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冤不冤另说。

    裴之行瞳仁里压着笑, 指腹轻压了压她腰侧那块敏感的位置。

    路穗穗身子一僵,不敢乱动。

    裴之行顿了下,垂着眼睫看她,“去吃东西?”

    他深呼吸, 把身体里泛起的燥热往下压, 轻声道:“想在外面吃还是回酒店?”

    路穗穗想了想, “外面吧,好久没在外面跟你一块吃东西了。”

    裴之行应声。

    路穗穗拿起手机看了看,选了距离酒店最近一家夜宵店。

    烧烤串串全都有。

    路穗穗光是看app上的图片, 就有些饿了。

    裴之行看她嘴馋的模样,忍俊不禁。

    “好饿。”路穗穗喊。

    她是真的有点饿了,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在剧组, 一直也没敢吃太多东西。而今晚为了这个节目, 她从中午时起就没吃太多东西, 晚上更是吃的少, 四舍五入都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吃了。

    裴之行头一回见她这样撒娇, 他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脸:“待会多吃点。”

    路穗穗重重点头。

    她肯定多吃点。

    到夜宵店附近, 四个人下车。

    乐乐和李默自觉去了另一桌,颇有一种绝不当电灯泡的架势。

    路穗穗觉得好笑又无奈。

    其实她也不是很介意这两个电灯泡。

    点完餐, 路穗穗眼巴巴望着一侧塞满了饮料的冰箱, 她舔了下唇, 轻声道:“裴之行。”

    裴之行顺着她的视线去看, 微微一顿:“想喝什么?”

    路穗穗偷偷摸摸瞅了眼另一桌的乐乐, 小声道:“喝豆奶。”

    乐乐被夏莉提醒, 一定要少让路穗穗喝饮料。

    她不是那种一吃就胖的体质, 但作为一个公众艺人, 在饮食方面还是得多注意。大半夜吃宵夜已经很过分了,饮品是绝不能喝的。

    裴之行了然一笑,起身给她拿。

    他没拿多,只拿了一瓶,拆开后,在隔壁桌乐乐的注视下,裴之行先尝了一口。

    乐乐收回目光。

    路穗穗给了裴之行一个你真聪明的眼神,接过喝。

    她刚喝了一口,一抬头便对上了乐乐的眼神。

    两人对视一眼,路穗穗面不改色说:“裴之行说不好喝,我给他试试。”

    乐乐:“……”

    她一脸你看我相信你吗的表情。

    路穗穗也不管她相不相信,反正就喝了。

    乐乐无奈,轻声道:“穗穗姐,少喝一点,明天要拍戏。”

    路穗穗:“就两口。”

    乐乐没再言语。

    路穗穗是嘴馋,但自制力还不错。

    她说了两口,就真的是两口。

    裴之行看她,“不喝了?”

    “嗯。”路穗穗努努嘴,“怕被孔导骂。”

    她明天下午要拍戏,现在喝虽不一定会水肿,但路穗穗觉得保险一点比较好。

    裴之行颔首,不再多言。

    吃过夜宵,路穗穗想要消消食,让助理们开车先走,她跟裴之行走路回酒店。

    夏日晚风带着一丝燥热,但吹着是很舒服的。

    路穗穗的手被裴之行牵着,两人掌心都有点汗,但谁也没舍得分开。

    两人跟普通情侣似的,慢悠悠晃着,也没注意到有人在跟着他们。

    “裴之行。”

    裴之行看她,“你说。”

    路穗穗仰头望着他,笑了下说:“就喊你一下,没什么事。”

    裴之行轻笑,握着她的掌心微微用了点力,“就这样?”

    路穗穗笑着点头:“对啊。”

    裴之行看她心情很好的模样,没忍住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傻乎乎的,在街边言笑晏晏。

    走了一会,裴之行忽然喊了她一声。

    路穗穗侧眸看他,揶揄道:“裴总,你不会也只是想喊我吧?”

    裴之行忍俊不禁,低声道:“跟你说点事。”

    路穗穗一秒正色,“你说。”

    裴之行告知,“接下来大半个月,我会在国外。”

    他要出差了。

    或许不单单是大半个月,要是事情多的话,可能会离开一个月。

    路穗穗怔了下,倒也理解。

    她算了算,裴之行确实回来陪自己有段时间了。

    “知道了。”

    她安静几秒,想了想说:“那等你出完差回来,我也差不多要杀青了。”

    裴之行垂睫盯着她,低声问:“不开心了?”

