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女配翻身做女王 > 第十九章 送上门也没人要
    总裁秘书室!

    六六把这两天的热搜内容告诉了任瑾瑜,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李娅在片场很是威武的把夏悦教训一顿。

    瞧瞧视频中的李娅,有理有据的指出夏悦演技上的问题。

    那架势,妥妥的名师级别。

    六六双手交叉,小心翼翼的看向老板任瑾瑜,这条视频老板已经看了好多遍了,面上依然云淡风轻。

    可六六知道,这是暴风雨前来的平静。

    他轻咳一声,问道:“boss,让公关出面澄清下吧~”

    沉默,还是长久沉默。

    直到六六站的脚底板都是麻麻的,任瑾瑜才淡淡说道:“她既然没来求我,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个“她”,自然是指夏悦。

    六六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时,直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要搭进去了。他从琳达手里抢过咖啡,一股脑喝完,这才觉得猛烈跳动的心脏微微平复起来。

    他坐在工位上,习惯性的点开热点新闻:

    〖惊爆!李娅与夏悦片场亲密合影,力破两人不和传闻。〗

    六六挑眉,再微微挑眉。

    据他所知,这两个姑奶奶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怎么会一致对外,靠着亲密合影扳回一局。

    他挠挠头,给夏悦发条微信〖你这是给李娅下迷魂汤了?〗

    后缀一只可爱的阿狸捂着嘴巴轻笑的表情。

    夏悦正在舞蹈室练习着钢管舞。眼一点要魅惑,腰肢一定要柔软,四肢一定要协调。

    许昔昔看到微信提示,拿着手机在夏悦身后晃了晃,道:“六六给你发信息了。”

    夏悦不回身,挥着额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说道:“不是什么主要的事情,你就替我回复。”

    当舞技越来越熟练,她似乎明白,林星若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苦练钢管舞。

    不仅仅是为了拍戏,更为了今后的洗白。

    而这边的许昔昔还在纠结的啃着手指甲,她很想弱弱的问夏悦,究竟什么才是主要的事情呢?

    她划开手机,看到六六发来的微信,好奇心驱使下,她脑子一热,手快的回复道:

    〖什么迷魂汤,能有你老板的美男计管用?!〗

    后面跟着一连串哈哈大笑的表情。

    六六看着手机愣了半响,心儿颤抖的在风中凌乱。

    他看向偌大玻璃窗内认真办公的老大任瑾瑜,想着夏悦就这样把用情至深的老大卖出去,不禁暗自捏了把冷汗。

    @@@

    经纪人林星若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傍晚六点钟。

    这个时间点,上班族刚刚下班,学生刚刚放学,正是坐在地铁里刷手机的好时候。

    她转身朝屋外打个电话,淡淡说道:“把手里的视频发送出去。”

    夏悦练舞累的躺在地板上,朝着林星若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拥挤的地铁站,背着公文包的行人或是刷着抖音,或是刷着微博。

    手机视频里猛的弹出一条女子练习钢管舞的视频。

    女子腰肢纤细,汗水顺着肩胛骨缓缓流下来,性感而又迷人。她踩着音乐的节拍,清纯中带着隐约的诱惑,带感舞动。

    视频下方的评论区和点赞区也在蹭蹭蹭的往上增长。

    【哇塞,这女孩跳的钢管舞真得劲!点赞点赞!】

    【虽然讨厌夏悦动不动就买热搜的行为,但还是被这段练舞的视频圈粉了,努力的女孩最幸运!】

    【这腰肢,比我的大腿还要细!夏悦小姐姐,能不能分享下减肥方法?】

    【妥妥的宅男女神,娱乐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比心比心。】

    网络上一边倒的赞美,与昨日的谩骂形成鲜明的对比。

    夏悦满意的看着评论区,这步棋她又赌赢了。

    娱乐圈里走清纯女星实在是太多了,真正缺少的是彰显个性,活的潇洒又努力的女生。

    @@@

    陈婧冉冷冷看着视频中的钢管舞,这才多久,评论区都是一边倒的赞扬。

    她再看向自己的微博评论区,同样是才艺,她的钢琴演奏却获得一边倒的嫌弃。

    [天天都是练钢琴,你自己不嫌腻,我都嫌腻了。]

    [听了那么多次,都听觉疲劳了。]

    陈婧冉捏着手指,深深掐进掌心处,她努力压着心口处的怒火,极清淡地对李珂珀说道:

    “当初,你信誓旦旦的保证,说夏悦翻不出多大的风浪。可后来呢,夏悦未付一分钱的违约金,却差点将公司置于倒闭的境地。”

    李珂珀手心微微冒着冷汗,她看人一向准,所以才会建议明如心,让夏悦成为替身演员。

    她笃定,夏悦不会去跟陈婧冉争夺资源。

    可后来呢?

    夏悦站在舞台中间,游刃有余的跳着钢管舞,从那一刻起,她才真正明白,真正不好对付的狠角色是夏悦。

    陈婧冉摔着手里的文件,继续质问道:

    “你说,夏悦走出婧婧影视的大门,不会有人签她。可人家转头就跟布谷环球签约。现在,夏悦更是片约不断,还靠着一条视频迅速洗白。”

    李珂珀越听越害怕,狭长的脸,苍白一片,冷汗浸透了她的衣衫。她忙解释道:

    “那是因为……因为夏悦与布谷环球老总任瑾瑜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您是知道的呀。”

    陈婧冉的嘴唇紧紧抿着,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夜照门,她一步步逼近李珂珀,冷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夏悦美丽,上赶着也没老板要我?所以,才无戏可拍。”

    李珂珀头垂的低低的,嘴里不住地说道:“不是的,不是的。”

    可心里却暗暗啐了口,暗道,可不就是送上门也没人要吗?

    陈婧冉轻轻抚上脸,心里的妒火一点点吞噬着她的理智。

    同样都是明如心生的女儿,可夏悦的长相却吊打她几条街。

    她不服气,更害怕。

    万一夏悦真的大红大紫了,那么她在这娱乐圈里将会越来越边缘化。

    她将纤细的手指轻轻搭上李珂珀的肩膀上,放缓语气说道:

    “爸爸最近在医院照顾奶奶,也顾不上我,但我想给他个建议,是不是要把经纪人换掉。”

    李珂珀心突突的跳,焦急祈求道:“婧冉,你还是童星时,就一直是我负责你的演艺事业,从来都是尽心尽力。”

    陈婧冉岔过她的话题,淡淡回道:“可你的能力实在是太差,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李珂珀的年龄快要四十岁了,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艰难时刻,她本想借着陈婧冉的东风,再往董事会再爬爬。可没成想,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她颤着声音继续说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事儿……这事儿咱们还是有翻身机会的。”

    陈婧冉剔着手指,冷冷撇她眼,道:“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