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白月光他回来了 > 第25章 与你无关
    夜凉如水, 月朗星疏。

    湖边篝火燃烧,星火跳动间,发出“噼啪”的声响。

    在如此静谧的氛围中, 就算是画皮柔弱的声音也格外的明显,其他人听了,止不住地侧目看来。

    谢小晚本来只是想看看热闹,没想到被莫名其妙的牵连,还被指着鼻子阴阳怪气了一通。

    不过他的脾气一向很好,这样也没有生气,或者说是没必要在画皮这种东西上浪费感情。于是他眨了眨眼睛, 看向了林景行。

    林景行果然不失所望,站了出来,证明身份:“这位道友是我的救命恩人。”

    画皮微微蹙眉:“可是他来路不明, 又带着面具不知身份……”

    林景行平静道:“若是出现了差错,我自会承担,与你无关。”只是在说话之时,他刻意避开了画皮的脸,一眼都没有去看。

    有了这句承诺,这件事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

    但是画皮却对谢小晚有着莫名的敌意,再次开口说:“怎么会与我无关呢?你师父……”他欲言又止, 像是在暗示什么。

    谢小晚听到这话,下意识地看向了停在了不远处的马车,

    马车车厢静悄悄的, 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看起来车上的人并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而身缚缰绳的灵兽似乎有些焦躁不安, 鼻翼不停地喷出灼热的气体, 就连用灵果安抚都不起效用。

    谢小晚的目光一掠而过, 收了回来,继续看画皮的表演。

    画皮还在细声细气地劝说,一脸为大家好的样子:“为了稳妥,还是让这人离开绿洲吧。”

    林景行态度生硬地说:“我乃望山宗首席弟子,行事所为,还轮不到你置喙。”

    画皮怔了一怔。

    想要赶走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在看他来,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可没想到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这让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画皮不敢对林景行不满,便迁怒到了谢小晚的身上。他想了想,咬着嘴唇,弱弱道:“你是首席弟子,那我还是你师父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景行打断了:“够了!”

    画皮像是被吓了一跳,瑟缩了一下。他转过头,正好对上了谢小晚的眼睛,隔着跳跃的篝火,能够清楚的看见其中包含着的古怪笑意以及……轻微的怜悯。

    是的,怜悯。

    在这般的目光下,画皮觉得他的一切伪装心思都被人看穿,不禁感觉到羞耻又恼怒。

    凭什么这么看他?

    这个带着面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这么看他?

    画皮心知自己就是一个替代品,被望山宗找来,就是为的就是当一个死人的替身。

    可哪有如何?

    只要还有这张脸,望山宗的弟子就得供着他、敬着他。而就连那位高高在上的云竹君,也不过……

    画皮的手指轻轻抚过脸颊,又冒出了一股自信,温声道:“我这是为了大家好,若是你师父知道了……”

    林景行忍不住出言打断了他的话:“住口!”

    画皮的动作一怔,停了下来。

    年轻修士一向光明磊落,一向说不出脏话来,现在却用着刻薄的言辞道:“张口闭口就是我师父,真当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吗?”

    画皮听着这么尖锐的话,身体一颤,连带着眼睛也渐渐红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原来,你……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仰起了头,将整张脸暴露在了火光中。他刻意模仿了“谢小晚”的神态,眼尾生出了一抹红意,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柔弱与可怜。

    林景行本来还要再说什么,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突然堵住了嗓子,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是小晚的脸。

    一想到这个,他顿时泄了一口气,侧过头不再理会。

    画皮看林景行的反应,不免心中得意。

    讨厌他,看不起他又怎么样?

    还不是对他的这张脸依依不舍,连说句重话都不舍得。

    画皮的眼睫轻颤了一下,心想,他还真的要谢谢那个凡人,死得这么早,才能够让他有机会变成这副模样。

    夜风吹来,吹得树叶发出簌簌声响。

    画皮拢了拢身上的绒毛披风,还想再说两句话,这时,停在不远处的马车突然剧烈颤抖了起来,一股寒气四溢。

    他脸色一变,也顾不上针对谢小晚,匆忙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那些弟子做了什么,过了片刻后,车厢中的人安静了下来。

    待一切都平息下来了以后,林景行低头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小声地说:“对不住。”

    谢小晚倒是没有生气,只觉得这一切都挺好笑的。

    林景行想要解释:“他、那个……”可是话说到一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难道要说,因为他的师父害死了心上人,走火入魔了,于是宗门为了安抚他师父,只好找来了一个替代品。

    这实属是越描越黑了。

    篝火旁渐渐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林景行在这面具人面前格外的拘束,半天只憋出了一句:“沙漠夜间危险,还是先修整一夜,明日再出发找离开的路吧。”

    谢小晚没有意见,点了点头,合衣躺在了沙地上。

    他枕着手臂,望着上方皎洁的月色。

    耳边突然响起了林景行的声音:“你、你不把面具摘了吗?”

    谢小晚转过头,面具一侧火光映照犹如佛像慈悲,另一侧却是一片幽暗鬼魅丛生。

    第一眼是令人生畏,可第二眼,便会被其蛊惑,想要探究面具后是怎么样一张脸。

    林景行的声音低了下去:“没什么,我就问问……”

    在面具遮挡下,谢小晚的唇角浮现了一抹笑意。

    年轻人呀。

    干净得像是白纸,风华正茂,又年轻气盛。经历了这么多教训还是会轻易上当,有点傻,但是又傻傻的可爱。

    谢小晚又望向了上空,睡意一点点地涌来,他正要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余光突然瞥见了一抹猩红。

    他定睛一看。

    天际无云,圆月四周晕开了一圈模糊的光环,隐隐透露着凶煞之气。不过一眨眼间,月亮就被染成了猩红色,连带着落下的月光都变得阴沉沉的。

    谢小晚侧耳倾听,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猛烈的呼啸之声,似有狂风欲来。

    他暗道一声“不好”,坐了起来。

    林景行也听到了动静,问:“怎么了?”

