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大清第一作家 > 第79章 八哥九哥真会玩
    “我是在安慰九弟呢!”

    胤禩揪住了胤誐, 笑眯眯问他:“十弟,你的问题很大,端正先生的话本影响有那么大?”

    胤誐眨眨眼, 笑道:“端正先生的话本没有那么大威力,但是由端正先生开始带起来的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话本影响很大。”

    之前因假发套一事, 胤誐从胤禟的书柜里发现了小秘密,从而推测出“八哥”就是端正先生。

    “八哥, 许多瞧过‘禁书’的人, 都在猜测端正先生是断袖呢!”

    胤誐挤眉弄眼,但到底还是信了八哥在安慰九哥的话。

    毕竟胤禟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无缘无故陷入焦虑状态, 胤誐不知真相, 就只一味猜测,其实心里也并不好受。

    何况八哥与八嫂之间的感情真挚, 夫妻之间的情意绵绵从细节中就能看得出来。

    “臭小子指桑骂槐在说我自作孽?”胤禩好笑地敲了胤誐一个栗子, 下手轻得仿佛在撸猫儿一般。

    胤禟双手环胸, 斜着眼瞅他:“没事别总看民间那些‘禁书’。”

    能流传偷偷售卖、小范围售卖的‘禁书’,自然是一些风月集,香艳话本, 龙阳之好这类也包含在内, 写得露骨一些的尺度太特别大,那些禁忌之书的风潮, 大部分是端正先生给带起来的。

    胤誐的娘家人厉害,因母族显赫在紫禁城之中的地位仅次于嫡子,想要使唤人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买话本自然也不在话下。

    “现在不是说话本的时候, 是九哥你的问题最大, ”胤誐一脸严肃。

    胤禟微微一怔,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八哥,又看看十弟。

    他最近状态有那么不好?

    胤誐关心道:“九哥做生意,是不是亏钱了啊?”

    又是焦虑,又是忍不住找八哥要安慰,每天都愁眉苦脸的,胤誐就只能猜测到他做生意亏了钱。

    ”如果九哥钱不够,其实我还有一些,虽然没有八哥那么有钱,但是我舅舅家还有人脉,我还有许多表兄表弟能帮九哥忙,”胤誐自己不是个重权势的人,也不会主动去拉拢娘家人,但如果他需要帮助,母族好多人都愿意站在他身后的。

    “瞎说,我生意好着呢!”胤禟哭笑不得,但还是不说出真相。

    十弟只要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就好了,那些阴暗之事,有他,有八哥在,定将十弟保护得好好的。

    可胤誐的忧虑,最大的便是胤禟啊!

    胤禩见九弟岔开话题,胤誐的脸色以肉眼可见拉了下来,低垂下的眼帘蒙上了一层阴影,隐隐还偷着些黑气。

    “八哥与九哥,总是隐瞒我,”他低沉道:“我就不值得你们信任吗?”

    胤禩心头一颤,仿佛看到了一个纯善的少年人即将踏入了黑化的边缘,戏文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十弟值得我们信任,”胤禩揉了揉他:“我当然愿意与你分享我的秘密,虽然那个秘密有一些令人难以置信。如今九弟有心结,是不是要与你说,应该由九弟来决定。”

    胤誐拍开了他的手:“八哥就不要打圆场了,你又将事情推给了九哥,你不就是做老好人吗!”

    言辞激烈了一些,说完以后胤誐自己也有些后悔,去瞅胤禩的反应。

    胤禟皱眉:“胤誐!”

    一听九哥维护八哥,他气得扭过了头。

    胤禩:“…………”

    这三角恋的即视感,多么像戏文里头抛出的一盆又一盆狗血?

    戏文里还演女主人翁负气跑走,八阿哥去追,女主人翁被马车撞失忆之类的后续……

    胤禩并未与他计较,而是告诉他:“十弟,重复撕开伤口去告诉你那些往事,于我而言伤害不深,我可以坦然告诉你,我也可以信任你。但这些于九弟来说伤害才是最大的。你可以责怪我隐瞒你,但我并不赞成以敌对我的方式来逼迫他开口。虽然,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看向了胤禟。

    胤禟沉默了。

    胤誐一脸疑惑:往事?伤害?

