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 第280章 洛迟镜?不愿提的往事
    衙差告辞离开。

    苏映巧坐了下来,喝了口水,对这事依然觉得迷离。

    故而,哪怕知道秦殷被定罪,好像也没多少高兴的?

    晚上回去,她跟家里提了这事。

    家人听了,无不吃惊。

    这个案件居然重查了?

    秦殷还被抓了?

    陈三石道:“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映巧道:“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今天,可是衙差亲自上门,到店里找的我,我还自己画押了。”

    “都过去这么久了,县衙为何会重查此事?”陈大石也是不解。

    “衙差说,是陆迁,还有当初被抓的那几个人在服刑期间吃了太多苦头,熬不住了,所以,就老实地交代了。”苏映巧道。

    “这样的可能,也不是没有。”陈三石道,“不管怎样,县衙能给我们这样的交代,虽然迟到了一年多,但,却还是可以接受的!”

    至少,背后的元凶,没能一直逍遥法外!

    苏映巧微微点头,道:“是这么回事。”

    这个结果,她确实可以接受,就是比较疑惑,所以,没有感觉到多少的喜悦。

    “秦家这下算是完蛋了!”陈三石还是挺高兴的,“我还想着以后多多赚钱,超越他们家呢,没想到,这就垮下了?”

    都还没发力呢!

    秦殷这就完了?

    秦家完了,唐家也残了,对他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

    镇上最有钱的两家,就这样倒下,估计是很难翻身了!

    如此,本来的障碍,顷刻间,竟全没了!

    想要抢他们方子的,没了!

    觊觎他未婚妻的,也没了!

    想着这些,陈三石顿觉浑身舒畅!

    感觉空气都比以前清新了!

    最近,可真是喜事连连啊!

    再过不久,就可以搬入新家了呢!

    他与芳儿的婚期,也越来越近了!

    在此之前,将这些“雾霾”清除,确实挺不错的!

    陈家,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两道黑影,他们站在黑夜里,望着院子里灯火,听着隐约传来的人声,洛迟镜一时间默然。

    这是在村头,他们的出现,并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哪怕是陈家院子里趴着的两条狗,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在那儿站了半个时辰,洛迟镜转身离开。

    邹岩跟了过来,道:“来都来了,不打算进去?”

    走了几步,洛迟镜才道:“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无关?”邹岩吐了口气,“别以为你改了名字,换了姓氏,就真的无关了。”

    洛迟镜道:“你知道的,我没得选择。”

    邹岩沉默。

    好一会儿,才道:“也是。”

    跟着说:“我听说,陈三石,快要成婚了,好像是九月初十?”

    见他不语,邹岩接着道:“你不打算做点什么表示吗?”

    洛迟镜走着,身周的空气都显得有些凝重,道:“我距离他们越远,他们就越安全,这便是最好的表示。”

    “话说,这是你第二次回来吧?”邹岩问。

    “嗯。”洛迟镜淡淡地应了一声,跟着说,“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然后说:“以后,这边,我会放几个人盯着,暗中护他们一家周全。此前的那些事,决不能,再发生了。”

    “话说,关于恒国公的罪状,你搜集了多少?”邹岩换了话题。

    “不多,但也不少。”洛迟镜道。

    “就咱们现在的身份,哪怕搜集再多证据,也很难将他扳倒呢。”邹岩表示担心,“何况,咱们也没什么合适的渠道。而且,目前的各种形势,对我们也不太有利。”

    洛迟镜道:“先不管这些,有些事,做了再说。至于能不能将那老贼扳倒,那就看咱们有没有那个命了。”

    “咱们的敌人,可是恒国公呢!”邹岩道,“恒国公在咱们阳平省,那可是一手遮天的存在,要与他对抗,确实很难!”

    “怎么,怕了?”洛迟镜转过头来,淡淡地看他。

    邹岩笑了,道:“怕了?我怎么会害怕?别忘了,我可是差点死过一次的,对于生死,早就看透了!”

