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死神敲了阎王门 > 第23章 七夕
    地府, 枉死城。

    “大消息大消息!”城中最爱探听八卦的长舌鬼兴冲冲地跑进城门,街道上的鬼居民们都好奇地围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新鲜事了?”

    “画皮鬼又披人皮去招摇撞骗了?”

    “还是城东的色鬼又去调戏女鬼了?”

    “难道是饿死鬼偷饱死鬼家粮食了?”

    鬼魂们议论纷纷。阴间日子无聊,他们就指着这点每日八卦解闷。

    长舌鬼道:“都不是, 是七爷八爷在一起啦!”

    众鬼沉默一瞬,然后集体“切”了一声,一哄而散。

    “他们难道分开过么?不是一直在一起?”

    “这也算新闻?一点都不新鲜。”

    “没意思, 散了散了。”

    长舌鬼见没鬼感兴趣,着急道:“这次是正式在一起, 奔着做夫妻去的那种, 和以前怎么一样?”

    众鬼意兴阑珊:“这不是早有预料的事么?就他们以前那亲密程度,多少真夫妻都做不到。”

    “哎,只羡鸳鸯不羡仙,要羡当羡无常仙。”

    _

    地府有消息延迟, 此时距离黑白无常正式官宣在一起,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一个月前,范无救在朋友圈发了张黑白无常的合影照,两人各自执一根勾魂索,另一端都缠在对方手腕上, 十指紧扣握在一起, 并配文:这辈子就和身边这位锁死了。

    谢必安发了同样一张照片,不过配文要比范无救文艺得多: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销魂。

    这句诗本意是, 明明共度一生一世的两个人,命运却安排他们两地相隔, 不能厮守, 黯然销魂。也符合谢必安与范无救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对彼此心怀爱意, 命运却不曾撮合他们,致使他们各自隐忍千年,失魂落魄。

    然而黑白无常将勾魂索互相拴在对方身上,又有为彼此魂牵梦萦的意味,此后他们的魂,也只会被对方勾走。

    谢必安生前就才华横溢,有文人风雅,死后也连告白都这般浪漫。

    两条朋友圈一经发出,立刻得到大批神仙祝贺,地府同事更是排队发来贺电。

    孟婆:总算官宣了!上回才和钟馗崔珏打赌你们何日官宣,我赌百年内,他们赌千年内,这下他们欠我百万冥币了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你们,也恭喜我发财!

    钟馗:虽然害我失去百万冥币,但还是说声恭喜。

    崔珏:你们能成可还有我推波助澜一把呢,我这回可当了一次月老。老范,这百万冥币你不替我出,说不过去吧?

    月老回复崔珏:你怎么还抢我饭碗?

    陆之道:不是?你们打赌怎么也不带我一个?顺便说声恭喜。

    魏征:也没喊上我。顺便恭喜。

    范无救回复孟婆:……你们拿我和小白开赌局问过我们了吗?

    牛头:恭喜恭喜,看到消息和马面一起感动哭了,我们终于不用满世界解释不是所有兄弟情都是黑白无常那样的。

    马面:地府里的鬼童经常以我们没有黑白无常亲密为由说我们是塑料兄弟情,笑死,人家根本不是兄弟情。

    范无救回复马面:对不住了,你们才是真兄弟。

    送子观音:祝二位无常仙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范无救回复送子观音:观音娘娘,百年好合可以,早生贵子就不必了。

    妈祖:祝二位天长地久,以后常来东南海玩。

    范无救回复妈祖:谢谢天后娘娘,以后一定常来。

    ……

    清一色的祝福评论中,唯有阎王爷的评论大煞风景。

    阎罗:勾魂索是被你们拿来这么用的?

    勾魂索是阎王赐给黑白无常的神器,算是公家道具。像崔珏当判官时用的判官笔和生死簿一样,转职后还能被阎王收回去。勾魂索本该只用来勾亡魂,勾另一位无常算是不务正业,乱用道具。

    这条范无救不敢回。顶头上司,他不敢怼。

    然而没一会儿,崔珏孟晚他们又集体在地府工作群里@他和谢必安。

    范无救点进去一看,阎王爷在群里发了个指定红包,备注:无常难得久,我祝无常久。

    红包限定他和谢必安收。范无救点开,好家伙,一冥币。

    他抽了抽嘴角,阎王殿下可真“大方”。

    再看另一位运气王谢必安,分到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冥币。

    范无救:“……”他错了,阎王殿下是真大方,只是他非而已。

    不过幸运的是小白,范无救倒也没有不平衡。

    群里一时因范无救的运气爆笑如雷,笑完孟晚才羡慕嫉妒道:早知道阎王殿下这么大方,我们设什么赌局,直接薅阎王殿下羊毛!

