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在生存游戏里养泥人 > 第52章 绿洲之地(10)
    江小凡在【时空笔记】写下那句话后, 很快他就收到了答案。

    看着笔记本上的答案,江小凡缓缓合上了笔记本,眼睛看了一眼床上的骷髅, 起身离开了。

    看了看天色, 估算着赫亚那边现在应该快天亮了。

    他给两人使用了支配权,给他们留言:【天一亮, 你们不用再躲着了, 直接出现在导游和那些村民面前, 他们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猜他们可能会让你们跳水库,你们要是相信我, 就跳下去,另外两个玩家,他们不愿意就随他们自己。】

    然后又补了一句:【我在这边等你们。】

    格尔, 赫亚两人看到江小凡给他们的留言, 根本没有迟疑, 就已经打算按照江小凡说的去做了。

    他们去找了躲在马厩的小余和拓思两人,把他们的计划给两人说了。

    “我们天一亮, 就从这里出去, 我朋友说会在那边等我们。”赫亚说道。

    “跳水库不就等于送死?你那个什么朋友?竟然让你们去送死。”拓思不屑道。

    小余也露出怀疑的神情, “你们真相信你们的那个朋友?”

    “当然相信。”赫亚说道, 一旁的格尔点头赞同。

    拓思看了一眼小余, 小余沉思片刻说:“到时再看,不过确实不能一直躲着, 已经第五天了, 后天游戏就要结束了, 而且……”

    “而且什么?”拓思问。

    小余思索片刻才开口道:“通关口就在水库里, 想要通关口必须跳进去。”

    “什么!真的!?”拓思愣住了。

    小余点了点头,他看向表情呆愣的赫亚,说:“你那天给我们看的笔记,里面说这是个无解的游戏,没错,这的确是个无解的游戏,因为想要通关就得跳进水库里,去到另外一个时间段,也就是你朋友在的那个时间段,通关口就在那里,但如果跳进去了……”

    “死路一条。”赫亚接下他的话。

    “对,死路一条。”小余说道,他看向拓思说:“跳还是不跳结果都一样。”

    拓思双手抓着头发,一脸痛苦:“太难了,这局太难了,这根本就是让我们来送死的!跳下去,会淹死!不跳将永远留在这个地方,节目组根本就没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

    “跳吧,至少通关口在水库那边,拼一把。”小余说道,他又笑了笑说:“你们朋友真幸运,一来就掉去了那边。”

    拓思抿唇不语,赫亚和格尔两人也沉默着。

    赫亚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跳水库,今天的行程得见了导游才知道,那只是我朋友预测的,但如果通关口真在水库里看到的另一个时间段的村里,那就只有一跳了。”

    一时之间,马厩里异常安静,那种等待死亡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心焦,四人在马厩里等到了天亮才从里面出来,来到了游客住宿区门口。

    不一会儿,导游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几天不见的小余和拓思,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拿着手里的名单说:“都到齐了,走吧,今天带你们去咱们村十年前建成的水库,里面有非常多的鱼,大家请跟随我一起前往水库。”

    这一次,导游也不提吃早餐的事,直接就带着他们开始今天的行程,像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格尔和赫亚两人对视了一眼,暗道:这是迫不及待要杀他们?

    一旁的小余则是拧眉看着前面,拓思忐忑不安地跟着。

    他们也注意到了,街边站满了村民,似乎在目送他们去送死,这种感觉真是……

    赫亚头皮发麻地看向格尔,小声道:“被人目送去送死,我觉得这绝对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格尔说:“不,你每天都在经历,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游戏里,很多观众在看,看我们是死还是活。”

    赫亚:……

    差点忘了,他们本就身处在被人围观的游戏里,每天被人看着是死还是活。

    死的话,一堆人目送他去死,活的话,一堆人继续看他是死是活。

    走了大概快四十多分钟,他们终于来到了村里的大水库,水库里的水哗哗哗地流着,十分宏伟,人要是掉了下去,转眼就看不到人影了。

    他们也终于看到了小余说的通关口了,就在水库里,水库的水就像是一个屏幕,上面显现出通关口。

    通关口不是在水里,是在另一个时间段的好人村里,跳下去肯定会被淹死。

    只有死了才会掉落在另一个时间段的好人村里。

    这就是洛克说的,这是个无解的游戏。

    水库的正中央建了一栋竹屋,格尔、赫亚两人往竹屋方向看去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竹屋前,竟然是那个小女孩。

