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和邪神共享身体后 > 第39章 第39章
    “一共有几个部门。”

    程理没敢看他:“……五个。”

    “所以包括你自己的调查部?”简邪顿了顿, “你是有什么维.稳的任务吗?”

    “……”扎心了。

    程理鼓起勇气看了一眼简邪,发现他却没有露出他想象中忧心忡忡的表情,让他顿觉意外。

    毕竟那可是五个部门……!

    不是一个, 而是五个。

    超自然管理局虽然有时候会出一些状况, 但整体来说,里面的每一个调查员都值得警惕。

    毕竟存在多样可使用的道具, 这就决定了他们每个人都有着难以预料的能力, 更别提专门生产道具的武器部了, 那里面的人都非常自以为是, 很难保证他们不会对简邪产生偏见。

    “其实也不是很意外。”见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简邪整个人都非常冷静, “你之前和我说过,调查员是两个人搭档,但我从来只看到了你一个人行动, 无论是出任务, 还是别的情况。”

    “简而言之, 你没有搭档。”

    程理:“……”

    他在记忆里努力翻找了涉及到这段的记忆,发现那不过是付环宇出现前自己随口提到的一句话。

    所以从那个时候, 自己是寡王事实就暴露了特地隐藏起来的人缘问题吗……

    “可我之前和余荆河行动过一次。”他试图挣扎。

    简邪看了他一眼:“他很讨厌你。”

    ……这倒是真的。

    程理以为自己被生活抹平了棱角, 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社畜, 但现在看来以前做过的事情还是逃不开。

    “好吧。”程理挫败道, 拿出了放在车上的一叠文件, “这个文件,秋招之前你可以签好。”

    封面平平无奇, 比起吸引眼球, 倒像是随便在哪里捡到的材料, 图标和某个环保部门相当接近。

    简邪接过, 翻阅了起来。

    并不算长的内容,他一目十行地扫过,在几分钟后就搞懂了里面写着什么内容。

    一、鉴于超自然管理局的特殊性,秋招全程要求必须保密。

    二、人员有死亡风险,务必量力而行。

    三、局里帮忙买了特殊意外保险,后顾无忧。

    “管理局一直都很贴心。”程理见他翻回了第一页,匆忙说道,“关于后事,完全不用担忧。”

    “……”就是太贴心了点。

    见他签了字,程理谨慎地收起了文件保存好,然后才慢慢地说道:“今年的实战模式……听说过打野吗?”

    打野,这个词语在如今各种游戏盛行的时候几乎是随处可见了。

    相较于其他传统的三线清兵线推塔位,打野基本上承包了野区的经济资源,也就是俗称的刷野怪。

    虽然是一个词语,简邪觉得大概不是相同的意思,毕竟一个只是游戏,一个却是会危及生命的现实,但程理深吸了一口气,接下说出的话却说明了两者之间有着某种相似之处。

    “我听说是以抽签的方式决定十八区的位置。随后在一天内,综合人员猎杀怪物的数量、等级和战斗时长这三个要素进行得分,最终评定等级……俗称打野考核。”

    以前只是用手碰一下仪器,就完成了测试,哪有现在这么麻烦。

    说到这里,程理嘴角抽了抽,总觉得,这是在让这批新人去干实习生的事情——

    无补贴,无工资,提前体验打工人生活。

    “在考核结束后,你可以拿着等级去申请你想要的部门,当然,也可以等他们自己来找你。”

    不过后面这个几率很小了,除非你是a级及其以上,否则不会主动给你发邮件邀请。

    程理当初是以a级进入管理局的,有两个部门同时提前给他发了邀请,催促他选择部门开始上班,这已经算是很不得了的成绩了,在闲聊论坛说出口是会被打成凡尔赛的程度,毕竟百分之九十的人连一封邮件都收不到。

    特a级或许有三个部门吧,他不清楚。

    虽然已经是目前调查员的最高级别,但五个部门的偏好不同,从未有人让他们同时满意过。

    尽管简邪在他眼中深不可测,但程理默默地想,如果保险起见,他可千万不要抽到前三个,不,前五个区,因为对方从来没有系统性地接触过猎杀怪物,就算实力很强,面对实战也不太好说。

    相较于程理的纠结,简邪却想到了其他的事。

    “还真的和游戏一样。”

    十八区,就是游戏里的野区吧,就连野怪的意思也能对上,难怪会用[逃生游戏]这样的字眼去形容十八层地狱,因为本质上来说,就算进入了现实世界,用游戏的一些词汇也能够解释行为。

    【为什么会这么武断地、先入为主认为,】秦擢的声音略带玩味,【是游戏融入了现实,而不是现实并入了游戏?】

    这句话让简邪怔住。

    【开玩笑而已。】祂勾唇懒洋洋道,【只是觉得,他们实在是缺乏对周围现实的观察力和想象力。】

    真是恶劣的性格。

    另一边,程理被噎住了:“简邪……你还在听我说吗?”