    “没有。”路穗穗笑,直勾勾望着他说:“那你注意安全?”

    裴之行看她这样,心念一动,没忍住低头碰了下她的唇,她唇柔软又温热。

    他嗓音低沉,沙哑地应着:“知道,你也是。”

    裴之行交代,“有什么事给季明津打电话。”

    他在国外,远水救不了近火,但季明津可以。

    路穗穗:“知道。”

    她看着裴之行,没忍住主动踮着脚吻了下他下巴。

    她每次一主动,裴之行就会有些不受控。

    他将人拥入怀里,寻着她的唇缠绵亲吻。

    如果不是考虑到还在外面,这个吻不会只几分钟便结束。

    结束时,裴之行捧着路穗穗的脸,嗓音沉沉:“回去吧。”

    “嗯。”

    路穗穗脸有点儿热,耳朵有点儿烫,唇也有点儿红。

    她乖乖被裴之行牵着,带回了酒店。

    -

    回到酒店,两人都没了那些旖旎的小心思。

    洗漱过后,路穗穗被裴之行拥入怀里,又啰嗦地叮嘱了她几句。

    路穗穗很困。

    迷迷糊糊间,她问了下裴之行是马上要走吗。

    裴之行应了声:“我上午的飞机,还得回家一趟。”

    路穗穗下意识睁开眼,“那你不早说?”

    裴之行看她激动的神情,轻笑道:“还能再陪你几个小时。”

    之前之所以不说,就是不想让路穗穗有现在这样的情绪。他不想让她的不舍感加深加重甚至加长。

    裴之行揉了揉她头发,温声哄着:“睡吧。”

    路穗穗有好多话想说,但又觉得来日方长。

    她“嗯”了声,往身侧人怀里躲了躲,咕哝道:“晚安。”

    裴之行眉目舒展,“晚安。”

    ……

    翌日,路穗穗醒来时,裴之行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躺在床上发了三分钟呆,掀开被子起床。

    刚从浴室出来,夏莉的电话来了。

    路穗穗挑了下眉,接通:“夏莉姐。”她问:“大早上给我打电话,难不成我又上热搜了?”

    她只是调侃。

    路穗穗觉得自己最近没什么热搜可以上的,该上的昨晚也都上了。

    夏莉:“你预言还挺准。”

    路穗穗:“???”

    她愣住:“啊?”

    夏莉挑眉:“怎么,你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

    路穗穗懵逼,“我没做什么呀。”

    她不是参加完节目去吃了个夜宵就回酒店了?

    蓦地,路穗穗想到了点什么。

    她摸了摸鼻子,张了张嘴问:“……我跟裴之行被人拍了?”

    夏莉:“是的。”

    她说:“你们还在马路边上接吻。”夏莉恨铁不成钢说:“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女明星了?”

    “……”

    路穗穗不敢吭声。

    她倒是没忘,但是昨晚那个情况,情难自禁,她也没办法控制嘛。

    不过这话,路穗穗不敢跟夏莉说。

    “那我今天不看微博了。”路穗穗很冷静地回答。

    夏莉:“……那就不公关了,反正你们也是小情侣。”

    路穗穗:“嗯。”

    说了两句,夏莉忍不住笑说:“不过网友都在夸你们接地气。”

    路穗穗扬眉,“怎么呢?”

    夏莉:“女明星和霸总不去人均上万的餐厅吃饭,反而吃路边摊,你说接不接地气。”

    路穗穗安静三秒,咕哝说:“那是因为路边摊有路边摊的好。”

    高档餐厅的食物固然好吃也健康,但偶尔吃吃路边摊也挺有意思的。

    而且,路穗穗喜好的麻辣烫,高档餐厅做不出那种味。

    夏莉笑了笑:“没什么事,你跟裴总这一来,cp粉还多了不少。”

    路穗穗有点儿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夏莉自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

    她叮嘱:“网上评论还好,想看也能看,待会回剧组了?”

    她转开话题。

    路穗穗“嗯”了声:“下午还要拍戏。”

    夏莉了然,“前段时间发给你的剧本看了吗?”

