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从修真界到年代文[七零] > 第58章 孩子危机
    许欢言笑着点头坐下来。

    “这是我家的舅爷自己做的, 味道可正宗了,我想着平时让阿姨给您炒个蒜苔腊肠,再配上煮的小米粥, 肯定好吃又有营养。”

    赵茂华哎呦一声,她就知道,欢言是个贴心的, 自己的那个外孙都没有她心细。

    “好,你放心, 我肯定就按照你说的来吃。”

    阿姨也笑呵呵的过来把菜都收起来。

    许欢言嘿嘿的坐下来。

    “那改天, 我给您再腌制一些酸甜的黄瓜,这每顿都切一些, 上面再滴上两滴香油, 爽口又好吃。”

    赵茂华只是不停的点头,这说的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你这孩子, 有心了, 来, 扶着我到我屋子里去。”

    许欢言站起来就去扶她。

    到赵茂华的房间里去。

    这是许欢言第一次进到她卧室里来呢。

    房间里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是分门别类的放好。

    赵茂华打开柜子,里面一个古董色的木盒子拿出来。

    “这里面是给我给你准备的聘礼, 陈述他妈出嫁的时候, 我给她陪过去了,后来她意外走了, 这盒子就又回到我手上了,本来就是打算给陈述未来的儿媳妇的,这下就正好了。”

    说着就把盒子打开, 里面是放的有一整套的首饰。

    “那个之前给你的镯子就跟这些是一套的, 里面还有几个玉佩, 都是一起的,今个姥姥就把这些都给你了。”

    然后就全部递到许欢言的手里。

    许欢言拿着盒子,沉甸甸的。

    “好,那姥姥我就接下来了。”

    赵茂华看着许欢言,眼泪都差点掉出来,她想自己的闺女了,唉,要是她能活着,也是该她给儿媳妇的。

    到底也是没有那个命。

    “姥姥什么都不盼,只希望你们能把日子过好,平安健康,万事顺遂。”

    拍拍许欢言的手。

    许欢言嗯了一声,肯定会的。

    也没在赵家待多久,她就拿着东西回去了。

    放到自己房间的一个柜子里面。

    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呢,马上就要开学了。

    先去给许欢盛选好的学校,把转学办好。

    还有许高兴的学校。

    不能耽误九月一号正式开学。

    她把事情都办好,九月一号就让他们都去上学了。

    许欢言学校是开学比较晚一些。

    饭店里也早就拿到了许欢言的喜糖。

    帝都饭店跟钓鱼台国饭店的朋友都能够坐上两桌了。

    日子过得也快,十月一号转眼就过来了。

    他们结婚也不算复杂。

    大院里一些关系好的才会过去。

    海月赵晋中肯定是要请的。

    而且还是早早要过来帮忙的。

    海月就站在门口迎客。

    赵晋中忙着跑前跑后的。

    刘桂兰周玲敏作为娘家人,是不需要忙得,跟新娘子就在家里待着,等到时间,陈述过来接新娘子。

    他们在自己过去饭店里。

    许欢言今天穿的衣服比较正儿八经的军绿色的衣服,胸口别着一朵红花。

    头发梳的也比较简单,手腕上戴着之前给的那个镯子。

    刘桂兰就坐在许欢言的身边,一眼都不愿意错开。

    周玲敏也把自己准备好的嫁妆包好红纸放到许欢言的手里。

    “这是我跟你大伯的心意,你拿着,好好的过日子,不用惦记家里,你大哥,跟高国都已经养家,往家里寄钱了。”

    她说的很是真实。

    哪有外嫁女还给娘家钱的,虽然家里没权没势的,但是也知道怎么做事的。

    许欢言没有说不要的,反正以后怎么做,她还是能做主的,而且陈述也不在乎这个。

    “好,我知道了,大伯娘您就放心吧。”

