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杀青后, 路穗穗回家休息了三天。

    路景山正好不在忙的阶段,父女俩周末两天,还出门钓鱼了。

    路年年知道这事, 直呼过分。

    她每次空闲时候路景山和路穗穗都忙,三个人根本凑不到一块。

    但在得知裴之行出国出差后, 路年年又稍微觉得自己也不是最可怜的。最可怜的是裴之行, 自己女朋友休息, 他却忙。

    路穗穗知道她这想法, 哭笑不得:“你跟裴之行是打算一直斗到最后吗?”

    路年年哼哼:“谁让他总嫌弃我霸占你。”

    路穗穗笑看她, “在那边感觉怎么样?”

    “还好。”路年年叹了口气:“我们再过几天也转移拍摄地了,这部戏估计还得一个月就杀青了。”

    路穗穗点头, “你杀青的时候, 我可能又进组了。”

    路年年:“……”

    姐妹俩是真的有点儿忙,时间根本挤不到一起。

    路年年稍微好点, 她一直就是一条咸鱼, 也不怎么上进,但路穗穗不同。她现在正是爆红期, 代言杂志邀约接到手软, 剧本虽没到堆积成山的地步,可大家知道她演了孔毅然的新电影,也纷纷朝她抛出了橄榄枝。

    姐妹俩叹了口气。

    “定下来了吗?”路年年问:“接下来是什么剧本?”

    路穗穗:“差不多吧,等夏莉姐谈好就行。”

    路年年点头, “那就行。”

    她托腮看路穗穗, “你明天做什么呢?”

    路穗穗:“拍个杂志封。”

    至于后天,是夏莉给她接的广告拍摄。

    在不进组的时候, 路穗穗的商业活动安排的很满。粉丝又有段时间没看见她了, 也都想她了。

    很多活动, 也都纷纷朝她发出了邀请。

    路穗穗不是爱应酬的个性,但有些应酬是你不得不去的。

    姐妹俩聊了会,路年年又得继续拍摄了。

    路穗穗把手机放下,路景山从另一侧过来:“穗穗看,这是爸爸在那边钓到的鱼。”

    他眉目温和,浅声道:“我们晚上吃鱼吧。”

    路穗穗笑:“好啊。”

    她说:“今晚我下厨。”

    闻言,路景山忙不迭点头:“好好好。”

    他喜笑颜开,是真的开心。

    晚上,路穗穗亲自下厨。

    做好鱼后,她不单单给路年年发了照片,还给远在国外的裴之行也发了一张。

    两人默契地给她回了问号。

    紧跟着,路年年费解问她:「姐!!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点!!我在这里吃草,你在家里大鱼大肉!」

    路穗穗:「等你回来了做给你吃!」

    路年年瞬间被哄好。

    路年年:「好呀!」

    把路年年哄好,路穗穗看裴之行发来的消息。

    除了问号外,裴之行还给她发了一张照片。

    国外是中午,他刚吃过午饭。

    路穗穗点开看,发现裴之行的午餐吃的无比简单。

    她忍俊不禁:「对比有点惨啊裴总。」

    裴之行:「嗯。」

    路穗穗:「就这样?」

    裴之行:「想回国。」

    路穗穗忍着笑:「裴总,认真工作,努力赚钱。」

    裴之行:「好。」

    路穗穗:「回来了做给你吃。」

    裴之行应声:「好,晚上准备做什么?」

    路穗穗:「看剧本。」

    裴之行:「我晚点给你电话。」

    吃过饭,路穗穗又陪路景山跟老年人似的去外头溜达了一圈,路景山也给她带了不少消息。

    例如她二叔二婶的结果出来了。

    二叔是无期徒刑,二婶是十年。而路强和勾小慧他们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严重的帮凶,他们未来几十年,也会在牢里度过。

    在溪水镇绑架她的另外两个人,倒是没那么严重,但判刑时间也不短,至少短时间内他们没办法出来。

    路景山跟路穗穗说的时候,语气是温和的。

    他早就接受了这个结果,而路穗穗其实也知道这些。之前她就知道了,路景山之所以亲口告诉她,是想给这件事做个完美结局。

    父女俩聊着。

    路穗穗看他神态,轻声问:“爸,您已经坦然接受了是吗?”

    路景山颔首:“嗯。”

    他说:“你二叔做的,不单单是这些。”

    路穗穗二叔,偷偷挪动了不少公司款项。

    以前,路景山是属于他们搞点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现在没有了。

    路穗穗了然,“大概能猜到。”

    她抬手,抱了抱路景山,笑说:“爸爸别难过,我跟年年会一直陪着您的。”

    听到这话,路景山笑了下看她,“也不知道你们还能陪爸爸多久。”

    路穗穗不解。

    路景山瞅着她,“万一哪天不想陪爸爸了,跟阿行跑了,爸爸也拦不住不是吗?”

