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气死咒灵我在行 > 第33章 第 33 章
    热气腾腾的饭菜摆了一桌。

    日本人崇尚分食制, 一碗汤,黄油烤海鱼,炒杂蔬, 酱萝卜和白饭。看似平淡,吃起来却滋味很好,海鱼肉端上来时还滋滋作响,泛着淡淡的油光。一口咬下,滚烫的鱼肉紧实饱满,淡淡的黑胡椒味在舌尖炸开。挤上柠檬汁后又是全新的味道,柠檬清新怡人, 完全掘弃最后一丝腥味。

    白饭虽然乍一看平平无奇,吃起来却很有嚼劲、属于碳水的香气充满了整个口腔,浓浓的米香混着鱼肉的鲜甜, 伏黑甚尔一口一口吃得满足。

    白饭和海鱼都来自和夏油杰度假时村民的赠礼,新鲜的总是最好的。

    比傍上富婆去高级餐厅吃的还香。

    “说起来,伏黑先生请不要在厕所背单词,腿容易麻的。”

    !!

    伏黑甚尔动作一顿。他原本伸向鱼肉的手诡异地在半空一弯,以一种奇怪的弧度伸向了往往被放在最后喝的汤。

    动作太用力,奶白色的汤汁微微晃动,露出些下面的汤料来。

    红枣、枸杞、两片香料还是中药的东西——对面的女人很喜欢搞药膳这玩意儿, 他想着味道不错也就随她去了但这不是重点!

    他盯着汤碗中心那扭曲虬结、纯白的一团东西,面容难得露出一丝迟疑:“这是什么?”

    秋音真辉还没回答, 系统就惊恐地脱口而出:「!不、不要脑花!」

    她神经粗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的, 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是猪脑, 考教资脑细胞应该会消耗很多, 我在网上下的菜谱给你补补脑子。”

    伏黑甚尔的表情顿时复杂了起来。倒也不是说他不吃, 他从禅院家出来时为了活命什么东西没吃过?但是......

    “你不吃吗?不吃的话给我好了。”

    坐在他对面的少女感觉他的抗拒, 站起来用公勺刷刷两下把汤里的猪脑舀到她碗里。

    她动作太快,表情又太理直气壮,以至于伏黑甚尔竟一下没反应过来,握着筷子的手抬了抬,目光在那块被舀走的猪脑上停滞。

    这行为在秋音真辉的眼里看来就是对猪脑心有余悸ptsd,于是她又难得贴心地问:“你汤喝不喝?不喝的话我下次给你煲别的。”

    伏黑甚尔的沉默被她当做了无声的拒绝,她伸手去够那碗汤:“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忌口,下次你把你忌口的东西给我写一下我避开。”

    “不了。”男人的喉结轻轻滚了一下,像是护食的黑色大猫,猛然将手掌覆盖在汤碗之上,“有幸吃到大小姐的手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露出一个虚伪至极的牛郎微笑来。

    “这样。”既然对方都说了能接受,秋音真辉也不强求,安静地坐了回去。

    “滋——滋——”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振动,秋音真辉捞起来一看,发现是夏油。

    “喂你人在哪里?”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语调不太明朗,“你还记得我们今天有任务吗?”

    她当然记得。但任务不是在三小时以后吗?

    于是秋音真辉慢吞吞地按照顺序回答问题:

    “我在宿舍。”——在校外居住是违反条例的行为,但伏黑甚尔这种摸鱼选手但凡看守松懈一点就立刻把知识排入大海,所以她这段时间全靠系统帮忙黑了监控溜出来的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被夏油杰知道,不然夜蛾怕是第二天就提着针线来修理她了。

    “我记得今天有任务,我一会儿要出去买东西,到时候任务地点见。”

    夏油杰没有回复她,在听筒里的呼吸声却骤然加快了几下,好像他忽然喘不上气似的。

    她耐心地等待了三秒,觉得对方没有回应应该是默认了见面信息,于是干脆挂断了电话。

    她对着对坐在桌上自顾自吃饭的男人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我一会儿要出去了,回来我会抽查教师职业理念和法律法规概念两个单元,请您做好复习准备。”