    周玲敏看着许欢言这个样子,又有些想哭。

    刘桂兰也想哭,但想到今天是个好日子。

    “你可别哭了,一会迎亲的过来了,看到你这么哭,可咋办。”

    周玲敏边擦眼泪,边点头。

    “我去洗洗。”

    说着就出去了。

    许欢言看着刘桂兰。

    “奶奶,我们住的离的近,以后也能天天见面的,不用担心的,不行的话,我就带着陈述住咱们家,反正房子够住。”

    刘桂兰听到这话,虽然心里高兴,但是还是拍了一下她的手。

    “你净是胡说八道,这哪能带着女婿住我们家呢,那不是倒插门了吗?”

    许欢言笑了起来。

    “倒插门陈述也愿意,姥姥也愿意,可现在不愿意的就您了。”

    刘桂兰伸手戳戳她的脑袋。

    “你可算了吧,给我消停一下。”

    许欢言吐吐舌头。

    等到了十一点多,赵晋中开着车,后面坐着陈述就已经到门口了。

    再后面还有些一些当兵的,开着车,可是热闹着呢。

    这附近的邻居们都出来看了起来,好久没见过谁家结婚这么热闹了。

    还都是当兵的。

    等到许欢言笑着出来,跟陈述对视了一眼。

    那些当兵的就开始一起齐声叫嫂子好了。

    许欢言第一次觉得脸红。

    陈述走到许欢言的门口,在她面前伸了手。

    许欢言把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手上。

    刘桂兰这一会还是没忍住,哭了起来。

    陈述也有些紧张,牵着许欢言站到刘桂兰的面前。

    “奶奶,请您放心,我跟欢言会好好过日子的,以后也会很幸福。”

    刘桂兰哭的有些哽咽,只顾得上点头,话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欢言过去抱了一下刘桂兰。

    刘桂兰拍拍她的肩膀。

    松开之后,陈述才牵着人一起上了车。

    等到人送走了。

    刘桂兰才带着家里老老小小的又赶紧去饭店。

    许高家在实验室里出不来,许高国在学校里训练,无特别紧急情况,不允许外出。

    他们两个都回不来,只能拍了电报。

    这会家里也不过只有许高兴跟许欢盛。

    他们因为走得是小道,又加上婚车开的不快。

    所以刘桂兰他们到的反而更早一些。

    赵茂华是早早的就在里面坐着了。

    海月跟赵晋圆在指挥着。

    看到刘桂兰她们过来,赶紧就给领到娘家那边了。

    赵茂华跟刘桂兰坐在一起说话。

    白文文也来了,不仅仅她来了,周秀柳也跟着一起来的。

    两个妞妞赵晋圆顾不上,就得让周秀柳看着,但是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又不放心,干脆就让她们一起过来了。

    白文文还没来过帝都饭店,她闺女的满月宴就是在这里办的,但当时她身体不好,压根就没过来。

    袁经理,洪静红,还有李德元早早的就准备起来了,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洪静红在谈恋爱了,对象是当初许欢言晕倒的时候,给她检查的那个医生。

    那个医生觉得当时洪静红的反应实在是有意思,对她印象就很深,后来跟朋友过来这边吃饭,又碰见了,自然而然的就联系上了。

    他们谈恋爱也跟许欢言说过,所以也算是认识,医生也过来了,干活啥的也是能帮上忙的。

    周秀柳揣着手站在旁边,看着这人来人往的,还有那边过来随礼的。

    “这欢言嫁的可真好啊,一场婚礼下来要花多少钱啊?”

    想着就觉得钱好多。

    白文文咬咬牙,她怎么知道,自己又没办过婚礼。

    看着自家婆婆忙的那叫一个高兴啊,怎么自己办婚礼她就不管不问呢。

    顾耀文也不答应自己办婚礼。

    周秀柳现在也住下来两三个月了,白文文为了面子上过的去,新衣服啥的也给她买了。

    她现在过的觉得才是人的日子,又看到这婚礼,觉得自己可算是长见识了,不然自己不过来,哪能看到这种场面啊。

    “你说欢言怎么这么好命啊?”

