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70章 第七十章
    院子里岁月静好, 屋子里倒大不相同了。

    路年年本身是钻进厨房想给杨姨帮忙的,但她不常进厨房,偶有的几次也都是过年, 她帮着端端菜什么的。

    路家没有太多的佣人。

    除了杨姨和司机外, 一周会有两次家政上门收拾。所以做饭这些事,基本是杨姨一个人搞定。

    之前, 路景山想多请几个人,杨姨说她一个人能搞定,他们都不常在家, 请多了也是浪费。

    路年年和路景山也确实不太习惯家里有太多人, 商量过后便也作罢了。

    所以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外, 一般有客人来的时候, 路景山都会安排厨师来家里,减轻杨姨压力。

    但新年这种时候, 杨姨很乐意一个人搞定大家的晚餐。

    原本,路穗穗想来帮忙的。

    可看路年年兴致勃勃,旁边又还有个许礼在等待,她自觉退出厨房的舞台, 跟裴之行去院子里晒太阳了。

    “杨姨。”

    路年年是个话痨, 还是一个有十万个为什么的人。

    她指着手里的东西, “这个要怎么处理呀?”

    杨姨一看, 连忙道:“年年你别忙活了,杨姨自己来。”

    路年年:“可我想帮杨姨嘛。”

    她说:“午饭随便吃点就行,我们的重点在晚上。”

    杨姨失笑, 答应:“好。”

    她示意路年年放下刀, “你帮杨姨洗洗菜, 刀放下, 杨姨来切。”

    “可你在忙那个。”杨姨正在杀鱼,路年年看着,思忖道:“要不我把姐姐喊来帮忙?”

    杨姨正要说话,门口传来清清冷冷的男声,“我来。”

    杨姨一愣,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许礼,点点头问:“小许会吗?”

    许礼颔首,“会的。”

    路年年剜他一眼,傲娇道:“不用了,你是爸爸邀请来家里的客人,我们路家没有让客人来厨房帮忙的习惯。”

    许礼:“……”

    杨姨失笑,“这孩子。”

    她敲了下路年年脑袋,温声道:“你姐姐跟阿行在外面聊天,让小许这孩子帮杨姨吧,别去打扰你姐姐他们。”

    路年年瘪嘴,跺了跺脚,撒娇喊:“杨姨。”

    杨姨笑笑,“怎么了。”

    她安慰她,“把刀给小许,你别弄伤了。”

    路年年没辙,把刀放下。

    跟许礼互换位置的时候,她狠狠地剜了许礼一眼。

    许礼眼神微顿,敛下眼睫,并没表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出来。

    “要怎么切。”

    他声音依旧好听,路年年有点烦。

    杨姨应声,“切块就行。”

    她说:“年年喜欢吃瘦瘦的红烧肉。”

    许礼低声答应:“好。”

    路年年本想走的,可她又觉得不太礼貌。

    虽然她在许礼这儿本身就是不礼貌的一个人,可她最终还是没挪动脚步离开。

    她站在厨房门口,垂着眼看在砧板上切肉的人。

    许礼的手好看,应该是说他全身都好看。

    他比裴之行要瘦一些,身上有没有肌肉路年年不清楚,看到他此刻的模样,她会下意识地想到高中时期的他,也是高高瘦瘦的,他长相不是硬朗的类型,也没了少年的那种活泼,他长得有点清秀的,特别是他眼底的那颗泪痣,更让他像带着英气的女生。

    他皮肤也很白,人特别瘦,穿着白色的校服t恤,穿堂风吹过时,t恤紧贴他肌肤,若有若无的勾出他的腰肢。

    那会,路年年还听班里女生小声议论过——说没想到许礼那么瘦,竟然也有腹肌。

    因为这话,在每次风大的时候,她都不受控制的跟个变态似的去看许礼的小腹位置。

    偏偏,天不如人愿。

    她去看的时候,风是大,可天也变冷了,许礼从短袖t恤,换成了秋季校服,他不单单把外套衣服拉上了,甚至还拉到了最高处,连喉结也不让她偷窥。

    小气又抠门。

    从久远记忆里回过神时,路年年发现许礼已经把红烧肉切好了。

    她不经意瞟了眼,还没来得及震惊,杨姨先发出了惊叹。

    “小许,你怎么把肥肉跟瘦肉都分开了?”

    许礼切的红烧肉,还没让肉下锅去炖,就已经肥瘦分离了。

    他刀法好像很好,分的干干净净,瘦肉上没有沾一丁点的肥肉,肥肉上倒是有一丁点瘦肉,但也不多。

    许礼敛下眼帘,乖乖地看着杨姨,一副自己做错事的模样,“这样不行吗?”

    杨姨愣了愣,笑道:“行倒是行,但是切成肥瘦一块炖应该会更入味。”说着,杨姨逗趣道:“不过没事,这样的话方便了年年,以往她夹一块肉,总要把肥肉给剔除才吃。”

    “……”

    听到杨姨这话,路年年窘迫,“我哪有。”

    她轻摸了下耳朵,嘀咕说:“杨姨他没切好,你别让他切了吧。”

    说着,路年年轻哼道:“看来你也没比我会多少嘛。”

    许礼还没来得及应声,杨姨继续道:“不过小许这刀法不错。”

    路年年:“……”

    这个家还有她生存的空间吗?

