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清穿+红楼]林氏长女 >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林墨菡闻言就故作哀怨的瞅她, “往常我在宫里时宜额娘还说我是您最疼爱的小棉袄呢,这才搬出去多久啊,我竟是就失宠了。”

    “谁叫你是个小没良心的。”宜妃哼笑, “一出宫可是就乐疯了,十天半个月才进宫一趟, 真真是个没良心的,本宫可不疼你了, 等你妹妹嫁进来了你还得更加靠边儿站。”

    “哪儿能这样呢?”林墨菡抱着她的胳膊连连撒娇卖痴,“我知晓错了,宜额娘就原谅我吧……”

    这样一个漂亮女孩子腻着自己娇滴滴的撒娇,宜妃一时只觉头重脚轻飘飘欲仙了, 很是不争气的乐开了花儿,“疼你疼你,本宫最疼你。”

    林墨菡抿唇一笑,低头的瞬间却对上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的眼底布满了好奇懵懂,就那么直勾勾的瞅着她……顿时, 脸就莫名烧了起来。

    “我们小弘旭在笑话额娘呢?”郭贵人轻笑一声, 将胖小子抱进了自己怀里,“这分量……真实在……”

    几人闻言不禁都笑出了声。

    林墨菡就说道:“当初怀他时我这嘴就整日停不下来,我那时说肚子里的就是个小馋猫一个个的都不信呢, 如今可算是证明了我不曾冤枉他,打从能吃点辅食了那是真真饭量见涨, 偶尔刚好看见我们吃饭那小嘴儿就吧唧吧唧的馋得直流口水。”

    才说着呢, 就见那小子冲着她“啊啊”两声, 嘴角流出了哈喇子来。

    “这是怎么了突然口水这么多?”郭贵人忙拿帕子给他擦, 一脸纳罕。

    林墨菡强忍着羞耻解释道:“别的都听不懂, 就能听懂一个‘吃’字呢。”

    果然,一说这个字儿,小弘旭那哈喇子流得更多了。

    几个人顿时都笑得花枝乱颤。

    林墨菡勉强为自家的小馋猫辩解,“出来这么长时间应是饿了。”说着就叫奶嬷嬷抱去喂奶了,又一脸八卦的问道:“方才我从太后娘娘宫里出来时还看见五公主跪在门外呢,这是唱的哪一出呢?犯了什么错不成?”

    “唱苦肉计呢。”宜妃嗤笑一声,解释道:“自打离了太后娘娘,她那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跟过去那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她哪里能受得了呢?一直就在想方设法的要回到太后娘娘身边去呢,先前太后娘娘也不是不曾心软过,可是接了她回去没几天就又将她扫地出门了,之后更是连她的脸都不想看见了,她没法子只好跪在门口求情呗。”

    郭贵人就摇摇头,叹道:“太后娘娘摆明已是对她厌烦透了,又何苦还这样……不是更叫招人烦吗?”

    旁边的四公主眼里不禁划过一抹轻蔑,道:“她除了太后娘娘的宠爱没有任何依仗,自然要拼命抓住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

    “明知道太后娘娘就是她唯一的依仗,也没见她多出几分真心来对待太后娘娘。”宜妃向来跟太后关系好,提起来就很气恨,柳眉倒竖粉面含霜,“她打小就在太后娘娘跟前呆着,跟老五一样都是太后娘娘看着一点点长大的,真真是疼进了骨子里。”

    “她倒好……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太后娘娘就是将她当成宠物一样养在身边,心情好时逗弄两下,生气了就一脚踹开!你们听听这是人话吗?真真是一腔真心喂了狗!我呸,喂狗狗还知道感恩呢,她连狗都不如!这可真是拿着刀子扎太后娘娘的心啊!”

    先前发现自己一手养大的小姑娘竟有那般恶毒的心思,太后的心里其实更多的还是自责,觉得是自己没有教好五公主,是以也不曾就想要放弃她,而是先想着找严厉些的嬷嬷好好教导,希望能趁着年纪还不大将性子掰回来,却谁想五公主因药物的原因而压不住自己的脾气,将自己真实的面目暴露了个彻底,这才叫太后一气之下选择了放弃。

    可其实事后还是后悔了,否则也不会被五公主哭求了两声就又心软了,结果……五公主却因太后不曾为她出头为她教训九阿哥十阿哥而心存不满怨愤,又因太后一气之下的放弃而怀恨在心,又一次爆发之下就脱口而出了那些伤人的话……太后听罢是既怒且悲,病了一场之后就彻底撒手不再管她了。

    林墨菡才知道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些事儿呢,一时也是感慨不已,愧疚倒不至于,虽说是她给五公主下了药,但那也只是使人脾气暴躁易怒的药物罢了,又不会迷惑人的心智,五公主所说的话都是她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本质上,五公主的确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