    白文文转头瞪了她一眼。

    “说够了吗?”

    周秀柳才反应过来,赶紧闭了嘴。

    结果就看到门口有些乱了起来。

    赵茂华也被人扶着到门口过去了。

    白文文也是好奇,跟周秀柳围了过去。

    于老跟赵茂华跟刘桂兰都握了手,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表现出自家跟陈家的关系。

    “两位嫂子,你们这以后都是好福气的,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

    赵茂华没想到他会过来,外孙工作上的事情,她不懂,也不会过问。

    这看到人还是挺惊讶的。

    刘桂兰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的。

    也就没那么大的反应的,毕竟他们之间也算是熟悉的。

    “可谢谢您了,快,这边坐。”

    这么说着,他们都是长辈,也就坐在了一起。

    许邵跟许席也都过来了,跟许高兴许欢盛坐在一起。

    饭店里知道于老身份的人也都很惊讶,没想到陈述结婚居然能惊动到他。

    周秀柳只是看热闹,因为不知道他有多厉害,所以也就无所谓。

    但是白文文知道啊,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总之什么滋味都有,五味杂陈。

    她跟许欢言的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

    心情不好的不止她一个。

    陈建安在家里不只是摔了多少东西了,今天是他最优秀的大儿子的婚礼,他不能去,可真行。

    陈述那个兔崽子威胁自己,如果自己敢去,就让陈绍永远都进不了任何事业单位。

    李娟就在旁边陪着,不就是个婚礼吗?不去就不去呗,以后陈绍结婚,就可以参加了,又不多重要。

    陈述跟许欢言在十二点的时候准时到饭店门口。

    两个人下车。

    许欢言挽上他的胳膊,两个人都带着笑意。

    赵晋中看到新人下了车,自己再尽职尽责的开车把车放到一边。

    到了饭店里,海月作为主婚人,在上面带着新人宣誓,再走了给长辈敬酒的流程,差不多就算是完成了。

    中午就是吃饭的时候了。

    袁经理看着时间,就到后厨赶紧上菜了。

    这次饭店的菜单是让赵茂华看过的,定的是什么菜,多少荤多少素。

    还有什么凉菜啥的,都是再三确定的。

    刘桂兰看着上的菜就知道亲家用心了。

    心里嫁孙女的那点难受也算是小了一点点。

    对比刘桂兰的难受,赵茂华那可是开心着呢,脸上的笑都没下来过。

    于老一直待到吃完饭才离开。

    走之前当着陈述的面塞了红包。

    “你们小两口要好好过日子,往后咱们都是住一个大院里,有什么事情随时过来找我,紫霞院比较复杂,你们当心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又觉得自己实在是上岗上线,一不小心就老是跑偏。

    看向陈述。

    “今个我来是作为欢言的娘家人来的,可跟你陈述没关系啊,你要记得许绍跟许席是欢言的弟弟,以后要是对欢言不好,晚上走路可小心着。”

    许欢言抿嘴笑笑。

    陈述敬了一个礼,满口就答应了。

    于老这才走了。

    不过现在好了很多,他们都搬到帝都来,自己想见两个孙子也方便了很多。

    日子是越过越好,他也要多活几年,活到孙子上大学,最好也能看到他们都结婚成家。

    白文文快吃完饭的时候,周秀柳就把自己带的饭盒拿了出来,她包里拿了好几个呢。

    这在乡下吃酒席,都是自己备上这个袋子呢,吃完饭的时候,就捡着剩下的饭菜都倒在一起,这就是杂菜啊。

    到家里也能吃上好几顿呢。

    白文文看到时候,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是什么地方啊?帝都饭店。

    赶紧用手肘碰了碰她,小声的跟她说话。

    “娘,你干什么啊?没人倒菜。”