    这词儿让人浮想联翩啊!

    过了许久,或许胤禟的内心还经过了剧烈的挣扎。

    脑海中是过去的灰色记忆,现实是两位兄弟们关切的目光。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现在,十弟从小就是胤禟的玩伴,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比兄长、师长一般的八哥更好,铁到穿一条裤子的那种。

    曾经他们可以互相交托后背,现在,胤誐也同样以真挚来对他,可胤禟却心境不同了。

    胤禟看了胤禩一眼,那一眼,足以让胤禩明白,他已经有了主意。

    “十弟你随我来,我们单独聊聊。”

    胤誐也在这长久的沉默之中做出了退让,他摇了摇头:“如果真如八哥说的那样会伤害到九哥,我不问就是了。”

    “你不问,不还是会继续去查吗?”胤禟气道:“我现在好不容易打算告诉你了,你要不听,我以后又改变主意了!”

    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

    胤誐纠结得小脸都皱在了一起,且走且回头,最后还是让胤禟给拉走了。

    胤禩见胤禟行事那风风火火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朝他们摆摆手。

    胤誐:…………

    胤禩并没有等待多久,他们就回来了。

    说出了心里的秘密让胤禟如释负重,而胤誐,还有些没有缓过神。

    胤禩知九弟不会将自己的事也告诉他,于是问胤誐:“我的秘密,十弟要听吗?”

    胤禟坐下来喝了口水,心里的那种烦躁压抑感已经不在了,他摸了摸心口,暗暗引起警惕。

    郁气在心,喜怒不定,情绪不宁,

    最近总是会莫名其妙陷入这种被前世记忆纠缠的感觉里,有时候晚上还做噩梦,别是得了郁症啊!

    太医院的医案之中还有记录得了郁症之人自尽的,胤禟觉得得去找太医给他开几贴药吃一吃。

    现在他与十弟聊过后,心情舒适许多,有了兴致翘起二郎腿听八哥讲故事。

    胤禩的话本写得精彩,故事也说得跌宕起伏,从女鬼出现,到掠夺他身体,再到女鬼自爆而亡,说得胤誐一脸呆滞:“都已经是鬼了还能再死一死,这么厉害?”

    “《聊斋志异》里的鬼再死一回,不就提到了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都没了机会?”胤禟还挺喜欢看这些年热门的聊斋志异呢!

    接着,胤禩又聊到了自己是如何走上写话本之路的。

    脑海中的戏文多得很,有以各种阿哥们为男主人翁的,还有汗阿玛,甚至是皇玛法。

    当听见胤禩小小年纪就看“太子与四阿哥争夺八阿哥,插翅难飞”,后来又看“太子与汗阿玛,父子禁忌”,胤誐瞠目结舌。

    “其实戏文里有九弟和我拉郎配,还有九弟与十弟拉郎配,有的是直接演出来,有的还只是文字,”胤禩现在有一整个库,还有搜索栏,他的脑袋容量究竟有多么巨大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库存里头从最初的只有戏文,慢慢得越来越多,出现搜索栏,在他二十岁及冠之时,已经不局限于戏文了,文章、话本也有许多。

    从局限于本朝代,又多了其他朝代,甚至其他题材话本,他脑子里的东西还在不断地进化呢!

    带给胤禩的体会,是更加耳聪目明,他已经不止能过目不忘了,他现在扫了一眼现场如果回忆当时场景,也能将细节一个不落得回忆起来。

    所以他处理掌卫事大臣的事才会游刃有余,还藏了拙,别每次都完成得太完美,避免汗阿玛对他要求越来越高。

    打破了胤誐脑袋都想不到,八哥与九哥的秘密竟然那么神奇!

    重活一世,脑子里唱戏文,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会玩。

    再看一看普普通通的自己,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他问八哥要了一顶假发套。

    没别的,就是好玩儿!

