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熊猫不服 > 第21章 第 21 章
    新物种在彻底成年之前的形态很难维持稳定, 经常会在几种显性基因所对应的兽形之间变来变去。

    即使是成年以后,许多人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儿选择长时间地维持兽形。

    为了方便不同物种兽形的沟通交流,科学家老早就发明了这种可以自动翻译多种兽语的耳机。

    时代发展至今, 翻译器已经跟光脑一样,是所有新物种随身必备的设备之一。

    克莱斯特也有这样的翻译器,不过跟其他仪器一样, 都因为宇宙射线的干扰而坏掉了。

    幸好查尔斯很喜欢囤货。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九大星系中并没有熊猫的存在。

    人类对这种动物所知甚少, 翻译器中也自然没有熊猫语。

    克莱斯特也不确定用这副耳机是否能跟熊猫进行交流。

    再说即便翻译器可以模拟和自动翻译很多动物的声音, 但人类跟纯动物系终究是没法交流的。

    这一次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翻译器的外壳看上去像一个圆圆的纽扣,质量极轻,可以通过特殊的静电吸附在动物的耳边,靠的也是固体声波传声, 并不一定要塞入耳中。

    克莱斯特伸手,将那枚翻译器放在了对面的熊猫头上。

    两只圆圆的小耳朵中间突然多了一枚纽扣,让熊猫宝宝下意识地抬眼往上瞅了瞅,又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

    但这种时候的熊猫并没有展现出属于幼崽的好奇心,也只是晃动了一下而已, 他就没有再管自己的头顶了, 而是就保持着歪头的姿势看着他对面的人类。

    将翻译器跟光脑相连,克莱斯特尝试调节翻译器的频率。

    翻译器可以同时兼容六种语言, 也就是可以一次性选择六种语言进行同步翻译。

    考虑到古书记载的熊猫是熊科的, 克莱斯特率先把几种现有的熊科语言都选上。

    北极熊,棕熊, 黑熊……连体格最小的马来熊也一并选上。

    可惜尝试交流后, 对面的熊猫似乎并不能听懂他的语言。

    克莱斯特又尝试了几种其他语言, 也依旧没有反应。

    修长的手指稍稍在空中停顿, 不能否认的是,克莱斯特多少觉得有些落寞。

    毕竟这只熊猫的聪明程度给了他很大的希望。

    ……也并不是一定要交流。

    他不指望在这只熊猫身上挖掘出什么东西,只是单纯地有一种感觉。

    觉得应该是可以跟这只熊猫进行交流的。

    觉得如果他们能够交流的话,一定会很有趣。

    弧度线条略显锋利的唇微微抿紧。但克莱斯特并没有就这样放弃,而是抬手,开始了更多种语言的尝试。

    翻译器上收纳的语种一共有两百多种,除了他现在所用的星际人类通用语外每次可以尝试五种语言,一个一个尝试下去的话,也很快就能全部试遍。

    只要足够有耐心的话。

    “哥?你这……干嘛呢?”

    克莱斯特久久地半蹲在那里调试翻译器的姿势让查尔斯感到诧异。

    这明明只是一只没有精神力的小东西……

    不是所有新物种都拥有强健的体魄、异能和操控机甲的能力。

    但所有的新物种人类都势必会有精神力。

    换言之就是所有新物种都拥有掌管变异的变异晶核。晶核里可以没有能力,可以能力很低,但一定会有,并且很容易被其他新物种人类所感知。

    但这只圆滚滚的小东西明显就没有。

    那他哥在这尝试个什么呢?

    ……

    克莱斯特从来不会做任何浪费时间的事!

    查尔斯越来越搞不懂,他觉得离开了几天的克莱斯特就像是变了个人,但又似乎没变。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在涉及到小东西的问题上,就变了!

    对此,查尔斯感到有些无法接受。

    这个有着黑眼圈儿,背后还像披着个黑坎肩的小东西,他凭什么……

    查尔斯开始不解地抱怨起来。

    而另一边,被狗子拦住去路的原瑾礼也同样不解。

    事实上,当看见狗子的手腕上出现了一张半透明的光屏时起,原瑾礼整只熊就都傻了。

    ……飞行器也就算了,他平时不关注军事领域,有人告诉他那个奇形怪状的飞行器是什么新款直升机原瑾礼也信。

    能掏出东西的项链也没什么,毕竟原瑾礼自己也有系统。

    但这个屏幕,就牛逼了啊!