    与此同时,小余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一旁的拓思立刻扶着他问:“怎么了?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

    “那个怪物就在这里……”小余脸色难看道。

    赫亚,格尔两人听到了小余这话,下意识地四处看了一圈,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

    只是他们入眼的除了是村民,就没有其他什么可怕的怪物了。

    怪物是什么?他们不清楚,暂时也没看到。

    就在这时,坐在竹屋门口的小女孩突然唱起了歌:小鸟儿飞,树精灵跳,蓝天白云彩虹飘。

    小孩儿跑,小孩儿跳,小孩儿跟着风一起飘。

    不知道为什么,赫亚,格尔两人听到小女孩的这首歌,忽然有种精神恍惚的感觉,像是被什么给牵住了神智。

    这时,他们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水里有很多漂亮的鱼儿,跳下去就能看到那些漂亮的鱼儿,快下去吧。”

    这个声音不停地在他们耳边响起,四个人精神恍惚地往前走着。

    虽然他们的脚步不受控制,但四个人的意识都还在。

    格尔:江小凡推测的没错,真的是要让他们跳河自杀。

    赫亚:江小凡,我很相信你,但一想到马上就要自杀,还是好怕啊。

    一想到马上就要跳水库,而且还是必死无疑,格尔和赫亚两人还是有点退怯。

    就在这时,他们感觉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回神时才发现小余把手放在了他们肩膀上。

    小余说:“刚刚你们被歌声迷惑了,我帮你们恢复了你们的精神值,我现在能肯定,唱歌的小女孩就是怪物。”

    “你还能把我们的精神值恢复?”赫亚惊讶道。

    小余对此并未多说什么。

    赫亚也没多问,他看向格尔问:“准备好了吗?还是有点怕。”

    格尔目视水库说:“我相信他。”

    赫亚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也相信他!”

    一旁的小余和拓思两人看向他们,小余说:“你们队伍真的很团结,我们队伍就剩下我们两人了,其他人……”

    小余想到他们一开始壮大的队伍,总共有八个人,一起进入的黄沙之地,十五个人的游戏区,他们队伍就占了大半,乍一看相当的有优势。

    结果却互不信任,互相利用,到最后反目成仇,自相残杀,八个人的队伍就剩下他和拓思两人了。

    “人多也不一定好,人心齐才重要。”赫亚想到他们只有三个人的队伍,但他清楚,凭借江小凡的能力,就算再多人,他也能完全让那些人服他。

    “是因为那个在另一个时间段的人是你们的队长,你们非常信任他,对吗?”小余问。

    想到江小凡把他们从贫瘠之地带到这里,赫亚点头:“对,我们非常信任他。”

    “你们队长,挺好。”小余和拓思两人羡慕地看向他们。

    歌声还在继续,但有小余在,格尔他们并没有再被迷惑,在导游和村民们微笑看着他们时,四人闭上眼睛开始一个个跳进了水库。

    ‘噗通’一声,被水包围的格尔再次感觉到熟悉的水涌上鼻口无法呼吸的窒息感,他下意识地挣扎着,可水里似乎有一股很强大的吸力,把他吸进漩涡,让他无法挣脱。

    迷糊中,他似乎看到身边不止有赫亚,小余,拓思,好像还有其他人。

    一个一个全部被吸进了漩涡中消失不见了,很快他也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地他感觉眼前视线开始模糊,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

    【他们全部跳了下去?】

    【嗯,全部跳了。】

    【我知道了。】

    江小凡合上笔记本,看向窗外阴沉沉伴随着轰隆隆声音的天空,起身走了出去,从房里出来他看到一旁的老太太正拄着拐杖,拿着油纸伞,这是要出门接收尸体了?