    他感慨:“女大不中留啊。”

    “……”

    路穗穗哭笑不得,嘴唇动了动想解释下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可转念想了想,又作罢。

    有时候,她确实也是有点儿向外。

    路景山看她心虚的模样,笑了笑,却也不生气。

    路穗穗能开心,他比任何人都开心。

    只不过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有些不舍。

    思及此,路景山道:“要是阿行对你不好,你跟爸爸说,爸爸替你出气。”

    路穗穗扑哧一笑,“好啊。”

    -

    晚上,裴之行给她打电话。

    路穗穗特意说了这事。

    听到这话,裴之行问她,“我对你不好?”

    “说以后。”路穗穗睇他一眼,“不是说现在。”

    裴之行点头:“嗯。”

    他道:“放心。”

    路穗穗抬眸看他。

    裴之行告知,“你跟路叔说,他没有这个机会。”

    路穗穗一怔,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他让自己放心,他不会让路景山有出气的机会,因为他不会对路穗穗不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路穗穗幽幽叹了口气。

    裴之行不解,“怎么了?”

    路穗穗看他,“我要演职场剧了。”

    裴之行挑眉。

    路穗穗瞅着他,“你猜一下,是什么职场剧。”

    裴之行盯着她看了片刻,想了想说:“律师?”

    “……”

    路穗穗瞪圆了眼,惊讶道:“你问季总了还是夏莉姐了?”

    裴之行微怔,轻笑道:“没问,随口猜的。”

    路穗穗扬眉,“那你说怎么猜到的。”

    裴之行看她,神秘一笑说:“保密。”

    路穗穗哽住。

    她翻着面前的剧本,“感觉好难。”

    “怎么说?”

    路穗穗老实承认,“我没上过班,很多东西摸不到边界。”

    剧本写得很专业,路穗穗看着也觉得非常不错。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之前一直有粉丝想看她演律师,想看她很飒的一面。路穗穗虽然没有那种在实现粉丝愿望的念头,但也确实有点渴望。

    加上这个剧本好,她也就接下了。

    裴之行沉默了会,看她,“要不去律所待几天?”

    路穗穗眼睛一亮,“我这个初中生去,合理吗?”

    裴之行低低一笑,“你想去就合理。”

    路穗穗:“那我去。”

    裴之行了然,“我给你安排。”

    “好。”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以前,路穗穗看电视时,也看过剧中演员因为接的剧本角色问题去体验过生活,她依稀记得很清楚的一位演员是为了演好军人,还去部队待了几个月。

    路穗穗没那么多时间,但她去律所上一周班,是没太大问题的。

    裴之行和路穗穗都是行动力很强的人,裴之行当晚就给她联系了律师事务所,是京盛集团一王牌律师挂名的一律所。

    路穗穗问了才知道,裴之行在这个律所还占股了。

    她震惊。

    难怪以前看网上有人说,有钱人会越来越有钱,这话是真有一定道理的。

    -

    翌日,路穗穗拍了个之前定下来的杂志。

    她最近杂志邀约还挺多的,夏莉筛选了下,给她留了三个。

    这三个,有两个是四大周刊的。

    上了这两杂志,意味着她在圈内一线女星的位置又稳了一点。

    之后几天,路穗穗把之前堆积的广告拍完,而后老老实实去了律师事务所。

    裴之行那边有事耽搁了,没办法如期回来。

    好在路穗穗对这种事并不太在意,两个人都忙,谁也说不了谁。

    到律所上班的第一天,路穗穗学会了用打印机,学会了怎么泡咖啡,学会了怎么调wps等。

    这些事看似简单,但她一个没接触过的人,还是花了一点时间学。

    因为路穗穗学历各方面缘故,她在律所就是个打杂的,哪里需要她她就往哪里跑。

    律所的同事都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除了第一天大家很惊讶,还提出要她签名跟她合照外,第二天大家对她见怪不怪了,甚至还在路穗穗的强行请求下,指挥她做事。

    律师同事的保密性很高,路穗穗在这儿上了三天班,一点消息都没曝光出去。

    是第四天的时候,路穗穗有点儿口渴,去律所附近的一家奶茶店买柠檬茶,被路人发现了,然后跟着她到律所。

    当天下午,#路穗穗律所上班#的消息便曝光,直接上了热搜。

    看到这个热搜,不少人非常迷惑。

    路穗穗现在粉丝虽然多,可不代表没有黑粉。

    黑粉是第一时间跳出来的。

    他们对这个律所表示怀疑,就路穗穗这样的初中生能进律所上班,你们真的对客户负责了吗?

