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卿心似玉 > 第四十七章 该离开了
    含香和嫣翠被唤来,床上的东西要全部换一遍,家具器物要擦洗一番,否则殿下怎么安寝。

    含香一拉被子,叫了起来,“把水倒床上了?这一大片湿的。”

    李霖瞥一眼阿玉,见她的脸没有刚才红了,神情还有些不自然,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些气恼,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道:“让别人着急,合适吗?”

    阿玉心里的气还没消,用手使劲擦了一下嘴角,“殿下让别人做替身,合适吗?”虽然都是女子,今晚的事还是让她有种被冒犯的羞辱感。

    寝殿里瞬间安静下来,气氛格外凝重,从没有人敢这样对殿下说话,他们这些人为主子做事,什么时候想过合不合适,这个阿玉胆子也太大了。

    李霖没料到阿玉还上了脾气,不由愣了一下,没有像大家预料的那样发怒,他沉默片刻,向晚樱淡声道:“很晚了,你带她回去休息。”

    “是!”晚樱拉着阿玉想赶紧离开,明日再让她找殿下赔罪。

    阿玉还以为自己要被赶出王府了,见李霖什么也没说,心里又有些后悔,她是赌气才说喝了水,可她说的也是实话,就是心里慌,身上热。

    被这个疯女人一顿乱亲乱摸,她能不心慌吗?大热天穿着衣服捂在被子里,不热才怪……

    阿玉不敢再和李霖说话,她推开晚樱的手,悻悻地靠近青霜,低声道:“青霜大哥,她的簪子,里面有东西。”

    青霜瞬间明白,上前一步,从碧灵发间拔下发簪,仔细观察一下,用力一拔,藏在里面的长针露了出来。

    府医匆匆赶来,最近他格外忙,都与阿玉有关,府医向李霖请过安,刚要去看阿玉,李霖淡声道:“不用管她,看这簪子。”

    看来殿下真的生气了,阿玉躲在晚樱身后,盘算着回去再好好睡一觉,明日就要带着包袱走人了。

    府医拿起发簪,先嗅了嗅,没有味道,倒一盏茶用长针搅了搅,茶色没有任何变化,他用舌尖试了试,没有特别的味道,舌头也不发麻,一时不敢确定是否真的有问题。

    忽然,府医脸色骤然变红,呼吸急促,眼神迷离起来,乜斜着眼看见一旁的晚樱,便往上扑,寝殿中的人都吓了一跳,晚樱惊叫一声向后退去,撞在愣在原地的阿玉身上。

    青霜见势不妙,夺过嫣翠手中那盆端来擦洗的凉水,对着他兜头泼上去,经水一浇,府医向后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半日才清醒过来。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阿玉半日才缓过神来,终于明白李霖为何那样紧张,尝了一点就这个样子,要是一杯全喝下去,她都不敢想象,而且……这一切,原本的目标是殿下!

    今晚来之前,晚樱对她再三嘱咐,说殿下交代了,她只要躺在床上就好,不管谁端来的东西都不能碰,青霜和晚樱守着寝殿外。

    李霖在书房用过醒酒汤,歪着歇了一会,放心不下过来瞧瞧,正赶上里面闹起来,才有了刚才一幕。

    碧灵打的歪主意犯了大忌,事关殿下名声,不能让更多人知道,白虹都被打发出去了,碧灵对几个大丫头都很熟悉,只有阿玉本来是女子,而且和碧灵从未打过照面。

    李霖也希望自己想错了,如果碧灵只是一个想攀高枝的女子,给点钱打发出去完事,眼下看来远没有那么简单,不但用的迷药绝非凡品,而且手法老练娴熟。

    看看昏死过去的碧灵,李霖冷声向青霜道:“带下去,找两个女人看起来,明早你去审问,告诉看守的人,要是寻了死,或是跑了,本王决不轻饶。”

    晚樱被吓得不轻,嫣翠扶她坐下休息,阿玉站在角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座戒备森严的王府,其实也没有那么安全,看似高高在上的淮南王,也不是活的随心所欲。

    青霜带人将碧灵架走,嫣翠扶着晚樱回去休息,府医自己缓过来,惭愧地告罪离开。

    寝殿中只留含香一人忙着收拾,今晚这里是睡不成了,茗雨请李霖回书房歇息。

    李霖缓步经过阿玉身旁,脚步迟疑一下,还是没有停下,径直出门去了。

    阿玉尴尬地挠挠头,看看在床边忙碌的含香,灰溜溜地走出寝殿,四下看看,凭记忆向小院找去。

    耳房的灯还亮着,听到院门响了,小昭忙出来看,见只有阿玉自己,奇怪地道:“晚樱姐姐回去服侍殿下了?怎么你一个人回来的。”

    阿玉讷讷地道:“晚樱姐姐不会再来这里了,反正我明日也要走了。”

    小昭虽然有些奇怪,也不敢再多嘴多舌,看着阿玉进了屋,赶紧回去睡了。

    这一夜,阿玉似睡非睡,这些日子的经历,在梦中来回闪现,忽然决定要走,心里还有些留恋,可能是过了几天好日子,终归不是自己该呆的地方,早点离开也好。

    天快亮时,她才沉沉睡了过去,等到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阿玉慌忙起身,看到屋内洗脸水已经打好,她穿好衣服胡乱洗了一把。

    听到院中传来嬉笑声,阿玉连忙走出门,今天阳光分外明媚,院中那架蔷薇正是花叶茂盛时,晚樱和含香趴在花架下的石桌上,头对头正在看着什么,时不时伸手去摸一下。

    “晚樱姐姐!”阿玉怯怯地唤道,晚樱应该是来送自己走吧,要不含香怎么也来了,一定是殿下的意思。

    晚樱听到阿玉唤她,笑着起身道:“你醒了,来看看这是什么。”

    阿玉向石桌看去,原来是一只毛茸茸的白兔,小小的,一只手都能捧起来,她也觉得很可爱,只是现在不太有心情。

    “过来看看,你还没睡醒啊,没精打采的样子。”

    “哦……”阿玉走到石桌旁,在石凳上坐下,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忽然道:“这个养大了要吃吗?”

    含香“噗嗤”笑了出来,起身道:“我完成任务了,要回去做事,现在被那个……害的,缺了一个人,又不能随便安排人上来,姐姐什么时候回去,我和嫣翠都忙不过来了。”

    晚樱笑了笑,“还要三五日吧,等殿下吩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