    他手握方向盘,陷入了沉思,难道自己说话有这么啰嗦,这么无聊吗?

    简邪闻言回过神,决定接下来不要理秦擢了。

    否则真有点得寸进尺。

    祂总是喜欢在自己全神贯注的时候用别的话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仿佛祂对那些短暂夺走他视线的任何东西都很不满意,就像现在,仗着程理看不见,在他的指尖环绕着一缕黑色的雾气,仿佛在拉住他的手指。

    他收回了盯着手指的视线,对程理道:“抱歉。刚才我在想别的事,能再说一遍吗?”

    “没事。”虽然已经说过一遍了,但程理还是选择斟酌了语言,“我是说,你知道的吧,调查员只能用道具才能杀死怪物,虽然上次我不知道你怎么……但是,这一点还是必须要告诉你的。”

    简邪点头。

    “但加入管理局前是没有道具的。”程理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所以武器部今年会怎么搞,我也不知道。”

    每个调查员使用的武器都有登记,如果是消耗品,类似于现在挂在他腰间的凝固子弹,用完之后还得去申请才有配备,因此,他没有办法提前为简邪提供任何便利。

    “这个,无所谓。”简邪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程理突然提起,他依旧完全忘记公式书上这一点了。

    虽然对方没有什么表情,但恰恰正是如此,给了程理一种自己被秀了一脸的感觉。

    他顿时:“……”

    仔细想想,对眼前这位高中生来说,确实不是大问题。

    最初,简邪以为程理是往他的家里开,方便自己回家拿一些要用的东西,但他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却发现行驶的路上人流越来越多,眼见路线就要到市中心了。

    程理注意到他皱起了眉,立刻解释道:“我要买一个东西。”

    哦。

    很快车就停在了一家商场面前,程理下了车,叮嘱简邪在他回来之前小心陌生人,不要随便和别人搭话,简直把简邪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直到他点头保证,然后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见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样子,简邪一个人坐在车里静了一会儿,随后翻身扒拉到了后驾驶座的书包,从最里面拿出了吴清禾的手机,做了一件他之前就很想做的事情——

    刷论坛。

    果然,还是有一点想知道。

    在他失去意识后,秦擢就暂时接管了他的身体,这意味着他并不知道整件事的后续。

    将手机开机后,浏览器就在手机正中央,因此简邪很快就刷出了管理局的内网。

    这之前简邪只看过任务调配版块,还没有接触过闲聊灌水,不过在点进去之前,板块外就会飘出一些内部hot贴,过长的标题让他被吸引了注意力,不由手指顿住,扫了一眼。

    [特a级情报大爆料!听说了吗,有人看到那位大佬在战斗期间还一直翻看某新人的资料,该不会是??]

    [有人来赌一下吗?今年最强绝对是武器部的那位推荐的人,规则改了就是因为他,我提前压十块钱]

    [已知今年秋招报名人数刚好101人,我们这是无缝对接选秀圈了吗……]

    “……”简邪。

    这跳脱的画风,感觉和他想象中需要直面死亡的调查员一点都不搭,估计是因为论坛闲聊匿名,加上平时工作压力过大,随时都可能死掉,大部分人都放飞自我了吧……

    又或者,八卦,是人类根源深处的天性。

    简邪的视线往下,在看到第四个hot帖的标题,手指再次顿住,心底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吃瓜吃到自己头上的感觉。

    [据说程理今年第一次推荐新人,大家怎么看,反正我是等着看好戏]

    嗯……

    大名居然就这么被直接挂在了标题,他的人缘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一点……

    迟疑了一下,简邪还是没有点进去看,想也知道里面估计全都是对程理的嘲讽,以及对他的恶意揣度。

    他虽然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但也没有专门去看的兴趣。

    手机下滑,他正要看点别的信息。

    突然,极其猝不及防,简邪的侧脖被轻轻碰了碰,因为是全身最敏感的部位,他顿时浑身触电,弹起的手肘撞出了“砰”的一声,随后在副驾驶座上缩成一团,反应比他有过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

    他好像被煮熟的虾一样,整张脸和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泛红了,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拉起外套缩进了衣服里。

    “不要碰我这里。”

