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jmi这个高跟鞋品牌, 取得就是姐妹拼音的几个字母组成的。

    品牌定位,从一开始就冲着和谐女性,爱美女性出发的。品牌创始人是女性, 设计师也是女性。

    传言, 这两人是姐妹, 是闺蜜, 当然, 也有人说是更亲密的关系。

    品牌是两个人合伙办的。

    她们不喜欢撕逼,更不喜欢女人为难女人。

    她们看好的, 期待的,是女性间的互相扶持,一起变漂亮, 一起变好。穿上高跟鞋,一起走在街上, 逛街散步, 甚至于旅行。

    这也是为什么林总会在路晴画问出那两句话后, 便说她不符合品牌的定位。

    jmi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打压贬低对方的方式。

    你可以合理竞争,只要是公平的, 但这种语言上的攻击, 他们不喜欢, 也不需要。

    路晴画被林总这一番话说的,连礼貌都丢了, 黑着脸转身就走。

    看她离开, 林总看向路穗穗。

    路穗穗起身, 浅声道:“抱歉, 给林总添麻烦了。”

    林总笑笑, 朝她伸出手, 淡声道:“回去后我安排人拟合同。”

    他看着路穗穗,语气和善,“期待我们的合作。”

    “一定尽力。”路穗穗说:“谢谢林总。”

    “应该的。”

    林彬,也就是林总看路穗穗半晌,突然说:“穗穗方便给我签个名吗?”

    路穗穗愣住,“啊?”

    林彬笑笑,告知:“我有个女儿,今年刚上初中。”

    路穗穗眨眼。

    林彬道:“她很喜欢你,她是你的小粉丝,知道我要跟你一起吃饭,一直嚷嚷着想要我给她要个签名,方便吗?”

    “当然方便。”路穗穗讶异,就是没想到有初中的小女生会喜欢自己。

    签完名,一行人散场。

    路穗穗上了车,夏莉才忍不住爆了声:“天哪,太爽了。”

    她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路穗穗扑哧一笑,“夏莉姐,低调点,我们签完合同再快乐?”

    夏莉觑她,“林总都说这话了,你觉得这事情还会黄?”

    “不怕一万怕万一。”路穗穗一本正经说。

    夏莉想了想,也是。

    “对了。”路穗穗好奇,“你之前不是跟我说约的是总监吗?怎么总经理也来了?”

    这个问题,夏莉也不清楚,但她猜测,可能是和林彬的女儿有关。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路穗穗,在听到总监说要跟她吃饭时,便不请自来了。

    听夏莉这么解释,路穗穗觉得有点道理。

    “真就这么简单?”

    夏莉觑她,“你是不知道林彬是出了名的女儿奴。”

    路穗穗轻笑,“行吧。”

    她说:“那我运气挺好。”

    能成为林彬女儿的偶像,然后得到了这么一次和林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再拿下jmi的代言。

    听她这么说,夏莉不赞同了。

    “你运气肯定是不差的,但也仅限于能让林彬过来。”她拍了拍路穗穗肩膀,浅声道:“但你能拿下代言,肯定不是因为你是林彬女儿的偶像。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商业价值已经很高了,热度也高,影响力也好。”

    她顿了下,看路穗穗的那双腿,“还有,你的这双腿不代言高跟鞋,他们不选你代言他们的鞋履品牌,一定是他们的损失。”

    路穗穗被夏莉夸着,差点要骄傲自满了。

    “你别这样夸我。”路穗穗忍笑,“万一我骄傲过头了怎么办?”

    夏莉笑:“今天允许你骄傲过头。”

    他们这边其乐融融的,路晴画那边却并不。

    路晴画匆匆忙忙出了门,气冲冲回到家。

    回到家的时候,朱慧云还在看《无尽》。

    她一转头,又是路穗穗的画面。

    那一下,路晴画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刚刚在包厢里路穗穗看自己的神情,她什么都没做,轻而易举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那是胜利者的挑衅。

    思及此,她想也没想,拎起旁边的一个花瓶往电视机那边砸。

    “看什么看!”她对朱慧云大呼小叫,“你整天看她,你是想让她做你的女儿吗?”