    陆之道:阎王殿下可真有钱啊。

    崔珏:为了薅到阎王殿下羊毛,我也决定脱单了!

    谢必安:多谢阎王殿下。

    谢必安谢的不只是阎罗王赠送的冥币,还有他祝福的那句话。

    谢必安生前死后,最恐一段佛偈: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世事无常,难以恒久,心有忧怖,难以割爱。

    谢必安与范无救在宿命中只有兄弟之缘,并无爱情之分,若不是外来神祇丘比特的强行干扰,他们还会继续错过,并将永远错过下去。

    阎王殿下却道:“无常难得久,我祝无常久。”

    阎王殿下掌控因果之力,他这般祝福,华夏的天道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

    华夏有句古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而当谢必安攥住爱情之箭,又故意松手的那一瞬间——

    他改掉宿命,求来了他的爱情。

    _

    阳间,烟落公寓。

    谢必安坐在床头,揉了揉酸疼的手腕。

    以前小区里的妖精们总馋范无救身子,说他又野又撩,在床上一定能把情人弄得魄散魂飞。

    谢必安当时听了,想到范无救在他跟前那个清纯得不得了的直男模样,在想这群妖精对老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现在他觉得,应该是以前的他对老黑有误解。

    或许是千年的压抑太难熬,一朝挑明,两人都有些干柴烈火,恨不得把错失的千年光阴都弥补回来。

    ……反正他这一个月几乎没怎么下过床。

    神仙岁月与凡人不同,双修起来直接闭关千百年的都有,一个月并不算很长时间。

    但谢必安累了。

    他生前是文人,体力本就不太好,禁不起这么折腾。

    尤其是范无救玩得还很野,昨晚还用勾魂索把他手腕铐在床头,生生逼问出他脱离金箭清醒过来的时间点,并在得到答案后更加兴奋,险些没让谢必安哭死。

    虽然他也很舒服,但还是有点累。

    谢必安拿起床头范无救的手机,锁屏是一张照片——他还受金箭影响的时候,和范无救一起在一家甜品店里吃蛋糕,这一幕竟被范无救拍了下来,还设置成屏保。

    他弯了下唇角,看到日期显示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

    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

    谢必安放下手机,唤了声:“老黑。”

    范无救立刻从客厅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杯温水。他把水递给谢必安:“什么事?”

    谢必安接过水喝了几口,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道:“今天七夕,想出门玩。”

    “七夕?”范无救一思索,“这几天确实忘了今夕何夕。”

    七夕是属于有情人的节日,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怎么能不去外面约会。

    之前是假扮男友,现在可是真真正正的情侣了。

    趁天色还早,他们当即换好衣服下楼,遇到正在一楼公共大客厅里看电视的维纳斯。

    维纳斯最近好像在躲什么人,几乎不出门,在房间里实在待得无聊就会换个地方待——仅限于从二楼房间看电视变成在一楼大厅看电视。

    看到牵手下楼的他们,维纳斯挑眉:“好久不见,看起来你们这个月过得很愉快。”

    青涩的果实已经变成熟透的浆果,甜腻的气息浓郁得他都觉得发齁。

    一对坠入爱河的青年。

    纯粹美好的爱情,总能令爱神心旷神怡。

    “咳。”两人脸色都有些不自在,但牵紧的手却没有松开。

    他们爱得大大方方,无需躲避任何目光。

    范无救道:“我们打算出去玩,过情人节。”

    “真羡慕你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出门。”维纳斯说,“不过情人节不是二月十四号么?这都八月了。”

    “那是西方情人节。”谢必安说,“东方情人节是农历七月初七的七夕。”

    “原来如此。”维纳斯学到一个新知识点,“祝你们玩得愉快。”

    _

    七夕夜晚的街道格外热闹,姿态亲昵的小情侣随处可见。谢必安和范无救路过上次去过的那家电影院,看到电影院前人满为患。

    毕竟看电影是很多情侣约会的必备项目。

    范无救一看到这家电影院,就想到上次的经历,转头问谢必安:“还记得我们上次来这里吗?”

    “记得。”谢必安说,“你挑了部国产鬼片,妄图吓到我。”

    “妄图”这个词就很有灵性,充分表明范无救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范无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好在你很配合我的演出,明明一点儿也不害怕,还非往我怀里钻。”

    再次被范无救低情商整无语的谢必安:“……”

    谢必安:“你独自尴尬便足够了,无需旧事重提,拉着我一起尴尬。”

    范无救忍俊不禁:“那这次还看吗?”

