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大佬穿成白眼狼[快穿] > 第72章 豪门假千金
    苏北摇转头看他, 忽的抬手拍拍他的头,笑着问:“被吓到了吗?”

    少女的笑容纯净而明媚,没有一点儿杂质, 叫苏雨琉看了心里阴霾都仿佛被照亮。

    苏雨琉狼狈的移开目光, 扬起下巴:“怎么可能?”

    “没被吓到就好。”苏北摇笑道:“不过,也别学坏了。”

    苏雨琉皱眉看她。

    苏北摇告诉他:“要想不被人欺负, 就得自己强大起来, 不仅仅是体力上的, 还有脑力上的, 金钱上的,各方面全方位的强大, 只有你成为了一个强大的人,才没有人敢轻易欺负你,得罪你。这就是我们常常说的, 当你身为下贱的时候, 世界处处都是恶意, 当你高站云端的时候,世界处处都是善意。”

    苏雨琉皱紧眉头, 听的不是很明白, 但也知道, 苏北摇是告诉他, 想要不被人欺负, 就要强大起来。

    他捏紧拳头:“你放心,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

    “嗯, 等你真正强大的时候, 我希望你不要利用自己的强大, 去伤害无辜的人, 而是利用自己的强大,去造福更多的人。”苏北摇揉揉他的头:“只有弱者,才需要通过欺负被自己更弱的人,来增强自己的自尊心。”

    苏雨琉没再说话。

    苏北摇也没再说话。

    苏雨琉无疑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但他在这样的环境成长,如今又遇到她,苏北摇就很担心他最后会长歪,要是那样的话,她会很痛心的。

    这么好的孩子呀。

    手术完成的时候,苏明成整个人都虚脱了,整个人躺在病床上,像是从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鱼一般,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即使接续手指个小手术,可那也是手术,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手术到在自己伤处创面的动作,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手术针扎透肌肤,手术线从皮肉间穿行的,那种尖锐的痛,跟被捶打相比,要更加清晰而尖锐,他一度疼得晕厥过去,又被疼醒过来。

    医生出来跟苏北摇说:“唐小姐,幸不辱命,令尊的手术很成功。不过未免意外,这些日子一定要遵照医嘱,好好保养,不能让伤口发炎,要不然的话,很有可能这跟手指头就得废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苏北摇道谢。

    “不用客气,回头我让护士把注意事项打印好拿过来给你们。”医生摇摇头走了。

    苏北摇带着苏雨琉进急诊室,里面护士处理得差不多了,苏北摇谢过对方之后,对方就很识趣的出去了,把空间留下来给这父子三人。

    苏明成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瞪着苏北摇,眼底恨意盎然:“你是故意的。”

    “对啊。”苏北摇挑眉:“你现在才看出来,那你真是有够笨的。”

    苏明成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北摇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坐下,神色自若:“哦,你打算怎么不放过我呢?报警抓我吗?不好意思哦,你的手指,是我应你所求砍下来的。你就算是去警察局告我,也抓不了我的。”

    “你放屁!”苏明成爆粗。

    苏北摇笑道:“我是有证人的。”

    苏雨琉上前一步,神色冷冷:“我和妈妈都会为她作证!”

    “你,你们——”苏明成指着苏雨琉,气得要死。

    “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苏北摇笑道:“你看,你手指头都已经被砍下来了,还被好好的接起来了,又是你自己要求的,最关键是,我们是一家人啊!你就算是报警了,警察也会把这当做是普通的家庭纠纷来处理,最后我毫发无损,但是,你报警的行为会彻底的激怒我,等回到家里,等待你的,就是我的报复了。你想想,我现在虽然把你的手指头砍下来了,但我到底还是顾念着你是我亲生父亲,所以及时把你送过来救治,可要是我没有了这份顾忌,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下,活几天呢?”

    苏明成顿时毛骨悚然:“你敢!”

    苏北摇没回答,只是微微的笑,笑得苏明成心里都长了毛,忍不住浑身颤抖,冷汗直流。

    魔鬼,这根本就是个魔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明成终于服软,“这一次,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要失望了。”苏北摇轻笑道:“如果你还敢赌博或者家暴,被我发现一次,我就弄你一根手指头!记住,是弄,不是砍!今天是咱们初次见面,好歹弄得体面些,所以我砍得很痛快,你也没受多少苦,但是下一次,我就要换一种方式了,锯子,锤子,铁线,你能想到的,我都可以让你好好品尝一番。”

    苏明成又惊又怒:“你敢!”