    周秀柳啊了一声,看着桌子上的菜觉得有些可惜,但是不倒心里又不好受,而且这菜做的可真好吃,带回去还能吃好几顿呢。

    吃完饭,客人也都要快走了。

    剩下的也都是一些近亲。

    海月还要打理后面的事情。

    还有一些大院里的邻居。

    赵晋圆看着桌子上还有一些比较好的菜,都没怎么动。

    从后厨借两个饭盒。

    “我打包两个菜啊。”

    海月也是觉得浪费了,她自己也会打包几个。

    又看着大家喊了一声。

    “大家伙的,这没吃完的,大家该带就带啊,可不能浪费了。”

    大院里的人都笑呵呵的,照旧都把自己的饭盒拿了出来,各自打包各自的。

    白文文又是更加吃惊了,说实在的,她结婚这么久了,还真的没有参加过大院里谁家的酒席,她以为大院里的这些人,都不会跟乡下人一样的,什么倒菜不倒菜的,他们家里缺这口吃的吗?

    周秀柳看着自己的饭盒。

    “文文,你看,都能弄,要不我也弄点。”

    白文文没说话,只是就这么坐下来了。

    周秀柳看她不吭声,别人也都在倒菜了,赶紧也就开始了。

    大院里的人都各自倒好菜回家了。

    这不是什么丢不丢人的事情,不然没吃完的菜,就都浪费了,多可惜啊,现在粮食就是最珍贵的。

    海月不停的张罗着,又过去对单子。

    陈述去付钱,之前是付了定金了。

    许欢言过去跟刘桂兰还有赵茂华他们说话。

    许邵过去拍了拍许欢言。

    “欢言姐,你过来一下。”

    许欢言看着他们两个,站起来就过去了。

    “咋了?”

    许邵也从自己兜里拿出来一个大红包。

    “欢言姐,这是我跟许席平时的零花钱,都给你。”

    说着就把钱放到许欢言的手里。

    许欢言看着手里的钱。

    “不用给我,我又不缺钱,你们俩的零花钱就自己放着自己花吧。”

    许席也跟着摇头,神色特别认真。

    “我的就是欢言姐的。”

    许欢言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许席今年才不过八岁多,故意逗他。

    “那可不行,我的不是你的,你不是很吃亏吗?”

    许席继续摇头,看着许欢言还有些着急,赶紧解释。

    “不吃亏的,而且欢言姐的就应该是欢言姐的,谁也不能抢走。”

    许欢言笑了起来。

    “行,那你们心意我就收下来了,去玩吧。”

    许邵跟许席这才走了。

    下午三点多,婚礼才算是彻底结束。

    许欢言跟陈述一起回了紫霞院,他们的东西也都运过来了。

    紫霞院里住的职位都是比较高的,这里也都是住的他们的家属。

    许欢言在门口登记好,算是以后能够自由的进出紫霞院了。

    她之前没来过这块的新房子。

    以为布局什么的跟于老家也差不多。

    这次过来才发现是还有些不一样的,这种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陈述在旁边干苦力,今天还有些东西从外面运进来。

    客厅里摆的是沙发椅子,还有一些比较好的电器。

    许欢言进去看了看,都还是很符合自己的想象的。

    房间也挺多的。

    站在院子里可以看到外面,院墙有些低。

    许欢言指了指隔壁。

    “这家是没人住吗?我看着院子里还有杂草呢?”