    路穗穗团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网上质疑声颇多。

    还有网友指出,路穗穗上班的这家律所是圈内超级有名的,收费极高。这么高级的律所让一初中生留这上班,真的没问题吗?

    而路穗穗的粉丝,根本不敢吭声。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不了解的时候,没敢乱说话。

    好在夏莉等人反应快,第一时间给出了回应。

    她是在为新角色做准备,因为之前没去上过班,所以去律所待几天了解情况,至于网上所谣传的那些,都是假的,路穗穗不会接触到律所内部的一些东西,最多就是打打酱油,给大家跑跑腿,熟悉一下环境罢了。

    这公关一出,大家的关注点瞬间被转移。

    「???」

    「卧槽卧槽!!这个意思是,穗穗接下来要演律政剧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穿制服了吗?」

    「靠靠靠!!光是想到穗穗要穿西装来“杀”我了,我就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啊啊啊啊期待期待!!」

    「呜呜呜老婆好棒啊!」

    「为了一个角色去律所学习,穗穗好样的。」

    「呜呜呜新广告和新拍的杂志到底什么时候上啊,我的钱包已经准备好了。」

    ……

    路穗穗爬上微博看的时候,基本上全是问新剧什么时候开拍,是哪位导演的,以及让她也要注意休息,她现在这是属于无缝进组了等等之类的。

    路穗穗对黑子无话可说,但对关心自己的粉丝,还是积极的。

    她思忖了会,发了条微博。

    「路穗穗v:分享一下这几天日常,学会了复印打印,学会了怎么用wps等。总的来说,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也挺繁琐的。然后律所上班挺快乐的,看各位精英律师大杀四方,真的好酷!」

    她这分享,把粉丝逗笑了。

    一般人都会说自己学了多少,路穗穗倒好,只学会了复印和打印。

    她也不自夸,她会的确实就这么多。

    微博一发,粉丝全是盲目的夸赞。

    路穗穗觉得好笑,但又有些心疼他们。

    粉丝永远在你做任何决定时支持你,却又在你被所有人骂的时候维护你。可就是这样的一群小粉丝,还经常被人骂无脑被人骂傻逼等。

    路穗穗不关注粉圈都知道这些。

    想到这,她给夏莉发了个消息。

    她向来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之前夏莉就跟她说,粉丝好久没看见她了,她要不要直播一下,跟粉丝聊聊天。

    但那几天路穗穗太忙,她便说过段时间再搞。

    现在,她觉得可以跟大家好好聊聊天了。

    她这样一提,夏莉没有拒绝的理由。

    夏莉:「你想哪天?」

    路穗穗想了想:「周六吧,周六大家都放假,很多粉丝都还是学生,周六他们有时间。」

    夏莉:「行,我去联系直播平台。」

    路穗穗:「好。」

    -

    不过路穗穗没想到,她还没等到周六直播,裴之行就回来了。

    裴之行是周五这天晚上赶回来的,他回来时,路穗穗早就睡下了。

    次日清晨,路穗穗在客厅看到人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问:“你怎么回来了啊?”

    裴之行:“?”

    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不希望他回来似的呢。

    两人对视半晌,路穗穗后知后觉刚刚那话不太对,忙不迭改口:“我意思是,你怎么没跟我说今天回来。”

    裴之行:“你睡下后才决定的。”

    路穗穗:“噢。”

    她点了下头,“杨姨在做早餐。”

    裴之行起身,朝她走近,他抬手捏了捏她脸颊,咬牙问:“看你这样,好像不想我回来?”

    “我哪有。”

    路穗穗觉得自己很冤枉,她仰头望着裴之行,小声逼逼:“我就是想说,我今晚有个直播,你就算是回来了,我也没办法陪你。”

    “……”

    之前两人说好,等裴之行回来,路穗穗在律所短暂的实习也结束后,他们出去玩两天。

    因为下周,路穗穗又要进组拍戏了。

    他们两人的旅行,会遥遥无期。

    裴之行完全没想过会是这个答案。

    他缄默片刻,淡声道:“没事,我晚上陪你一块直播。”

    “?”

    晚上直播,路穗穗还有点紧张。

    她瞅了眼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人,提醒道:“你待会别出声啊。”

    裴之行扬眉,视线停在她身上一会,应声:“行。”

    十分钟后。

    路穗穗和粉丝相约的直播开通。

    她正要跟粉丝打招呼,先看到闪闪发光的一行字从屏幕上飘过。

    「x送出一百个超级火箭」

    路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