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披着马甲在线开挂 > 第33章 开挂第三十三天
    第三十三章

    “你们谁要先来?不管是谁都可以, 来吧,让我们一起沉浸在快感里吧~”西索兴奋得开始旋转扭动顶胯,最后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等待对面三人的回应。

    三人:“…………”

    红发青年这一番谈得上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发言在在场几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甚至意外地紧张不起来,即便青年明明还在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他对他们的态度几乎谈得上热情, 怎么看都完全如他所说他并非他们的敌人。

    他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中是纯粹的战斗欲.望,和他自身的气质结合起来, 再辅以刚才的那一番话来理解的话, 意思就是说在他的眼里,他们是他的猎物吗?

    真是……让人意外啊。但问题是为什么他好像有点……

    目光落到青年柔韧的细腰上,咒灵们有种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只能板着脸的心情。

    “你在乱七八糟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一片死寂后, 最终还是漏瑚忍不住了。

    一想到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侵入到领地内,被对方喊话要战斗,他脑袋上的小火山就忍不住开始翻滚沸腾,再回想他刚才的表现,漏瑚严重怀疑这男人在糊弄他们。

    “嗯?还要先自我介绍吗?我叫西索, 是一个魔术师哦~谁要先和无所不能的魔术师打一场呢?”西索保持着邀请的动作, 保持着绝佳的战斗状态。

    “西索?”

    “魔术师?”

    “听都没听过。”三人组一人一句嘀嘀咕咕,目光在青年身上逡巡。

    “不是咒术师, 看起来好像也不像异能力者。”

    “但他是人类吧, 要不要和他打一场试一试?”

    “要三个人一起上吗?”

    摆好了姿势,做好了战斗准备的西索表情逐渐僵硬。

    羂索摸摸下巴, 拍案道:“看他有问必答挺好说话的, 再问问其他情报吧。”

    “嗯, 好主意。”

    被另外俩人看着的漏瑚非常自觉地接过问话的机会, 大声质问:“西索是吧,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谁派你来的!你的身份是什么?”

    【领域】的主人陀艮现在还只是咒胎形态,但是它的力量说明它的的确确是特级咒灵,像【领域】这样的大招绝对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被找到,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突破的。

    当然,至少可以肯定和五条悟没什么关系。

    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和五条悟交过手,要是五条悟知道有这么多特级咒灵在的话他肯定会自己行动。

    尤其要是发现其中一个还占了他死去挚友的身体的话,那绝对早就打上门了来了。

    而除了五条悟之外,其他任何人任何组织的威胁都直线下降,几乎为零。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想知道西索背后有没有组织在,更想知道他安全快速且精准进入领域的方法。

    而这边,没得到想要的回应的西索忽然泄气,整个人都灰白了,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

    “怎么问题那么多,我不是回答过了……”

    他看看漏瑚,又看看羂索和真人,顿时委委屈屈:“如果要打你们肯定也要三个人一起上,那就没意思了……哎,还以为找到了美味的果实,可以一个一个地好好品尝一番的。”

    西索是个战斗狂,而能勾起他战斗欲.望的唯有强者。

    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寻找猎物和培养劲敌,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在对方成长到有杀掉的价值时再和对方战斗,杀掉对方。

    他享受着和对手战斗的过程,享受收获“果实”的美妙体验,也拥有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而他始终相信自己是最强却不意味着他会盲目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轻易以一敌三。

    就像他想和幻影旅团的团长库洛洛战斗,但如果他身边有其他团员的话,他就不会动手。

    一方面是因为那样会失去他渴望的一对一决战的条件,享受不到真正的战斗快感,另一方面他也承认和多人战斗,被阴死的可能还是很高的。

    他只接受在决斗中,被比自己强大的人杀死!如果对方真的能做到完完全全杀死他的话,嗯哼~

    何况除了人数之外,他更清楚自己现在还在别人的地盘上。

    是的,西索早就发现这个地方不对劲了。

    ...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虽然和猎人世界不同,但强大的力量的表现形式却往往是共通的,多年来丰富的战斗经验带来的身体感应也不会欺骗他自己。

    所以在他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这里并不是普通的地方。

    这里是属于他人的领域,私人独有,除非破开桎梏,否则只要在这里他就被锁定着。

    就好像进了幻影旅团内信长的【圆】内,完完全全处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中的那种感觉。