    陈述刚刚把一个箱子搬进去,看到许欢言指的地方。

    “有人住,那是赵晋中的院子,他搬过来好几天了,也没收拾院子,说是屋子里不耽误住人就可以了。”

    许欢言想着他说话的语气,还是挺符合他的行事作风的。

    等到陈述把东西都放好,两个人坐在客厅里。

    许欢言穿的还是在结婚的那套衣服。

    她把自己兜里今天塞给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

    陈述看到她掏出来的钱,想笑又没笑。

    许欢言看着他的样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些都是我从家里开始我大伯娘就给我的钱,估计也不少,然后到了饭店里,于老,还有姥姥海姨都给我了钱,最后就连许邵跟许席都给了,这结个婚等于发财。”

    边说边开始整理这笔钱。

    好不容易收拾好钱,她都放到卧室的床头柜里,又换了一身居家的衣服。

    他们两个每人有两天的婚假,然后就要上班了。

    新家里装的什么都很齐全,等到晚上的时候,她就简单的做了一点饭。

    弄了红薯玉米粥,炒了一段小腊肉,葱花鸡蛋。

    两个人坐在完完全全是他们家的地方吃饭。

    许欢言喝着粥还看了一眼外面。

    “那边后面还是要种上菜的,我看左边隔壁的家里就种了不少的菜。”

    陈述嗯了一声,对于这个,他都是随她想怎么做的。

    “你看着弄吧,我都行。”

    许欢言嗯了一声。

    “这右边是赵晋中,那左边这家是谁啊?”

    陈述吃了一口菜,想了一下。

    “好像是赵处长他们家,还没跟他们家处过事,他从从外省刚刚调回帝都的。”

    许欢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着急这一会,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吃过饭,陈述把碗洗好。

    许欢言去卫生间里洗澡。

    出来之后,就看到陈述穿了一身家常的衣服,可真是稀奇,平常见他都是穿的军装,今天结婚也是军装。

    “你在楼下洗的啊?”

    陈述的板寸还有些湿着呢,看到许欢言出来,伸开胳膊,让她过来。

    许欢言也不扭捏,两个人都结婚了,什么事情该发生的就应该发生了。

    一下子就扑到他的怀里了。

    陈述抱着他,很难想象他们居然真的结婚在一起了。

    许欢言抱着他想了一下。

    “你说我们还能回去吗?”

    陈述慎重的亲了一下她的头顶。

    “回不回去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许欢言耳朵瞬间就红了起来,她其实自己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有些慌乱的,虽然后面她都立住了脚,但归属感也很少。

    “那睡觉吧。”

    陈述松开她,跟她对视了一下。

    伸手就把灯拉灭了。

    许欢言被放到了床上了。

    夜很长。

    第二天还是既往的生物钟。

    两个人都醒的很早。

    许欢言想到昨天晚上,觉得自己腰还有些疼。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陈述。

    陈述反而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咳咳,你要不再睡会,我去做饭。”

    许欢言笑了起来。

    “行,你去吧,我再躺一会。”

    陈述默默的把衣服穿好,起来洗漱好,然后心情不错的就站在厨房里开始干活了。

    他也会做饭。

    许欢言也没有真的就再睡着了,她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自己刷牙洗脸到厨房里看看,他还在煎鸡蛋。

    早饭吃好,许欢言跟陈述就一起去了菜市场,他们准备把菜园子给弄起来。

    挑了一些这个季节可以种的蔬菜种子。

    买好之后又一起回来开始在院子里干活。

    陈述拿着铁揪在铲地。

    许欢言坐在摇椅上看着他干活。

    旁边的墙头上不一会露出来一个脑袋。

    “呦,这陈部长还亲自干这地里活啊。”

    许欢言本来是坐着的,然后听到声音扭头就看了过去。

    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皮肤有些黑。

    陈述没说话,之前他还没正式结婚有家属,也没人跟自己说话,不过现在倒是不一样了,毕竟结婚有家属了,家属都是跟家属说话。

    许欢言看陈述不吭声,自己笑嘻嘻的接了过来。

    “嫂子好。”

    没有直接回到她的话,毕竟还不了解,这种直接跟人开玩笑的方式,也不知道对不对。

    这个女人直接就趴在了墙头上,手里还拿着一个毛巾,这个时候虽然还不冷,早中晚的温差比较大,但是晚上也是有点凉了,她却好像并不冷,自己还拿个毛巾给自己慢慢的扇风。

    “我是赵明冬的媳妇,叫邱冬梅,你叫我邱嫂子就可以了。”

