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裴之行还没回答, 医生来了。

    他看路穗穗着急的模样,低声道:“在隔壁病房,她没事。”

    听到裴之行的回答, 路穗穗才再次安心地睡了过去。

    她头好晕,她好想吐,好像只有闭上眼, 才会舒服一点。

    医生是裴之行在知道路穗穗出事后直接安排人从鹿城送过来的,全是脑部各方面的权威专家。

    一番检查后,医生看向裴之行,低声道:“裴总, 路小姐醒过来后便没什么大碍了,但这边条件有限, 加上她头部撞击严重, 我们建议让她在这边休养一两天, 之后回鹿城做个全面检查。”

    溪水镇这边的医院条件有限,很多设施也并不先进。

    裴之行颔首:“知道了。确定没事?”

    听到路穗穗醒来便从路年年病房赶过来的路景山也一脸着急问:“真的没事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

    “是的。”医生道:“她有点儿脑震荡, 这几天可能会晕, 会想吐。”

    裴之行和路景山把医生说的重点一一记下, 他看向杨向明, 沉声道:“帮我送送各位。”

    杨向明应下。

    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裴之行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

    路景山看裴之行神色,喊了声:“阿行。”

    裴之行应声:“路叔。”

    路景山示意:“要不要休息会, 穗穗又睡过去了,你衣服都是湿的,回酒店去换件衣服洗个澡吧。”

    裴之行是昨晚半夜到的。

    路穗穗刚出事那会, 路况不好走, 堵车严重。他是直接从堵车点跑到路穗穗入住医院的。

    当时下着雨, 他全身被雨淋湿,湿哒哒的跑了十公里的距离。

    谁劝都劝不动,就一直在医院守着,在病房里守着路穗穗。

    路景山比他晚收到消息,是四五点到的,他到的时候,姐妹俩都检查结束没太严重的问题,只要能醒过来就没事。

    他情况比裴之行好很多。

    裴之行沉默了会,“不了路叔。”

    他道:“我不放心。”

    路景山无奈,“那你换身衣服吧。”他说:“就在这边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在这儿替你看着穗穗。”

    裴之行没再拒绝,他看向杨向明。

    “去拿衣服过来。”

    杨向明早在他被淋湿时便安排人去给裴之行买衣服了,只是他不换,他就没敢提。

    “年年怎么样?”裴之行没去看,只是在姐妹俩去检查被推出来时知道她们没大事,但醒没醒,裴之行不知道。

    路景山:“许礼在那边,醒了,她想要过来看穗穗,人还没爬起来就晕过去了。”

    裴之行:“……”

    他缄默了会,想到刚刚路穗穗的问题。

    他估摸着,要不是路穗穗问完就晕了,她估计也会挣扎着爬起来去看路年年。

    思及此,裴之行很是无奈。

    他这个男朋友在路穗穗这儿,像摆设。

    病房内安静了一瞬,裴之行忽然出声:“路叔。”

    路景山正在看路穗穗,抬眸看他:“想说什么?”

    裴之行微顿,低声道:“那件事您要是狠不下心,我来处理?”

    闻言,路景山苦涩一笑:“阿行,你把路叔当什么了。”他道:“我在亲情这方面,是有些优柔寡断,可也不是真的会让他们欺负到头上的人。”

    他道:“我会处理好。”

    裴之行沉默了会,道:“有什么需要我这边帮忙的,尽管开口。”

    路景山:“嗯,确实有。”

    他看裴之行:“我要下去跟媒体打声招呼,再去一趟警局。”

    不单单是溪水镇的警局,他要回鹿城一趟,那些水落石出的事,该有个结果了。

    裴之行了然,“我会照顾好她们。”

    路景山:“麻烦了。”

    “应该的。”

    路景山没在医院多待,他现在更重要的是去解决那些事。

    因为路穗穗这次绑架,以及裴之行那边帮忙调查出来的结果,很多事浮出水面。谁都不是傻子,这么蓄谋的绑架,没有人帮忙,路强和勾小慧不可能躲避时刻在注意跟踪他们的人。

    裴之行派出去的两个保镖,根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从鹿城溜回溪水镇的。他们那间小破出租屋,一直都有两个人在活动,也因此骗过了跟踪的保镖。

    更何况,除了司机受伤严重还在医院外,路强勾小慧一行人全在警局,路景山是时候跟他们正式碰个面了。

    路景山走后,裴之行换了身衣服。

    他出来时,路穗穗还在睡。

    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夏莉和喻夏过来了。

    “裴总。”

    裴之行颔首。

    喻夏道:“穗穗没事了吧?”

