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
    因为裴之行这话, 路穗穗的记忆不知不觉拉回到了昨晚。

    她低垂着脑袋,敲字问:「我昨晚是不是很快睡着了?」

    裴之行:「嗯。」

    路穗穗:「那你呢?」

    裴之行:「?」

    路穗穗不太好意思的问:「你又去洗澡了吗?」

    她迷迷糊糊感觉到了点什么,但那会真的太困了,她直接昏睡过去。

    裴之行:「明天几点拍戏?」

    路穗穗:「……没事了。我去吃早餐了, 你好好工作。」

    她立马认怂。

    她猜测, 要不是因为她今天早上就有戏要拍, 裴之行可能真没那么快那么简单的放过自己。

    路穗穗虽然不排斥, 但这种话题拿到台面上来说, 还是些微的有点不好意思。

    更何况, 现在是大白天。

    看她怂怂的话,裴之行坐在车里, 轻笑了声。

    杨向明听着后座人的笑声,心里发麻。

    看来他老板昨晚没做人。

    裴之行并不知道自己助理内心所想, 要知道他或许会后悔昨晚做人的那个决定。

    他应了路穗穗一声, 这才收起手机,专注看文件。

    事情太多了, 全积压在一起,裴之行就算有心想偷懒,常去给女朋友探班,也没时间。

    -

    吃过早餐, 路穗穗到片场。

    她刚到没几分钟, 喻夏便来了。

    看到她, 喻夏扬了扬眉,很是诧异:“精神挺好。”

    路穗穗:“?”

    她哪天精神不好了?

    喻夏看她懵逼的神色,恍然大悟:“啧。”

    她调侃:“裴总是个人啊。”

    路穗穗被她的话呛住, 明白了她话语里的意思。

    看路穗穗呛红的脸, 喻夏捧腹大笑:“你这害羞的, 好像昨天才谈恋爱似的。”

    她好奇不已,压着声音问:“你们该不会是牵了下小手吧?裴总对这么美貌身材这么好的女朋友,忍耐力这么高的?”

    “……”

    路穗穗被她逗的面红耳赤。

    她抬眸,没好气觑了眼喻夏:“喻夏姐,粉丝知道你这样吗?”

    喻夏摊手,耸耸肩道:“他们不用知道,反正朋友们知道就行。”

    路穗穗无言以对。

    喻夏:“再说了,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谈恋爱,还能像你跟裴总这么纯情的,还真少见。”

    听到这话,路穗穗其实蛮想反驳。

    她其实想说,她跟裴之行也不怎么纯情。

    只是没做到最后一步而已,但该做的好多其实都做了。想到昨晚裴之行咬的地方,路穗穗更是的脸更红了。

    她抿了下唇,咳了声道:“不跟你说这个。”

    喻夏扑哧笑:“害羞了?”

    路穗穗睇她。

    喻夏勾着她肩膀,哎哟了声:“便宜裴之行了。”

    路穗穗轻笑,“你刚刚还说他是人呢。”

    喻夏:“这两者并不矛盾。”

    路穗穗无语。

    她发现自己身边总是存在双标的朋友。而且他们双标的对象都是自己。

    想到这,路穗穗自顾自乐了会。

    喻夏也没调侃的太过,怕她真害羞了。

    她说了两句,两人一块去化妆,准备待会戏份。

    后期戏份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

    他们在城市里的,是重新开始的新篇章。夏思楠和冯艳互相扶持,一个找到新工作,在工作中成长,而冯艳最后的定位是开了一家餐厅。

    一家温暖的小餐厅。

    但生意不好做。

    冯艳从卖早餐开始,勇往直前。

    而夏思楠,在新工作上也并非一帆风顺。好在两个人都坚强,运气不好但也不是太差,偶尔也会遇到挫折事,将自己击倒,难以爬起。

    她们两个人互相鼓励,陪伴对方,最后越来越好。

    她们刚进城时,住的是城中村的破旧出租屋。

    之后,租了有点安全保障的小房子,一室一厅,两人拥挤着住在一起。

    再之后,两人工作事业进展不错,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

    夏思楠和冯艳变得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自信。

    夏思楠不再害怕同事们看自己的眼光,她不会再因为路人看自己的眼神而多想,她不会再去想,对方是不是知道自己,是不是认识自己,是不是知道自己过去那件事。

    她不再如此。

    她变得自信,即便是听到类似的话题,她也不再闻风色变。

    偶尔,她甚至还能去联系对方,问对方需不需要帮助,她可以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冯艳也是如此。

