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武装咒术侦探社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此时, 芥川龙之介正在公园里抓猫。

    “区区逃猫,”

    连扑几个灌木丛却被猫从指尖溜走,芥川龙之介脸色铁青, 眼神里冒着凶光, “放弃吧,在下绝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逃犯。”

    不远处的三花猫矜持地舔了舔爪子, 绿瞳无辜地看着在灌木丛里蹭了满头落叶的黑发少年:“喵呜~”

    尾音缱绻, 带着一种茫然的可爱, 仿佛只是在和面前的黑衣少年玩耍。

    “居然敢挑衅在下……!”

    听到猫咪撒娇一样的声音芥川龙之介神色更加愤怒, 他拨开灌木丛,从草丛中跨了过去, “决战吧!这次在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三花猫茫然眨眼:“咪?”

    见黑衣少年越来越靠近,它不安地摇了摇尾巴,感受到那股凶恶的杀气, 三花猫逐渐警惕起来, 黑色的瞳孔迅速变圆, 弓起背无声地朝少年呲牙。

    下一秒,一人一猫同时出动!两败俱伤!

    芥川龙之介:“……呜……!”

    三花猫:“叽——”

    几秒后, 芥川龙之介镇定地顶着被毛挠乱的黑发, 他拎着猫站起身, 就好像刚刚没有发生与猫乱斗的场景一样, 神色重新恢复平静:

    “这样, 任务就算完成了。”

    被拎住脖子的三花猫愤怒挥爪:“喵嗷嗷嗷嗷!!!”

    猫身上的浮毛因为三花猫挣扎的动作而飞舞得漫天遍地,芥川龙之介微微蹙眉, 别开脸, 用拳头挡住嘴咳嗽了两声:“在下无法理解猫毛这种存在……咳咳咳。”

    这时,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芥川龙之介强忍住喉间的痒意,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点击接听。

    是中原中也打过来的电话。

    “芥川,你还在公园对吧,”电话那头的人语气十分随意,“今天侦探社接到了一个绑架犯的任务,查了一下定位,绑架犯发短信的手机的定位就在公园,离你很近。你那边的任务完成了的话,就在公园附近找找绑架犯的踪迹吧,交给你了。”

    芥川龙之介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树丛,又低头和愤怒的绿瞳对上视线,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明白,中原先生,这件事就交给在下吧。”

    挂断电话,黑衣少年拎起猫走回公园小路,他站在小路上停留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什么。

    “要是将你先送回去,就会错失抓住犯人的最佳时机,”

    芥川龙之介将猫举起来放在眼前,缓缓道,“你明白了吗?要是明白的话就不要再试图逃跑了,无论你使用什么方法,都是无法从在下手中逃脱的。”

    三花猫愤怒地给了他一爪:“喵叽!!!”

    另一边,中原中也挂断电话后,重新抬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三成叶子。

    “总之我们的社员在调查了,调查需要还一点时间,”说到这里,中原中也停顿了一下,望向了一旁的空房间,沉默了几秒,他又收回视线,“……总之,现在先去对面的毛利事务所吧。”

    三成叶子下意识地也朝那边看一眼,只是那扇门紧关着,什么也看不出来。

    ‘……说起来,刚刚好像听到里面有声音?’她迟疑了一下的收回视线,犹豫了一下,对女儿的担心压过了好奇心,她没有问什么,只是安静地跟在中原中也身后,朝对面的毛利事务所走去。

    大概是因为人太多,毛利事务所的门是打开的,此时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中原中也刚到门口,就听到了毛利小五郎夸张的声音。

    “让我想想,”毛利小五郎揉了揉脑袋,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梳理现有的情报,“总之就是你们的女儿出门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并且不久之后就收到了从女儿手机里发过来的威胁短信,知道女儿被绑架这件事,所以现在才来找侦探帮忙,对吧?”

    见对面几个人纷纷点头,前任警察毛利小五郎垂下肩,用一种十分无奈的语气说道:“我说啊,虽然我知道你们关心女儿的生命安全,但这种事情不通知警察的话——”

    “不行!”其中一个人尖叫了起来,“你没看到吗!?绑匪说通知警察的话就杀了我的女儿啊!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来找你的?!”

    毛利小五郎被吓了一跳:“这位夫人你冷静一点!如果没有警察的话,很多调查是无法展开的!”

    “是,毛利先生,我们也知道联系警察才是最好的,”另一个人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语气同样沉重,“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报警,事实上我们之中有个人也偷偷溜到警局去了……但是她刚到警察局门口,还没有见到警察,就被绑架犯警告了。所以请恕我们实在无法拿女儿的生命来冒险。”

    毛利小五郎眉头紧皱:“真的吗?但是刚刚怎么没有听你们提起过。”

    那个人脸色有些别扭:“关于这个……我们在商量找什么侦探帮忙的时候,那个家伙说想找在电视上看到的另一家侦探帮忙,所以就刚刚没有提到这个。”

    “电视上的其他侦探社?”

    江户川柯南忽然从旁边探了一个头出来,语气天真的问道,“难道说是昨天游乐园的那个武装侦探社吗?”