    这很明显就不是现在的科技啊!

    再看狗子那种驾轻就熟的操作方式……这个光屏明显就跟他那个年代的手机是一个作用的啊!

    卧槽槽槽。

    搞半天我不是仅仅只变成了一只大熊猫。

    我还特喵的变成了一只未来星际的大熊猫!

    搞半天狗子也不是什么拥有系统的狗子。

    他他喵的只是比自己多了点儿高科技啊!

    一瞬间原瑾礼懂了。

    别看他以前是个社畜,但科幻类的节目和书籍也看过不少。

    这会儿只要稍微一联想就全懂了!

    不过自己头顶上的这个是个啥?

    熊猫眼再度往上看了看,不意外地什么都看不见。

    狗子放他头上的东西太轻,原瑾礼都快忘了它的存在。

    如果不是狗子一直都半蹲在自己身前,神情严肃地摆弄着那个光屏……

    原瑾礼早抬腿儿跑了。

    有没有完啦,要渴死熊猫啦!

    原瑾礼有点不耐烦地挪动着四肢,绕过半透明的光屏,就着狗子的手腕看向了那张光屏。

    ……得。

    全是文字,看上去笔画还都挺简单的。

    但他一个都不认识。

    果然是,时代变了!

    对这个光屏,大熊猫是有点兴趣的。

    没有人能拒绝高科技。

    前人类也不能。

    不过在发现看不懂文字的时候这兴趣就消失了……连那些按键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那就味同嚼蜡,索然无味了。

    熊猫幼崽吧唧吧唧嘴,还是觉得渴。

    算了吧,他先去干竹子要紧。

    原瑾礼就势扭动着自己的小身体,打算转个身。

    由于不想太费力气地转身,大熊猫干脆就地一滚,准备滚着去干竹子。

    但没想到,正当他往旁边滚的时候,后腿的小jiojio不小心扫过了那张半透明的光屏,并成功地以清奇的角度踢到了其中一个按键。

    ……

    还黏在他头顶的不知该叫做什么的设备突然传出一道声音,是除了狗子以外的,另一个两脚兽的声音。

    毕竟那名两脚兽一直在旁边叭叭叭不知道在说啥子,原瑾礼认得他的声音。

    而现在,那声音像经过扩音器一样传进了他的听觉系统里,忽然就变成了汉语……

    听见这个声音,刚滚到一半的熊猫幼崽毛绒绒的小身体完全僵住。

    ……

    克莱斯特知道熊猫靠近自己,在看自己的光脑。

    别看这只熊猫平时看上去懒得要命,不该关心的事就绝不会去关心,老气横秋的完全不像是一只幼崽。

    但遇到可以关心的事情他也不会避讳,反而还会秉持着一颗很强烈的好奇心……

    克莱斯特不奇怪小熊猫会凑过来看。

    不反对他看。

    也更加不意外这只熊猫会很快就对自己的光脑失去兴趣。

    但他没想到,熊猫看够了、离开的时候会触碰到屏幕上的按键……

    耳边一直毫无反应的翻译器里骤然传出了一道清浅的呼吸声。

    克莱斯特身边的熊猫幼崽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嗷呜嗷呜”叫了几声。

    与此同时,翻译器里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充满少年感的声音——

    “你才黑眼圈黑坎肩儿,你们全家都黑眼圈儿!”

    克莱斯特:“……”

    .

    浑身上下有一瞬间僵硬住的熊猫幼崽依旧完成了他的翻身动作。

    与此同时,原瑾礼也搞清楚了头顶上这个东西的原理。

    那大概就像是个接收器和小喇叭的集成体,可以接收到外界特定语言并进行翻译,最后将翻译出来的汉语播报给他。

    所以原瑾礼很清楚地听到了那名疑似跟狗子一伙儿的人类在吐槽他……说什么他有黑坎肩,又有黑眼圈。

    ……

    夭寿了,要知道在原瑾礼原来的世界里,大熊猫可是国宝!

    全球几十亿人,都没听说过有谁不喜欢大熊猫的!