    “我当然敢。”苏北摇轻声说:“我特别敢呢。”

    “你你,你就不怕我报警抓你!”苏明成愤怒道。

    “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高智商犯罪吗?”苏北摇微微一笑:“是不是我今天这样粗糙粗暴的计划,让你对我的智商产生了什么误解?你要是真的怀疑,你可以去尝试一下,我一定会在试卷上,写下让你满意的答案的。”

    “你,你简直是恶魔!”苏明成又怕又恨。

    “一般一般,跟你这个长期家暴妻儿的人比起来,还差得很远呢。”苏北摇又笑道:“你已经是身在地狱的恶鬼,而我,只是站在深渊的边缘凝望着深渊而已。咱们不可同日而语。”

    苏明成觉得她的笑容十分骇人:“滚出去,老子不想见到你!”

    “行啊,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头你自己休息够了,就自己回家吧。”苏北摇起身走了两部,忽地回头朝苏明成一笑:“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安安分分的听话,不找茬不闹事,好好琢磨赚钱的事。毕竟,有我这样的福星高照的女儿在,下一个亿万富翁,很可能就是你哦。”

    苏明成一怔:“你什么意思?”

    苏北摇笑道:“你不知道吗?唐家一直都说我是他们家的小福星呢,十六年前,要不是我,唐爸爸根本就抓不住那个改变唐家命运的机遇,也不可能像今天这样,有那么大一家公司,十几亿身家呢。”

    苏北摇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苏明成。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明成才彻底领悟苏北摇话里的意思。

    所以,其实他的亲生女儿是一个福星,当年唐家正是因为抱走了他家的福星,所以才发家成为了十几亿豪门,那如果当年女儿没有被抱走呢?有福星照耀,当年他做生意肯定不会失败,肯定会大赚,然后经过他多年的努力,说不定到今日,他也一样有十几亿身家,成为人人羡慕的豪门总裁,而不是被人家二十万打发走的乞丐!

    这种事情不能想,特别是对于苏明成这样的赌徒来说,钱就是他的命根子,有钱他才可以在赌场大杀四方啊,有钱他才可以左拥右抱啊,有钱他才可以无法无天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因为没有钱,被苏北摇一个小丫头片子说砍了手指头就砍了手指头!

    是唐家偷走了他的福运,是唐家害得他一事无成,穷困潦倒,唐家……

    苏明成神色狰狞。

    他绝对不会放过唐家。

    苏北摇交了费用,跟医生说了一声就走了,苏雨琉紧随她的脚步。

    一路上苏雨琉欲语又止。

    “怎么了?”苏北摇问。

    苏雨琉问:“你几次三番说到福星,你真的是福星?”

    苏北摇笑道:“你怀疑我在说假话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唐家就是从我去到他们家之后才开始真正发家的,那一年,有人给唐爸爸投了一份计划书,是互联网行业的,当时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唐爸爸觉得不靠谱,不太想投,后来是我揪住了计划书不放,他就改变了主意。”

    苏雨琉不可思议:“然后他就发财了?”

    “对啊!”苏北摇笑道:“从那以后,他们就叫我小福星,对我很好。”

    苏雨琉皱眉:“你这样说,那唐家能有今日,岂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算是吧。”苏北摇笑道。

    苏雨琉抿唇不说话。

    他想起曾经听老街坊们说过的事情,他们家以前的日子其实也可以,苏明成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个时候苏明成做点小生意,赚了有七八万块钱吧,聂依兰是想买个房子的,但当时有个朋友找到苏明成,说有个很赚钱的项目,拉着他入伙,苏明成当时就听信了这个朋友的话,将全部身家都投进去了,结果,当然是被骗了。

    他当时就迁怒到苏云雪身上,觉得苏云雪一定是个扫把星,要不然怎么她一出生,他就破财?要不是聂依兰当时拼死护着,苏云雪说不定就要被他打死了。

    后来苏明成心气一不顺就喝酒打人,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赌瘾,赚来的钱全都被他拿去赌了不说,就连聂依兰辛辛苦苦赚来的养家钱,也要被他抢走,苏雨琉出生那会,苏明成也想过要改,毕竟生了儿子,他也是想挣一份家业给儿子的,但坚持了没几天,他就又旧态复萌,后来更是声称说自己去赌博也是为了给苏雨琉攒家业。

    苏雨琉当然是不认这些的。

    因为他是男孩子,小时候苏明成是不打他的,但是他心疼妈妈和姐姐,长大一些之后就会帮妈妈和姐姐,苏明成恼怒之下也对他动手,所以他恨极了苏明成。

    可现在,苏北摇突然间说她是个福星,苏雨琉不免想,如果当初是苏北摇回来,那苏明成是不是就不会被人骗走了钱?