    简邪闷声道。

    他自己碰过很多次这个位置,但从来没有这种被别人触摸过后的异样的感觉,这让他觉得格外难受,好像几缕轻柔的羽毛落在了皮肤上的某处,带来一片难以启齿、极度隐秘的瘙痒。

    这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体反应,如果秦擢提起这个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

    【……那个调查员回来了。】

    秦擢没有对此发表看法,而是飘忽忽地说起了另一句话,令简邪松了一口气:【你不想让他看到手机。】

    “……”

    简邪放松了四肢,将手机迅速塞进了衣服口袋里,重新在副驾驶坐的笔直,微微垂眸,细碎的头发散落在眼前,摆出了若无其事的模样,好像一切都是幻觉。

    程理一拉开车门,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简邪的领带比之前略微松开,外套也有些凌乱,但看上去就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不再多想,他钻进了车里,把手里包装精致的口袋递给了简邪,示意他接过。

    “……”

    见状,简邪看向了程理,眼底带着一丝询问。

    “那个,我看到你们学校有女生化妆,那么这个应该也是可以佩戴的吧。”程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作为你的推荐人,按传统会送手表、西装这之内的,但我呃,可能买不起很好的……”

    “所以就挑了这个。”他示意他打开看看。

    简邪看向口袋里,发现只装着一个小小的盒子,他将它拿了出来打开,发现是一个纯黑色的耳钉。

    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显得有些朴素,但在日光的照耀下,表面奇异地泛着一点暗沉的红色。

    “之前注意到你有耳洞。”

    “谢谢。”简邪收了起来,郑重道,“我很喜欢,会戴上的。”

    “那好啊——”程理欣喜。

    【……】

    本来应该为自己送出了礼物且对方满意感到开心,但程理却感觉自己的后背骤然一凉,似乎有种被冷冷审视的错觉。

    就好像他正身处一柄悬在头顶,随时都可能落下的利刃之下,身为调查员,他对死亡的直觉远远比普通人要敏锐的多,也正是如此,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做法的不妥之处。

    这个……

    程理的脑海中闪过了那天晚上自己亲眼目睹的那一面,以及他这几天反复推想的一个恐怖的猜测……

    他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非常识趣地改口道:“其实也不用戴上,就是一个延续传统的礼物,欢迎你加入管理局的,毕竟是将来的前后辈关系,多关心你是应该的——”

    简邪:“……你不用这么紧张。”

    这不是紧不紧张的关系,这是要不要命的关键了。

    “咳。”程理左看右看,就是不敢对视,要多心虚就有多心虚,“总之,就是这样。”

    说完,他一声不吭地开始开车,似乎打定主意不要说无关的话了。

    保命要紧。

    “……”

    *

    随着一声刹车的噪音,程理的车终于停在了简邪小区门口。

    “书包就先放我这里吧。然后明天早上七点,我接你去总部。”

    这里是17区,相较于其他区来说安全系数高多了,而且又在繁华城市,综合考虑总部就安置在了这里。

    这倒是方便了简邪的接送问题。

    等在简邪下车后,程理摇下了车窗,探出头来:“先抽签,那个会决定你去哪个区。至于武器……到时候看安排,行程不出意料的话确实是要出市的。但你可以放心,机票钱是包的,这点不需要自费。”

    “那吃穿住行呢?”简邪立刻问。

    这的确是一个银行卡余额不足的人最最最关心的问题。

    “……包的。”

    闻言,简邪放心了。

    但才走了几步,简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看向了程理。

    他眯起眼:“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了是‘打野’,如果那个区的怪物太少被解决完了,有‘反野’这种说法吗?”

    程理顿时一惊:“……”

    不得不说,怪物太少被解决完了这种假设方式也太恐怖了吧。

    而且反野……

    他更是悚然。

    在游戏中,确实有这种名词,也就是指的是去敌方的野区打野怪,对应在这次考核,简邪想要表达的意思就变得很明确了——如果他抽到的那个区怪物被解决完了,他可以继续去别的区猎杀吗?

    一个区至少以上百个怪物来计数,分布到每个区的调查员只有5-6个,再怎么也不可能完全解决。

    而且,这次考核就只有一天啊。

    虽然眼前这个高中生用的是假设,但莫名有种直觉告诉他,他没有在开玩笑,他可能真的可以办到。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说法有多惊世骇俗,看到原地石化的程理,简邪只是露出了略微疑惑的表情:“不行吗?”

    “可、可以。”程理的嘴角在抽搐,忍不住捂住了脸,“可以是可以,就,还是给其他人留点吧。”

    ……

    不知为何,他有种预感,比自己更能让五个部门团结起来的维.稳人员,即将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