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这位女书手又能反伤又能奶 > 第203章 楼台
    姚素娘在,姚愉心也在。

    月将剔着肉,袁定珊和姚愉心便负责吃,姚素娘虽说也在吃,不过她大多是在喝茶汤。

    姚愉心多看了袁定珊两眼,袁定珊只顾着吃自己的,她也不回应姚愉心的眼神。

    没一会儿姚愉心用力碰了一下子袁定珊,将她即将送到嘴里的一块肉碰掉了,袁定珊不得不去看姚愉心了:“做什么……”

    姚愉心提着肉串儿问袁定珊:“你是不是改变想法儿了?”

    “什么想法儿?”袁定珊装傻。

    姚愉心往她那里凑了凑,又从她手上抢走了一串肉才笑笑:“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儿的;关于那个朱宝仪的事儿,关于崔家的事儿,你是避着我们的,我也怕你有难言之隐,便也主动不闻不问;可是……你懂的,你都那么做了,是不是现在这形势发生变化了?所以,你也就改变想法儿了?”

    月将也瞄了袁定珊一眼,袁定珊只能点头了:“是啊……现在改变主意了。”

    “那,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姚愉心又问,她是特别接受袁定珊这样做的,她本来也喜欢这个妹妹,虽说她干巴了点儿,丑了点儿,黑了点儿,可是和她一起,姚愉心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因为啊,别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就我单枪匹马的,那肯定不行啊,一遇到什么事儿,败的肯定是我,我败了不要紧,别人稍微查那么一下子,便牵扯到了姚家,与其让姚家成我的软肋,不如让它成为我的靠山。”袁定珊也冲姚愉心笑笑。

    姚愉心玩着手里的签子,她问:“靠山?你怕不是在说梦话?就我们这些个歪瓜裂枣,怎么成为你的靠山?”

    袁定珊便看着自己眼前的小火炉道:“我还在犹豫。”

    “犹豫?你这有什么好犹豫的?这是你努力就能成的事儿吗?看看我们兄弟姐妹哪个能帮你?”姚愉心又问。

    袁定珊看了姚素娘一眼,她又看向了姚愉心:“表姐,你知道骡子是怎么来的么?”

    “知道啊!马和驴生下的骡子嘛!这普通百姓喜欢用骡子,因为它又温顺,力量又好;关键是大家喜欢用马,但养不起呀,只能退而求骡子了。”姚愉心又笑。

    “我这不就等着时家出一个骡子呢么……”袁定珊小声道。

    姚愉心瞬间懂了,她怔了一会儿,突然扔掉了手里的签子扑到了月将的身上,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胳膊:“好妹妹,我自己个儿挑行不行?”

    月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姚愉心呢,他没想着这姑娘好好和袁定珊说话儿呢,怎么突然发起疯来。

    而袁定珊她则是瞪了姚愉心一眼道:“月将不是种啊马。”

    “你说是他就是!”姚愉心立刻道。

    “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袁定珊又道。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姚愉心也道。

    “你放开他,我没想好呢!”袁定珊抬签子吃肉。

    姚愉心松了月将,她瞄着袁定珊挑着眉毛道:“我以后啊可不一定嫁人,我可最是个胆子小的,我也怕与崔家相关的人找上我,等你们互相撕咬的时候呀,我就躲进杏花沟,安安稳稳地养膘。”

    “你这么想,只怕舅妈不答应。”袁定珊抬手拾茶汤去了。

    “她有什么不答应的?自然是活着最重要,到时候是什么情况还不一定呢!反正我不算大,我前面还有一个姚亭娇呢!我告诉你吧,咱们是一家人,若是有一个姐妹有一只漂亮的钗子,别的姐妹也一定想要,我可不信姚亭香身边的那个能一直瞒着姚亭娇,等姚亭娇发现了,你看她会不会向你要人!她们早就厌倦了枯草任人踩踏的日子,她们的心思,可比这姚家读书的男人野呢!”姚愉心也挑眉。

    袁定珊抬眼看姚愉心:“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你们心都野,我上哪儿去满足你们的野心?”

    “那就是你的事儿了,反正分赃不均,姐妹们是要打架的。”姚愉心说的毫不客气。

    “你怎么还学会不要脸了呢?”袁定珊斜眼看姚愉心。

    “脸是什么?能给我那两个哥哥交学费当盘缠么?”姚愉心反问。

    袁定珊没再理会姚愉心,她又垂头吃自己的烤肉去了。

    雨一过,天气还是那般热,不过这秋老虎也热不了几天了。

    屈少冲来了,是和鲁九顺一起来的。

    姚素娘准备酒菜去了,袁定珊在外面的树荫里坐着,鲁九顺正坐在她对面与她说话儿。

    “鲁团练近来可好啊?因着递铺事忙,妹子都好久不去看团练了。”袁定珊笑笑。

    “书手说哪里话,团练知道书手在忙。”鲁九顺说话心不在焉的。

    屈少冲将帐本放好了,他也出来了。

    袁定珊看了他一眼,屈少冲主动道:“怎么,九顺哥哥还没同姑娘说正事儿呢?”

    袁定珊又去看鲁九顺,鲁九顺却是满脸为难的样子。

    “十六,你知道九顺要同我说什么?”袁定珊只能这样问了。

    屈少冲倒没有什么忌讳,他道:“哦,是这样儿的,望重城里的督头请团练去做教头,那泻湖的团练便换了人了,只是人一换,人家便也想提携自己的亲朋好友;原来鲁团练手下的亲信全被换了,也包括九顺哥哥,如今九顺哥哥只能去官府充当捕快,可是……这泻湖一带大家彼此认识,九顺哥哥突然去做了人家的短工,他脸上挂不住事儿小,若是别人问起来,兄弟们不小心得罪了新团练才是事儿大呀。”

    袁定珊便翻起了白眼儿:“这事儿鲁团练知道么?”

    “他们自然不敢告诉团练,团练是个讲义气的,怕他回来惹是非,咱们也不是怕那新团练,只是鲁团练迁升,兄弟们不好给他添麻烦。”屈少冲又道。

    “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九顺哥哥,你那里有多少没有差事的人?”袁定珊问。

    “有……有八九个。”鲁九顺道。

    “若九顺哥哥不怕吃苦,就去开济递铺做事,工钱我给几位哥哥开双倍的。”袁定珊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