    自此,“八阿哥党羽”的三人组开诚公布,多了胤誐加入以后,胤禟的状况以肉眼可见改善起来。

    当然,也与他开始喝药有点关系。

    太医院给阿哥诊治,消息自然也会传到康熙耳中。

    对于太医院的判断,康熙深信不疑,他奇怪道:“老九得了郁症?莫不是做生意亏了本?”

    “九阿哥之疾在脏腑在肝,睡眠困难,梦多不宁,以至于情志不舒,气机淤滞,”太医恭敬道:“微臣便为九阿哥开了专治郁症的汤药,以清肝舒胆为主,辅以安神,效果显著。”

    尽管太医说的是病在脏腑,人们往往将郁症认为是一种心病。

    康熙原本还打算斥责胤禟做生意之事,现在倒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免得刺激了胤禟,还派遣人去问候了胤禟。

    帝王一问候,其他人就都知道了,宜妃一阵嘘寒问暖,急得团团转,五阿哥胤祺也来了,劝说胤禟别太过在意钱财之事。

    好像大家都以为胤禟郁气在心是因为做生意亏了钱。

    毕竟,他利用传教士,在沿海组建了一支船队出去远航做生意,那船队至今未归。

    有些话说的人多了,就成了大家都以为的真相,现在他们见着胤禟都温声细语,没有一个人说重话。

    至于许久不见的胤禛,如同无辜的小羔羊,被太子逮住了一顿捋,就算康熙说了,太子都不放手。

    胤禛手上事情越堆越多,整天都不知道忙一些什么,别人在忙他在忙,别人沐休他也在忙。

    康熙将胤禩招来,对他道:“朕命太子查江南盐铁一事,太子道‘若不去实地查验,仅靠底下人只言片语,恐有冤情’于是他说服朕,将老四派去江南,明日就要动身。”

    “你秘密跟着老四过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朕九月南巡,会前去与你会合。“

    康熙眯起了眼,给了胤禩一封密信:“你可以帮老四,但朕要你查的不止这些,切忌别暴露了钦差身份。”

    “还有胤禟开在江南的铺子……”

    康熙停顿了一下,摆了摆手:“罢了,他既有郁症,朕不派他前去,你自己酌情看着办。”

    江南盐铁,必须掌握在朝廷手里,掌握在康熙手里。

    这便是帝王交给胤禩的任务。

    胤禩接过秘旨,提前君父南巡沿途进行布置,留下足够的人手应对意外,自己则打算带着一位打扮成丫鬟的云麾使,假扮八格格去往江南。

    于是,八阿哥又因为写话本惹了皇上发怒,被“禁足”在家了。

    这回江南盐铁牵扯重大,豪强地主,当地官绅皆有所防备。

    胤禩走之前,将已经摇摇欲坠的“倾城”马甲捅破,让人四处传言自己为何会被汗阿玛禁足。

    倾城与端正先生给京城带来的风波还在继续,也不知是从哪些权贵嘴中说漏了消息,八阿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八阿哥就是倾城一事在京城流传了开来。

    “什么?!写了那《高家长媳》、《商女王妃》倾城,竟是皇子阿哥?”

    文人骂声熄灭了几日,唯恐得罪了权贵。

    朝中议论纷纷,原本就心知肚明之人眼观鼻鼻观心,大部分不知道的言官、文官又来了劲儿。

    难怪皇上会禁足八阿哥,如果他就是倾城,只能说,皇上禁的好!

    康熙面对这个大烂摊子,额头突突得跳。

    “离开前还给捅个大篓子,让朕来帮你打扫烂摊子,以后谁说了倾城要再写话本都说是朕放纵的了,胤禩,真有你的!”

    京城民间因皇上禁足八贝勒之事传开,议论纷纷,原本惧怕得罪人的文人复又烧起了更高的火苗,骂声响亮。

    这些都没有影响到紧闭着门的八贝勒府。

    唯独八福晋有一些烦恼,她结交的那些志同道合的姐妹,还有几位妯娌,都一个个过来套近乎,像是闻到了腥味儿的猫,一个个都视倾城为小鱼干,恨不得能远远看上一眼倾城的模样。

    八福晋将这些都推脱掉,命令贝勒府众人:“今后除去外出采买之人,府中不进外人,也不出去人,都警醒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