    她听到消息说她醒过一次了。

    裴之行:“无大碍。”

    喻夏点头,浅声道:“孔导他们那边暂时走不开,安排我过来看看她。”她顿了下,低声道:“她醒来了你告诉她,孔导说休息久一点没事,剧组会等她的,让她别着急回剧组。”

    裴之行应下:“谢谢。”

    喻夏指了指:“我去看看年年。”

    喻夏走后,夏莉道:“裴总,网上现在有你们的爆料。”她深呼吸道:“你跟穗穗的关系,可能瞒不住了。”

    现在网友们关心路穗穗和路年年的安全问题,暂时没去细究有人在医院看到的裴之行是路穗穗的谁,跟路穗穗是什么关系,但刚刚夏莉在楼下应付媒体时,已经有人问了。

    她含糊的应付了过去。

    她猜测,等网友知晓路穗穗她们平安后,再去看新闻,或许会开始问裴之行和许礼的身份。

    许礼倒是好说,可以说是导演,正在跟她们接触,但裴之行这边的不好交代。

    裴之行怔了下,示意道:“穗穗醒来后问她,她愿意的话公开,不愿意就把新闻压下来。”

    他尊重路穗穗一切决定。

    夏莉愣住,没想到这时候裴之行还在考虑路穗穗想法,即便是知道新闻难压,他也百分百尊重路穗穗。

    “明白。”

    裴之行“嗯”了声,想到路穗穗牵挂的粉丝,交代说:“工作室替她去网上报个平安吧,人没事。”

    夏莉:“好。”

    -

    路穗穗的粉丝此刻心急如焚。

    在知道自己喜欢的艺人出事后,不少粉丝纷纷质问工作室,为什么安全措施不到位,为什么不能保证艺人的安全。

    除了工作室被骂,新影娱乐也被骂的很惨。

    说好的你们是最大最厉害的娱乐公司呢?为什么连艺人的安全都不能保证?

    路穗穗和路年年竟然会被绑架,生死未卜。

    新影娱乐官博和路穗穗路年年工作室收到了不少谩骂的私信。

    除了骂,还有很多粉丝在许愿,他们没别的要求,就希望自己喜欢的艺人能平平安安,能顺利醒过来。

    路穗穗前面的二十多年已经很苦了,为什么还要让她那么惨。

    夏莉登上工作室的微博。

    「路穗穗工作室v:对关心穗穗的粉丝说声抱歉,是我们照顾不当。同样的也给大家报个平安,穗穗刚刚醒过来了一会,人无大碍,只是脑震荡有些严重,还需要在医院多观察几天。」

    微博刚一发出,粉丝便蜂拥而至。

    「呜呜呜呜人没事就好!!哭死我了。」

    「看完了车祸的视频,吓死我了!!老婆一定要好好的。」

    「年年那边也刚发了声明,说年年没事了!!呜呜呜姐妹俩一定要好好的好吗?」

    「太惨了太惨了!希望工作室能上点心,好好照顾穗穗!」

    「穗穗再醒来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上微博跟我们报个平安呀,我们想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婆醒了就好!!」

    ……

    夏莉看了看微博评论,大多数都是喜极而泣的。

    当然也有人问,原来路穗穗这段时间没任何活动,是秘密进组拍戏了啊。而且还是孔导的戏,有人同时提出质疑——原来她偷偷拿下了孔毅然电影的角色,她能演好吗?

