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科幻小说 > 我死了,我装的 > 第73章 番外·后续2
    绿色蜥蜴啪的变成一长条将凉夏怀中剩下的饼干黏住一把抢过。

    里包恩细长帅气的眉目透出几分笑意, “多谢款待。”

    “我吃东西前喜欢把它们都舔一遍 ”

    “……你说的同族是?”

    凉夏拿回饼干,从歌谣讲到七的三次方,给他科普彩虹之子机制的由来。

    里包恩能通过人体每一处细微的反应将对手的杀意了如指掌, 当他把这项能力运用在日常生活中时就会表现出类似于读心的异术,确认他没有说谎后,从无失手的首席杀手卷了卷鬓角, 不动声色的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和阿纲是朋友。”

    “家光的儿子。”里包恩思索两秒反应过来,“你知道他和彭格列的关系。”

    “我是情报贩子嘛。”凉夏眨眼, “接下来, 该谈谈我们之后的合作了。”

    “你说。”

    “我要大空玛雷指环。”

    里包恩指间下意识的抽动了一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天空被云层遮掩, 沉凝的气氛压下, 树叶碰撞间奏出哗啦哗啦的宣叙调。

    凉夏反问:“不然我为什么找你?”

    等自己拿到指环,白兰还能靠什么征服世界, 凉夏很期待。

    “小孩子说话还真不客气。”

    少年转头眺望窗外, 说:“你和露切的后代艾莉亚关系不是很好吗?”

    “玛雷指环历代都是由基里奥内罗家族的首领及其六名守护者持有, 不是说给就给的东西。”

    里包恩和前任首领露切私交确实不错,但也不会仅仅只是为了解咒就去讨要友人传下来的戒指。

    “艾莉亚是彩虹之子,”凉夏直言:“玛雷指环在她手上根本没用。”

    里包恩勾起嘴角, “在你手上就有用了?”

    能发挥出指环威力的人万里挑一, 他不知道凉夏的自信从何而来。

    “当然。”

    里包恩蹙眉。

    “毕竟我是世界的至宝,玛雷指环的使用者。”凉夏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想要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会拿到手。”

    狂妄。

    绿色蜥蜴身形不断变换, 里包恩大手盖上去安抚的摸了两下, 说:“我可以让你和她见一面, 如果能得到艾莉亚承认,玛雷指环给你也无妨,如果不能,那谁也别想从艾莉亚手里拿走。”

    凉夏点头,无所谓的说好。

    两人谈好报酬后,凉夏提醒:“以我的能力,诅咒解除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里包恩挥挥手起身潇洒离开。

    等伊恩回家时,他鼻尖抽动,敏锐的闻到了空气中的□□味,立刻进入警戒状态,喊:“凉夏,你在哪?”

    “biu——biu——”

    男人刚从墙角探出头,就被小孩的玩具手木仓一木仓射.中膝盖。

    “……我信了你的邪!又在鼓捣什么东西,没!收!”

    凉夏迈着小短腿飞快跑走。

    对于退役杀手来说,今天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呢。

    两周后,里包恩那边传来消息说艾莉亚同意了见面。

    凉夏扯着小书包和伊恩说:“我要离家出走了。”

    杀手系好围裙,平静的问:“要我挽留吗?”

    凉夏一摆手,“我们什么关系,不用太夸张,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

    “想吃什么水果?”

    “想喝酸奶。”

    伊恩拿出黄桃酸奶递给他,回了厨房,并没有把他说的离家出走放在心上,直到——小黄鸭书包不见了,杀手扶着冒汗的额头打电话给奈奈,“请问凉夏去找纲吉玩了吗?”

    “没有诶,”奈奈妈妈回忆,“不过阿纲好像提过,说凉夏这几天会很忙所以不能陪阿纲一起玩了。”

    忙着离家出走?!