    他也不是想做什么有钱人家的少爷,但最起码,没有这件事,苏明成是不是就不会变成后来的样子。他们是不是就能像普通人家那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苏雨琉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摇掉,他这样想,完全就是把苏云雪给否定掉,把她当成了扫把星,这怎么可以?

    苏雨琉不愿意这样做,他冷哼一声说:“那跟你也未必有关系,就不许人家本来就有本事啊?”

    苏北摇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她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他这样很好。

    苏云雪现在只是重生回来,刷了一下他们的好感度而已,还没有对他们做什么恶事,十几年的相依为命,感情肯定深厚,要是苏雨琉因为她一两句话就否定掉苏云雪,苏北摇才是真的不敢跟这个人深交呢。

    人心就是这样复杂。

    看客们都希望看到你杀伐决绝果断,但回过神来,又是他们第一个嫌弃你太过无情。

    所以现在苏北摇能选择离开唐家,但不能选择跟唐家断绝关系,回头还得跟唐家人好好相处,而苏雨琉和聂依兰,她也希望他们跟苏云雪好好相处,当然,要是以后她跟苏云雪起冲突,她也希望他们能够理智对待,而不是因为十六年的感情就偏向对方。

    “嗯,你说得也很有道理。”苏北摇顺着苏雨琉的话点点头,“这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回去还能再眯一会儿,等天亮了就得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事情。”

    苏北摇想了想,又给唐东立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请对方明天早上帮忙带些点心之类的小礼物过来,不用太贵重,但数量可以稍微多一点点。

    对方应下,苏北摇笑道:“不好意思了,许哥,事情有点急,我就连夜给你打电话了,吵得你睡不着觉真是对不住了,回头我给你封个大红包。”

    许亮哪里敢怪大小姐呀:“大小姐哪里的话,能给大小姐跑腿,那是我的荣耀。”

    挂了电话之后苏北摇才跟苏雨琉说:“我们昨晚闹的动静太大了,把邻居们都给吵醒了,虽然他们是敢怒不敢言,但我们也不能理直气壮,横竖我们也要搬走了,走之前给人家送点礼物,当做这些年打扰人家的一点赔礼。”

    苏雨琉点头:“应该的。”

    姐弟俩回到家里,聂依兰已经将地板上的鲜血全都擦拭干净了,她呆呆的坐在客厅里,听到声音飞快的跑过来:“怎么样了?你们没事吧?”

    她往后面看了看:“他呢?不会是,出什么事情吧?”

    聂依兰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得白了脸。

    苏北摇忙上前拉住她冰凉的手说道:“我们都没事,他的手术也很成功,医生说只要好好养着,好了之后看着就跟原样差不多,当然,灵敏性肯定是不及以前的,但他也不干什么精细活,这不影响他生活的,你别担心。”

    “那他,怎么没回来?”聂依兰松了一口气问道。

    苏北摇道:“他嫌弃我们俩在他面前碍眼,把我们赶走了,要在医院里躺半天,等歇息好一些了,明儿早上他自己会走。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紧的再睡一觉,明天咱们还要搬家呢,今晚打扰各位邻居了,我让人买了些点心之类的过来,明儿我们去给邻居们送一下,给他们道个歉,也道个谢,谢他们这些年来照应你们。”

    聂依兰是懂得这些人情往来的:“应该的。”

    又愧疚:“这本来应该我来准备的。”

    苏北摇笑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说这两家话。”

    聂依兰抿着唇看着苏北摇笑。

    这女儿真好。

    即使她们错过了十六年的时光,即使她是一个没有本事的懦弱无能的妈妈,孩子也没有一点儿嫌弃她,对她和雨琉这样好。

    聂依兰又想哭,苏北摇推着她回房间:“好了,没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咱们赶紧补补眠。”

    苏北摇把聂依兰按回床上,给她拉了杯子,出来又看苏雨琉:“怎么?你也要姐姐哄你才肯睡?那要不要姐姐给你唱摇篮曲啊?”