    许欢言笑着点头。

    “我是许欢言。”

    邱嫂子时候刚刚搬过来的,看起来是个爽快的人。

    “乖乖嘞,你家可安排的真好,这是葡萄树吧,我前几天就看你家男人在这院子里来回倒腾了,就一直想看看这娶的是谁,今个可见着了,你长的还挺好看的,你男人这长得不像是个会干活的脸,但是没想到干起来活还挺像样子的啊。”

    许欢言听着她这么说话觉得这个嫂子还挺好玩的,又含笑的看了看陈述。

    “是啊,我这没劲,干不了这样的活,可不就指望着他嘛。”

    邱嫂子似乎没想到许欢言会这么好说话,说实在的,她是小地方来的,普通话说得都不是很标准,大院里也没几个人能跟自己说到一起的,自家男人就老说自己让收敛着,有时间也好好学一下普通话。

    “是啊,是啊,看着你就不像是能干这样活的人,不过以后你家男人要是不在家,可以随时喊我,我力气大,给你铲地,都行。”

    许欢言笑了起来,这邻居看起来挺好的啊。

    “行,那我就先谢谢嫂子了。”

    邱嫂子似乎还有些不习惯,让别人动不动就谢自己的样子。

    “害,不用客气。”

    话音刚落,还想接着说话。

    就听到墙头那边有个孩子喊了一声。

    “娘,你快点下来,弟弟把自己的手划流血了。”

    邱嫂子哎呦一声,骂了一声祖奶奶的。

    “那新娘子,我就先回去了,你有啥事随时过来找我啊。”

    许欢言哎了一声。

    “嫂子快看孩子吧。”

    邱嫂子已经从□□上下来了,就听到她那边还是继续的骂骂咧咧的。

    幸好赵处长不在家,不然就要发脾气了,这骂的祖奶奶,不就是骂了他祖辈了。

    陈述看着许欢言聊得这么开心,倒是停了下来。

    “你要不要过来试试?”

    许欢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了,我腰还疼着呢。”

    陈述一听她说腰疼,就有些不好意思,自顾自的又闷头继续开垦废地,早些把种子种上。

    两个人一天的时间,哪里也没去,就在家里待着,干活种地,然后好好吃饭,过的就是两个人的日子。

    两天时间一过,两个人都是要继续上班的,都在各自的单位里算是身负重要的职位。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初,帝都已经完全冷下来了,许欢言把厚实的衣服都翻了出来。

    自己出门倒是围的很紧的。

    军部办公室。

    陈述跟赵晋中看着一封电报沉默了起来。

    赵晋中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的。

    “述哥,你说,这怎么办?要是真的,那这大半年的时间,孩子得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对不起刘齐,他还是为了救我。”

    陈述也是皱紧了眉头。

    他们收到的电报是来自陕北那边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来的电报。

    只写了很短的几个字。

    “陈叔,救我们。”

    赵晋中看到这个电报什么坏的都想了。

    “刘齐的丧事是我回去办的,特意留下了我们两个的地址。”

    说完他又有些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

    刘齐是赵晋中跟陈述当时刚刚进入部队的时候认识的,他们两个隐瞒身份,在基层摸爬滚打。

    那个时候就认识了刘齐,后来也一直都成为了朋友,刘齐老家的条件并不好,兄弟四五个,他是老三,上面有大哥,下面有小弟,吃都吃不饱,他就索性参军了。

    后来回家相亲娶了媳妇,生了两个儿子。

    今年自卫反击战中,他牺牲了。

    赵晋中把陈述送回来之后,就亲自送了刘齐回老家。

    自己的积蓄还有烈士的慰问金,都给了刘齐的媳妇,看起来是个很胆小的女人,但是也能看得出来刘齐的那些兄弟还有那些嫂子弟妹,不像是好惹的,这一大笔钱能让孩子读到大学。

    刘齐自从结婚之后,就把工资的四分之一交了公,剩下的都是寄回家给了媳妇。

    他过去的时候还特意当着这些人的面,把自己的地址给孩子,让他有事情就随时给自己写信或者电报。

    过去这么久了,也没收到任何信息,他还以为自己当初的威胁管用了。

    至少是让孤儿寡母的受益了。

    陈述是个面冷心热的,他单单看这几个字,大概猜出来过的并不好了。

    “得过去看看。”