    谢必安快步往前走:“不看,下一个。”

    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最终进入一家情侣餐厅。

    他们订了间包厢,封闭的环境没有其他人打扰。菜很快上齐,卖相极佳,色香味俱全。

    凡人开的餐厅虽不像烟落酒店里的食材富有灵气,也没有阎王重金聘请的厨神掌勺,偶尔尝试也别有风味。

    谢必安有洁癖,很讨厌双手沾上油腻,范无救就娴熟地动手给他剥壳,海螺也用牙签一个个挑好,放进他碗里。

    这也不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范无救才这么做的,千年来范无救一直都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谢必安。倒也不是谢必安要求,只是谢必安怕脏,不想动手,就宁愿不吃。范无救哪儿能看得下去,干脆替他代劳。谢必安说不用,范无救就说:“这都是兄弟应该做的。”还真把谢必安忽悠过去。

    也无怪整个地府都默认他俩是一对了,牛头就从来不会给马面剥龙虾壳。

    范无救正剥着,一只修长漂亮的手忽然从盘子里拿起一只小龙虾。他一愣,扭头看见谢必安低着头,正认真剥着壳,红油立刻染红他干净的手指。因为动作生涩,还有几滴油飞溅,染脏了他的白衣。

    范无救忙道:“你放着我来就行,我快给你剥好了。”

    谢必安不听,依然努力与小龙虾壳作斗争,半天剥完一个,将虾肉放进范无救的碗里。

    范无救一愣:“给我的?”

    谢必安轻轻“嗯”了声,继而去剥第二只。

    “爱是互相照顾,不是单向付出。”谢必安垂眸,“我可以为你暂时克服一下洁癖。”

    那是范无救此生听到最动听的情话。

    ……

    从餐厅出来,范无救牵起谢必安已经洗干净的手,忍不住在他掌心划了两下。

    这么一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竟也为他剥了虾壳,挑了海螺。

    范无救觉得,就算烟落酒店里的饭菜是厨神手笔,也抵不过今晚这一顿普普通通的人间美味。

    两人慢慢走着,又途经一家花店。

    七夕节的花店生意格外热闹,范无救看了眼,对谢必安说:“等我一会儿。”说着就挤进人海。

    范无救想,他应该要在七夕送小白一件礼物。

    就送一束红玫瑰吧。

    虽然俗套,可毕竟之前没有送过。别的情侣有的,他的小白也要有。

    红玫瑰代表热恋与真爱,充满了浪漫,而浪漫至死不渝。

    谢必安站在原地等了会儿,就见范无救从花店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一大捧玫瑰,细数正好九十九朵,象征爱情天长地久。

    范无救走到他面前,将那束玫瑰花递给他,笑道:“送给你。”

    “小白,七夕快乐,我爱你。”

    谢必安接过玫瑰花,低头轻轻吻了吻花瓣,随即用那沾了花香的瑰艳唇瓣吻上范无救的嘴唇。

    _

    回到公寓时,夜色已深,一楼大厅的灯还亮着,维纳斯抬头打招呼:“欢迎回来——噢,你怀里的红玫瑰可真漂亮,能让我看看吗?”

    他碧绿的眼眸浮现出惊喜,显然对玫瑰花十分喜爱。

    谢必安将红玫瑰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落座:“当然可以。”

    “红玫瑰代表炽热的爱情。”范无救无时无刻不忘秀恩爱,“这是我送给小白的情人节礼物。”

    “我当然知道。”维纳斯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玫瑰花,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红玫瑰的传说还与我有关呢。”

    谢必安做出倾听姿势:“愿闻其详。”

    维纳斯说:“那就不得不从我和阿多尼斯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开始讲起了。”

    谢必安:“……”

    范无救:“……”

    维纳斯声情并茂:“阿多尼斯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美男子,还拥有最温柔的性格和声音,我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美好的情人……”

    一声门铃打断了他的叙述。

    维纳斯只得遗憾地打住:“稍等,我去开门。”

    他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的一瞬间,笑容僵在脸上。

    高贵俊美的蓝发神祇站在他面前,宝石蓝眼眸光华流转,将暗藏的危险尽数压制下去,显得神秘莫测。独属于海中霸主、天生王族的气度与优雅,被他彰显得淋漓尽致。

    他笑着开口:“亲爱的维纳斯,我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