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132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听出路年年的阴阳怪气, 许礼倒也没生气。

    反倒是旁边的小秋和司机有些许尴尬。

    许礼笑笑,借着后视镜平静地看了眼路年年,轻声道:“休息会吧, 还要两个多小时才到。”

    路年年:“开你的车。”

    她睡不睡还要他管。

    许礼不再言语。

    路年年坐在许礼后面的位置,看不到他此刻开车的模样。但她隐约能感觉到,许礼开车技术真挺好。

    好像比她司机开的还要好。

    刚开始,路年年强撑着没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 她开始昏昏欲睡。不知不觉, 路年年沉沉睡了过去。

    “小秋。”

    小秋正在刷手机,忽然听到了冷淡的喊声。

    她一愣, 抬头去看。

    “许导。”

    许礼颔首, 示意说:“她睡着了, 你把后面的毯子给她盖上。”

    他借着后视镜,跟小秋对看一眼,交代说:“动作轻点,别吵醒她。”

    小秋轻眨了下眼,扭头一看, 她年年姐真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小秋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拿过旁边毯子,再小心翼翼给路年年盖上。

    盖上没多久, 小秋明显察觉到他们这辆车的车速变慢了,变得不像是在坐轿车, 反而是……船。

    不是摇晃的船, 是稳稳当当往前行驶,非常好适合睡觉的轮船。

    没多久, 除了司机, 车内所有人都睡着了。

    也只有这个时候, 许礼才能贪|婪似的借着后视镜看后面沉睡的人。路年年是小圆脸,长相可爱,但偶尔看会有种说不出的温柔感。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紧闭着,他只能看到她卷翘的眼睫毛。

    借着红灯时间,许礼直勾勾盯着看了须臾,才收回目光,继续前行。

    他开的很慢。

    如果车内不是还有其他人,他甚至想开得更慢一点,甚至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

    -

    路年年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梦里,她回到了高中。

    回到了刚刚认识许礼的时候。

    许礼是班里出了名的学霸,他每回考虑都霸占着年级第一,把她甩在后面很远很远。

    路年年拼命跑啊跑,总是追不上他。

    最开始,路年年对这个叫许礼的同学并不感兴趣。

    高一的时候,两人也不是一个班级的学生,是高二分班,他们按照学习成绩分,路年年才和许礼分到了一起。

    也是那会,她才真正去了解这个次次考虑都压自己一头的男生。

    高二分班那次,不是路年年第一回看到他。

    一个学校的,就算再怎么没交集,也不至于对对方一无所知。她第一回看见许礼,是在开学典礼上,许礼作为优秀学生上台发言。

    看到他的那瞬间,路年年脑海里闪过了干净这个词。

    许礼很干净。

    他的干净,不单单是衣物方面的,她就是猛然觉得这个人全身上下,连灰尘都不忍触碰,他干净的让人望尘莫及。

    后来,两人并没有太多交集。

    再有交集是高二分班。

    路年年原本的教室在二楼,分班后她教室到了四楼,她要抱着自己一堆书上去。

    路年年从小娇生惯养,力气不大,且有点娇气在,搬东西慢吞吞的,慢悠悠的。

    她正抱着一叠书走上楼梯,一侧忽然传来了很干净的味道,淡淡的清香,有点儿像她很久没有闻到过的洗衣粉味道,又像是香皂。

    路年年说不上来,因为这两种她都不用,只偶尔闻到过。

    她还没细闻出来,旁边传来了更冷的男声,“需要帮忙吗?”

    路年年一怔,下意识抬眸。

    在看到许礼时,她明显是诧异的。

    许礼垂睫,眼睫毛长而翘,他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阴郁少年感。

    和他的干净在做冲突,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她走神,许礼又问了一句:“需要吗?”

    路年年:“不介意的话。”

    话落,许礼接过了她手里的那沓书。

    夏天。

    路年年在他接过去时,用余光瞟到了他因用力而凸显出来的肌肉线条。她以前,很讨厌有肌肉的人,她对肌肉的固有印象,停留在健身房那种大块头上,总有种油腻的感觉。

    可看到许礼的,她才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有肌肉的异性。

    只是看人罢了。

    “我也可以再拿一点。”

    路年年说。

    许礼:“不用。”

    他神色未改,语气平静的听不出一丝波澜,“还有吗?”

    路年年一愣,“什么?”

    许礼重复了一遍,问她,“书,还有没搬的吗?”

    路年年点了下头。

    许礼看她,“多吗?”

    “还好。”路年年迟疑地说。

    许礼“嗯”了声,淡淡说:“去搬出来吧。”

    “……”

    路年年懂了许礼的意思。

    她转身回了自己教室,把书搬出来。

    这全部,都被许礼接了过去。

    往楼上走的时候,路年年欲言又止,“那个——”

    她微顿,对着许礼那双没有什么温度,却又好看的桃花眼,轻声问:“你认识我?”