    老太太颤巍巍举着油纸伞往外走,快要跨出院子大门时,身后却传来江小凡的声音:“老糊涂这句话其实挺对的。”

    老太太脚步一顿,但很快又继续往前走。

    “你就是那个老糊涂。”

    老太太当时就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江小凡,十分不悦:“看来当初我留下你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不能这么说吧,好歹我也帮你活跃了一下你家气氛啊,要不是我,你家就你一个,多无聊,多孤独,我师父常跟我说要尊老爱幼,要是我能回到两百年前的好人村,我肯定会对小珠珠你好。”

    老太太顿时愣住了,那双苍老的浑浊双眸渐渐的氤氲起水雾,“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自从我哥去世后,没人再这么喊过我了,我都快忘了这个小名。”

    “你哥跟我说的,他说村里人改写那位恶官的事迹是错误的,但你也已经惩罚他们快三百年了,是该放手了。”江小凡说道。

    老太太突然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他一直在阻止你,只为让你少凝聚那些怨气,这样你或许能变成一个天真可爱,幸福快乐的普通小女孩。”

    老太太摇了摇头,“没用的,没用的。”

    “你是觉得你是怨气凝聚的恶灵,所以你觉得你的任务就是替那些恶灵报仇对吗?”江小凡靠在一旁的柱子,看向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眸色一凝,一抹危险气息从她身体里释放出来,“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我师父说,正常人的寿命平均寿命八十八,你都活了快三百年了,肯定不是正常人,不是正常人那就是怪物了。”

    一声怪物,让老太太彻底暴起了,身上突然释放出强烈的风暴,原本扎好的头发瞬间散开飞扬,那双苍老浑浊的双眸变成了漆黑的,像是无底漩涡,黑气翻涌不停。

    “臭小子,你找死!”

    “我觉得不是我找死,是你不识好歹,你哥好心好意收留你,你不但不懂报恩,还取下他身上的骨头做成拐杖,让他跟着你快三百年,备受煎熬,无法转世。”江小凡一边平静地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把蜘蛛八脚提取出来。

    狂风中的老太太怒道:“你胡说!我只是为了让他看到那些害死他的人有怎样的下场!”

    “为了让他看到那些人的下场,用不着把你哥的脊梁骨天天戳地吧,这明明就是对你哥的严刑,还说不是折磨,难道你没听说过戳脊梁骨、戳脊梁骨这句话吗?一些做错事的人才会被人戳脊梁骨,你哥他做错什么了?是不应该收留你这个怪物吗?”

    江小凡这话犹如棍棒,直接敲在了老太太的脑袋上,整个人霎时像钉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江小凡,视线慢慢移到手里的拐杖。

    江小凡继续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是在报恩还是在折磨恩人?你这拐杖长长的部分是你哥的脊梁骨,你这近三百年的时间,天天把这跟拐杖往地上戳,你觉得你哥会很好受?”

    “不……不是的,我不是要折磨他,我不是……”老太太身上泛过一道黑气,待黑气散尽,原本佝偻的老太太变成了一个身体娇小的小女孩。

    江小凡看着眼前模样清秀的小女孩,猜测这大概就是赫亚他们口中的那个小女孩了。

    “哥哥,我没有要折磨你,我真的不是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小女孩大哭道。

    “哥哥,我这就把你放回去,你等我!”小女孩手抱着拐杖,立刻跑出了院子,朝竹屋方向去了。

    见状,江小凡掏出笔记本写上:她已经去竹屋了,等会就能给你按上骨头。

    银发年轻人:嗯。

    江小凡:出□□给你。

    写完这句话,他把笔记本给收了,迅速离开了老太太的家。

    一出去他就听到有人大喊道:“又掉尸体了!这这是造孽哦!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老天爷,你还要惩罚我们多久?几百年了还不够吗?”

    “为什么要惩罚我们?我们何其无辜!作恶的那些人早死了!”

    “现在村里没人了,是不是非得把村里的人都给杀绝了才满意?”

    “他们当年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护着那个奸官啊!”

    ……

    一声声哭求,哀怨声从前方传来,江小凡加快速度跑了过去,很快就看到村路上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每一具都被泡得脸色发白,身体浮肿,十分可怖。

    江小凡跑到那些尸体跟前,找了一会儿,找到了格尔,赫亚两个人。

    其他人应该是出事得早,在水里泡得时间太久了才变得浮肿发白,格尔、赫亚两人死了没多久,身上暂时还没出现泡发的情况。

    这时,他注意到一旁还有两个人的状态跟格尔、赫亚两人差不多,他记得这两人一个是拥有感应能力的小余,另一个拥有巨力的拓思。

    他抬头看向那些面带恐惧,哭得歇斯底里的村民喊道:“这里还有四个人没死!不想被罪孽缠身,就赶紧救人啊!算是给你们自己积点德!”