    生意越来越好后,冯艳托人找了关系,让自己的孩子在这边上学。

    当年的官司,她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女儿一直跟着她。

    整部电影的基调,前半段很现实,能影射很多东西,或许还能起到一些对社会现实的帮助。

    后半段的基调是温情向上的。

    只要你想,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可以积极乐观的勇往直前。

    你要永远相信,你可以。

    片场有饰演冯艳女儿的小演员,长得特别可爱。

    因为小女孩之前上学的缘故,之前没有给她太多的镜头和戏份,现在暑假了,小女孩的幼儿园放假,她开始每天待在剧组。

    她喊喻夏喊妈妈,喊路穗穗喊姐姐。

    每次她一开口,喻夏就抗议。

    “我就比你穗穗姐大几岁,为什么我是妈妈她是姐姐?”

    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你就是我妈妈呀。”

    听到这样的回答,喻夏无言以对:“行吧,确实也是你妈妈。”

    路穗穗在旁边笑:“我在电影里单身,没结婚的都是姐姐对吧?”

    小女孩:“对。”

    她说:“而且思楠姐长得漂亮。”

    喻夏瞪大了眼,“你意思是妈妈不漂亮?”

    “漂亮。”小女孩鬼机灵回答,“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妈妈。”

    喻夏:“……”

    行吧,不计较了。

    两人逗着小女孩玩,路穗穗还挺高兴的。

    她就很喜欢小女孩。

    跟两人玩了会,小女孩找自己亲妈妈去了。

    喻夏不经意转头时,看到了路穗穗略微‘慈祥’的眼神。

    她微顿,哭笑不得:“你很喜欢孩子?”

    路穗穗一怔,“是啊。”

    她说:“你不觉得孩子是上天给的礼物?”

    喻夏暂时单身,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笑了笑,揶揄问:“那以后你跟裴总结婚了,你是会想要孩子的那一类?”

    路穗穗思考了一会,毫不犹豫:“会的,我喜欢女孩。”

    如果她结婚了要生孩子,她想要一个女儿。

    “不喜欢男孩?”

    路穗穗沉默了会,“不是。我就是想要女孩。”

    喻夏看她,欲言又止想问点什么,想了想还是没问。

    路穗穗大概能猜到她想问什么,她笑笑:“问了也没答案。”

    喻夏莞尔。

    路穗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个女孩,可能是想弥补,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她就想把女孩宠上天,让她从小就是小公主。

    没别的特别原因。

    两人站在一块,安静了一会,喻夏问:“晚上去吃宵夜吗?”

    路穗穗想了想,“我们俩?”

    喻夏:“还有谁?”

    路穗穗笑:“季总不来探班?”

    “……”

    喻夏无言,“他又不是裴之行,我们俩也不是你们这样的关系。”

    闻言,路穗穗好奇:“年年之前跟我说,季总追了你很久很久。”说到这,路穗穗故意停顿了下,想起来问:“我可以八卦吗?”

    喻夏朝她翻了个白眼,“你都问了还问能不能八卦,你自己说矛不矛盾。”

    路穗穗扑哧一笑,歪着头思考了片刻,理直气壮道:“我觉得还好,没有特别矛盾。”

    喻夏睇她一眼。

    路穗穗弯唇。

    “能说吗?”

    喻夏轻哼,“说什么?”

    “你真不喜欢季总?”路穗穗问。

    其实她自己能感觉出来,喻夏不是真的不喜欢季明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没有感情,感情有多深,其实从眼神还有很多小细节上是可以看出来的。

    喻夏瞥她一眼,没搭腔。

    路穗穗忍俊不禁,“喻夏姐。”

    喻夏:“不知道。”

    她举着小风扇对着自己吹呀吹,叹息一声道:“你这个问题太突然了,我需要好好想想。”

    路穗穗耸肩。

    就在喻夏以为她不会再问时,路穗穗凑在她面前说:“要想多久呀?”

    “……”喻夏哽住,剜她一眼问:“你是季明津?”

    路穗穗笑:“季总也这样追问你的吗?”

    喻夏不想说话。

    路穗穗自娱自乐笑了会,拍了拍她肩膀说:“好了不逗你了。”

    喻夏睇她一眼,“等我想到答案再告诉你。”

    路穗穗:“行啊。”

    喻夏:“裴总晚上过来吗?”