    “哎?是那个没错,”其中一个人点点头,“叶子那家伙说警察都会找那个武装侦探社帮忙,他们一定很可靠,就一个人跑去那家侦探社了。”

    江户川柯南点了点头,扭过脸,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露出了死鱼眼:“可靠的武装侦探社吗,哈哈。”

    虽然这么说也没有错,但是可靠和武装侦探社连起来,让人充满了吐槽的欲望。

    而且比起可靠,那家侦探社更适合用可怕来形容吧。编外社员江户川柯南这么想到。

    “柯南,跟你说了多少次大人谈话的时候不要擅自插嘴!”毛利小五郎毫不客气地用拳头痛击柯南的头,然后咳嗽了两声,故作沉稳道,“的确,虽然比不过我,但那群家伙还算不错。总之既然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知道了这件事,那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毛利小五郎刚说完,门口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打扰了。”

    毛利小五郎:“!!!”

    江户川柯南:“!!!”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人迅速回头,一起看向了毛利事务所的门口。被谈论的话题人物橘发青年就站在门边,不咸不淡地朝他们点了点头。

    背后谈论别人时居然被听了个正着,饶是毛利小五郎也有点不好意思。

    毛利小五郎揪着领带,夸张的咳嗽了几声:“咳咳咳!”

    “我记得你,武装侦探社的中原。”毛利小五郎镇定的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语气正经,“你们也是为了那起绑架案来的吧?”

    中原中也似乎也没有听到他刚刚说的话,冷静的点了点头,带着身后的女人走进了毛利事务所。

    “虽然我们已经在调查了,不过被绑架的不止一个孩子,所以来这边交流一下情报。”

    中原中也看向坐在毛利小五郎对面的人,确认道,“绑架犯也给你们发过短信吧,可以让我看看吗?”

    几个人对视一眼,迟疑地看了看三成叶子:“这倒没问题,但是我们收到的内容和叶子收到的都差不多……”

    虽然这么说了,但既然对方是来帮助调查的侦探,几人还是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调到相应的页面放在了中原中也面前。

    “就是这样,大家收到短信的内容都差不多……有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地方吗?”

    兑换的黑客服务还剩下一些使用时间,中原中也一边挨个对手机点击使用,一边随口道:“没什么。只是追踪他发的短信可以反向定位这些手机的位置,通过手机的定位缩小犯人藏匿的范围。”

    他按了几下手机,“虽然已经查到了其中一部手机的定位,不过以防万一,还是把手机全部都查一遍比较好。这个需要花一点时间,所以你们的手机先交给我保管,可以吗?”

    没有人回答,中原中也奇怪地抬起头,看到其他人懵逼中透露着震惊的神色:“怎么了?”

    几个家长咽了咽口水,满脸茫然的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这、这样可以吗?”从来没听过这样找线索的啊!这样不犯法吗??

    毛利小五郎比这几个家长还震惊:“那种东西能随便查出来吗?!”别唬他啊!他可是前任警察,没有警察的调查令,运营商都不可能提供这种数据出来的啊!

    “时间紧急,所以就让社员查了一下,”中原中也语气理所当然地像这件事合情合理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一样,“三成凉香的定位在米花町公园,正好我们有社员在那边处理一个委托,所以就顺便让他去调查一下。”

    毛利小五郎:“……”这不就是违法调查吗!你们武装侦探社这么嚣张,目暮警部他知道吗?!

    “……啊哈哈。”

    江户川柯南再一次露出了死鱼眼。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到武装侦探社的这种操作他已经无法感到惊讶了,可能这就是习惯成自然吧。

    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他扯了扯中原中也的衣角,见对方看了过来,他朝中原中也笑笑,然后问道:“刚刚阿姨们说的那个偷偷去警察局阿姨,就是三成阿姨吗?三成阿姨真的被犯人警告了吗?”

    “嗯,在警察局门口被犯人投送了威胁的照片,”中原中也说道,“应该是有人负责监视她们,防止她们吧。”

    “这样的话,犯人的人数应该不会少,多人团体作案吗……”江户川柯南思考了几秒,仰起头看向三成叶子,“三成阿姨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吗?”

    “没有,他投送的是我女儿受伤的照片,而且门口人很多,所以我没有注意到什么可疑的人。”

    三成叶子捏紧衣角,声音里带上哭腔,“抱歉,如果我再冷静一点的话,就能够回忆起可疑的人了。”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三成小姐,”毛利小五郎沉稳的安慰道,“如果是警局门口的话,只需要让警察调一下监控——”

    他的话突然顿住,毛利小五郎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严肃起来,“啧”了一声:“可恶的犯人们。”

    “只需要让警察调出警局门口的监控就能够缩小范围,找出嫌疑人,”中原中也接着他没说完的话接着说道,“但前提是我们要联络警方并如实对警方说出案件的情况。”

    江户川柯南捏着下巴思考道:“恐怕绑架犯是通过跟踪或者在警察局门口监视来看各位阿姨有没有报警。他们应该没办法预料各位要找那些侦探进行委托,所以理论上来说可以通过事务所的电话来报警。”

    几个家长眼前一亮。

    江户川柯南声音沉沉:“但是如果对方是派人盯着警察局门口,那么很快犯人就能从警方的行动中判断出有人报警的事实,在不清楚犯人目的的情况下,这样反而会让我们陷入被动。”

    几个家长又失落的垂下肩。

    敌在暗,他们在明,情况对他们来说十分不利。

    “现在的问题还是情报不够,如果能有一点嫌疑人范围话就好办多了,”中原中也若有所思,“果然还是要想办法拿到警察局门口的监控录像。”

    江户川柯南眼角抽了抽:“入侵警局网络的话绝对会被抓起来的,中原哥哥。”

    公安警察都不敢像你们武装侦探社这么嚣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