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131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路年年对许礼的回复表示无语。

    她没再和他聊天。

    跟品牌方聊了两句, 路年年有点想上厕所了。她跟汪珍说了声,起身往外走。

    门拉开。

    路年年看到了不远的许礼。

    他身形颀长,正站在走廊的尽头。他今天穿的是她第一回碰见他时候穿的那件长款风衣, 显得他整个人身形颀长, 羸弱感更强了一些。

    似感觉到了她目光, 许礼撩起眼皮忘了过来。

    两人视线交汇。

    路年年看了他几秒,太阳穴突突开始跳。

    这人,真的是变态吧。

    她正想着, 许礼抬脚朝她走近。

    站定在她面前, 许礼垂睫看她, “喝了很多?”

    路年年:“没有。”

    她很无语, “我就算喝多了, 也与你无关吧。”

    话音一落, 她明显感觉到许礼身上的气息变了,周遭的温度, 好像降了点,冷了点。

    路年年无言, 想要解释一句什么,又觉得没必要。

    其实, 她不想说伤害任何人的话的。

    从小到大, 路年年都是一个不太会用语言去戳人心窝的人。语言打击看似很小,其实很大, 这是她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她不喜欢别人说自己,自然也就不会去说别人。

    许礼眼神平静看着她,没搭腔。

    路年年抬眸, 瞪了他一眼, “你让让。”

    许礼蹙眉。

    路年年:“我要去洗手间。”

    许礼侧身, 让她过去。

    往前走了两步,路年年停下,回头看向跟着自己的人。

    她耳廓微红,无语道:“我去洗手间你跟着干嘛,你真不怕被人报警啊?”

    许礼:“报警什么?”

    “说你跟踪当红明星。”路年年一字一句告知,厚着脸皮夸自己。

    许礼微顿,垂下眼,“我在这等你。”

    “等我干嘛?”

    路年年非常无奈,“你没有自己的生活吗许礼。”

    许礼:“……”

    这话说的,他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路年年问完,也不等他回答,径直走了。

    许礼盯着她背影看了片刻,忍了忍,忍住在原地没动。

    路年年没想到,许礼真在原地等自己。

    上完洗手间回来,许礼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地望着她这边。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莫名其妙,路年年想到了狗狗这种动物。

    路边的流浪狗,好像就是这样。

    她从小就喜欢动物,但因为自己在家的时间不多,以及路景山对动物的毛过敏缘故,她一直没养。

    可这会看着许礼,她又有点心痒痒。

    她想养狗了。

    当然,不是许礼这样的。是要比许礼更乖,更可爱一点的。

    “你怎么还没走?”

    路年年看他。

    许礼:“说好的等你。”

    路年年听着这话,别开眼说:“没必要。”

    许礼没吱声。

    路年年垂睫,看他垂在两侧的修长手指,浅声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路年年被他的话哽了下,没好气说:“那你等着吧。”

    许礼:“好。”

    路年年:“……”

    -

    离开吃饭地方时,汪珍坐在车内回头看了眼,问她,“后面跟着的是许礼?”

    路年年点头。

    “是吧,他这样跟着我们,能报警吗?”

    汪珍一愣,笑看她:“你想报警?”

    路年年没说话。

    汪珍拍了拍她脑袋,低声问:“舍得?”

    路年年撇撇嘴,“有什么舍不得的。”

    她才不会。

    汪珍了然一笑,浅声说:“年年。”

    “嗯?”

    “我听到不少和许礼有关的传闻,你想听一听吗?”她认真询问,如果路年年想听,汪珍不介意告诉她。

    对着汪珍的眼神,路年年沉默了半晌,摇了摇头:“不想。”

    汪珍讶异,“真的?”

    “嗯。”路年年低声嘟囔:“从其他人嘴里听到有什么意思,他要是真有诚意,他就自己告诉我。”

    汪珍莞尔,想了想也是。

    “确实。”她跟长辈似的摸了摸路年年脑袋,“许礼让我们年年这么不开心,是他的错。”

    路年年附和:“就是。”

    汪珍听着她这欢乐的语调,猜测她应该不难过了,无声地笑了笑,放下心来。

    她说是路年年经纪人,可这么多年下来,跟路年年的关系早就超过了艺人和经纪人范畴,是亲人般一样的长辈和后辈,她对路年年,妈妈算不上,但亲姐姐亲姨的关系,一定有。

    路年年知道汪珍的担心,但她不是很想说。

    而且,她和许礼的事,三言两句也说得不那么清楚。她一直都觉得,是许礼有亏欠自己,可仔细想想,也没有。

    毕竟许礼从头到尾就没答应过她的喜欢,偶尔有给的一点回应,或许也是她的自作多情。

    这些,路年年早就想通了。

    只不过看到他回国,看到他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晃悠,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怨念。

