米欣噎了噎,不敢相信泼妇龙向梅还有如此文绉绉说话的时候。当然,如果她嘲讽的语调没那么明显,可能更让人顺耳。

    “如果你想留下来住几天,顺便养养伤,我也不反对。”龙向梅指了指她身后的那间屋子,“刚装修好预备接待游客的客房,你是第一个客人,特别给你八折优惠。每晚240元,不包三餐。接受现金或微信支付宝转账。看在你是驰宝母亲的份上,你可以走的时候再一齐结清。谢谢惠顾。”

    米欣:“……”

    龙向梅微笑:“天色不早,米女士需要晚餐服务吗?考虑到你第一次光临,这顿饭我不收费。”

    米欣看着龙向梅职业性的微笑,一言难尽。深吸一口气,她忍着牙疼问:“意驰呢?”

    龙向梅道:“他那什么林师兄给他传了个文件,他关在房里研究,你找他有事?”

    米欣摇了摇头,对于学生而言,学习是最高优先级。她不愿意去打搅儿子。低头沉默了半晌,感觉到肚子确实有点饿,只得道:“麻烦帮我弄点饭菜。”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付钱。”

    龙向梅点点头:“那你先坐。”

    米欣扶着墙,挪到了院子里的桌子旁。夜晚的村子很安静,坐在柔软的椅子上,越过低矮的围墙,能看见民居里的点点灯火。没有光污染的夜格外的黑,普通的白炽灯在黑夜里显得尤其的微弱,却也显得格外的安宁。电视机和麻将的声音交错,远远近近、朦朦胧胧,刚睡醒的米欣再次困意上涌。

    厨房里飘来饭香,米欣看着围着灯光扑腾的飞蛾发起了呆。直到身边的椅子被拉动,她才惊醒。桌上多了个精致的食盒,竹制,有点日式便当的风格。椭圆形的食盒分了三格,分别装着一份白米饭、一份肉沫娃娃菜,和几个蛋饺。食盒旁有汤碗,装的是松茸菌炖鸡汤。

    “这……是你们提供的配餐?”

    “想什么呢?这么琐碎,拿来做生意早亏死了。”龙向梅道,“厨房已经歇工,这是你儿子专门给你留的。”龙向梅内心点评:巨装逼!

    米欣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宝贝儿子,居然学会照顾人了吗?

    夜里蚊子多,龙向梅把筷子递给了米欣后,在她身边点起了电蚊香。米欣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龙向梅又麻利的把食盒收走。须臾,她折了回来,这次手里拿着的是茶壶与茶杯。

    “天晚了,喝红茶绿茶的影响睡眠,给你泡了点桂花干,随便喝喝吧。”龙向梅把茶壶搁在桌上,自己坐到了另一张椅子里。

    米欣自己倒了杯茶,见龙向梅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她,不由问:“有事?”

    “你没告诉我要不要订票。”

    米欣捧着茶杯,来回纠结,最后下定决心:“我想在你们家住几天。”

    “欢迎。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龙向梅的服务态度相当专业。

    米欣突然问:“你对我态度大变,是因为我现在算你们家的客人?”

    “不,”龙向梅淡淡道,“是因为驰宝说想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米欣:“……”

    米欣:“我儿子不会这么……硬邦邦的说话。”

    “对,他一向委婉。”龙向梅道,“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犯不着顾及你的感受。”

    米欣哽了半天,憋出了一句:“我是你男朋友的妈妈。”

    “然后呢?”

    “你应该有基本的敬意。我没见过你这么凶的女孩子!”米欣表达着不满。

    “你见识少怪我咯?”

    米欣???姑娘你的思维方式真的没问题?

    龙向梅见米欣瞪着自己,一副被气傻了的模样,笑出声来。

    “米女士,想知道你儿子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吗?”

    米欣握着玻璃杯的手紧了紧。

    龙向梅意味深长的道:“在这里住满一周,我会告诉你答案。虽然,那未必是你愿意听的。”

    米欣抿了抿嘴,应了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