    ‘砰’的一声巨响,花瓶碎了。

    电视好像也有了刮痕,但质量好,里头的电视剧还在继续,画面不断,连卡顿都没有。

    朱慧云懵了下,不敢置信地看向平日里温柔可人的女儿,“晴画!”

    她呵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路晴画尖叫了声。

    朱慧云被她气的半天说不出话,她错愕坐在沙发处,“你受什么刺激了?”

    “我没受刺激。”路晴画愤怒不已,瞪了眼朱慧云。

    朱慧云看她眼神,皱了下眉,“你这样对妈妈说话,你觉得自己礼貌吗?”

    “我就是没礼貌。”路晴画回了句,转身摔门就走。

    朱慧云被她再次制造出来的响声吓到,呆坐了好一会才回神。

    她看向从院子里进来的佣人,深呼吸道:“疯了疯了,她真疯了。”

    ……

    从家里跑出,路晴画驱车离开。

    轰鸣声刺耳,让不少别墅区的人注视。

    -

    路穗穗在外折腾了一番,到家时,路年年迎了上来。

    “姐。”

    路穗穗瞅她,“怎么了?”

    “我听说了。”路年年看她,“你是在替我出气吗?”

    闻言,路穗穗拍了下她脑袋,“出什么气?”

    她装傻。

    路年年无言,挽着她的手说:“我不管,我就当你是在给我出气了。”

    路穗穗失笑。

    路年年拉她到沙发上坐下,低声问:“你知道吗?我刚听到一朋友说,路晴画因为你这个事,回家跟她妈妈大吵了一架。”

    路穗穗惊讶,“为什么和她妈妈吵架?”

    这不是自己的问题吗?

    “不知道啊。”路年年也是听说,“吵了一架之后,她开跑车走了,据说把周围邻居吵得不得安宁,故意似的按了好几声喇叭。”

    路穗穗:“……”

    有点幼稚啊。

    路穗穗沉默了会,想了想说:“不管她。”

    反正和他们没太大关系。

    “嗯嗯。”路年年立马岔开话题,跟她聊其他有趣的事。

    次日,jmi那边便拟邀了合同发过来。

    夏莉和律师看了,没太大问题。

    路穗穗在新年前,便把合同签了。考虑到马上新年了,拍广告是不太可能了,对方准备在初五这天让路穗穗去国外拍摄。

    路穗穗这边在初十前都是空的,自然是没问题。

    代言定下,路穗穗又紧跟着签了份综艺合同。

    是路晴画参加的那个音乐节目,她作为一个观察老师,用不专业的态度,站在观众的角度来点评,来评选。

    签完,为了让自己显得稍微有点水平,路穗穗还跟宋星驰取了经。

    知道她要去那个节目,宋星驰给她回了好几个问号。

    路穗穗:「怎么了吗?这个节目不好?」

    宋星驰:「穗穗姐!!!我也签了这个节目。」

    路穗穗:「…………导师?」

    宋星驰:「是。」

    宋星驰虽只出道两年多的时间,可他顶流的地位已经很稳固了,而且他是从小学音乐的,唱跳俱佳,是前几年选秀节目的第一名。

    他专业水平过硬,虽是个流量明星,但也有自己的真材实料,更何况这种新歌手选拔类的节目,除了需要实力派老歌手外,还需要新生代歌手的点评。

    最好是流量和实力并存的。

    宋星驰就是个最好的选择。

    路穗穗:「好巧。」

    宋星驰:「是有点。」

    路穗穗:「那……你先教我点有用的东西?」

    宋星驰:「没问题。」

    聊着聊着,路穗穗忽然想到自己前段时间让夏莉找大提琴老师,她说暂时没找到厉害的又有时间带自己的老师。

    想到这,路穗穗直接问宋星驰有没有介绍。

    宋星驰:「你要的话,我这边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你什么时候方便?我工作室有个大提琴老师,教你应该没问题。」