    至于原因,路年年自己也心知肚明。

    这么多年下来,她还是没把许礼这个人忘记,甚至放弃。不能说是一直都还喜欢他,只是确实没再遇到一个,让她再次倾注感情的人。

    所以才会在他再次出现,让自己平静又安逸的生活泛起波澜时,涌现出一些不讲理的情绪,让她跟着对他没有好脸色。

    路年年靠在车窗玻璃上想,许礼最近的种种举措,如果她真的没有想错,真的没有感觉错,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的话,她会如何给他回应。

    她不知道。

    思索到家,路年年都没得出答案。

    之后好几天,这问题依旧困扰她。

    到路穗穗问她跟许礼之间事时,路年年实在没忍住,好奇问她,谈恋爱是不是真的很快乐。

    路穗穗告诉她是,跟喜欢的人谈恋爱,即便是枯燥的在家坐一下午,发一下午呆,你也会觉得很幸福。

    她问路年年,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路年年没回答,但她内心有答案,她是,可让她和许礼谈恋爱的话,她会不那么甘心。

    即便,她好像还是有点喜欢他。

    路年年没在喜欢许礼这件事上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去思考。

    一眨眼功夫,她到了进组拍戏时间。

    路年年新剧开机拍摄的地方,比较偏僻,在深山里。她这回拍的是一家庭剧,演的是两位老戏骨的女儿,是那种田园生活的剧,她自己还很喜欢的。

    有种积极向上,努力生活的味道。

    进组拍戏后,路年年每天沉浸在剧本和片场,跟酒店两点一线生活。

    他们住的酒店算不上高档,这边条件有限,也就普普通通。

    偶尔,她会收到许礼发来的信息。

    路年年有空,会回两句,没空就不回。她现在对许礼,就这态度。

    好在许礼不是那种特别小气的个性,即便是没收到她消息回复,次日一如既往地会给她发消息,当昨天的不回复不存在一样。

    路年年觉得他改变了不少,可仔细想想又觉得,其实她从未了解过许礼。很多和许礼有关的消息,是慢慢慢慢才知道的。

    这日,路年年收到消息,路穗穗被私生粉跟踪,恐吓了。

    知道这事的第一时间,路年年跟导演请了假回去。

    回到家没多久,她便收到了许礼的消息,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忽然请假了。

    路年年盯着两人对话看了眼,忍不住问:「你在我们片场安了监视我的人?」

    她早上才回家的,许礼这就知道了。

    许礼:「没有。」

    路年年:「那你怎么知道的!」

    许礼:「我跟你们剧组的一位演员认识。」

    路年年:「这不就是监视我?」

    许礼:「抱歉。」

    路年年:「你真的有点变态。」

    许礼:「嗯。」

    路年年无言以对。

    下午,知道路穗穗的事情解决后,路年年决定回剧组。

    她没想,她会一出门就碰上许礼。

    看到站在路家门口的人,路年年怔了下。

    “你怎么在这?”

    许礼垂睫,“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路年年:“哦。”

    她抿了下唇:“那你现在看到了,我没事,可以走了吧。”

    许礼没应声,盯着她看了片刻问:“你要回剧组?”

    路年年点头。

    许礼看了眼时间,浅声道:“现在回去,晚上了。”

    “那也要回去。”路年年说道:“我不想耽误剧组进度。”

    许礼沉默半晌,看她,“年年。”

    从他口中说出的“年年”二字,路年年总觉得有点缱绻味道,很舒服很好听。

    她“嗯”了声,没给他摆脸色。

    许礼看她,一脸认真:“我送你回去,可以吗?”

    路年年一怔,眉头轻蹙:“你没工作?”

    “不会耽误。”

    两人对视半晌。

    路年年正想拒绝,忽而注意到了他那双眼。许礼长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你看着他眼睛的时候,会觉得他很可怜,你根本不忍心拒绝他。

    至少此刻的路年年,是这样。

    她抿了下唇,浅声道:“随你。”

    许礼谦逊有礼似的,跟她说:“谢谢。”

    路年年:“……”

    是不是虚伪了点?

    -

    下午的机票有点晚,路年年和许礼以及跟她一起回来的助理小秋在机场吃了个饭才上的飞机。

    飞机上,路年年没和许礼说话,他也没主动找她。

    下了飞机。

    路年年还留在这边的司机过来接她,她看向一直沉默的人,“你要送我到酒店?”

    许礼颔首。

    他道:“机场去你拍戏的地方有点远,我跟司机换着开。”

    避免疲劳驾驶。

    路年年随他去。

    她既然答应让他送了,也不会在机场就把他赶回去。

    深夜开车,确实存在危险性。

    司机开得很稳,但开久了会累是真的。开了一段,许礼提议自己开。

    司机回头看了路年年一眼,“年年。”

    路年年:“让他开吧。”

    她阴阳怪气说:“让我们见识一下许导的车技。挺好的。”

    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