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陆先生是我的白月光 > 第207章 陆先生(番外6)
    陆妈妈先是满脸问号,而后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除了你这个现世宝,还有别的儿子?”

    陆隐之微微一笑,慢慢伸出食指朝她身后指了指。

    陆妈妈回头,那条藏獒正吞着舌头在门口转悠,时不时伸头朝里看,眼里都是委屈。

    它不是故意的。

    陆妈妈看了一眼可怜的顾时涵,又看了一眼可怜的藏獒。

    最终,她对女佣说,“将这个混蛋玩意给我拖出去炖(关)了,好日子过多了。”

    藏獒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尾巴都像被扯掉一样,一动不动。

    两个女佣直接将它拖走了。

    陆隐之知道妈妈的气不是对狗,也不是对别的,就是生他的气。

    “您别担心,蒋鑫已经看过了,根本不要紧,等会气顺了,她就会醒。”说完陆隐之拉开拦在前面的凳子,扶起妈妈下楼,“我给您孙子的妈炖了银耳红枣羹,您帮我看看味道正不正。不正,我再学。”

    陆妈妈一听孙子两个字,心里突然舒坦了,“这还差不多,自己的媳妇自己不疼,谁替你疼,真是的,这一方面,你就没你爸爸会做人。”

    陆站北是出了名的痴情深情专情,宠爱老婆是出了名的。

    陆隐之虚心受教,一再保证,以后会好好对顾时涵。

    因为有了陆妈妈的全力支持,顾时涵又特别想要个孩子,晚上,她醒来后就各种撒娇,求吻求抱求亲热。

    结果陆隐之又恢复老样子,油盐不进。

    这可把顾时涵气坏了,她骑在陆隐之的身上,“我就问你给还是不给?”

    陆隐之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好吧,顾时涵使出杀手锏,粗鲁地将他的睡袍扒下来扔飞出去。

    “我就不信这个邪。”

    陆隐之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不信就对了。”

    说完给了一个绵长深远的吻......

    第二天一早

    顾时涵和陆隐之来到餐厅。

    陆佳佳好奇地问:“哥哥。你昨晚一晚上没睡吗,这熊猫眼也太厉害了。”

    薛瑞摇摇头,身为他薛瑞的女朋友,好像不大聪明啊

    新婚伊始,还能睡好觉???问这话简直不用脑袋。要是他结婚,晚上肯定也不会睡觉的。

    “昨晚被你嫂子折腾坏了,哪里还让睡觉?”

    想得美哦。

    薛瑞差点笑出声音,看不出来顾时涵还挺厉害的。

    顾时涵翻了一眼,“昨晚踹了他一晚上”

    陆隐之真摸了摸屁股,昨晚身上最受累的地方,真被踹了不少次,其次是大腿,光从床上滚下来就滚了好几次。

    这女人太可怕了。

    “昨晚,你俩打架?”陆佳佳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

    顾时涵撅起小红唇点点头,又不好意思当大家面说为什么打架。

    薛瑞凑到陆佳佳面前,“我给你讲个故事,听不听?”

    陆佳佳喜欢听薛瑞瞎掰,大部分都是黄段子。

    两人坐到钢琴旁边。

    薛瑞给她讲了个打架的故事。

    话说公交车上,有个小孩指着路呀边的两只小狗问:妈妈,那两只小狗在干嘛?

    妈妈撇了一眼不好意思拉过小孩说:它们在打架。

    这时旁边的一位男子直接了当说小狗在xx。

    那位妈妈瞬间变脸,很不高兴质问男人为什么跟小孩说这种事。

    男子不以为意,看着女人凶巴巴的样子问:你是不是也想跟我打架?

    段子讲完了,陆佳佳的脸也红了,薛瑞真的出口就是黄段子,他真的和很多医生不一样。

    经过薛瑞这么一说,陆佳佳缓过神来,原来打架是这个意思啊,真是太污了。

    这天,新婚不久的陆隐之去o州开会,因为不想和顾时涵分开,他决定带着她一起。

    顾时涵又舍不得陆妈妈和陆佳佳,于是怂恿几人一道。

    在o州最大的购物广场,顾时涵在一家品牌包包店看中一款包包,她拿在手上却被另一个人夺过去。

    那女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衣着打扮十分时髦。

    浅棕色的大波浪卷长发,光泽很好,看起来十分柔顺。

    陆妈妈不服气了,这孩子素质也太差了吧,怎么可以从别人手里抢东西呢?

    几人争论起来。

    女人嘲讽顾时涵,“你穿成这样,也不知道这地的保安眼睛是不是瞎了,让你们进来。”

    陆佳佳气急,“唉,你怎么说话的呢?我们穿成哪样了?”

    陆妈妈是长辈不能和孩子一般见识,她极力劝慰脾气炸毛的陆佳佳,“算了算了,不要吵。”

    顾时涵也不想惹事,将拿着包包的手放下来,可以看出她很喜欢这款包。

    陆佳佳不干了,她一把夺过来,“凭什么算了,我们先看上的。”

    那女人抱臂,伸手掩唇笑起来,“你也不看看价格,急着抢,等会付不起款子,看你在这里丢我们国人的脸。”

    说到这话,顾时涵就不乐意了,她老公来这里开的世界级会议,她跟来买个包怎么就丢国人的脸?

    她突然怀疑这个女人估计也是跟着家里开会的人一起来的。

    “你这样的人才丢国人的脸,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骨子里不知道是个什么都东西。”

    女人很生气,“我爸爸可是三全牛奶的创始人朱大常......”

    “哈哈哈,猪大肠??哈哈哈。”陆佳佳脱口而出,“那你就是猪小肠,哈哈哈。”

    那女人气的不轻,“你倒是说说你们是谁?敢在这里笑话我爸爸?”

    还真没笑话他爸爸,就是这名字起的,不得不让人佩服(发笑)。

    陆妈妈打断陆佳佳的笑:“陆隐之你认识吗?他是我儿子。”

    女人:“.......0”

    她上下打量陆妈妈,最后又嗤笑了一声,根本不相信。

    陆佳佳没在意她的嘲讽表情,接过妈妈的话,“他是我哥哥。”

    女人白了一眼,最后看向顾时涵,“你呢?你是他什么人?我猜你一定说他是你老公,哈哈哈,可真逗。陆先生会有你们这样的家人?”

    顾时涵噘噘嘴,“他真是我老公。”

    女人撩起耳鬓的秀发往后一甩,傲娇地说,“我还说陆先生是我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