    路穗穗:“看了。”

    她缄默片刻说:“夏莉姐,我想要试试那部电视剧。”

    夏莉给她发的剧本,三部电影的一部电视剧的。

    她拍了孔毅然的电影,夏莉想的是她继续待在电影圈,毕竟电影圈是大荧屏,发展会更好。

    而那个电视剧剧本,是夏莉看过觉得相比较还不错的,她下意识觉得路穗穗会喜欢,这才没有筛选出去。

    事实证明,夏莉的猜想是正确的。

    比起扎根在电影圈,路穗穗其实更看重剧本。她拍戏不在意是电视剧还是电影,她只在乎剧本是不是自己喜欢感兴趣的。

    思及此,夏莉深深叹了口气,“行,你要是定下来了,我这边没问题。”

    她道:“我去交涉一下。”

    路穗穗:“好,辛苦了夏莉姐。”

    夏莉:“应该的。”

    -

    挂了电话,乐乐过来给她收拾东西。

    回剧组的车上,路穗穗原本想小憩一会,可想到夏莉说的热搜,又没忍住,忍着尴尬爬上了微博。

    #路穗穗裴之行深夜路边拥吻#这个话题在热搜榜一。

    看到的当下,路穗穗想退出微博。

    她知道狗仔拍到了这一幕,但不知道他们起的话题,会这么的令人羞耻。

    路穗穗耳朵红了红,低垂着脑袋看着,羞耻感爆表。

    一点开,是一个长达好几分钟的视频。

    而且,还是经过剪辑的。

    视频从两人在夜宵店开始,他们浅笑盈盈吃着东西,然后买单离开,手牵着手在马路上晃着,然后停在路边接吻。

    全程,两个人都甜蜜蜜的,像热恋期的小情侣。

    狗仔把视频放出来也就罢了。

    狗仔还对视频进行了讲解,听完整个视频,路穗穗发誓,她以后在家都要拉窗帘了。她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就算不跟裴之行接吻,她也不会再让狗仔拍自己的私生活,太羞耻了。

    但和她的羞耻不同,网友反响尤为激烈。

    路穗穗往下刷了刷,评论全是吵到她眼睛的那种尖叫。通过文字,她耳边仿佛能响起粉丝的声音。

    大多数粉丝,都直呼磕糖磕死了。

    「呜呜呜呜磕小情侣就是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裴总捧着她脸那个姿势好苏啊!!!草,这就是霸道总裁吗?」

    「好甜好甜好甜!!」

    「看得我面红耳赤,要不是在外面,这两人不单单是接吻这么简单吧。」

    「靠!!瞬间脑补十万字小黄文。」

    「啧啧啧!!」

    「我的陪穗是真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谈恋爱!!」

    「路穗穗上个综艺吧,上个恋爱综艺行不行!想看她和裴总狂甩舌头(?我会被禁吗?」

    ……

    看到这,路穗穗不忍再看下去了。

    她默默退出微博,摸了下耳朵。

    好烫。

    只不过路穗穗不知道,网友在微博上的畅想竟然还会有节目组配合。

    回到剧组拍了几天戏,夏莉告诉路穗穗,有几个综艺节目找她,想邀请她上综艺。

    路穗穗对上综艺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

    她觉得上综艺是轻松一点的工作,可以让自己放松。

    只不过在问到是什么综艺后,路穗穗沉默了。

    好几个恋爱综艺朝她发出邀请,想邀请她跟裴之行一块录节目。

    路穗穗想也没想拒绝了。

    夏莉哭笑不得:“他们开价很高,真的不考虑?”

    路穗穗:“嗯。”

    她说:“我上可以,裴之行没时间,而且陪我上综艺,对他生活和工作会有困扰。”

    夏莉挑眉,思忖了会问:“那你有没有问问裴总,万一他愿意呢?”

    路穗穗愣了下,诧异道:“不会吧?”

    她觉得裴之行不像是那种喜欢跟自己一块上综艺录节目的人。

    夏莉笑:“问问吧,说不定裴总想跟你有点特别的回忆。”

    被夏莉这么一说,路穗穗还真认真思考了起来。

    她沉吟半晌,“等他回国了再问。”

    面对面问,面对面商量比较好。

    夏莉:“行。”

    挂了电话,路穗穗趴在床上看剧本。

    看了会,她捞起手机给远在国外的人发消息。

    分开还不到一周,她怎么就有点想裴之行了呢。

    工作让路穗穗觉得生活充盈,但也让他们这对小情侣分离。

    有好有坏。

    -

    后半个月,路穗穗基本都在赶电影拍摄进度。

    他们又换了个地方拍摄。

    八月底。

    在酷暑即将过去时,《光》这部电影杀青。

    杀青这日,路穗穗和喻夏,以及好几位主创人员全上了热搜。

    杀青照曝光的时候,网友恨不得电影明天就上映,让大家看过瘾。

    离开时,冷松月送给了路穗穗一个礼物。

    是她在溪水镇答应她的。

    “穗穗。”