    不管怎么,这样的条件都对他不公平。

    西索从来不惧怕和人动手,甚至越是以命相搏的战斗更让他血脉喷张。

    但他期待的战斗是一对一的形式,像这种以一敌多的场面,能避免的话他肯定不会傻傻地往上冲,尤其是情况不明的状况下。

    他完全没摸清对方的底细,贸然动手不是他的作风,除非逼不得已,否则他不会做可能白白浪费了性命的事情。

    西索能一直都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不单因为他的实力强大,还因为他绝对冷静机敏的头脑以及绝佳的敏锐度和判断力。

    当然,若是卡牌【西索】本身不是这么想的话,神谷七月就是拼着掉【同步率】的危险,也必须把这个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他和卡牌的融合同步率,在刚具现出来的时候最高也就65%。

    就算卡牌【西索】造成的“精神污染”度有点高,神谷七月的本体沉浸下去都可能一不下心被他带偏,但同步率短时间内也不可能飙升到100%。

    而同步率达不到最高,也就意味着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挥出西索100%的实力。

    想他好不容易修复一张目前为止战斗力最高的卡牌,怎么可能会傻到任由他撕卡?

    要知道【西索】的用处,或者说他根本的目的是对付主神旗下系统,搞个组织出来纯粹是因为好玩,毕竟咸鱼的宅男生活怎么可以少得了游戏呢?

    所以真和这几个身上冒着白光的家伙对打个你死我活,实际上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话又说回来,这几个家伙身上居然也有白光呢,尤其是那个黑头发的家伙的白光最强盛。

    在又干掉几个系统之后,018现在加载的气运之子辨别系统已经可以初步判定他们的气运高低了。

    按照这三人身上的光度,那个黑头发的比另外俩人气运都强。

    换算出来,他觉得就是这人绝对能活得更久的意思。

    ................................

    以上那些判断都在西索脑海里过了一遍,他面上还是保持着失去梦想的样子和他们继续周旋,即便并不打算真的和他们动手,他也不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

    他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走了,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吧,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

    “喂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漏瑚不单单头顶,就连两边耳朵都一起“火山喷发”了。

    一开始他们没有立刻攻击的原因就是现在他们在陀艮的【生得领域】内。

    从地盘上来说他们完全占优,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让陀艮利用领域内的【必中效果】对西索进行攻击,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先看看对方想做什么,不需要急于攻击。

    但这人自说自话,想来就来想走,想走这也要看他们同不同意了!

    眼见着漏瑚似乎要动手,西索却似乎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想要打架的那种激.情。

    “慢着漏瑚!先别动手。”羂索终于出声。

    “夏油你做什么?”被挡住的漏瑚更生气了,难道真人和假夏油都被这家伙蒙蔽了,真觉得他很危险不成?

    羂索没有解释,视线从漏瑚身上移开,看着西索时细长的眼睛因为笑容眯起。

    “你的能力很特别,我是第一次见。”在他看来,西索刚才的表现就是为了激怒他们,让他们动手。

    “真没劲。”西索包子脸控诉,他都准备好接住漏瑚的攻击,顺势试探一下自己的一些猜想了。

    不过至少可以确定,这个黑头发的男人跟他猜想的差不多,是这个团队的核心,他的观察力很敏锐。

    激发出更多的念并发动【缠】将全身包裹后,西索竖起食指,【念】在他指尖上绘出扑克牌的形状。

    “你们也看得到吧,这是【念】哦,和你们不同的力量概念~黑头发的大苹果,有没有改变主意打算和我打一场呢?”他脸上带着兴奋与跃跃欲试的表情。

    羂索兴致盎然地盯着他,看着缠绕在他身上的【念】,笑容不禁扩大。

    “打一场就不必了,我没有兴趣打打杀杀,不过西索君说自己来自异世界?我倒是愿闻其详。”

    “嗯哼~和你说这个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情报交换如何?西索君对我们的力量想必也很好奇,知己知彼才是战斗的基础。而且西索君是想找强者对战吧,我其实还有一个很好的人选。等交换完情报你有意向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

    西索收回【缠】,饶有兴致地和他对视:“你还想要什么?”

    “作为交换,西索君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