    洛迟镜道:“这趟浑水,其实,你没必要趟的。”

    “你都敢趟,我怎么就不敢趟了?”邹岩道,“再说,我这条命,当初可是你救的!你现在要面对这样的危险,我又岂能袖手旁观?这条路,既然踏上了,我就没想过要回头!你敢一条路走到天黑,我——同样也敢!”

    说着,不由笑!

    “不一样。”洛迟镜道,“这是我的事,是我的仇,不让卢福晋倒台,我对不起顾家,对不起芸夕。”

    卢福晋,便是恒国公。

    邹岩听他说过那些事,知道他与恒国公之间的血海深仇,是恒国公灭了顾家,屠了顾家满门。

    而顾家,在当初救了洛迟镜一命,对他有大恩。

    确切地说,是顾芸夕救的他!

    是顾芸夕在河里发现的他,然后将他带回顾家!

    当年,他亲眼目睹了顾家被屠,要不是答应了顾老爷要保护好顾老唯一的女儿顾芸夕,他的命,就应该留在那场灾难里,而不是活到今日。

    那场血灾,他没想过要逃!

    他想要与顾家一起面对的!

    虽然,一切本来与他无关!

    在事情发生的时候,顾老让他带着顾芸夕逃命。

    他答应了。

    可是,顾芸夕并没有听他的。

    顾芸夕挣扎地逃脱了,返回了顾府。

    这会的顾府,火光冲天,遍地死尸。

    卢福晋的儿子卢钦书就是这次血洗顾府的带头,他看到了顾芸夕,觊觎她的美色,就想玷污她!

    然而,被及时赶来的洛迟镜砍杀了!

    他将顾芸夕打晕,带着她逃离顾府!

    因为这个事,所以,可以说,洛迟镜与卢福晋之间的仇,是相互的!

    此仇,不共戴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绝无妥协的任何可能!

    不过,这些年,卢福晋一直抓不到洛迟镜,一来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见过他的人,只是听回报的人说,卢钦书被一个满脸血迹的人砍杀了,至于是谁,一直没查出来;二来,洛迟镜带着顾芸夕出逃,改了名字,还入了贼山,所以,卢福晋一直不知他们二人的下落!

    洛迟镜在上了贼山之后,因为贼王也盯上了顾芸夕,也被洛迟镜打死了,于是,他取而代之,成了新的贼王!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顺利!

    甚至,崎岖坎坷!

    他也是费了老大的气力,才将众贼震慑,成为了这个王!

    同时,他还接收了不少走投无路的人,为他增添了实力!

    而今,整个贼窝,全在他的掌控之下,所有有异心的人,除了个别隐藏得好的,基本上都被他清除掉了!

    现在,他一边壮大实力,一边在酝酿着对卢福晋的复仇!

    贼山在他入主之后,就没有再侵扰过无辜平民,他们的收入,全部来自那些钱财来路不正的富豪!

    劫得的钱财,他们也不全部侵吞,只是拿了部分,剩余的,都拿去救济那些需要帮助的穷困人家!

    除了救助穷人,他们还会打击那些恃强凌弱、欺压百姓的财主,不仅要劫他们的钱财,还要狠狠地将他们踩入尘土里!

    所以,他们这窝“山贼”,在贼山附近的民间,口碑一时间得到了逆转,很多得到了他们帮助的人都不再将他们当山贼看待,见了他们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落荒而逃,甚至会对他们无比热情。

    官府一直都想要围剿他们,奈何,一直都找不到他们藏身的那座贼山,现在又有民间百姓为他们做掩护,所以就更加难找了。

    卢福晋在痛失爱子之后,也一直在悬赏着要抓捕洛迟镜,然而,不知人家名字,也不知道人家长啥样,如此,这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自然是一无所获了。

    痛失爱子,他一直想找出这个杀害他儿子的凶手,杀之而后快!

    但是,愁白了头,却一直没法如愿!

    他恨啊!

    恨!

    同样,洛迟镜也——

    恨!

    恨入骨髓!

    想要将他大卸八块!

    对洛迟镜来说,他而今走的这条路,就是一条不归路!

    唯一的遗憾,就是让顾芸夕跟着他,走着这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