    男人动作一顿,强装着冷静道:“行。”

    收钱办事、收钱办事。

    在房主走了以后,伏黑甚尔的翻盖手机滋滋地在桌上振动。

    有人给他打电话了。

    这段时间他没有工作、也没和其他人发生冲突。那给他打电话的人恐怕只有刚刚联系过的那位情报贩子。

    他急切地将筷子放下,嘴边还粘着粒饭。

    他甚至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了电话:“库洛姆,怎么样了?”

    库洛姆又名甘乐,是活跃在池袋附近的一个情报贩子,能力有多好,性格就有多恶劣,和他打交道比较吃力,但最终能拿到第一手靠谱情报。

    “伏、伏黑先生?”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声,她迟疑地问道,“是伏黑甚尔先生吗?”

    他不知道这个情报贩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皱了皱眉:“你在搞什么鬼?”

    温柔女声听出来了这个音色确实是伏黑甚尔,语气加重,肉眼可见的气愤:“伏黑先生,请问您最近有空吗?虽然已经被您推掉了五次家访的机会,但我依旧希望就津美纪和惠两位小朋友的学习生活与您共同商讨。”

    是伏黑惠的幼儿园老师。

    伏黑甚尔本来这次想一如既往地推脱——他可没闲心思浪费在闯入他家就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唠叨半天,什么关注儿童心理健康、不应该与同学打架云云的老师身上,但他读了几天《综合素质》和《保教知识与能力》,听着这些零零碎碎的琐事竟然与课件上的一些知识对上号来。

    “我当了五年幼儿园老师,第一次见到像您这种完全不花心思在孩子身上的家长!”

    电话那头的老师又说了半天有的没的,伏黑甚尔都没在意,他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能在各色小恶魔丛生的地狱里生活五年,这位老师应该实力......也很强吧?

    “好的没问题,”伏黑甚尔打断了老师持续施法,以千年难遇的姿态诚恳地回复道,“老师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呢?”

    “啊...啊?”忽然被打断的老师楞了一下。

    “明天?好,明天我回来找你进行个别约谈,”男人的嗓音低沉性感,带着一些沙哑,像是在情人耳畔低语,“很期待与你探讨惠和津美纪的园内生活。”

    老师在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里有些愣神。等她挂断电话,才脸红着意识到这位伏黑甚尔先生的有些用词......是不是太过内行了?

    *

    “嘟嘟嘟.......” 站在高专女寝走廊尽头,拎着两袋冷饮的夏油杰脸黑得像炭。

    他面前正对着一扇古朴的木门,上面携刻着“秋音真辉”四个大字。他刚刚敲了半天门,都不见里面的人出来回应。

    这种熟悉的、被抛下的感觉,与度假前的那一个月一模一样。但他心里却比那一个月的恐慌更甚,在八月、还算温暖的环境中他竟觉得心中有些发凉。

    他心知肚明,有什么东西被他亲手推开了,而且推得远远的。

    像是一颗柠檬被刺了一下,缓缓滴出酸涩的汁水。

    但为了......

    他不得不这么做。他勉强压制住内心的负面情绪,安慰自己道。

    走廊尽头,咬着冰棍的硝子笑容里带了点幸灾乐祸:“被拒绝了?”

    夏油杰一听脸更黑了,咬牙切齿地嘴硬道:“嗯。她不想出去。”

    他转身离开,拎着的两袋冷饮相互碰撞,塑料袋摩擦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闹得他心烦:“我们先走吧。”

    兴许是太过生气,他没有注意到墙上靠着的五条悟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

    夜蛾第二天来上班时,发现桌上放着四杯冷饮,恰好办公室里四位老师,高高兴兴地分掉。

    剩下的长话短说,总之,四位老师一天都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