    本身,《光》这部电影开机就很低调,孔毅然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也不喜欢有人跟着剧组,一直没对外官宣两位主演。

    其中一个喻夏,大家是知道的,但路穗穗拿下的这个角色,很多人并不知道。

    出了这事,这消息便瞒不住了。

    商议过后,孔毅然让官博直接官宣。

    只不过这会大家顾着路穗穗和路年年被绑架受伤的事,只有少部分人在讨论,路穗穗到底能不能演好那个角色,路穗穗是不是走了后门拿下的这个角色。就她路家大小姐的身份而言,真要这么一个角色,也是轻而易举的。

    当然,这些质疑在这个时候发出,被不少路穗穗粉丝骂。

    走你妈的后门。

    孔毅然像是会接受走后门的演员?

    再者,要不是因为路晴画那件事,路穗穗根本就没想顶着自己路家大小姐的身份行走娱乐圈,她之前那么低调,看起来像是会走后门的人?

    瞬间,黑粉被骂到灰溜溜删博。

    你要质疑也可以,你要造谣也行,等着格恒和新影娱乐的律师函吧,别怂就行。

    发完微博,夏莉暂时离开了路穗穗病房。

    她觉得自己是个闪闪发光的大灯泡。

    夏莉思忖了会,决定去路年年那边看看。

    刚到,她看到汪珍站在门口。

    夏莉挑眉,“怎么站门口?”

    汪珍抬了下下巴,“你看看就知道为什么了。”

    夏莉一愣,下意识走到掩上的门口往里看。

    门是紧闭的,但有个小窗口能看到里头的情况。

    夏莉看的时候,病房里的路年年还在睡着,而身侧有个人,是许礼。

    许礼正弯着腰给路年年擦脸,动作小心翼翼的,擦了脸又给她擦手……最后,在夏莉的注视下,她看到许礼还亲了下路年年的额头。

    夏莉瞪圆了眼,回头看着汪珍,小声问:“你不拦着?”

    汪珍摊手:“拦什么?”

    她道:“你是没看到许礼早上‘发疯’的模样。”

    那样子,汪珍都不敢去回忆。

    夏莉无言,走到她旁边站着,叹息一声说:“经纪人好难做。”

    汪珍:“谁说不是呢。”

    她们俩像闪闪发光的电灯泡,在哪个病房都碍眼。

    “穗穗的事怎么回事?”汪珍知道,路年年是碰巧被人带上车的,那群人的目标是路穗穗。

    夏莉摇头,“不清楚,但据我所知,是路家内部问题。”

    她道:“绑架她的人,有她养父母。”

    汪珍沉默了会,“丧心病狂的疯子。”

    有些人,真的没有一点良知。

    路穗穗是下午才再次醒来的。

    醒来时,裴之行还坐在她病床旁边。他的手抓着她,在她有动静的第一时间能察觉,能发现。

    “醒了?”

    裴之行垂眸,“还晕吗?”

    路穗穗看他紧张兮兮的表情,艰难挤出一个笑:“还好,不晕了。”

    她盯着裴之行,嗓音沙哑:“但我有点儿渴。”

    裴之行小心翼翼扶着她起来,喂她喝水。

    路穗穗小口小口抿着,喝了点后问:“年年醒了吗?”

    “……醒了。”裴之行看她,“许礼和汪珍在那边,不用担心。”

    路穗穗:“噢。”

    她摸了下鼻子,“是我连累年年了。”

    裴之行并不认可她这话。

    他道:“没有的事,这件事不怪你。”

    路穗穗抬眸看他。

    裴之行道:“再躺会?”

    “好。”

    躺下,路穗穗盯着他眼睛下方的黑眼圈看着,“裴之行。”

    “嗯?”

    “你是不是一天没睡觉了?”路穗穗看他,“要不要睡一会?”

    “不用。”

    裴之行道:“我还好。”

    路穗穗有些不舍。

    她主动勾了勾他手指,轻声道:“睡一会吧,你不休息明天怎么照顾我?”

    裴之行:“……”

    他和路穗穗对视,无奈一笑:“等你困了我再睡,陪你一起睡。”

    路穗穗没辙,只能答应。

    她转头找了找,轻声问:“我手机呢?”

    “在这里。”

    裴之行从抽屉拿出来,递给她:“想发微博?”