    伊恩疯了,想着破小孩有钱有智商,一天之内从并盛跑到人体实验实验室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就在于他的身份到底是去参观的还是被参观的。

    杀手拿起电话毫不犹豫的打给过去的同事,问:“帮我个忙。”

    “大哥,通缉令还没撤下,如果别人发现了你和我有联系……”

    伊恩急得满头是汗,刚想说去他.妈的通缉令时,就听到庭院大门被吱呀打开。

    “我回来了。”

    伊恩慢慢转身,关节像是生锈了般移动缓慢。

    电话对面传来了问询的声音:“大哥?”

    伊恩干巴巴的说:“没事了。”

    凉夏打着哈欠换好鞋子进客厅,奇怪的问:“你要去晒衣服吗?”

    “不。”

    “那拿着衣架干嘛?”

    “晒你。”

    “哈哈哈哈哈,好搞笑,我又不是衣服怎么晒。”

    很快,被叉在晾衣杆上的凉夏就笑不出来了。

    “我只是去拿个快递而已!为什么这么对我!”见伊恩打定主意晾着他,凉夏摸了摸手上的玛雷指环,感受到过往世界对他的吸引逐渐加强,无聊的猜测起艾莉亚的用意。

    世界另一边,端坐于基里奥内罗家族会客厅的里包恩把玩着列恩说:“只用视频就确认了玛雷指环的归属会不会太草率了。”

    一头深绿色头发的女子爽朗的笑起来,“有人能拿走麻烦的戒指替我操心不是正好?”

    “露切……”

    艾莉亚笑着回答:“没关系,如果母亲在世她肯定也会理解的。”

    里包恩贴心的转移话题,“尤尼有6岁了吧?”

    “是啊,都快被家族成员宠上天了。”

    “尤尼很可爱。”

    里包恩心情沉重,再找不到解开诅咒的办法,小公主也会像露切一样。

    “叔叔。”六岁娃娃头的尤尼匆匆穿过长廊,跑过来抱住里包恩,她小小的怀抱正好可以将2岁大小的叔叔完全抱住,低头开心的说:“我听γ说叔叔来了。”

    里包恩将列恩放到小姑娘的手上,轻柔的回抱,“刚准备去看你。”

    一定会有办法的,比如在找到西洋跳棋脸解开彩虹之子诅咒前,先将那个人提到的白兰控制起来,再把其他世界的医疗技术学过来再说。

    夜晚,离双叶幼儿园不远的伊恩家亮起暖黄的灯光,男人将吃饱喝足睡着的小孩从沙发上抱起,庭院中栽种的兰花散发出浅淡的香气,他捏捏凉夏的脸,轻叹:“别乱跑了。”

    “不可能。”

    “……和晾衣杆处出感情了吗?”看这样子是还想再被晾一次啊。

    “zzzzz。”

    伊恩失笑,“那以后走的时候记得报备,又不是不让你出去。”

    “好的,我明天就走。”

    “给我睁开眼睛说话。”

    凉夏躺在他怀里,肚皮随着呼吸一鼓一鼓,挣开眼睛说:“老头子,我想出去旅游。”

    “要我陪吗?”

    “不要。”

    伊恩怀疑:“7岁小孩自己去?”

    “和里包恩一起。”

    同属于杀手界,对这位第一杀手伊恩可谓是久闻大名,他狐疑的问:“什么时候认识的?”

    杀手没有怀疑凉夏口中的里包恩是否是本人,只是想知道大名鼎鼎的里包恩为什么会找上他。

    “前几天,他说我是玛雷指环的使用者,想把我带去意大利替基里奥内罗的boss教我怎么用。”凉夏给他全方位展示了一下带着翅膀的玛雷指环。

    如果说过去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属于黑.手党中流的话,那与彭格列齐名的基里奥内罗无疑立于黑暗世界的顶端。

    伊恩揪住他的小辫子,“你的意愿呢?”

    凉夏抬头,“我的?”

    “你不愿意我就带着你去其他地方,不用管别人。”

    “帅气的老头子真少见。”

    伊恩脸红。

    凉夏踢踢腿,说:“里包恩更帅气,我要去。”

    “……”

    老父亲的醋缸一下子爆炸。

    “再说一遍?!”

    “唔唔唔,你最帅,松、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