    苏雨琉羞恼,转身啪的一声关了灯:“睡觉!”

    苏北摇在黑暗中轻笑一声,苏雨琉觉得耳朵一片滚烫,心里恨恨:真是个不要脸的丫头,还学霸呢,校霸还差不多!

    骂是这样骂,唇角却是不自觉的翘了起来,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梦里苏明成跪地求饶,他还梦到他和妈妈还有苏北摇一起住进了窗明几净的大房子,一家人幸福的生活。

    次日一早,吴亮送过来几十盒点心,苏北摇让聂依兰在家里收拾东西,自己带着苏雨琉上楼,一家一家的敲门拜访,送上点心和歉意,并且感谢他们十几年来的照应。

    或许是见苏北摇很好说话,有人忍不住问起昨晚的事情,苏雨琉脸色沉了沉,苏北摇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叹息一声说道:“昨天是我归家的第一天,爸爸因为惊扰了我,内疚不已,痛哭流涕,下定决心一定要戒赌,不再家暴,怕我们都不相信他,他砍掉大拇指,以表态度。”

    苏雨琉以及众人:信你个鬼哟。当我们昨天晚上没听到动静的吗?

    苏北摇继续说道:“我听说他以前的确是做了不少错事,内心里是不相信他的,所以就没有阻拦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狠得下心来,还说让我们监督他,如果他以后再犯,错一次就砍他一根手指头,我看他像是真的悔改了,我们总要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所以就送他去医院了,好在送去的及时,他的手指已经缝起来了,只要好好养,以后就没有问题了。我们现在只希望他能够说话算话,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他,必定要让我妈妈跟他离婚,我们姐弟跟他脱离关系。”

    虽然没有人相信,但苏北摇这话说得漂亮呀,于是得到了大家伙一直的表扬称颂:“真是个好孩子啊,以后你妈妈和你弟弟就有依靠了。”

    苏北摇谢过众人:“我在外面租了房子,今儿就带我妈他们搬过去,要带过去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还留了许多,晚点大家伙可以到家里看看,有什么能用上的,尽管拿走,要不然的话,我晚点就找人过来清理打扫房子了。”

    虽然苏家穷,可明知道有苏家这样的邻居却还是不搬走,本身家境也是不怎么样的,听苏北摇这么一说,顿时动起了心思,当场就想跟过去了。

    苏北摇拦住说:“这一大早上的,怕是各位还没有吃过早餐吧?我们家里也还要再收拾收拾,各位有需要的,吃过早餐再来也是一样的。”

    众人闻言才安耐住,但也是迅速的吃过早餐就下来,看到自己心仪的家具就问一声,知道是不要了的就定下来,为了早点拿到东西,还帮忙收拾行李。

    苏北摇的行李就不用说了,就一套被褥,崭新的,还是要带回去的,但家里原本的被铺床褥,就不要了。

    九点钟左右,唐东立和吴亮各自开着一辆车过来帮忙搬家。

    因为家具等大东西全都不要了,旧衣服苏北摇看过之后也不让他们带,最后就带了苏雨琉的书本以及证件等东西,加起来也不过是两三个行李箱,两辆车子完全搞的定,于是苏北摇就让苏雨琉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等人过来之后就当场退房,把钥匙还给人家,并且当着对方的面请了家政过来帮忙收拾房子,剩下的事情,就全都交给房东处理了。

    唐东立给苏北摇找的房子离崇德高中不远,属于高档小区,高楼大厦,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非常的好。

    当然,租金也很美丽,一个月得要八千租金。

    唐东立当然是不可能让妹妹出这么一大笔钱的,他给苏北摇报的五千月租,但被苏北摇给戳穿了,最后各退一步,租金就变成了八千,倒也不是苏北摇要占唐东立的便宜,而是这房子也是熟人的,对方本来也没喊很高的价格,八千是两边都能够接受的。

    这个价格对于苏北摇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聂依兰和苏雨琉来说,就真的是很大的负担了,两人都不想让苏北摇花费这么多钱,但是家都搬了,协议也已经签下来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就只好住下来了,却也开始思索着要怎么赚钱来补贴家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