    村民们一听居然还有人没死,第一个冲上来的就是那个拐子李大叔,“谁,谁没死!我来救!我来!”

    拐子李跑了过去,江小凡指着小余和拓思说:“他们,赶紧了!”

    拐子李太激动了,根本就没去探两人的鼻息,一想到有活人,一想到自己能救下他们,一想到自己可以为自己,为自己族人积点德,他根本就没有去怀疑江小凡,扛起一个就问:“去我家,我家地方大!”

    其他村民见状也都冲上来,把拓思抬了起来朝拐子李家抬去。

    有人顺势探了一下拓思的鼻息,手指顿时颤抖了,却没敢说话。

    明明就……死了,为什么那小子却说没死?

    那人不敢说,只让大家把人抬去拐子李家。

    或许……或许那小子能救活这些人。

    那人心里边抱着一线希望祈祷着。

    他们哪个不想改变现状?都想改变!如果能结束这一切那就最好了!他们不想继续被困在这个村子里!他们要离开!

    所有人都抱着这个希望,全部跟着来到了拐子李家里。

    江小凡见他们把人并排放在了一起,抬头一脸严肃地看向他们说:“都退出去,他们需要呼吸新鲜空气,你们若是全部围在这里,对他们醒来非常不利。”

    大家一听又全部往后退,拐子李恨不得自己现在那条断腿能长出来,跑得能更快些。

    看着每个人如此配合,看得出他们非常想要摆脱这样的情况。

    他们之前说一年前开始掉尸体的,事实上根本不止一年前。

    近三百年,每年都如此,他们能不崩溃?能不希望改变吗?

    等到所有人退到了江小凡点头表示可以的位置,大家又眼巴巴地拉长脖子往那边看去,想看看那四个人是不是真的能活过来。

    因为距离太远,他们根本不知道江小凡到底在做什么,只是看到他这个检查一下,那个检查一下,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也就片刻功夫,躺在地上的人竟然全部都醒了,但对于村民们来说,那一分一秒都是度秒如年,脖子都快僵了,才终于看到那四人有动静了,这会儿一个个用力咳嗽吐出肺里的水。

    看到这一幕,村民们顿时激动地双手合十,本想说谢谢老天爷,但转念一想这跟老天爷有什么关系,是这个小伙子帮了他们的忙,让他们这一次能跟着一起积德,于是大家又全部跪下,对着江小凡不停磕头道谢。

    这时,又有个村民说:“小伙子,再看看其他十个人吧!说不定也还有救!”

    村民们希望能多救一个,既然这四个人能救,那是不是其他人也能救?

    江小凡一脸镇定地看向他们说:“那些人死的时间太久了,回天乏术。”

    把那些人也救了?那就该轮到他流血过多身亡了。

    村民们听他这话,只能叹息,但能活四个已经很不错了。

    这样,他们身上的罪孽也稍微少一点。

    “我真的活了!我真的活了!”赫亚坐起身,吐掉了一大口水后,意识渐渐回归,当看到江小凡站在他面前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活了过来,顿时激动地拥抱住了江小凡,“小凡,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叫凡哥。”江小凡纠正道。

    “额,凡哥,凡哥,谢谢你!”现在就是让他喊凡爸爸,他都愿意。

    一向沉稳的格尔,此时也不免激动了起来,他感激地看向江小凡:“小……凡哥,谢谢!”

    “去掉小字,我会很乐意接受你的感谢。”江小凡认真道。

    “凡哥。”格尔又喊了句。

    一旁的拓思也很激动,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活过来,看样子是这两人的队长连带把他跟小余也救了。

    他刚要对江小凡说谢谢,就听玩家系统声音响起:【您已经和玩家江小凡绑定为附属关系,解绑需玩家江小凡主动发起,您无权限跟江小凡解绑,请知悉。】

    【恭喜玩家拓思加入江小凡战队,奖励花币五千金。】

    【玩家江小凡身为主成员,拥有对您百分之五十的支配权,请知悉。】

    拓思错愕,附属关系?那,那不就是契……契约?!

    刚刚醒来的小余,也听到了玩家系统的声音:【您已经和玩家江小凡绑定为附属关系,解绑需玩家江小凡主动发起,您无权限跟江小凡解绑,请知悉。】

    【恭喜玩家余飞加入江小凡战队,奖励花币五千金。】

    【玩家江小凡身为主成员,拥有对您百分之五十的支配权,请知悉。】

    小余也愣住了,什么时候的事?