    路穗穗:“嗯。”

    她想亲自给粉丝报个平安。

    裴之行没拦着。

    等她发完微博,他低头看了眼特关消息的提醒,路穗穗只简单的发了一句话,没有照片和别的东西,但有了她这句话,粉丝放心了不少。

    知道她没事,粉丝开始做事了。

    路穗穗拿下了孔导的新电影,在里面有个重要的角色和戏份,这事值得宣传,值得全方位安利。

    同样的,路穗穗明晚还有《一起去旅行吧》的国内篇首播。

    国外篇上周刚结束,这周开始国内篇了,这是网友们知道她们真正关系后看的第一个她们合体的综艺,得让热度上来,让点击和收视率爆棚。

    -

    傍晚时候,警察过来了。

    路穗穗和路年年情况有所好转,把警察问的如实告知。

    两人是在酒店门口被绑架的,至于别的,她们知道的并不多。路穗穗能猜到路强他们绑自己的原因,但并不知道他们是受了人驱使,更不知道因为这次绑架,原主穗穗小时候被拐卖的事,也就这么出来了。

    在医院休息了两天,路穗穗和路年年情况好转,但为了两人的安全保障,裴之行安排两人回了鹿城,回到私人医院,给两人做了个全面检查,确保真的没有大碍,也没有别的地方受伤后,两人在医院又住下了。

    不过这回,两人是豪华的双人病房。

    不需要裴之行不需要许礼,姐妹俩都能畅聊一整夜。

    不过,裴之行和许礼并没有给她们这个机会。

    许礼稍微好点,他有事情要忙,没办法一直在医院,但裴之行不同。裴之行直接把工作带到了医院,时时刻刻守着路穗穗。

    路年年偶尔想跟自己姐姐多聊一会,裴之行会出声打断,告诉她们——该休息了,脑震荡才会好得快。

    考虑到自己要早点回剧组拍戏,路穗穗在这方面特别听话,只要裴之行说她该休息了,她便会休息。

    在医院住的当天,路景山过来了。

    路穗穗明显发现,路景山老了很多。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她就觉得路景山整个人变得有些低气压,有些颓然。

    路穗穗没敢多问,在路景山看过姐妹俩回去后,她问了裴之行。

    裴之行没瞒着她,把知道的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路穗穗被拐走的主要谋划者,是路晴画的父亲,她的亲二叔。

    路穗穗的二叔不是主要行动人,但那天路景山一家的行踪,是他说出去的。他告诉的,也不是当时拐走路穗穗的人,而是其他人。

    路穗穗的二叔是聪明的。

    他知道路景山的本事,知道他会查,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没露过脸。

    他一直都是让自己的妻子去处理,朱慧云认识的人多,她不是豪门圈子出身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认识的很多人都是路景山他们这个层面接触不到,也不会去注意的人。

    在嫁给路穗穗二叔之前,她结识的人是很多很多的,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因此,当时这些事做的,交涉的天知地知,路景山和苏瓷根本查不到。

    朱慧云认识的朋友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排查了她亲近的那些朋友和家人,却漏掉了一些不重要的人物。

    而路穗穗的养父母,和朱慧云本身也是不熟的。

    他们是通过第三方,或许都算不上是第三方。总而言之,路穗穗是被转过很多次,才被路强和勾小慧在孤儿院找到,然后收养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收养路穗穗,一个是因为两人没有孩子,想要养摇钱树。

    另一个原因,则是勾小慧曾收到过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让她去收养路穗穗,只要她收养了,按照她短信说的照做了,她会得到一大笔钱。

    勾小慧半信半疑,带着路强把路穗穗带回家的隔天,他们家门口放了一大袋现金。

    是现金。

    之后每天,都有一袋钱。

    足足十天,不是通过银行转账的,就是给的现金。五百万。

    这五百万,勾小慧和路强都不敢第一时间存进银行,他们在家守着,把钱藏在家里。

    之后,根据短信的提示,他们将路穗穗带到了鹿城,让她上学,把她丢入乱七八糟的环境里,让她变成小太妹。

    ……

    路强和勾小慧,是故意把路穗穗养成那样的。

    听到这个解释,路穗穗是懵的。

    既然路晴画父亲安排人拐走她,那为什么还要让她活着呢?他安排人拐走自己的目的,不是想让自己死吗?

