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慢穿]刺客系统-明光 > 第32章 春晖入梦华三
    当缪宣再次醒来时, 身上的痛楚已经全部消散了。

    而同样失去的,大约就是他对双腿的感知。

    缪宣:……

    小系统开始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痛斥这个世界的目标一, 甚至还提出了哥我们退出换个世界,不受这委屈的丧气建议。

    缪宣:这就不必了,假如真的到了无法继续下去的程度, 我们就换复活甲,死一次后什么都能恢复。

    【对哦!】系统恍然大悟, 然后开始喊打喊杀, 【哥我们做经济套,快速攒钱, 早日鲨了目标一!】

    缪宣顺着系统哄了几句。

    复活甲的效果太过惊人, 它的代价也同样高昂,不到绝境缪宣是不会使用它的。

    而且比起遥遥无期的刺杀, 缪宣眼下更在意的是目标一所掌握的能力, 他怀疑那漫天的鸟兽很可能还不是目标一的极限。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律, “鸟兽”很可能不是目标一的能力本身,它们应当是“神恩”与当前科技所结合的成果,但显而易见, 这能力已经被目标一开发到了相当厉害的程度, 他的鸟兽甚至能直接融入主人的身躯。

    同样是操纵兽类,那修女就做不到这一点, 她的躯体非常脆弱,否则也不会被一个十岁的男孩捅破喉咙。

    不过十岁的孩子……

    缪宣回忆了一下他那小伙伴的体型,决定把这个十岁的上限标准放宽一些。

    复盘结束后, 缪宣撑起身躯, 开始检查这一次的损伤情况。

    乍一看他的身躯还是完好的, 没有伤口,四肢完整,皮肤光洁而有弹性,但只要仔细地检查这双腿,就不难发现……它们已经死去了。

    双腿内的骨骼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结构,链接它们的关节也变得僵硬,就质地来看,应当不会比玻璃坚硬多少。

    而腿部的肌肉也好不到哪里去,它们不再能牵引或拉动骨骼,更无法产生关节运动,比起正常的肌理,它们更像是连接着血管的死肉,除了外观相似外再也没有任何实际功能。

    这种的程度治疗应当是这个世界医疗的极限了。

    缪宣还记得在坠落时应该还被一层光垫了垫,那层光幕减缓了他落下的速度,让他避免了当成失败退出世界。

    但在落地时,他还是最先伤害到了双腿,高处坠落的冲击对它们造成的破坏实在是太大,以至于根本无法修复。

    其实这种伤势应该要直接截肢的……

    缪宣猜测这大约是医生又硬生生地给他塑造出了一双腿,所以才会有这种人偶一般的结构。

    床榻的帐幔外响起轻微的窸窸窣窣,那是房间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缪宣立刻把被子裹回去,乖巧躺好。

    紧接着,厚重的床幔被轻轻掀起,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出现了,她的五官应当是精致美丽的,但却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在温和优雅的气质下是远比年龄苍老的外表,她还不到四十岁,可任谁都无法忽视她身上的暮气。

    随着她的靠近,浅淡的小豆蔻香气传来,一如记忆中那样热烈温暖。

    这就是尼亚特尔柏的女王,在八年前登基的安娜-亚历珊德拉-斯图亚特。

    女王的眼眶下是浓重的青黑,眼中则还带着没来得及消去的血丝,她忧愁地看着缪宣,小心翼翼地问:“莫纳,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缪宣在看到女王的那一刻开始就揪起了心,他最不擅长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人——有着无尽的耐心和温柔,又一碰就碎。

    缪宣磕磕绊绊道:“我很好,让你担心了……姑母?”

    女王终于露出一个哭泣般的笑容:“莫纳,莫纳!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天主保佑,主教说过只要你醒来就没事了……”

    说着说着女王又哭了出来,即便她已经在床边稳稳地坐下,但还是给人摇摇欲坠的错觉:“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直拘束着你……我应该和你一起去……我明明是女王,可是我却让这样的危险人物出现在诺德诺尔里……”

    缪宣更加无措了:“不!这完全是我任性的结果,而且一切都是那些暴.徒的错,和姑母没有关系!”

