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性转成黑皮辣妹后我成了顶流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结果就是说好的分组行动变成吵吵闹闹四人行。

    过去我在东堂家鲜少和御三家的人打交道, 对御三家的认识也仅限于从他人口中得知。

    五条家为御三家之首,实力最强,又出了个继承‘六眼’的五条悟, 地位早就和其他两家不可同日而语,而五条家家主的地位早就名存实亡,真正做主的其实是五条悟本人。

    而禅院家同样也□□, 在家族氛围熏陶下出来的禅院直哉本身就非常能说明问题了,强大却也同样目中无人, 尤其轻蔑女性, 在圈中早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是谁有能想到,就是这样传闻中的两人竟然会是连走左走右的问题都能像个八岁小鬼一样当场吵得不可开交呢?

    见一伙人绕来绕去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打转,禅院直哉率先对着五条悟发难,“我刚才就说过要走右边不是吗?是你坚持要走左的!”

    “右边不是也一开始走过了吗?”

    “.....你不是号称最强吗?怎么连这点伎俩都看不穿?”

    “......我觉得你似乎对我有很大的意见。”

    “我只是对事不对人。”

    与其说是争吵, 不如说是禅院直哉单方面地在找五条悟的茬,我不由地感叹:原来这两人的关系真的这么差呀...

    我和伏黑少年两人就走在后面,看着那两个加起来年过半百的家伙像小学鸡一样吵着毫无意义的话。

    如果不是被一起困在了这个迷宫里面,我相信我和伏黑少年都会马上掉头走人,装作不认识那两个家伙。

    太丢人了!

    “伏黑少年, 那家伙....五条先生平时也是这个样子吗?”

    “.......”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有这样的老师, 你和虎杖少年一定很辛苦吧?”我只能对伏黑君深表同情地拍了拍肩膀。

    我甚至开始担忧起在五条悟底下学习的虎杖少年起来,这家伙完全没有半点为人师表的直觉与矜持, 做事随心所欲, 我都开始怀疑虎杖少年是不是真的能在对方身上学习到什么了。

    不行,之后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虎杖少年, 毕竟虎杖是个天才, 可不能被不负责任的老师给埋没掉!

    前面的两人还在就着往左往右的问题在争吵, 也不知怎地, 忽然就变得有默契起来,双双扭头看向我和伏黑惠。

    “你们来评评理,到底是谁的问题!”

    来了来了!这个送命题终于还是虽迟但到了!

    我机智地后退了一步,躲在了伏黑惠的身后,毫不犹豫地将问题扔给了懵逼的少年,“对啊!伏黑少年,你去给他们评评理吧。”

    对不起了伏黑君,今日的恩情我来日必报!

    果然,两人的枪口都一致对准了伏黑惠,异口同声地问道:

    “惠/小鬼,你说我们两个谁对?!”

    一个是自己的老师,一个也算得上家中的长辈,背后还有一个推他出来看戏的闲人。

    “五条老师,我觉得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在任务上...”

    没有办法,最后他只能这样生硬地扯开话题。

    “惠真是狡猾又不诚实的学生啊....”

    “小鬼,伏黑家没有教你对待长辈要尊敬吗?”

    “.......”

    伏黑惠:你们都没错,错的是我。

    --我错就错在这个任务早就该交给虎杖来做,让你们几个家伙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地狱修罗场!

    正当我自鸣得意躲过一劫的时候,就见前方五条悟和禅院直哉的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感觉自己的四肢关节传来了刺痛的感觉。

    那些藤蔓不知道何时缠绕上了我的双手手腕还有脚踝,藤身上尖锐的棱角刺进我的皮肉之中,然后用力地一拽,伴随着十一点准时敲响的钟声,将始料未及的我一把拉进了绿色的高墙之中。

    这面由灌木藤蔓结合而成的高墙竟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随着东堂葵被淹没在绿墙消失不见后,那些一人高的灌木竟然开始疯长起来,长到七八米的高度,藤蔓如同蛇行般在绿墙中滑动,而剩下的三人之间的空隙之中也猛然矗立起起新的绿墙,将三人完全阻隔在了不同的空间中。