    他最近没有演唱会,老师也是在休息阶段,正好有时间。

    路穗穗:「是鹿城人吗?她有时间教我吗?」

    宋星驰:「是的,有。」

    路穗穗:「我什么时候都方便。」

    宋星驰:「那我把老师微信推给你,你们商量什么时候开始?」

    路穗穗:「好。」

    大家的办事效率都很高。

    在大年三十到来前,路穗穗开始早出晚归学大提琴了。

    但她是新手,只能学点入门级别的。

    休息间隙,路穗穗看剧本,可以说非常努力了。

    喻夏有两次和她对戏,来的都是她练大提琴的教室这边。

    路年年就更别说了,她本来是个不那么上进的咸鱼,被路穗穗刺激的,她索性到旁边学钢琴的教室开始练琴。

    路景山对两个女儿早出晚归这事,很是懵逼。

    他根本不知道两人在做什么,他只知道他们忙,在学习,但并不知道是在练琴。

    周日这天,路景山想在家享受下温情的家庭时光。

    他正思索要不要弄个两姐妹都喜欢吃的火锅,才刚提出来,路穗穗就说:“爸,我不行诶,我今天要跟喻夏姐对戏,要出门。”

    路景山转头看路年年。

    路年年:“爸,我要去我姐和喻夏姐旁边学习,你知道的,我是票房毒药,我想看看她们怎么对戏的。”

    这借口过于拙劣,路景山都不想听,更不想戳穿她。

    他叹息一声,非常受伤的摆摆手,“行吧,你们俩去吧,爸爸一个人在家里,爸爸不会孤单的。”

    路穗穗:“?”

    路年年:“……”

    两人对视一眼,不太懂他这突如其来的表演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家里有两个演员,激发了他这种中老年人的表演欲?

    路穗穗不知道,路年年不确定。

    但两人都是提前约好的,也不能爽约,最终还是出门了。

    两人一走,路景山忍不住跟自己未来女婿打了个电话。

    “路叔。”

    裴之行那边接的很快。

    路景山:“阿行啊,我听说你们一家今年回来过年?”

    裴之行应,“是的,我们应该晚上就走。”

    只剩五天过年,该回家了。

    路景山“噢”了声,“需要我去接你们吗?”

    裴之行笑笑,“路叔,不用的。”

    他那边都安排好了。

    裴之行思忖了会,总觉得路景山的电话不会这么简单,他想了想,低声问:“路叔,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路景山幽幽道:“路叔就是随便问问。”

    裴之行失笑,“您跟我客气什么。”

    路景山叹息,“唉,阿行啊。”

    “您说。”

    “穗穗平日里对你热情吗?”

    裴之行:“……?”

    他不太懂路景山这话是什么意思。

    路景山自言自语说:“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把她弄丢了,她回到家都跟我感情不深,心里对我有怨念啊。”

    “……”裴之行沉默了会,想了想说:“不会的路叔,穗穗很喜欢你,也没有怨念。”

    “是吗。”

    路景山不解,“那她和年年,最近怎么老是不着家,早出晚归的,我刚提议说今天在家吃个火锅,两人也不答应,直接走了。”

    裴之行怔了怔,忽然懂了路景山为什么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他捏了捏鼻梁,笑说:“她们应该是真的有事,过两天就好了。”

    “真的?”

    “真的。”裴之行是知道路穗穗在练琴的,但因为苏瓷是大提琴演奏家,她怕路景山知道了会伤感,所以没告诉他,跟裴之行说的时候,路穗穗还特意叮嘱他,不能告诉路景山。

    裴之行答应了。

    有了裴之行这话,路景山稍微放心了点。

    只要不是路穗穗和路年年不喜欢他这个爸爸就行,忙一点就忙一点吧,他不难过的。

    -

    路穗穗刚到教室,大提琴老师还没来,裴之行信息先来了。

    裴之行:「路叔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

    路穗穗:「?」

    裴之行:「说你们抛下他。」

    路穗穗:「哪有!我们早上和晚上都回家吃饭啊。」

    裴之行:「嗯。但你很久没跟我一块吃饭了。」

    路穗穗看着他信息,是懵逼的。

    不是在说路景山吗?为什么裴之行要跳到自己身上?