    更别提是吐槽!

    这个两脚兽……

    什么品位那!!

    好了,成功拉进黑名单了。

    管他跟狗子是什么关系!

    大熊猫忍不住骂骂咧咧。

    但不爽归不爽,可能是因为打心底里觉得自己的外观完美无缺,没有任何地方是值得吐槽的,这种自信让原瑾礼并不会为此生气。

    骂骂就得了,原瑾礼还没有忘记他现在的任务——是要回到竹林里,找笋子解渴。

    抬起短短的小胖腿就要继续前进,可熊猫幼崽瘦小的腰身却被人猛地伸手一捞。

    ……

    为什么要说成是瘦小呢。

    因为不管有多胖,原瑾礼现在的腰围对于狗子那两只指节修长的手来说都不算什么。

    他可以被人轻松揽住腰身。

    ……

    反正原瑾礼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拦腰再度跟他家狗子进行了一个对视。

    四脚悬空着的。

    …………

    大熊猫继续骂骂咧咧。

    乍然听见翻译器里传出的声音,克莱斯特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是因为过于惊喜,所以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可以跟这只熊猫进行沟通了。

    但现在,听着耳机里传出了熊猫幼崽嚣张的骂声,克莱斯特原本冷厉的眉眼都多了几许笑意。

    不是他想笑。

    实在是……

    这只被他提溜在半空中的熊猫虽然正在发出不爽的奶叫,却像悬挂在空中的熊皮地毯一样,小身躯一动不动,四肢都软软地垂着,完全是寻常懒得动弹时的偷懒模样。

    ……

    连骂人时都会偷懒。

    不愧是熊猫。

    克莱斯特的唇角再也忍不住地上挑。

    而在一字不差地听懂了熊猫骂他的话以后,克莱斯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剧烈了些。

    一旁的查尔斯彻底被吓到了……查尔斯也带着翻译器,但频道不对,他根本听不到翻译版的熊猫语,也就自然不明白克莱斯特为什么会笑。

    当然,如果听懂了就会更加不理解了。

    克莱斯特的嘴唇很薄,唇边略显锋利,有种棱角分明的感觉。外加上眉眼过于深邃,这让他在闭口不言时显得有些严厉。

    而偏偏他又不是个多喜欢说话的人。

    总是一成不变的训练和工作,让他经常给人一种一本正经的感觉。

    可靠,但也难以接近。

    所以也就少有人知道,即使薄唇和眼眸略显冷漠,可克莱斯特真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是一种眉眼看着邪魅,但唇齿间又透着些许青春阳光的感觉。

    就连查尔斯,自从克莱斯特成年以后,就不记得自己的兄长有怎么笑过了……

    他的视野里,穿着白衬衣,单膝点地蹲在地上的克莱斯特身形笔直修长。

    风吹树叶沙沙响,婆娑摇曳的树影间,克莱斯特目光堪称柔和地看着他手中的黑白团子,一人一熊猫就这样对视着。

    ……没错,刚才克莱斯特已经抽空给他解释过了。

    这是一只熊猫。

    一只只在古地球相关的历史文献中出现过的大熊猫!

    ……这也不能怪他不认识。

    毕竟古地球已经是亿万年前的历史了。

    虽说如今九大星系的新物种多数都发源于古地球,人们也一直很注重对古地球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但那毕竟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当代正常年轻人谁没事儿会研究这玩意儿?

    也只有克莱斯特这种什么娱乐项目都不喜欢的无聊老古板才会懂这么多……

    另一边,无聊的老古板再一次将掌心中的熊猫幼崽收进怀里。

    这一次他干脆让幼崽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克莱斯特重新将目光转回到光脑还处在展开状态的半透明屏幕上,他想看看这只神奇的熊猫用的到底是什么语言。

    天生毛发颜色偏浅,让克莱斯特的睫毛看上去也是一种淡淡的金色。

    颜色虽然浅,却很长很硬,根根分明。如同他这个人,都很不容易令人忽视。

    此时克莱斯特的眼睫就狠狠地抖动了下,微垂的眼睑中映着显示器屏幕上的字迹。

    他看见那个不小心被熊猫踢中、如今正被选中的按钮,上面标注的内容是:【古地球-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