    与此同时,江小凡的玩家系统也开口了:【您已经和玩家拓思,玩家余飞绑定为主从关系,解绑需您主动发起,玩家拓思,玩家余飞无权主动跟您解绑,请知悉。】

    【玩家拓思配合度无,从属度无,崇拜度无,支配权只有百分之五十,备注:支配权未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一旦出现被支配对象拒绝,支配行为结束,请知悉。】

    【玩家余飞配合度无,从属度无,崇拜度无,支配权只有百分之五十,备注:支配权未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一旦出现被支配对象拒绝,支配行为结束,请知悉。】

    听完后,江小凡面色平静地看向一脸错愕的小余和拓思,说:“我只能救跟我有契约的人,契约已定,不可更改,你们不接受也没用。”

    他的血可不能白流,江小凡暗自想着。

    刚刚割破的手指被他蜷握着藏在手掌里,血已经凝固,伤口很快就会好。

    师父说过,他的血不一般,不要随随便便让自己流血。

    格尔,赫亚跟他有契约,作为契约主,他有义务把他们救活。

    但小余和这个拓思跟他是陌生人关系,他并没有这个义务,不过这个小余的能力不错,他很眼馋。

    超强感应外加修复能力,万一他们在其他关卡受了伤,小余的这个修复能力对他们来说非常有用。

    虽然这个修复能力比不上他的一滴血,但他的血也不能时时刻刻用,真要那样他还不得流血过多身亡?

    当看到小余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他就有把人招进他们队伍的打算。

    至于拓思,完全是看在小余的面子上,顺带救下的。

    不过这人一身巨力,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然而,江小凡哪里会知道,单单一个契约就足以让两人对他五体投地。

    试问谁会拥有契约的能力?

    当然是大佬级的玩家啊!

    他们居然在这个五地游戏里遇到了能契约的大佬级玩家,真不是做梦吗?

    拓思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疼得‘嗷嗷’直叫,“是真的,不是在做梦,我居然跟大佬契约了!小余,我真不是做梦!”

    余飞点了点头说:“对,你不是做梦,你刚刚都把自己掐疼了,当然不是做梦。”

    江小凡有点不理解他们为何那么激动,他还以为自己忽悠他们契约,他们肯定会很生气。

    现在看他们好像能接受的样子,江小凡也就放心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们都能接受,那就不算强扭。

    赫亚听到江小凡说也跟小余他们契约了,连忙打开队友列表,果然看到了队友列表多了两个人。

    “我看到了,你们已经在队友列表里了。”赫亚说道。

    拓思一听也跟着打开队友列表,发现原本属于主成员的余飞已经变成队员图标了,列表里多了三个人,排在第一位的叫江小凡,就是刚刚救他们的那位小年轻了。

    小年轻喜欢他们喊凡哥吗?

    拓思当即对着江小凡喊道:“凡哥!”

    江小凡:“……嗯,好了,你们要是感觉没什么不适,咱们得去通关口那边了,早点结束早点通关。”

    听到江小凡说通关,四人立刻认真了起来,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在江小凡身后走出了拐子李家。

    在经过拐子李身边时,他对拐子李说:“只要你们行善积德,你们的现状会得到改变,他们的复活就是个兆头。”

    “是是是,我们会记住的!我们一定多多行善!”拐子李连忙道,其他村民也都跟着点头,表示一定会多多行善。

    江小凡带着他们离开了,赫亚注意到不远处躺着的一堆死去的玩家,脸上流露出遗憾的神情。

    然后收回视线,跟着江小凡往前走。

    格尔问:“凡哥,我们现在去哪?”

    江小凡看着竹屋方向问:“你们跳下来的时候是不是看到了通关口?我们现在就是去那里。”

    “对!看到了,在一个老太太身上!”赫亚想起来了,在跳水之前,他们就看到了通关口的位置,是在一个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就是小女孩吗?”格尔问。

    江小凡:“对。”

    这时,一旁的小余忽然捂着头痛苦道:“怪物,怪物就在前面,小女孩就是怪物。”

    “小女孩的确是怪物,你们所在的那个时候她还小,就算是怪物也没那么大威力,但现在她老了,活了快三百年了,早已经黑化了,威力很大。”江小凡说道。

    “我们几个人胜算大吗?”格尔问。

    这时赫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大虎!我们忘了把大虎带上!”