    路穗穗:「你不在国内啊。」

    裴之行:「我今晚回来。」

    路穗穗:「?」

    裴之行:「明天陪我吃个饭?」

    路穗穗:「。」

    她就知道,裴之行不会莫名其妙卖惨,一旦卖惨了,肯定是有后招在等着自己。

    她哭笑不得,无奈答应:「知道了,裴总需要接机服务吗?」

    裴之行:「要。」

    未来老婆的接机服务,他当然要。

    -

    因为耽误了部分时间,裴之行他们私人飞机回国落地时,正好是中午时间。

    路穗穗没有驾照,安排司机送她到机场的。

    她等了一会,便看到了裴之行一行人。

    除了裴之行外,还有严思茵和裴之行的父亲。

    看到她,严思茵第一个冲了过来:“穗穗,想严姨了吗?”

    路穗穗被她抱住,差点没能喘过气来。

    她咳了声,轻笑道:“想了。”

    严思茵松开她,上下打量说:“半年没见,我们穗穗变漂亮了。”

    路穗穗笑,“严姨也是,越来越年轻了。”

    严思茵摸了摸她的脸,“还是我们穗穗会说话,嘴真甜。”

    裴之行在旁边看这两人腻歪,皱了下眉。

    “妈。”

    严思茵瞅他,“干什么?”

    裴之行:“先上车。”

    严思茵给路穗穗介绍裴之行父亲。

    路穗穗发现,裴之行长得还挺像他爸爸的,但他比他爸还要冷峻一点,也更帅一点。裴振,也就是裴之行的父亲身上有种儒雅感。

    明明是个商人,但儒雅的味道却很重。

    “裴叔。”路穗穗喊道:“我是穗穗。”

    裴振看她,点点头说:“像你妈妈。”

    严思茵:“是吧。”

    她道:“先上车,穗穗在外面会被狗仔拍到吗?”

    “不会的。”路穗穗道:“现在过年了,狗仔都放假了。”

    严思茵挑眉,惊讶道:“狗仔过年也放假呀?”

    这问题,路穗穗也不确定。

    她想了想,猜测说:“应该吧。”

    一行人上车。

    路穗穗安排的是保姆车,人能坐下,但严思茵他们的行李多。

    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裴之行告知,“行李不用管。”

    他说:“我安排了人过来。”

    路穗穗这才注意到,裴之行身边还有杨向明。

    “杨助理在这等?”

    “嗯。”裴之行道:“我们先回去。”

    杨向明其实也不需要怎么等,车来了,只是还没找到他们的位置。

    路穗穗点点头,和他们一块上了车。

    上车后,严思茵拉着路穗穗聊天。

    她很喜欢路穗穗,也很愿意跟路穗穗分享很多东西,两人聊的欢乐,车厢里全是两人的声音。

    裴之行好几次想开口,都没有机会。

    到家门口停下。

    陈姨迎了出来,严思茵这才放过路穗穗,跟陈姨说事去了。

    “累吗?”

    裴之行垂眸看她。

    路穗穗抬眸,看向大半个月没见的人。

    “我还好。”

    她抿了下唇,“你们呢。”

    “不累。”

    裴之行拿过旁边的水瓶,递给她,“喝点水。”

    路穗穗接过,忍笑问:“你是在暗示我刚刚在车里跟严姨说太多话了吗?”

    裴之行没有这个意思,他只是担心路穗穗口渴了。

    路穗穗看他被自己话噎住的样子,唇角往上牵了牵,低声道:“正好,我确实有点儿渴了。”

    裴之行“嗯”了声。

    “中午在家里吃饭?”

    路穗穗“啊”了声,想起说:“不行。”

    裴之行看她。

    路穗穗解释:“我爸去上班了,我要是在你们家吃,年年就得一个人吃饭了。”

    “……”

    裴之行蹙眉,“她多大了?”

    一个人在家吃饭怎么了。

    路穗穗忍笑,看他这小表情,调侃问:“裴总,你多大了?”

    她忍俊不禁,“你怎么老跟年年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