    许礼似乎是笑了下。

    他垂眸,浅声说:“路年年。”

    那是许礼第一回叫她的名字,也是路年年第一次发现,自己这平平无奇的名字,竟然这么好听。

    因为两人成绩好的缘故,老师将两人安排成了前后座。

    路年年坐许礼前面,偶尔,她会觉得许礼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可她回头去看的时候,许礼总低着头在做题,看他这样,路年年又不忍心打扰他。

    但路年年能明显感觉到,许礼不爱说话。

    班里女同学问他题目,除了说题,他从不跟人说其他无关紧要的事和话题。

    偶尔,班里同学邀请他看电影,他也是婉拒的。

    刚开始,路年年还在同情那些被他拒绝的同学。

    渐渐的,她开始苦恼。

    许礼这么油盐不进,她想约他看电影怎么办。最后,路年年想到了迂回之术,她不请许礼看电影,她约他去图书馆看书,作为爱读书的学霸,总不能拒绝自己这个请求吧?

    果不其然,许礼在听过她周末去图书馆学习的提议后,眉头紧锁了半晌,还是答应了。

    之后,路年年时不时用这个借口约他出来。

    但许礼不是每回都答应,他的周末好像很忙,经常没空。

    次数多了,路年年会生气。

    有好几次,许礼甚至迟到了。每当这个时候,路年年就会一天都不理他,两人甚至冷战过很多次。

    当然,冷战大多是路年年单方面发起的,许礼好像毫不知情。

    因为她就算是一天不找他,他也不会主动找自己。

    ……

    梦好长好长。

    路年年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她恨不得从梦里醒来,将许礼揍一顿。

    这样想着,路年年不知不觉睁开了眼。

    她睁开眼时,车内黑漆漆的。

    路年年懵了下,眼皮不受控地跳了下,下意识喊:“小秋。”

    话落,耳边传来了许礼的声音,“我在。”

    他应声,顺手将车内的灯打开。

    路年年一愣,诧异看他。

    “小秋呢?”

    “回去睡觉了。”

    许礼换了位置,坐在了她旁边的位置上。

    路年年“啊”了声,反应过来:“到了啊。”

    她转头看向窗外,面前是熟悉的酒店。

    许礼颔首。

    他看向路年年,“回酒店?”

    路年年点了下头,皱着眉头看他,“什么时候到的,你怎么不喊我。”

    “喊了。”

    许礼说:“没喊醒。”

    路年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睡那么死。”

    许礼没吭声,对她这个反驳不做回应。

    路年年微窘,摸了下鼻尖说:“你们可以多喊两遍。”

    许礼:“下回。”

    路年年:“……”

    下回?

    这什么答案。

    两人下车,往酒店里走。

    路年年抿唇看向许礼,“应该还有空房吧?”他们这儿偏僻,酒店不可能会满客

    许礼:“办了入住,直接上去就行。”

    路年年:“我睡着时候办的?”

    许礼点头。

    路年年撇撇嘴,总觉得自己睡一觉,错过了很多东西。

    她摸了下鼻尖,跟许礼一块进了电梯。

    按下电梯楼层,路年年扭头看他,“你住几楼?”

    许礼:“三楼,先送你上去。”

    这酒店楼层不高,总共就七层,路年年住六楼。

    正确来说,他们剧组把五六楼的房间全包了下来。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问许礼住几楼的原因,因为无论怎么算,他都不可能跟自己住同一层楼。

    路年年“哦”了声,没拒绝。

    两人进电梯。

    这个点,酒店除了前台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人了。

    电梯内寂静无声,两人走出电梯时,甚至还能听见隔音不是很好酒店客人传出的鼾声。

    当然,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路年年喜静,她房间在走廊的尽头,不会有多余的人路过。

    走到房间门口,她掏出房卡。

    门推开,许礼让她开灯。

    开灯,房间内被光铺满,敞亮又舒服。

    许礼看了眼,看向她,“早点睡,记得把门反锁。”

    路年年点了下头。

    许礼顿了下说:“晚安。”

    路年年继续点头。

    许礼看她这样,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沉默了会,低声道:“我先回去了。”

    “嗯。”

    许礼看她须臾,转身往外走。

    倏地,路年年将他喊住,“许礼。”

    许礼回头。

    走廊的感应灯暗下去,又亮起。

    路年年抬眸看向他,眼眸澄澈,水汪汪的大眼睛倒映着他此刻的面容。她盯着面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嘴唇动了动,终归没忍住,直接问了出来。

    “你是什么意思。”

    许礼一怔,不太明白她这个话。

    路年年紧抿着唇角,“你最近这一连串举动,是什么意思。”

    许礼明白过来。

    他站在原地片刻,深呼吸地朝她走近。

    “年年。”

    路年年没搭腔。

    许礼目光紧锁着她,轻声问:“晚了六年,我想问问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顿了下,低低道:“追你的机会,可以吗?”

    “你都知道晚了六年。”路年年握着门把,看向他,“你觉得如果我想吃一个东西六年都吃不到,我还会想吃吗?”

    许礼敛了敛眸,嘴唇动了动,没说出一个字。

    路年年看他颓然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

    她轻咬了下唇,声音哽咽地问:“为什么……晚了六年才问。”

    许礼:“对不起。”

    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路年年看他,“你拒绝过我。”

    她抬眸,目光直直看他,“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许礼垂睫,“你说。”

    路年年:“我高中毕业时跟你表白,你拒绝我那个时候,是真的不喜欢我吗?”

    那个时候,许礼给的答案是不喜欢她,他暂时不想谈恋爱。

    但路年年从没真正相信过。

    许礼喉咙微涩,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对着路年年这双眼,他说不出骗她的话了。他摇了摇头,轻声说:“不是。”

    “那时候……”许礼一字一句说:“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