    如果只是单纯被绿墙分割开来的话,那么伏黑惠和禅院直哉应该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

    藤蔓应该也是那个隐藏的咒灵的一部分,五条悟只是稍稍使用了点咒力便迅速将其破坏,紧密的绿墙伴随着阵阵的哀嚎声开出一个容纳一人通过的大洞来。

    五条悟穿越到了墙的另一边。

    入目的是仍旧是熟悉的绿墙,还有左右两边冗长的、冷冰冰的通道,完全没有半个人影。

    在【六眼】的加持之下,轻而易举就可以穿透层层的绿墙‘看见’其余三人的位置所在,伏黑惠在他的斜后方,正在漫无目的地寻找着正确的方向,禅院直哉那家伙则是在距离他三墙之隔的地方,原地不动....

    而他的正前方,则是一开始被藤蔓拉走的aoi所在的方向。

    “哎呀~这是要考我走迷宫的能力吗?真是烦恼啊~既然都夸下了最强的海口,可不能让人笑话呀...”

    说着,五条悟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幽蓝是的光芒自指尖绽放,那光芒尚未真正触碰到那藤蔓,那些藤蔓竟然逃似地四散开来,自动为面前这个危险的男人让开了一个口子。

    “哦,还蛮有觉悟的嘛...毕竟阻挡别人英雄救美的话,可是会天诛地灭的哦!”

    五条悟略显遗憾地收回了手,信步穿过了这怪异藤蔓主动为他让出的道路,悠闲的样子宛若是游走在自家的花园。

    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便走到了少女所在的位置。

    黑发少女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鲜血不断地从她四肢的伤口处渗出来,但她就像是完全感知不到疼痛一般,一头扎在疯狂生长的藤蔓堆中。

    强大的咒力倾注在那赤手空拳中,将所触碰到的藤蔓都一一粉碎,但是那些藤蔓似乎有着怪异而又旺盛的生命力,就算被砸得粉碎下一秒也能再长出新的来,紧接着又是更为猛烈的反扑。

    源源不断,异常难缠。

    “hi,我想你或许需要帮助?”

    大概是欣赏够了,五条悟这才开口,少女的动作肉眼可见的一僵,然后一拳锤碎了蹦跶在她眼前最粗的那根藤蔓,抽出空档回过头来看向他。

    灰黑色的眼眸似乎也染上了汗意,隔着明亮的水雾,温吞诡异的绯红月光为她拢上了若有似无的轻纱,神圣而又不可侵犯。

    “啊,你这个家伙在胡说什么?”

    情形一如当初在街上初见一样,白发男人露出个故作苦恼的表情,“不如这样吧,看谁干掉的藤蔓多,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

    “.......我为什么要跟你进行这种无聊的赌约?”顺手踩上一条准备蹦跶起来的藤蔓,黑发少女这样反问道。

    这个家伙又开始讲一些奇怪的骚话!

    “怕输吗?也是,毕竟已经输过一次了。”

    “比就比啊,谁怕谁?”

    果然,无论什么时候,激将法都是非常好用的。

    ......

    这个家伙是笃定自己一定会输吗?

    虽然很明显是激将法,但是我心里也相当希望能有机会和这个家伙比试比试,看看自己在中原老师这段时间的教导之下到底有没有进步,和五条悟这个最强的实力还差多少...于是便也就答应了。

    但是——

    这家伙果然是在作弊吧!

    只见我话音刚落,五条悟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不少,朝着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然而所到之处,那些原本在我面前凶悍无比的藤蔓竟然都纷纷退避三舍,给他让出一条宽敞的路来。

    仅仅几瞬,藤蔓全都消失不见,就好像走慢一步面前的男人就会将它们连根消灭似的。

    所以这些藤蔓是在怕了五条悟的力量,专门挑了我这个‘软柿子’来捏吗?

