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女配翻身做女王 > 第四十一章 你害怕我的喜欢吗?
    回到住处时,已经是深夜。窗外雾蒙蒙的一片,让人看不清前路。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夏悦有些烦躁。有些事情,她原以为老死不相往来便是最好的结局。

    可没想到,依然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夏悦微微叹气,小脑袋无力耷拉着,纤细白净的手指,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着密码锁。

    身后似是笼罩着淡淡的阴影,夏悦正要转身,与迎面而来的坚挺胸膛拥抱在一起。

    熟悉的体味,伴随着淡淡的酒香。

    任瑾瑜舒服的眯着眼睛,将头埋在夏悦肩膀上,就在夏悦以为他要喝醉睡着时,任瑾瑜喃喃说道:

    “夏悦,你能不能别叫我老板呀?”

    夏悦本要挣脱的双手,无力的垂在腿侧。她有些仓促不安的低下头,轻声回道:

    “我只是你签订的小演员,不叫你老板,叫你什么?”

    任瑾瑜攥紧她的腰肢,将头深深枕进她的发丝中,带着嗡嗡的鼻音,男人掷地有声道:

    “还像以前那样,叫我小哥哥~”

    小哥哥么?

    夏悦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任瑾瑜时,身子悬挂在凉台上。任瑾瑜从主卧走出来,环抱着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那个时候,她就叫他小哥哥……

    甜甜的,带着不易让人察觉的浓浓依恋。

    回过神,夏悦笑着说道:“小哥哥可不能随便叫,若是起这个头,所有女员工都要跟风了,到时候不好管理下属。”

    明明白白的拒绝,让微醺的任瑾瑜身形微顿。长久沉默后,他似是轻讽似是无奈般说道:

    “是呀,你这个小演员,都敢跟自己的老板叫板,厉害不厉害?”

    男人的语速,不急不缓;男人的语调,带着淡淡的宠溺。

    可夏悦情愿,两个人永远都不要将那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捅破~

    她不配,也没有资格去风花雪月的享受恋爱。

    纤细如皎月的手指,带着一股坚定,更带着夏悦的态度,想要挣脱开任瑾瑜的怀抱。

    任瑾瑜似是察觉到女孩儿的动作,大手轻轻掌握着柔弱的腰肢,紧紧禁锢着,似要将女孩揉进自己的骨髓中。

    男人沙哑的声音,在这暧昧的夜里似是增加了些许的蛊惑。

    他像是一个讨不到糖果的小孩,委屈巴巴的缩在墙角,等待着安慰。

    任瑾瑜说道:“夏悦,我们不谈上下属的关系。我们……恋爱吧,让我做你不离不弃的靠山。”

    似是带着蛊惑,夏悦整个身子都像是被电流击打过一遍,半响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重生前的自己,没有人关心她过的好不好,没有人在乎她活的累不累。

    而如今有个人,愿意将肩膀借给她。

    任瑾瑜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呢喃般重复道:“好不好……夏悦?”

    刺耳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在电梯口响起。

    夏悦率先回过神,她挣脱开男人的怀抱,像是做贼心虚般把手机摁掉。

    可然后呢?

    夏悦有些无措的站在墙角,眼睛往下瞅着,不敢与任瑾瑜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被大力推倒在旁的任瑾瑜,神情有一丝丝的受伤,他带着几分自嘲般说道:

    “你就那么害怕我的亲近吗?”

    宽敞的楼道,两个人的阴影缓缓拉长,在长久的压抑中,还是夏悦挨不住,提前开口。

    她轻声道:“领导,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怯懦如鹿般水盈盈的眼神,猝不及防的撞进任瑾瑜深深的眼眸里。

    那里有着世间最宽广的大海,宽容着她、宠爱着她。

    任瑾瑜毫不妥协,步步靠近夏悦,笃定般开口道:“你并不排斥我。”

    他试探般将手再次搭在夏悦肩膀上,轻声说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夏悦摁掉的手机锲而不舍的再次响起,她如蒙大赦般接起电话,那边是黄毛林普兴奋的声音:

    “悦悦,你今天的拍摄实在是太美了,好多图片都用不着去修,就被高层直接拿出去做宣传。”

    “……啊……那真好……”夏悦干巴巴回道。

    黄毛林普按耐不住兴奋,继续说道:“托你这几张照片的福气,我被公司重用,特批让我继续跟着你的写真广告拍摄。”

    说到这里,黄毛林普白皙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他说道:“今后咱们可就要多多合作了。”

    林普大男孩炽热的爱,一点点靠近着夏悦,可处在水深火热里的夏悦哪里能听的出来?

    她脑袋嗡嗡直响,连最后怎么挂断电话的都不知道。

    清冷的夜风吹散几分酒意,也带走几分暧昧。

    任瑾瑜站起身,整理好衣衫,又恢复以往那冷清沉稳的模样,他板起面孔说道:

    “上次的绯闻,我看你并没有长记性。工作上的事情就在工作时间解决,下班还煲电话粥,这时候不怕人议论了?”

    夏悦的手指微微抖了下,这是在暗戳戳的吃醋吗?

    @@@

    另一边,陈家大宅连日来的乌云,终于散了出去。

    陈谏难得高兴,在饭桌上又多喝了几杯,他得意的拍拍女儿的肩膀,轻声说道:

    “不要妄自菲薄,找不来剧本就是经纪人的能力问题,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陈老夫人不经常看新闻,但在饭桌上,还是通过父女两人之间的对话,明白了一些。

    她把小孙女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转到陈婧冉跟前,轻声安抚道:“不用怕,万事有你爸爸处理。”

    陈婧冉甜甜一笑,想起今天刚到手的演艺合同,不由愈发得意起来。

    夏悦那张脸是极美,但那又如何?任瑾瑜还是没有看在夏悦的面子上,将她拒之门外。

    如此看来,任瑾瑜对夏悦也并不怎么上心?

    夜晚!

    明如心往按摩木桶里放入温热的水,半跪在地上,轻柔的为陈谏脱下鞋袜,用手指试好水温后,才将陈谏的脚放了进去。

    陈谏闭目眼神,淡淡提醒道:“手心手背都是肉,但人在遇到危险时,往往握紧拳头打向敌人,护住的永远是手心。”

    他撇了眼明如心,语气里难掩轻视,他说道:“两个女儿,谁是手心,谁是手背,你要分清楚。”

    揉搓的纤细手指慢慢放缓,停了半响,明如心才轻声说道:“我只有陈婧冉一个女儿。”

    陈谏忽的睁开眼睛,如鼠般的眼睛紧紧盯着明如心。对方不慌不忙,迎着陈谏的目光回看过去。

    陈谏轻嗤一声,慢慢躺平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