    裴之行“嗯”了声:“原本,你二叔是想让你自生自灭的。”

    她被拐走了,丢在路边让她自生自灭。却没想到,路穗穗被人带回家了。

    原本,路穗穗二叔想,收养便收养了,那地方距离鹿城十万八千里,那家里人穷的要命,也不可能会让路穗穗有什么未来。

    他和路穗穗有点血缘关系,便没下狠心让人把她弄死。

    但他没想到,路景山发出的找女儿讯息,还真有了线索。

    当时传到鹿城,说有路穗穗消息时,路穗穗二叔慌了,他第一时间交代人,在路景山和苏瓷赶到之前,将路穗穗带走了。

    原本,路穗穗二叔再次动了要将她杀死的杀心。

    但他担心查到自己头上,被他安排出去的人也不敢这样做。杀一个小孩,是个人都不太能下得去手。

    一下,这事便暂时搁置了。

    再不久,路年年被路景山和苏瓷收养了。

    路穗穗二叔再次有了危机感。

    他看路景山和苏瓷的状况好转,动了别的念头。

    很多时候,你与其将人杀了,不如让她变成一把利刃,然后对准自己记恨了一辈子的人。

    路穗穗被安排去了孤儿院,之后被路强和勾小慧收养。

    路穗穗二叔的主意打的很好,他们要的就是路穗穗变成一个人人喊打的女明星,和路年年形成天差地别的对比。

    之后,等路景山找到她,再激发她内心的恨意和妒意,让她知道,如果不是路年年,自己不会那么惨。

    路穗穗的二叔心里是变态的,是扭曲的。

    他想要看路景山在两个女儿之间周旋,想看他焦头烂额的模样,想看他因为两个女儿争斗的你死我活而崩溃。

    他是个变态。

    他觉得只有这样,自己一辈子被路景山压了一头的那些怨气,才有发泄的地方。

    他就不信,路景山在两个女儿斗来斗去时,还能一如既往的工作,还能保持他原有的沉稳和风度。

    他最讨厌的,便是父母常夸,路景山遇事八方不动,只有他才是最成熟稳重的,最适合格恒的接班人。

    ……

    听裴之行说完,路穗穗震惊了。

    她想到了里的内容,她张了张嘴,看向裴之行:“可是,他难道就没想过,我回到家会跟年年相亲相爱吗?”

    为什么就一定会撕逼呢。

    裴之行:“你二叔二婶学过心理。”

    他太清楚落差大的人心理了。

    路穗穗从小在那样的环境长大,她被要求陪投资方喝酒,被网友骂,被养父母打,甚至虐待。而路年年,一直是路家小公主,被所有人宠着,甚至于连路穗穗从小定下来的未婚夫,也变成了她的,她怎么可能不嫉妒。

    人的嫉妒心理,极其可怕,比想象中更可怕。

    而且,他们考虑过这个问题,为防止路穗穗回到家和路年年相亲相爱,路晴画母亲还特意拾掇过她三婶,让她多在姐妹俩面前提她们的落差。

    这也是为什么,路穗穗当时回到家,她三婶会在她面前夸路年年,然后和自己的过往进行对比。

    “可是——”路穗穗还是很迷惑,“他不担心自己计划失败吗?”

    裴之行:“或许吧。”

    路穗穗二叔就是个心理扭曲的人,即便是担心,他也想试试。万一成功了呢,他就是最后的赢家。

    有些心理扭曲人的思想,你根本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摩。

    裴之行敛目看她,低声问:“是不是很难接受?”

    路穗穗没吭声。

    裴之行道:“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你跟年年会这样。”

    “……”

    路穗穗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其实她想说,原主二叔是个变态,但她得承认,如果不是因为原主熬不下去,让自己阴差阳错来了这里,她二叔的计划是成功的。

    因为里,年年和穗穗就是分崩离析了,就是成为了敌人,然后炮灰死了。

    而路景山,也大受打击,不再振作。

    正是这样,路晴画被作者临时拉了出来,成为了原书女主。

    路穗穗也是看到这,气愤不已。

    但她看时,上面并没写拐走她的背后指使者是她二叔。

    “穗穗。”

    裴之行看她,“在想什么?”

    路穗穗看裴之行:“他把这些事全承认了?”