    冷松月抱了抱她,温声道:“谢谢你把夏思楠演出来。”

    她道:“我很喜欢。”

    路穗穗一怔,笑着说:“冷老师,我也很喜欢她。”

    她道:“她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冷松月看她这样,有些不忍心把真实的故事说出来了。

    她拍了拍路穗穗的肩膀,低声问:“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我这个剧本其实是根据原型改编而来的吗?”

    路穗穗:“嗯。”

    她看冷松月神色,轻声说:“冷老师,要是痛苦的话,可以不说的。”

    冷松月苦涩笑笑:“她已经离开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她告诉路穗穗,故事里的夏思楠,是她的姐姐。

    她出生的地方,就是溪水镇。

    只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罢了,当初孔毅然去那边取景,也是想让她回去看一看。

    冷松月对那个地方,又爱又恨。

    她的父母,也是夏思楠那样的父母,重男轻女,曾经她姐姐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他们也是将她锁在了家里,不让她姐姐出去。

    最后,她姐姐逃离了。

    只是,她姐姐没有那么幸运。

    她确确实实将对方告上了法庭,可惜的是,她还没等到结果出来,人就已经走了。

    后续的事,是冷松月帮忙处理的。

    那个人,也早就离开了。

    剧本里冷松月加了很多东西,是因为她不想让夏思楠走的这条路太孤单,她多加了一个曾经现实里存在过的朋友,也就是冯艳。

    她是溪水镇很常见的那种人物原型,在很多偏远小镇,就是会有这样的事。

    也不对。

    大城市也有很多,重男轻女,丈夫家暴,却没办法离婚的事常有。

    冷松月当年太小了。

    她对自己姐姐的事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她甚至都没办法在那个时候帮她。她只能是默默支持她。

    几年前,冷松月去墓园看她姐姐。

    当时忘了是想到了什么,好像是正好有同类型的新闻爆出,冷松月当下便萌生了写一个这样剧本的想法。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孔毅然后,他无条件支持。

    即便是亏本拍,他也想将她说的故事拍出来。

    更何况,有孔毅然这个知名导演在,电影不至于亏本。

    ……

    听冷松月说完,路穗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安静了片刻,抬手抱着冷松月,声音低低:“冷老师,谢谢您选了我。”她温声说:“我很庆幸自己能演夏思楠这个角色。”

    冷松月笑:“你演的很好。”

    看路穗穗演的时候,冷松月总有种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感觉。

    她仿佛看到了姐姐重新出现,站在自己面前,对她说:“阿月,我要走,这条路再难走,我也要走,我要把他们告了,你帮我,前面的路就算是一条火海,我也要走,你帮帮我。”

    冷松月帮了。

    她趁着爸妈不注意,把她姐姐放了出去。

    她不后悔当时做的那些事,她姐姐临走前也告诉她,她也不后悔。她虽然要走了,可她努力为自己讨了公道,至于结果,她让冷松月帮她等着。

    她要让那些人受到惩罚。

    一定要。

    路穗穗抱着她,不愿意撒手。

    其实上回冷松月说给她说个大秘密时,路穗穗就有想过,可能是她身边人发生的故事。

    但她完全没想,这是冷松月自己姐姐的故事。

    冷松月拍了拍她后背,轻声说:“穗穗,我知道你一直是个有爱心的人。”

    她微顿,说道:“我想成立一个特别的基金会,大概就是帮助那些受苦受困女性的,小孩成年人都有,你愿意帮我吗?”

    很早知道,冷松月就有这个想法。

    只不过,她一直在等啊等,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决定下来。

    路穗穗愣了下,问也没问,毫不犹豫说:“当然。”

    只要是能帮助受苦女孩女性的,她义无反顾。

    冷松月扑哧一笑:“好。”

    她说:“期待我们电影上映。”她告诉路穗穗,这部电影的全部票房,能分到她和孔毅然这里的,会是这个基金会的启动资金。

    听到这话,路穗穗和喻夏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一定要好好宣传这部电影的念头。

    即便是拼劲全力,她们也要为之努力。

    和故事主人公一样,前路再难,她们也会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