    眼见从小宠爱到大的孩子遭遇了这样的不幸,而且他在已经明白了自身的伤残后,竟然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女王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哭得更伤心了。

    缪宣只好想办法转移话题:“那些孩子得救了吗?”

    女王呜咽:“嗯,都得救了,除了轻伤之外没有别的伤亡。”

    听女王这么说,缪宣终于想起了他那个浑身是血的小伙伴,于是问道:“那么伊恩呢?他怎么样?”

    ——伊恩-帕西瓦尔,那位杀了修女的剽悍少年。

    女王慢慢擦干了泪水,在沉默了片刻后才道:“……他不仅什么事都没有,还获得了神恩。”

    虽然女王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那孩子的错,但一想到她的莫纳从今往后再也站不起来,而小帕西瓦尔只是擦破了一层油皮,她就难以抑制地迁怒。

    老帕西瓦尔大约也明白这一点,他率先严惩了长子,那惩戒之严厉让女王都无话可说。

    随后,这个老首相又把长子管束起来,除了在莫纳昏睡期间带着儿子来探望外,不再让儿子出现在外人面前。

    他本人则开始夜以继日地处理此次圣礼堂的惨案,他的操劳奔波是有目共睹的,也确实堵住同僚的口舌。

    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只要她的孩子仍然浑身是血地躺在病床上,仍然需要忍受长达数日的治疗后,仍然意识模糊、昏睡不醒……

    女王一次次怨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她不愿再见到往日最亲密的女官,她也同样讨厌起了小帕西瓦尔。

    难道不是你发誓要像骑士一样守护莫纳的吗?难道不是你承诺过要守卫亲王,不会离开半步的吗?!你怎么可以让效忠的主君遭受这样的伤害,然后还畏畏缩缩地藏在父母身后,像是一个卑劣的懦夫!

    ——即便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也无能为力,但女王仍然忍不住这么想。

    缪宣并不知道女王复杂的心理活动,他还在努力地想新话题:“我记得还有一位能够控制光的少年?”

    女王回过神,轻声道:“是的,一位天使一样的孩子,幸亏他最后用光接住了你,否则……我已经和他道过谢了。”

    缪宣戳了戳系统:听起来像是目标三,但这个天使一样是指……?

    系统:【按照本地的传统文化,大概是金发蓝眼?不过我觉得不论换了谁,只要能接住你,姑妈大概都会觉得是天使。】

    缪宣深以为然,他对女王安抚地笑了笑:“我现在感觉精神很好,姑妈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吧?我想让姑妈先睡一觉。”

    女王擦了擦眼眶:“好,我这就去。”

    *

    自重新醒来后,缪宣就得到了全方位的照顾和关怀,以及这个世界王室成员最高的生活水准。

    女王几乎天天陪着他,往日严苛的家庭教师们也变得一个比一个温和,更不要说照顾着小亲王长大的侍女奶妈了,那真是无微不至的呵护,只是所有人都表现得小心翼翼,甚至会刻意躲避去看他的腿。

    这样沉重的关照让缪宣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也只好装成毫不在意的样子,努力配合周围人的好意。

    在适应这幅崭新的身躯时,缪宣也开始琢磨起丝线的用法来。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他这次建模所获得的丝线自然就是“神恩”,这个世界非常广阔,拥有类似能力的人数不胜数,但其中却没有人的能力能比得上他。

    缪宣的丝线几乎是全透明的,其坚韧程度可以匹敌钢铁,更重要的是,它们对主人本身的负担与消耗也是微乎其微。

    在得到这些评测时,缪宣的老师们都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遗憾神情,缪宣就当没看见。