    他们同时看向江小凡,就听江小凡说:“他能过来,不能过来我也会想办法去把他带过来,到时……你们先通关。”

    “又是我们先通关!”说到这件事,赫亚想到了他们每次都没办法在休息区见到江小凡,正要问,就听格尔说:“去水库?”

    “嗯,老太太已经去了水库,那里放着大虎的骷髅。”江小凡边走边说。

    却不知他这句话把他们两人给惊呆了,“凡哥,你说什么?大虎的骷髅!?大虎他……没了?”

    “在这个时间段,他当然已经没了,别忘了现在这个时间段是在两百多年之后,快三百年的时间,正常人哪里能活那么久。”江小凡说道。

    “那,那大虎他……”赫亚想问能不能回来,但人都变成骷髅了,还怎么回来?一时之间这话也问不出来。

    之后几人都没说话,江小凡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倒是赫亚,格尔两人心情有些沉重。

    等到水库的时候,他们发现不远处的竹屋正被一团黑色雾气给包裹着。

    与此同时,余飞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就在前面,怪物就在前面。”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拓思扶着余飞问。

    余飞摇头:“距离要再近点我才能感应到。”

    “怨灵。”站在前面的江小凡说道。

    几个人看向他,“怨灵?”

    江小凡:“小女孩不是人,他是村子里那些被奸官残害致死的那些人的冤魂,因后世之人把奸官的劣迹美化了,让那些含冤而死的冤魂愤怒不已,慢慢凝聚在一起,时间久了就凝成了一个小女孩诞生在那个村子,报复整个村子的人。”

    “可是,怨灵报复村子,为什么要伤害那些游客?”赫亚问。

    江小凡看着被黑气包裹住的竹屋说:“伤害游客的是村民和导游,他们为了不让村子的一切东西退化,只能杀人来维持,怨灵为了让他们陷入这种罪孽深渊,用她的怨气影响这些人,做了更多杀戮,让他们世世代代都被罪孽缠身,然后又在未来不停的让这些村民的后代经历他们祖先曾经犯下的杀戮,看着那些惨死的人掉落在他们面前。”

    “那怨灵也跟这些杀戮脱不了身,她也是那些游客惨死的帮凶!”拓思刚说完,强大的怒声从木屋那边传来,“我没有!我不是帮凶!你们不要污蔑我!”

    下一秒,一个浑身黑气的小女孩冲破了木屋的屋顶废了出来,双目涌动着漆黑的雾气,怒视着江小凡他们,“你们居然没死!你们都该死!”

    小女孩愤怒地朝江小凡他们攻击而来。

    余飞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直接朝小女孩丢去,被罗盘砸中的小女孩顿时哀嚎不已,直接毁了余飞的罗盘。

    看到罗盘被毁,拓思当即挥拳朝小女孩而去,小女孩却突然从他面前消失,再次出现时却是在拓思身后。

    余飞大喊:“拓思,小心!”

    小女孩伸出变成黑色指甲的手直接朝拓思后背心脏处的位置而去。

    却在这时,小女孩突然停住了,她盯着站在拓思前面的一个人,眼里的黑气消失了,变成了普普通通小女孩的眼睛,“哥,你恢复了?太好了,你恢复了!”

    小女孩身上的黑色雾气也都消失了,她像个普通小女孩一样扑进拓思面前那人怀里,“哥,我好想你,对不起,我收手,我不会再继续了。”

    被抱住的赫亚:……

    此时,他很慌,很慌很慌,他被一个老怪物给抱住了!

