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东宫媚 > 第206章 用膳
    “什么好事?!”银宝目瞪口呆,孙嬷嬷是说过要她们准备热水,可没说过小姐为什么哭啊!

    “你这个榆木脑袋,蠢死你算了!”锦绣已无语至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总之,没有传唤,我们都不得擅自推门进入,否则脑袋都保不住了。”

    银宝挠挠后脑勺,怎么也没想明白。

    直到殿内传出一声命令:“备水。”

    她才回过神来,和锦绣一起抬着热水推开了寝殿的门。

    灯火通明,殿内有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气息。

    锦绣垂着眸子,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只将锦巾用托盘装好,放在了旁边的案几上。

    银宝一心惦记着小姐的安危,就拿眼睛偷偷瞟了一眼床上。

    这一瞟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见自家小姐全身都是汗水,散落的头发都湿漉漉地贴在了额头。

    那衣衫也是松松垮垮地遮在肩头,露出了大半个锁骨。

    好在脸色好像挺红润的。

    可除了这之外,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半靠在太子怀里半眯着眼,就连她们进来也不说话。

    银宝觉得,都说天家无情,这太子殿下也太不爱惜小姐了!

    赵昔微迷迷糊糊的,只听见有人在耳边喘息着喊了她的名字,又听见有人送了热水来。

    她累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她知道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就任由那人替自己擦洗了身体。

    为什么会这么累,她闷闷地想,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睁开眼,赵昔微还没有回过神来,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窗外。

    却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一树梅花。

    这才忽然想起,自己早已经不在蔷薇园,而是在东宫。

    寝殿内安静而温暖,如果不是窗外的凛凛寒风,甚至让人有种身在春天的错觉。

    她百无聊赖地盯着窗棂上的雕花看了片刻,掀开被子准备起身。

    视线忽然落在了胸前。

    “啊!”她不由得低呼出声。

    那深深浅浅的印子,像是落了满地的红花,鲜艳刺目。

    立即有人推门进来。

    是孙嬷嬷。

    她看见赵昔微坐在床上,脸上又惊又羞的样子,就露出了喜上眉梢的笑脸:“恭喜太子妃。”

    赵昔微慌乱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疑惑地看向了孙嬷嬷。

    孙嬷嬷含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关切问道:“可还好?”

    赵昔微顿时已经确定了。

    可是她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就像这一整夜的记忆被抽离了一样,完全是空白的。

    张了张嘴,她想把内心的疑惑问出来,可一对上孙嬷嬷那笑意盈盈的脸,就又识趣地闭上了。

    这种事,孙嬷嬷怎么会知道。

    孙嬷嬷见她眸光忽明忽暗,还以为她是害羞,就体贴地笑道:“奴婢现在叫宫女们进来,让她们服侍您梳洗。”

    明玉就领着七八个侍女,捧着金盆热水,鱼贯而入。

    赵昔微呆呆地看着她们在殿内摆开了各种器皿,心里再次哀叹一声。

    光是洗个脸就这么大的排场,以后她可怎么适应下来这样繁复的礼仪。

    银宝一直留意着小姐的表情,见她有些走神,就又惦记上了昨夜的事,忙捧着热水在床前跪下:“小姐,让奴婢服侍您洗脸吧。”

    赵昔微看她这一脸悲愤的神色,就更加郁闷了。

    掀开被子正要起床,忽然双腿一软又栽倒在了床上。

    银宝吓得手中铜盆也顾不上了,忙一把扶住她的手臂:“小姐,您还好吗?”

    赵昔微面色一红,偏偏腿间这时却有一股黏腻热流涌出,身下的褥子霎时间濡湿了一片。

    虽然她记不起来昨夜的事,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现在需要洗澡。

    “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啊?”几个下人都是一脸惊讶,“您昨天夜里已经洗过了。”

    “??”赵昔微就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是啊,还是奴婢送来的热水呢。”银宝忙凑过来,“当时您看起来很不好,您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话还没说完,明玉已沉了脸:“银宝!”

    银宝一嘟嘴:“明玉姐姐。”

    “你出去,今天晚上跟着我,继续学规矩,把宫规抄一百遍。”

    “我……”

    “抄两百遍。”

    银宝不解地闭上了嘴。

    赵昔微虽然也觉得明玉有些莫名其妙,却没有阻止她。

    现在她在东宫,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有明玉和孙嬷嬷这样有资历、有智慧的老人帮着立威,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孙嬷嬷早已看穿了赵昔微的窘迫,便命人备好了热水,然后遣退了左右,这才扶着赵昔微起身:“奴婢来服侍您沐浴吧。”

    赵昔微只觉得全身每一处都酸痛无比,一双腿软得连走路都困难,哪还顾得上推辞,只好任由孙嬷嬷替自己解下了中衣。

    那白玉似的肌肤上,交错着深深浅浅的红痕,尤其是那胸口处,如雨打桃花一般,不胜娇羞。

    孙嬷嬷毕竟是宫里的老人,对此是一点儿异色都没有,只脸上笑容更深了一些,小心伺候着她进了浴桶,一边动作轻柔地舀了水,一边柔声道:

    “奴婢送的那个箱子,里面有一些上好的药膏,一会儿奴婢为您上药可好?”

    赵昔微正闭目养神,听见这话浑身一僵,忙连声拒绝:“不用,我好好休息一会子就好了。”

    孙嬷嬷含笑点头,不再多说。

    沐浴完,自有掌管服饰宫女捧来了新的钗裙首饰。

    赵昔微坐在窗边,对镜梳妆。

    今日要进宫朝见,衣服仍是等级最高的翟衣,只是款式和昨日大婚的略有不同。

    宫女将早膳呈了上来。

    阿春一边布菜,一边笑着道:“这是厨房特意给太子妃准备的,殿下吩咐了,说太子妃身体虚弱,务必要多吃点。”

    赵昔微记得昨夜晕倒之前的事,面色一红,忙低下头去喝粥。

    一碟一碟的端上来,竟然就摆满了整张食案。

    就听阿春细心的介绍着:“这是琼州岛来的椰果,味道鲜美形同牛乳,却没有牛乳的腥膻,总共就只有十个,陛下自己都舍不得吃,只赏了太子和公主。”

    用了羹,吃了饭,最后阿春又捧来一小盅汤:“这是为太子妃特意准备的乌鸡汤,您的身子弱,一定要仔细调理着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