    怎么想都觉得好气...

    “你输了。”

    他站定在我的面前,苍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美轮美奂,而我却只想给这个家伙来上一记破颜拳。

    “你这是作弊!”我不服气地说道。

    “不战而胜也是能力的一种体现不是吗?”五条悟不以为然,“怎么,要耍赖吗?”

    好家伙,敢情就是我能力不够呗...的确是让人无法反驳的一个说法。

    如果又是请吃甜食之类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你想要我做....”

    什么二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巨大的轰鸣声就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嘭——”

    接连好几声巨大的碰撞响声,然后是什么巨物破壳而出的声响,就连我们所站的地面都开始剧烈晃动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裂开口子,直坠深渊。

    高墙迅速崩塌,那些藤蔓摊在地上迅速地朝同一个方向缩去。

    没有了高墙的阻隔,我们便轻而易举地见到了伏黑惠还有禅院直哉。禅院直哉还好,看上去似乎是被迷宫绕的够晕,一脸烦躁的样子,倒是伏黑惠,原本在温泉区里找来套上的浴衣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鲜血直流,看上去不太妙的样子。

    那些滑向同一个地方的藤蔓也最终汇合、紧密地拼凑成一个庞然大物,由藤蔓缠绕而成的巨型怪物,张牙舞爪,仿佛下一刻就会向我们发动致命一击。

    而最为不妙的是,我们还在对方的【生得领域】之中。

    在对方的领域之中,我们就像是待宰的羔羊,遵循着对方给我们制定的规则来走,当然,如果有比对方更加强大的领域展开,就能轻松打倒对方。

    然而——

    虽然我已经是准一级咒术师了,但很遗憾地是,我尚未领悟到自己的【生得领域】,并且有可能永远都领悟不到。

    而这也是我第一次直面上已经自行领悟【领域】的特级咒灵!

    在场能够轻松打败这只特级咒灵的,恐怕只有五条悟一人了。

    “这个架势,已经远超伏黑惠能够应对的范围了吧。”我对五条悟说,大概是被触怒了,那咒灵终于也不再掩饰自己,庞大的咒力充斥着整个空间,沉重而又压抑,“那是准特级咒灵了。”

    “但是aoi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呢...”五条悟说。

    “与其担心我害不害怕,不如先担心一下你的学生吧,现在伏黑惠还不是那个咒灵的对手。怎么,还不打算出手吗?”

    伏黑惠那个家伙出起手来也是狠,不仅是对咒灵狠,对自己也是狠到了一个极点,很多招数都是抱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态度上的。

    明明是可以求助向自己的老师五条悟求助的。

    “要是一开始就出手了的话,就失去原本的意义了吧。”五条悟意有所指地说道,他看向倒地仍旧顽强再次站起来的伏黑惠,眼底深处是难以察觉的欣赏,“就让他再努力一下吧。”

    “再说了,aoi你不是也很想上吗?”

    我一愣,倒是没想到他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五条悟不着边调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忽然之间变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倒是让我有点诧异。

    “不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吗?aoi也有一个很有趣的术式呢,不打算让我亲眼见识一下吗?”

    果然这个家伙的【六眼】,真的如传闻般可以看穿别人的术式吗?

    但他所说的的确正中我下怀,我想去看看以自己的力量对上特级,会是怎么样的一番体验。

    温热的手掌覆上我的脑袋,我讶异地看向五条悟那家伙。那家伙见状还坏心眼地蹂-躏了我的头发几下,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被这家伙搞得乱糟糟的,但偏偏对方把握得极好,在我准备发飙的时候又抽走了手。

    “去吧,反正我是最强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产生了‘有这个家伙在真可靠安心’的感觉。

    甩开脑子里面那些奇奇怪怪的感觉,我勾起一抹笑容。

    是啊,毕竟那家伙是最强,无论如何反正有他兜着底,越级对付特级咒灵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吧!

    “那就勉为其难,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术式...”

    【不义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