    谢小晚的手指轻轻划过沙地,写下了一行字——有沙尘暴,找地方躲起来。

    林景行一看到这话,连迟疑一下都没有,立即通知其他人:“沙尘暴要来了,快点启程避开,找遮挡之处!”

    修士虽身负灵气,精通术法,可还未修炼到一定境界时,还是不敌自然天地。

    尤其这里是上古遗留下来的秘境,环境风貌皆与外界不同,天地之力威力更盛,需要小心行事。

    望山宗的弟子听到了林景行的警戒,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启程离开绿洲。

    还未收拾好,就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轻轻柔柔的,却让人不能忽视:“我看这天气,也不像是有沙尘暴呀。”

    望山宗弟子停下了动作,看了过去。

    只见画皮柔弱地站在篝火旁边,伸手指着上空:“你们看——此时无风无云,平静不生波澜,哪里会有沙尘暴?”他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莫不是有人想要骗我们离开绿洲?”

    画皮说着,目光投向了带着面具的谢小晚,针对之意格外的明显。

    其他弟子也看了过去,不免有些防备。

    画皮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毒,又装作柔弱的样子,细声道:“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这人来路不明,还是小心为好。”

    虽说画皮和谢小晚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心思狭隘,十分记仇,方才就想着该如何除掉谢小晚了。

    可令他意外的是,还没等他想出好法子,这个绝妙的机会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身份不明,意图不轨,看这人该如何解释面前的一切。

    画皮暗自冷笑,心中已想出数种应对方式,只待这人出言辨明,便随便找个帽子扣上去,让他无处争辩。

    谢小晚听到这话,就多多少少能猜出画皮是怎么想的。

    解释?这又什么好解释的。

    他提醒林景行,是因为两人之间还有一段渊源在,其他人死不死,与他何干?

    谢小晚一个字没说,转身就要走。

    只是他想离开,别人却不肯放行。

    画皮的声音温和,但说出的话却透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恶毒:“这人实在古怪,想把我们骗出绿洲不知来意。不如先把他留下来,好好询问一番,再做打算。”

    望山宗弟子面面相觑,觉得此话有理。

    毕竟在秘境之中,除了自己宗门之人,其他人都是对手。这人带着面具身份不明,又知晓望山宗的内部情况,若是这么轻易放走了,怕是后患无权。

    这种情况下,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

    想到这一茬,弟子们不再犹豫当即出手,将那道朱红色的身影团团围住。

    林景行站出来阻止:“住手!”

    可是其他弟子根本不听从他的命令,齐齐亮出了兵器。

    月晖暗沉,杀意迸现。

    谢小晚回过头,在暗沉的月光下,半侧鬼面阴森可怖,唇角微微上翘,带着讥讽之意。

    就光看这诡异面具,就能看出他并非名门正派的人士。

    “上!”

    一声令下,望山宗弟子结成阵法,灵气化作一道剑气,朝着谢小晚而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就连林景行都没来得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画皮也站在一旁看着,心情格外畅快。

    这般阵势之下,就算是这个面具人插翅也难逃,总算是好好出了一口恶气。

    就在觉得尘埃落定的时候,只见一道红影闪过,衣袂翩飞,转眼间就突破了重围。

    画皮转头一看,措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张诡异的面具,不禁失声。

    谢小晚伸手掐住了画皮的脸,垂眸打量着,冷不丁地嗤笑了一声:“这张脸还好用吗?”

    画皮一惊:“你说什么?”

    谢小晚方才还未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见到这么个人顶着他的脸,不免觉得有些厌恶。

    “本来懒得理你……”谢小晚挑了挑眉,道,“既然如此,就把你的这张皮留下来吧。”

    声音轻柔,甚至没有一点杀意。

    但落在画皮的耳中,就好似惊雷一般。他感觉到脸皮一阵刺痛,随后就生出了一股绝望。

    不行,不能让别人毁了这张脸。

    在惊恐之下,他慌不择言,喊出了一句:“云竹君,救我——”

    谢小晚的动作顿了一顿。

    许是那一声“云竹君”过于的耳熟,一旁的马车轻轻摇晃了起来。

    画皮见状,想起临行前长老的嘱咐,脸上做出了一副凄然的模样,轻声道:“云竹君,你护不住我一次就算了,这一次,还要眼睁睁看我受伤吗?”

    寂静的沙漠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冰凌冻结的声音。不过瞬息之间,绿洲湖面上就结成了一片薄薄的冰霜。

    一阵冷风席卷而来,冰冷刺骨。

    谢小晚站在原地,缓缓地转过了身,他看见一道凌厉的剑光划破了夜色,留下一道残影。

    叮铃——

    剑气波及,谢小晚发间的玉簪摔落在了地上,裂成了数段。浓密的发丝散乱,朝着身后飞扬而起。

    剑光锋利,停了下来,只与眉心有着一寸之距。

    谢小晚不躲不闪,只微微眯起了眼睛。

    大漠孤烟,风沙骤起。

    绿洲之中,只余下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