    但他不能表露出半点异常。

    刚刚看到小女孩的尖爪要刺穿拓思的后背时,他情急之下从背包里拿出了守护者给他买的面具戴上,站在了拓思面前。

    没想到还真管用,小女孩把他的脸看成了另一个人,他猜想应该就是大虎的脸。

    因为小女孩就是管大虎喊哥。

    余飞,拓思,还有格尔在看着戴着面具的赫亚时,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很显然他们也都被迷惑了。

    唯有江小凡淡定地走了过去,一手抓着赫亚的手臂,另一只手抓着小女孩的肩膀,对赫亚使用支配权:【带她进你的梦,梦里你是一只可爱的小动物,随便什么动物,只要可爱就行。】

    赫亚一听表示会了。

    这事情他之前就跟江小凡配合过,配合的非常不错,再来一次肯定是没问题。

    果断抱紧怀里的小女孩,赫亚闭上了眼睛入睡了。

    江小凡在他睡着的同时,使用了幻象石卵道具,他和赫亚再一次编织了一个梦幻场景。

    在梦里,小女孩高兴快乐地在草地上跑,赫亚变成了一个一条斑点狗,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天空还有漂亮的彩虹,树上飞着漂亮的小精灵。

    这是赫亚根据小女孩之前唱的童谣编织而成的,他猜想小女孩应该很喜欢有彩虹有树精灵的梦境。

    不一会儿,一个人影也出现在了这个梦境里,小女孩往那人看去时,笑着跑向那人,“哥!你看,这里好美。”

    银发年轻人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 :“对,很美,这就是我一直希望你能生活的环境,希望你不要被那些过往怨恨迷了心智,你虽是怨灵,但你已经转生了,你已经是个人了,该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

    “哥,我知道,对不起,我错了。”小女孩低着头,在银发年轻人面前认错。

    现实中,格尔接到了江小凡的指令,冲进了木屋,从里面抱起了那具骷髅来到了江小凡身边,让江小凡握住了骷髅的手。

    拓思看着这一幕,很不解:“这是做什么?他们为什么都不动了?”

    格尔:“不用担心,他们现在正在解决问题,我们只需守护好这里就行。”

    拓思和余飞就在一旁守着,格尔扶着骷髅,保持着让骷髅跟江小凡的手握住。

    也不知过了多久,余飞忽然看向小女孩的方向喊道:“通关口!通关口出来了!”

    拓思,格尔两人也都往小女孩身上看去,看到她身上有发光的东西飘了出来,正是他们熟悉的通关口。

    与此同时,江小凡也松开了握着小女孩和赫亚的手,脱离了幻象石卵构建的幻象世界。

    小女孩和赫亚瞬间就从里面脱身,拓思,格尔两人在看到小女孩恢复神智时,同时进入戒备状态。

    他们以为接下来要大战一场,却见小女孩微笑地看着眼前被格尔扶着的骷髅,说:“哥,谢谢你。”

    小女孩似乎没了之前的怨气了,她慢慢飞了起来,一阵风吹向了格尔,被格尔扶着的骷髅被风包裹住跟着小女孩一起飞走了。

    格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江小凡,却见江小凡脸上表情很平静,并未让他们去阻止。

    等到小女孩和骷髅离开后,江小凡才收回目光看向他们四个人说:“通关吧。”

    “凡哥!”赫亚走了过来,“你又要最后一个通关吗?每次通关后都去哪了?为什么两次都没见你到休息区?”

    “休息区?什么休息区?在哪?”江小凡疑惑,他怎么没听玩家系统提过?

    赫亚:……

    格尔:……

    要不是对江小凡有点了解,他们真要以为这小子在装傻充愣了。

    “通关后不都会去休息区吗?你没去?”一旁的余飞问,拓思也是一脸好奇地看向他。

    江小凡想了想说:“可能我被传送的是其他休息区吧。”

    还有几个休息区吗?

    四个人一头的问号。

    “通关吧。”江小凡站在原地对着他们四人说道。

    四人点了点头,然后一个个走向通关口,不一会儿四个人就消失在了江小凡面前。

    在他们消失后,江小凡朝村里走去,来到了他借住的宅子。

    院子里,大虎正垂着脑袋坐在树下,小女孩和骷髅不见了,在大虎身边放着一个巴掌大的女娃娃布偶。

    江小凡弯腰捡起布偶,就听玩家系统说:【恭喜玩家江小凡获得道具【怨灵布偶】,已收入背包,玩家可随时打开背包查看。】

    听完后他又蹲下身伸手轻轻拍了拍大虎的脸,不一会儿大虎慢慢睁开眼睛,一脸迷茫地看向江小凡,“凡哥,我……又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没事,不用记得,走,我们要通关了。”江小凡握住大虎的手,拉着他朝通关口走去。

    大虎很听话地站起身,跟着江小凡朝通关口走去。

    这一次,在他们被吸入通关口离开后,这里的一切还保留了下来,不像前面两关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