    裴之行颔首:“证据摆在那里,他没办法否认。”

    甚至于,裴之行这边收到消息,路晴画父亲被警察带走时,路景山去质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把所有事告诉路景山,大笑道:“哥!!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爽吗?看你这么生气,真的好爽啊!”

    他疯了。

    他不甘心被路景山永远压一头,他的嫉妒和恨意,早就满了。

    听裴之行说完,路穗穗憋了憋说:“他疯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路晴画的父亲早就疯了,他精神偏执到了极点,脑子像是有大坑。

    “那之后怎么处理?”

    裴之行看她,“他这辈子,别想出来了。”

    就算路景山同意,他也不会让人出来。更何况,路晴画父亲干的坏事,不止这一件。

    他做的每一件,都足以让他在监狱里度过终生了。

    而路晴画的母亲,作为帮凶,照样也是如此。她或许没那么严重,但十年内,裴之行不会让她出来。

    至于路晴画,在知道父母都出了事后,她跪在路景山面前求他放过他们。

    路景山没答应,却也留了点情,安排人将路晴画送出国,断了她的一切经济来源,让她一辈子生活在监控之下,永不能回国。

    -

    短短几天,路穗穗身边发生天翻地覆变化。

    她没想到,路景山动作会这么快。

    难怪刚刚路景山过来时,神色颓然,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换作是谁碰到这种事,知道自己被自己的亲弟弟恨到这种程度,心里估计也是难以接受的。

    路穗穗还想再说点什么,裴之行道:“事情都告诉你了。”

    他问:“能休息了吗?”

    “……”

    一下,路穗穗那点伤感被裴之行冲散。

    她无奈,偷偷地看向一侧:“我想再玩一会手机可以吗?”

    裴之行:“……我能拒绝吗?”

    路穗穗眨眼,“不拒绝可以吗?”

    她撒娇:“我这几天每天晚上九点就睡觉,我跟猪一样,我都跟全世界断了联系了。”

    怕她看手机太久会晕,裴之行非常遵循医嘱,完全不给她手机。

    裴之行被她的话噎住。

    他无奈,捏了捏眉骨:“这么夸张?”

    “对啊。”

    路穗穗扬着唇,“裴总。”

    她抓着裴之行的手指玩着,“可以吗?”

    裴之行垂睫,盯着她葱葱玉指看着。

    路穗穗的手指其实也很漂亮,她白,手指纤细,柔弱无骨似的。

    他明明不是手控,可看着,脑海里莫名浮现了不健康的思想。

    裴之行别开眼,暗骂自己不是人。

    他咳了声,才把眼神再次落在她脸颊。

    “玩可以。”

    裴之行松口,“十分钟。”

    路穗穗勉强答应:“行吧。”

    她说:“就十分钟。”

    她张望看了看,“年年怎么还没回来?”

    在路穗穗问裴之行那些事的时候,许礼来了。

    路年年嚷嚷着在病房里要闷坏了,让许礼推着她出去吹风。

    这会都半小时了,还不回来。

    听到这个问题,裴之行没吭声。

    说实话,他希望许礼今晚一直带着路年年在外面吹风。

    蓦地,路穗穗注意到了他神情变化。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裴之行脸颊,“裴总,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跟年年住一间病房?”

    裴之行微顿,看她,“你觉得呢?”

    路穗穗哭笑不得,“看出来是不想了。”

    裴之行坦然承认。

    确实不是很想。

    路年年太黏人了。

    而他女朋友,是个宠妹狂魔,凡事妹妹最大。即便是困的眼皮在打架,还会哼哼唧唧回答路年年问题。

    白天,裴之行一般都在这儿陪着,路穗穗还会指挥裴之行,让他给路年年洗水果,让他给路年年倒水等等。

    路穗穗对着他目光,好奇不已:“为什么呀,你真不喜欢年年?”

    “不是不喜欢。”

    裴之行道:“她在不方便。”

    他白天在这里守着,但晚上因为路年年在,裴之行是不睡她们这间病房的。

    路穗穗还有点脑震荡后遗症,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不方便了?”

    裴之行缄默片刻,在路穗穗注视下,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他没忍住,含着她唇珠吮了下,嗓音沙哑道:“懂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