    路穗穗点头:“过来,我可能没办法跟你一块吃宵夜,但晚饭没问题。”

    六点的晚饭,裴之行才刚下班,下班高峰期来这边,起码走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说到这,路穗穗想起昨晚夏莉跟自己说的事,她看向喻夏:“我去找下孔导。”

    喻夏挑眉,没多问:“去吧。”

    -

    跟孔导商量完,路穗穗给了夏莉那边回复。

    她可以去参加《耀眼之星》半决赛的录制,她接下来的拍摄任务不是很重,而且他们在这边的场景不会常换,她最多也就耽误一天的时间,可以先拍其他演员的戏。

    这边得到答复后,晚上时,微博便有营销号爆料。

    [爆料大王v:最新消息,大家过几天可以看到新鲜的某位新晋流量女星了!!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她表演。」

    这爆料一出,不少网友率先懵了下。

    不太知道是谁。

    但转念一想,新晋流量女星除了路穗穗,好像没别人了。而且表演,近期也就只有《耀眼之星》有半决赛录制,而且半决赛和决赛是全程直播,粉丝投票的那种,这说的除了是路穗穗没别人了。

    瞬间,路穗穗粉丝高兴了。

    宋星驰粉丝懵了。

    啊?

    路穗穗要参加半决赛录制?那他们的爱豆还能是个顶流男星吗?他不会在直播里变成顶流男憨憨吧。

    路穗穗都还没去微博上看八卦,宋星驰先给她发了一连串问号。

    路穗穗:「?」

    宋星驰:「穗穗姐!你请到假了呀?」

    路穗穗:「对!」

    宋星驰:「欢迎回归。」

    路穗穗:「真的欢迎还是假的欢迎。」

    宋星驰:「真的。」

    虽然粉丝都在担心他成为一个傻憨憨,但宋星驰是真高兴路穗穗回归录制的。

    和路穗穗一起录节目,你会觉得非常舒服又开心,而且宋星驰不好意思承认,他还会有点说不上来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跟其他人录节目没有,只有和路穗穗录节目,他会有。

    路穗穗自然也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但有人欢迎自己回去,她自己也高兴。

    宋星驰:「不过你答应了,我感觉节目组会使劲压榨你。」

    路穗穗:「啊?」

    宋星驰:「他们之前有没有问你表演一首曲目这事?」

    路穗穗:「没有。」

    宋星驰:「那他们肯定会问你的,做好准备。」

    路穗穗:「……」

    跟宋星驰聊了会,两人结束了对话。

    七点多,路穗穗跟喻夏在外面吃过饭回酒店。她刚在沙发上瘫倒,节目导演的电话先来了。

    路穗穗看到来电时,眉心跳了跳,脑子里闪过大半小时前宋星驰跟自己说的话。

    果不其然。

    导演还真是想让她表演一首曲目,她唱歌好听,节目组想让她在半决赛的时候开嗓,为大家拉开半决赛序幕。

    路穗穗无奈:“半决赛是直播性质的,我怕搞砸。”

    导演:“不会的。”

    他自信满满道:“我听过你跟星驰的合唱,唱得很好。再说穗穗你是苏瓷苏老师的女儿,音乐天赋一定不会差的。”

    路穗穗沉默。

    导演:“我听说你还学了大提琴,要不要试着上台表演一下?”

    路穗穗缄默了会,松口道:“唱歌可以,拉大提琴就算了。”

    她刚学了几首拿不出手的歌曲不说,就算是拿得出手,路穗穗也不想公开表演。她希望自己用大提琴拉出的第一首完整曲目,是送给路景山的。

    那是她为路景山准备的礼物。

    导演并不勉强,只要她答应唱歌就行。

    “行啊!那就唱歌吧,我们都很喜欢听你唱歌。”

    路穗穗莞尔:“好,我跟我经纪人商量一下看唱什么歌。”

    导演:“没问题。”

    知道导演直接找了路穗穗,夏莉吐槽:“他们就是知道你好说话,知道先过来跟我交涉,我肯定会帮你拒绝。”

    路穗穗电影拍摄任务虽说比之前轻了点,但要抽时间练歌,其实压力还是很大的。

    路穗穗当然也清楚,但她答应不单单是为了节目的热度。

    她不少粉丝挺喜欢听她唱歌的,她偶尔登陆微博点开私信时,能看到不少粉丝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再唱歌,他们看不到她新剧新电影,想先听听她歌声解馋。

    夏莉无言:“行吧,那算是送给粉丝的礼物?”