    赵晋中抬头看向他。

    “谁过去看?”

    他跟陈述都不能离开这里太久。

    就说从这里到那个地方,当初他是坐车去的,都坐了三天多的车,要是火车估计需要四五天,还要外加从省会城市到公社再到村里。

    一来一回就算是在那边不停,估计来回都是半个月,更别说处理事情了。

    估计不到一个月也要好久了。

    他们离不开这么久。

    “我们是过不去的。”

    陈述也皱紧了眉头,确实都没时间过去。

    但是看着电报上面的短短几个字,觉得这晚去一天,那几个孩子还不知道过什么样的日子呢。

    许欢言今天刚刚下班就在饭店门口看到一个人蹲在树底下数蚂蚁。

    她看着背影有些熟悉。

    警卫员看着许欢言下班啦,跟许欢言指了指那边。

    “许师傅,那个人好像是找你的,我说可以先进去通知你,但是他说不用。”

    许欢言嗯了一声,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都多大人了,还在这里数蚂蚁。”

    许高国还被吓了一跳。

    “欢言姐,你怎么不叫我啊,我没数蚂蚁,就是看看地上有什么。”

    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许欢言没好气的笑了一声。

    “你不会又没回家,直接过来的吧。”

    许高国赶紧摆手。

    “那可没有,我懂事着呢。”

    许欢言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这怎么突然回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两个人并排走着。

    许高国笑嘻嘻的。

    “不是的,我这好几年都没休过假了,这次把所有的假期都休了,再连上年假,预计过完年返回学校和部队。”

    许欢言惊讶的歪头看了他。

    “行啊,这挺好的,大伯娘还是挺想你的。”

    说完又看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菜市场还没有关门。

    “走,去菜市场买点菜,我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许高国嘿嘿就乐了起来。

    “行,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两姐弟去了菜市场开始买菜。

    让许高国手上提的满满的。

    回到家里的时候,陈述还没下班,最近他们要搞演习,估计陈述还得出差。

    也回来的越来越晚了。

    “姐夫呢,我还没见过呢,他对你好不好啊?要是不好,你就直接告诉我,我这一个拳头都能打到他。”

    说着还哼哼了两下。

    许欢言看着他还真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着瞪了他一眼。

    “你少操心我了,他对我好着呢,不用你管,把你自己管好就成了。”

    然后提着菜放到厨房里。

    “过来帮我打下手。”

    许高国高高兴兴的哎了一声,自己拿了小马扎就开始坐下来摘菜。

    “我去你单位外面的时候,就跟我娘说过来,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许欢言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

    “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许高国刚刚一进来就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

    “看起来我姐夫弄的不错啊,对了,姐,我还不知道姐夫叫啥呢?”

    他刚刚说完就听到门口有声音传过来。

    “欢言,家里来客人了吗?”

    陈述今天回来的有些晚,他在办公室里跟赵晋中说了一下刘齐孩子的事情,还有这次出去演习的事情。

    许高国听到之后,立刻就站了起来,从厨房里出去。

    “姐夫回来了,我是许高国。”

    陈述刚刚把军装脱下来,里面只有一个衬衣。

    把袖子卷了起来。

    看着许高国大概有一米八几的样子,又高又结实,一看就是当兵的。

    “你好,我是陈述。”

    说着就伸手跟许高国握了握。

    许高国伸手跟他握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陈述?是他听说过的那个人吗?