    有辅助宝石在,即便窝在皇宫中,缪宣的等级和钱币也能逐渐攀升,他顺势点亮了三技能,但不论怎么升级,一技能仍然灰暗,无法被点亮。

    缪宣研究了许久,最后终于找出原因——刺客英雄庞统的能力非常依赖他的“傀儡”,这一点在建模上应当也是一样的,而只靠自身能力生产的丝线无法构筑出变换万千的傀儡,所以所以这东西还是要自己做。

    接下来他得开始琢磨着怎么把傀儡搞出来。

    虽然缪宣的资料库里储存着来自勒托的科技知识,但想要适配这个世界那就还需要继续学习,缪宣在研究了一圈材料之后,悲伤地发现自己还得老老实实上课,遂勤奋地拿起了课本。

    也就在缪宣逐渐习惯这移动困难的身躯时,女王突然传出了怀孕的喜讯。

    这应当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可是侍女和老师们都表现得十分古怪,一开始缪宣还不在意,但很快他也察觉到了姑母那满怀愧疚的歉意心情。

    而直到此时,缪宣才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不用当王储了。

    这个帝国对王储的要求很低,但再低那也必须是健全的人……最起码,外表健全的人。

    刚到这个世界没多久就告别了王位责任,这简直是最速退位传说。

    缪宣原本还要操心怎么把铁王座打成铁轮椅*,没想到早有规章制度为他减负,这真是让他松了好大一口气。

    但很显然,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缪宣的这种心情,从老师到侍女,甚至包括女王在内,所有人都为小亲王感到遗憾和惋惜。

    缪宣悲伤地发现不论他怎么申辩,得到的结果都只有更糟糕的反馈,老师会叹气,侍女会流泪,女王则沉默,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强颜欢笑……

    最后缪宣只得放弃这无用功,开始努力地做傀儡。

    也不知道是英雄本身的影响,还是这些丝线的必然效果,缪宣最后的成品非常接近于游戏中的建模。

    这傀儡有着相当冲击视觉的外貌,它非常高大,超过两米,非人的躯体由金属打造,喑哑无光,身躯之外是类似羽毛的外披,这些东西是由丝线和武器共同组成的,乍看上去像是一件古怪的衣服,其实暗藏杀机,与丝线配合时能带来巨大的杀伤力。

    傀儡的面部同样由金属和矿物制成,泛着一股无机质的苍白色,在雕刻后让傀儡有了与人类十分相似的五官,,但就是这股仿真的模样让人看着汗毛倒竖。

    缪宣越做就越觉得不对劲,他确实可以操纵傀儡,但这傀儡并不完全是他意志的延伸,它好似有自己的运行方式。

    尤其是当缪宣把双眼装上时,它竟自然而然地就动了起来,整只傀儡似乎就这么“活”了过来。

    最开始时,傀儡像是蜘蛛一样在地上挪动,这场景对理智极度不友好,但紧接着它就摸清楚了自己应该有的移动方式,于是遥遥晃晃地站起了身,又松松垮垮地摔在缪宣身边,如此反复,好像一个学习走路的孩子。

    缪宣:……

    系统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看着这努力的傀儡,他神奇地觉得自己的地位似乎被威胁了。

    缪宣摸了摸傀儡的脑袋,把它藏好不要去吓人,随后则去找老师,翻资料,最后得到的结论是一切正常。

    用“神恩”打造造物,然后再想办法控制它们,这是这个世界非常通行的一种能力运用方式,比如那修女的猎狗和目标一的鸟兽。

    一般来说,主人在最开始时都无法完美控制造物的。

    造物一定会遵从主人的控制,但也有着自己的运行方式,虽然造物绝不可能违背主人的真实心意,但有些时候反应迟钝,接触不良,遍地撒欢,所以就显得有些……笨。

    毕竟“神恩”只是最基础的一部分,真正的发挥还得靠漫长的训练和打磨。

    不论是使用傀儡还是把它收纳回身躯,都是需要反复练习的……

    于是缪宣回到寝宫,掏出了他那贼大只的傀儡,决定找个僻静的地方练习。

    恰好女王要养胎,他就索性陪着女王一起离开王宫,前往别宫疗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