    “嗯。”路穗穗道:“我看看唱什么歌合适。”

    夏莉:“行,找首简单点的吧。”

    太难的练习也要好久。

    路穗穗:“知道。”

    参加节目唱歌这事,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

    裴之行到路穗穗这边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他一进房间,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路穗穗已经拉着他往沙发上走了。

    “你帮我选一首歌。”

    路穗穗直接道:“看看哪首好听一点。”

    裴之行:“……”

    他无奈一笑,垂睫看着她:“一天没见,就想跟我说这个?”

    路穗穗眨眼,抬眸望着他,忍着笑说:“裴总今天忙吗?”

    “……”裴之行配合她,“忙。”

    路穗穗扬眉:“累不累?”

    “还行。”

    两人一板一眼一问一答说了两分钟,路穗穗率先忍不住笑出声。

    “说认真的。”

    裴之行正色道:“要参加节目?”

    他一猜就知道路穗穗要做什么。

    路穗穗点头,“对啊。”

    她说:“要去参加《耀眼之星》的半决赛录制,导演想让我表演首曲目。”

    裴之行颔首,“我听听。”

    路穗穗选了几首比较简单的歌,不难,也挺适合她声线的。

    “你更喜欢哪首?”

    裴之行看她。

    路穗穗指着其中一首,“我更喜欢这个,但是这首比另一首难一点。”

    裴之行盯着她恬静的侧脸看了须臾,嗓音沉沉道:“那就选这首。”

    路穗穗:“嗯?”

    她惊讶,她以为裴之行会建议她选简单的。

    裴之行抬手,揉了揉她头发,低声道:“喜欢最重要。”

    闻言,路穗穗恍然。

    确实。

    在她这里,喜欢胜过一切。

    瞬间,路穗穗有了决定,“那就这首。”

    裴之行:“好。”

    路穗穗把歌曲发给夏莉,这还不够,裴之行余光瞟到,她还发给了宋星驰。

    看到这,裴之行眉峰扬了扬。

    他无声捏了捏路穗穗耳垂,低缓道:“你跟宋星驰关系还不错。”

    肯定语句。

    因为路穗穗是那种鲜少主动找人聊天,也少有找人帮忙做什么的性格。在不熟的基础上,她宁愿自己抗下所有,也不会太愿意开口找别人。

    路穗穗“啊”了声,也没注意到他语气的不对劲。

    她点点头,“还行,星驰挺好的呀。”

    宋星驰一点都不像个顶流,在他们面前也没顶流的架子,路穗穗是真挺喜欢他的。他也没有那些顶流艺人的坏毛病,就是一个长得帅唱歌好跳舞厉害的歌手。

    裴之行没搭腔。

    路穗穗还在给他安利,“我给你听听,上宋星驰发的新歌。”

    当时为了支持宋星驰,路穗穗还特意买了不少。

    说着,路穗穗直接点开音乐软件。

    一点开,宋星驰声音传遍房间。

    裴之行全程没说话。

    一首歌播完,路穗穗抬头看他,有种跟人分享想得到认可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

    裴之行一顿,把她手机拿了过来,没忍住张嘴咬了下她唇角,嗓音沉沉问:“说他多久了?”

    “……?”

    路穗穗一怔,看裴之行沉静的面庞,扑哧一笑:“裴总。”

    她侧坐在裴之行旁边,主动伸手勾住他脖颈,浅笑盈盈:“你今天吃了什么?”

    裴之行抬眼。

    路穗穗笑:“西湖醋鱼?”

    “……”

    裴之行听着她话语里的揶揄,指腹捏住她下巴,以示惩罚。

    路穗穗笑,主动地凑过去吻了吻他唇角。

    裴之行没动,任由她亲着。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低,裴之行刚进来时,还觉得有点儿凉,冷飕飕的。

    可这会,被眼前的人亲着,他觉得全身燥热。

    路穗穗也一样。

    她在亲裴之行,可还没将人撩拨起来,她自己先热了。

    她亲着裴之行的唇角,在他唇上流连,学着他之前亲自己的动作,轻轻的伸出舌尖在上面扫过。

    在她费尽心思想撬开他贝齿时,男人率先松了口。

    下一秒,路穗穗的唇舌被人捕捉。

    她的呜咽声被人吞下,舌尖发麻。

    好半晌,裴之行才抱着她换了个姿势。

    他低喘着气,呼吸落在她脸颊,嗓音沙哑问:“尝出来了吗?”

    路穗穗懵神:“嗯?”

    裴之行:“吃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