    许礼:“杨姨谬赞。”

    他轻声道:“年年说得对,我没切好。”

    杨姨笑着摇摇头,“小许再帮我把这个牛肉和土豆切一切吧,待会做土豆炖牛腩。”

    “好。”

    路年年真心觉得,厨房这儿不再需要她。

    她根本挑不出许礼的刺,思忖半晌,路年年决定去找她姐玩比较合适。

    “杨姨,我去外面啦。”

    说完,路年年转身就走。

    看着她转身消失在拐角处,许礼收回视线,努力将注意力拉回到砧板上。

    再忍忍。

    -

    看到路年年,路穗穗诧异,“你不是在厨房帮忙?”

    路年年撇嘴,“杨姨说不需要我,她嫌弃我老是帮倒忙。”

    路穗穗笑,“打下手她也嫌弃?”

    “有人给她打下手。”路年年酸溜溜道:“她就不需要我了,我已经不再是杨姨的小宝贝了。”

    她好伤心的。

    路穗穗看她表演,捏了捏她鼻尖,“我待会就把这话告诉杨姨。”

    路年年:“别。”

    她认怂。

    她看路穗穗,“裴之行呢?”

    “你们俩一个正门进一个侧门出,他去给我拿保温杯了。”

    “噢。”路年年顺势坐在裴之行之前坐的椅子上,“那太好了。”

    路穗穗:“……”

    路穗穗保温杯放楼上了,裴之行去拿下来时,自己的位置已经被人霸占了。

    他挑了下眉头,抬脚朝路穗穗走近。

    “重新装了水,温度刚好。”

    路穗穗:“谢谢。”

    路年年看着这两人,托腮问:“裴总,可以帮我拿一下杯子吗?”

    裴之行:“年年。”

    “什么?”

    “你最近是不是吃的有点多?”

    路年年:“???”

    她最近是吃蛮多的,听到这话,路年年焦急问:“姐,我是长胖了吗?”

    路穗穗被水呛了下,下意识看她。

    她端详了路年年片刻,迟疑说:“脸只是比之前圆润了一点点,这样刚——”

    ‘刚刚好’这几个字还没说完,路年年忽而惊呼,“我的天哪。”

    她起身,往屋里走,“我去照照镜子。”

    “……”

    路穗穗微窘,抬头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人。

    “你干嘛这么逗年年。”

    裴之行淡定不已,拿回自己位置,淡声道:“她太闪了。”

    路穗穗:“?”

    她愣了须臾,才反应过来裴之行说的是——她这个电灯泡太闪了。

    她忍俊不禁,唇角弯了弯,“你好幼稚。”

    裴之行认下。

    不幼稚没女朋友,这道理他这段时间刚知道。

    等路年年照完镜子出来,又被杨姨安慰了一番折返回院子时,院子里没了她的位置。

    到这会,她才反应过来裴之行给她挖了个坑。

    路年年无语,偷偷给路穗穗发消息,控诉裴之行这行为,不男人,一点都不man,她让路穗穗再多考虑考虑,别找这么小气幼稚的人当男朋友。

    -

    中午吃饭,许礼切的红烧肉被路景山调侃了一番。

    路穗穗凑了个热闹,也跟着说了两句。

    许礼倒是淡定,没看出任何的不好意思。

    唯独路年年,又窘又生气,想发脾气又不好发。身边全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她明知道他们调侃的是什么,却没办法反驳。

    都怪许礼。

    路年年暗戳戳把这事,记在许礼身上。

    吃过午饭,路穗穗和路年年忙着贴对联。

    裴之行和许礼帮了下忙,但这是路家的对联,最终完成者,是她们两姐妹。

    路景山兴致勃勃的,还让两人在贴好的对联下拍照。

    拍完,路年年跟路穗穗吐槽,“爸爸晚上要跟自己的好朋友们炫耀了。”

    “炫耀他有两个女儿吗?”

    路年年扬眉,笑盈盈说:“炫耀他有两个漂亮的女儿。”

    漂亮才是重点。

    路穗穗被逗笑。

    下午,路穗穗在路家这边忙了会,跟裴之行去了裴家。

    裴之行一天不见人影,严思茵倒也没找。

    但两人目前这关系,在一起吃团圆饭是不太合适的。看在裴之行帮忙贴了对联的份上,路穗穗很礼尚往来的,来裴家给他帮了个忙。

    知道许礼要留在路家吃饭,裴之行在送路穗穗回路家的路上感慨,“真好。”

    “好什么?”

    路穗穗无奈看他,“你该不会还羡慕许礼吧?”

    裴之行没搭腔。

    但他意思很明显。

    他就是羡慕许礼。

    路穗穗耸肩,“他一个人过年太可怜了。”

    路景山本身就喜欢热闹,更何况是对许礼。

    裴之行沉默半晌,忽而问:“你说我要跟路叔说我晚上也在家里吃,他会同意吗?”

    “……”

    路穗穗眨眨眼,缄默片刻说:“我爸肯定是同意。”她微顿,上下打量着他,“但你觉得,你吃完饭后还能平安回到你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