    “你参加过保卫战?”

    陈述随和的笑着点点头。

    “对啊,你也参加啊?”

    许高国这才是真的对上号了,他娘给自己拍电报一直都没说明白过,也没说过姐夫叫什么?

    没想到居然是他。

    当初陈述这个名字,可是被人一直拿过来说,说他很厉害之类的。

    他后来上课,这场仗,还被老师拿出来讲过。

    “姐夫好,我,我在学校里,学习过你的那场仗的布阵,真的很精彩。”

    陈述抿嘴笑着看向他。

    “其实可以更严谨,如果做的更好的话,就会减少很多人牺牲。”

    许高国听到陈述这么说,对他更是敬佩。

    可是没有一场战争是没有伤亡的,只能祈祷没有战争。

    许欢言在厨房里就听到许高国的态度一百八十个大转弯。

    没好气的笑了起来。

    到底年龄小。

    “许高国,进来干活。”

    许高国赶紧答应了一声。

    “姐夫,一会咱们吃饭的时候,你得再给我讲一下那个事情啊。”

    说完兴高采烈的转头就进了厨房。

    陈述上楼换了一身家居服,然后又洗手洗脸,才到厨房里。

    “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吗?”

    许欢言指了指厨房里的垃圾桶。

    “倒了,然后回来把客厅里的桌子板凳都收拾好,再过来把碗筷洗了。”

    陈述嗯了一声,伸手就开始干活。

    许高国等到陈述提着垃圾桶出去之后,看着许欢言,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姐,你厉害,在部队里,陈述的名号可响了,没想到在家里居然就这样让你使唤来使唤去。”

    许欢言手下动作没停,又斜视了他一眼。

    “对啊,这是在家里,我做饭,他干点别的活,不是应该的吗?”

    许高国觉得他姐还是他姐,就是这么厉害。

    许欢言做了一个梅菜扣肉,还有一个炒芦笋,清蒸了一条鱼,外加一盘凉调银耳。

    烙的饼,外加小米粥。

    三个人倒是吃的干干净净的。

    特别是许高国,他的饭量是真的大。

    许欢言饭桌上就发现陈述今天心里有事,虽然他跟许高国说话的时候,态度没多大变化。

    许高国在这里蹭饭完,又拉着陈述一直在客厅里说话。

    中间还陪着许高国在厨房里洗碗拖地,那可是殷勤了。

    许欢言看着许高国狗腿子的样子,都不忍直视,自己上楼去洗澡了。

    等到她洗好下楼,许高国才恋恋不舍的告别。

    许欢言看着他那个样子,戏谑的开口。

    “要不你今个住下来了,客房多着呢。”

    许高国连忙摇头,可不敢,不然回家他娘不得说死自己,反正来日方长。

    等到许高国走了。

    陈述要上楼去洗漱。

    许欢言扯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今天有事情?”

    陈述无奈的笑笑。

    “这都被你发现了。”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

    陈述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

    “其实这件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我过去处理,但是演习马上开始了,我跟赵晋中没人能走得开,再加上,我们现在身份都比较敏感,没有外调,还是不能轻易出去的。”

    许欢言握住他的手。

    突然有个想法。

    “我去吧,你看怎么样?”

    陈述伸手捏了捏她。

    “你一个人不安全。”

    许欢言自信的摇了摇头。

    “并不,许高国有两个月的假期,正好跟我一起去,咋样?”

    陈述犹豫了一下。

    “你的工作还有学校那边呢?”

    许欢言刚刚已经想了。

    “学校现在已经马上期末了,没有新的课程,至于饭店,那么多人,只要不是重大的一些宴会什么的,都没事的,再说了,这样的情况下,孩子能迫不得已写出来求救信,还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呢。”

    陈述也是这么想的,要知道那样的环境里要是有心折磨两个孩子,这个冬天能不能撑得过去,都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