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女配翻身做女王 > 第五章 解释越多,打脸越狠
    街角胡同处,有一家装饰极简单的螺狮粉店。

    闻着奇臭,但吃着贼香。

    许昔昔穿着轻便的黄色运动服,头上戴着鸭舌帽,一边低头嗦粉,一边刷着手机。

    【惊爆!婧婧影视公司高层逼迫旗下女艺人签订千万卖身合约!】

    【李莉莉时隔半年的跳楼死亡真相,或与婧婧影视公司的奴役合约有关!】

    “哎呀,今天的头条你看没有,听说李莉莉是不堪重压,抑郁跳楼。”

    前桌坐着的两个学生打扮的小姑娘,边等着螺狮粉,边聊着八卦新闻。

    另一个女孩努努嘴,说道:“还不止呢!李莉莉生前被迫与圈内大佬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被吃干抹净了,还是没有获得演艺资源。”

    “真是太可怜了。最可恨的还是婧婧影视公司,就看着人家小姑娘既没背景又没人脉,才敢那么欺负人家!”

    许昔昔眼见目的达成,心情舒畅,特意犒劳自己多加了份荷包蛋。

    她心满意足地嗦完臭烘烘的螺狮粉,背着自己的双肩包,轻盈地走出房间。

    正午的太阳,炽热浓烈,毫不客气的照进大地的每个角落。

    许昔昔把额前汗涔涔的刘海往耳边拢拢,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圆圆的脸蛋。

    她拿出手机,跟夏悦发了条微信:“事情办妥了。”

    手机响起时,任瑾瑜正坐在桌边处理着公司的文件,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签字笔,不时写着些什么,认真且迷人。

    听到手机响,他正要拿起,却看到隔壁屋的女孩儿如兔子般窜出来,她笑嘻嘻地抢过手机,甜甜笑着说道:“小哥哥,这一定是找我的。”

    昨晚,某只小狐狸厚脸皮地说自己身无分文,居无定所,可怜兮兮的窝在他的沙发上。

    任瑾瑜轻咳一声,他只是觉得一个小姑娘大晚上的流落街头,实在是不安全。

    更何况,女孩儿的计划,激起了他的好奇心。小狐狸要咬大老虎,力量如此悬殊,究竟谁会赢呢?

    夏悦合上手机,眼里的自信笃定而又美好。

    在女孩身后,平静蔚蓝的湖水下隐藏着细小的波浪。

    她眯着眼睛,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轻声说道:“我想婧婧影视公司正在满世界的找我,希望我能出面为公司作证,把这件丑闻压下去。”

    女孩儿的眼睛灵动而富又光彩,带着那么点狡猾。

    任瑾瑜从书桌前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夏悦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色一如往常般平静,他说道:

    “你摆那么大的局,难道只是为了从婧婧影视公司的合约中脱身?”

    男人很高大,靠近时头顶似有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压迫的夏悦有些喘不过气。

    夏悦的手心,微微有些发汗,可面上却是胸有成足,一片云淡风轻,她轻声而又坚定地说道:“不论是或不是,小哥哥都将会是那个坐拥渔翁之利的人。”

    @@@

    此刻,婧婧影视公司高层,也在马不停蹄的召开会议。

    李珂珀涂满红蔻的指甲,轻轻划开手机,眼睛不眨地盯着各家记者发来的现场直播。

    天价卖身合约的丑闻爆出,公司无异于经历一场大地震,上至董事会,下至基层员工,心中惴惴不安,公司股票大跌,那奖金、工资、绩效统统都会缩水。

    可在李珂珀看来,危机即是生机。

    精明细小的眼睛,扫过房间的一众大佬。

    她做金牌经纪人,时间也不短了。

    若是她能很好的帮公司解决眼前的危机,说不准自己还能进入董事会,做个一呼百应的女高管,总比整日里跟个老妈子似的跟在陈婧冉屁股后面要好。

    想到这里,李珂珀便毛遂自荐道:“李莉莉跳楼自杀的事件,发生在半年前。那时,媒体也对咱们公司有过怀疑,但奈何没有证据。可如今,对方把李莉莉签订的合约给爆了出来,手里又握有李莉莉陪酒吃饭的照片,保不齐后面还会有什么证据流露出来。”

    明如心坐在会议正中间,秀气的眉微微拧着,她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李珂珀阴狠一笑,眼里的不屑轻轻扫过,她回道:“一份没有刻公章的合约,怎么就能证明这就是出自咱们公司的?难不成在word文档里随便写一份合约,冠上咱们婧婧影视公司的名字,就是咱们公司做的了?”

    明如心一愣,随即心领神会,给予李珂珀赞许的目光

    李珂珀得到鼓励,挺直脊背,眉飞色舞般继续说道:

    “至于陪酒的照片……说不准是李莉莉自己,想出名想疯了,瞒着公司去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又不巧被人拍了照片,不堪重负,这才跳楼自杀。”

    ###

    许昔昔划着手机,一页页翻看媒体记者的最新报道,心在一点点跌入谷底。

    婧婧影视公司歪曲事实的能力,真是首屈一指。

    怪不得……想让夏悦顶替陈婧冉的夜照门事件。

    整个公司,除了陈婧冉的星途,其他艺人在高层眼中,连人都算不上。

    许昔昔微微叹气,不免有些担心。

    李莉莉的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反转,夏悦以卵击石能行吗?

    任瑾瑜看着女孩儿窝在沙发里,未施粉黛的小脸如霜打的茄子般蔫蔫的。

    他倒了杯清水放在女孩儿跟前,似笑非笑道:“要认输了吗?”

    男人好看的眉眼,莫名给了夏悦安全感。

    夏悦如猫儿般伸伸懒腰,歪着头看着任瑾瑜。

    既是魔鬼的妖娆,又是天使的纯洁。

    任瑾瑜心被猛的敲了下,他深呼口气,似真非真地说道:“怎么?无计可施了?想着自己姿色不错,还能靠这张脸上位?”

    夏悦用左手撑着下巴,眼睛眨呀眨的,她说道:“婧婧影视公司虽说奴役艺人,但董事长陈谏,却是个礼贤下士的。他的身边,还是有不少人才的。”

    她讳莫如深地笑,继续说道:“李珂珀是个极有野心的女人,她不会甘心去做个经纪人。而眼下的危机,在她眼中,说不准还是机遇呢。”

    “所以,你是故意的。”任瑾瑜的眼中有着欣赏,他说道:“婧婧影视公司解释的越圆满,后面的打脸会更疼。只是,你这后面还憋着什么坏呢?!”

    夏悦润了喉,故意绕开任瑾瑜的话,反而笑眯眯地说道:“小哥哥这里真好,就连水都是那么的甜。”

    既然女孩撇开话题,任瑾瑜也聪明的选择不问。

    他顺着女孩的话,装作不经意般说道:“水甜那你就继续住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