    “其实还是太后娘娘太心软。”四公主就淡淡说道:“太后娘娘虽说将五公主和五弟都抱在身边养着,但却也念及母子分离之苦,从不阻拦他们与亲生额娘相处……不是谁都像宜额娘这般聪明又心眼儿正的。”

    这话,林墨菡倒是暗暗点头。

    孩子天生跟母亲会格外亲近些,很容易受到母亲的影响。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郭贵人见自家姐姐脸色很难看就赶忙岔开了话题,笑道:“姐姐心心念念的儿媳妇就快进门了,怎么还是这般暴脾气呢?回头别吓着人家小姑娘,该不敢跟你亲近了。”

    宜妃果真心情就好了起来,脸上带出笑来,“你可别搁这儿挑拨离间,我家玉儿跟我可亲近着呢。”

    郭贵人打趣道:“瞧瞧姐姐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亲生母女呢,叫五福晋瞧见了也不怕她拈酸吃醋啊。”

    这话其实也是带了点提醒的意思,怕一碗水端不平再惹得五福晋心里不痛快。

    却谁想宜妃闻言就翻了个白眼儿,说道:“爱吃醋吃醋去,十根手指还有个长短之分呢,本宫喜欢谁就跟谁更亲近,还用得着看儿媳妇的脸色不成?那本宫还活着有个什么劲儿?本宫又不指着将来老五福晋伺候本宫终老,犯得着讨好她?”

    再说了,她虽更偏爱玉儿,但又不是那等穷苦百姓家的老太太,偏袒哪个就恨不得将其他儿子儿媳妇的血都吸干净养着自己的心头肉,她就是偏心也偏得不亏心,理直气壮,其他人看得开最好,看不开就拉倒吧。

    郭贵人就不说话了,心底有些羡慕宜妃这样的性格,看得透彻活得潇洒。

    “本宫听说那个隆科多被人挑断了手筋脚筋还给毒哑了?”宜妃拉着林墨菡的手八卦道,见她点头,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痛快的笑意,“可真是再好不过了,终于还是遭报应了!”

    郭贵人无奈的叹道:“姐姐快小声些罢,那隆科多是皇上的嫡亲表弟呢。”

    谁知非但宜妃没收敛,连郭贵人自己的亲生女儿四公主都拍手叫好了,“该!”这也就是遇到了赫舍里氏那个软弱的女人,若是落在她手里,她早就提刀将那对贱人一起砍死了!

    郭贵人瞪她,宜妃就笑着拉过了四公主的手,“本宫早就说过不止一回了,咱们四公主合该是本宫的女儿呢。”

    “可曾查到是谁干的?本宫怎么还隐约听有人怀疑是老四下的黑手呢?这样的揣测皇上自是不会信,但佟家……若是佟家相信了,就更要恨死老四了,你们两口子还是要多加小心啊。”

    林墨菡愕然,无事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这样的手段,明眼人一看不就知道是在给赫舍里氏报仇吗?怎么还能怀疑到我家爷身上呢?”

    四公主问道:“我听说那赫舍里氏有个儿子?”

    “确是如此,是隆科多的长子名叫岳兴阿,论可疑的确是他最可疑,不过听说这个岳兴阿生性懦弱无能,平日里连府里的奴才都敢欺辱他,他却丝毫不敢反抗,畏畏缩缩的……”

    这倒是有意思了。

    “无论如何你们两口子还是小心着些罢。”宜妃有些担忧,“如今这关系是愈发的不死不休了。”

    话音才落呢,就看见柳嬷嬷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方才皇上下旨,将五公主指给佟国维大人的嫡孙舜安颜了。”

    什么玩意儿?

    几人面面相觑,具是一脸惊愕。

    才说佟家跟四阿哥之间的关系是愈发的不死不休了呢,皇上怎么还能将四阿哥的亲妹妹指给佟家去了呢?这是嫁女儿吗?这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呆愣了好半晌,宜妃方才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先前佟国维想将他的孙女嫁给老四联姻,老四给拒绝了,如今皇上将老四的亲妹妹许给佟国维的孙子完成联姻?该不会皇上以为这样就能修复佟家和老四之间的关系了吧?”

    “皇上他没这样……天真吧?”憋了半天,林墨菡最终只憋出了“天真”二字,实在没敢说“蠢”。

    柳嬷嬷就小声说道:“今儿五公主在太后娘娘门前跪了半天,原以为是想求太后娘娘心软重新接纳她,可实际上……方才奴婢才听说,是因为四公主被指婚蒙古一事,叫五公主害怕着急了,生怕自己也紧接着要被指去蒙古,故而才去求太后娘娘,想叫太后娘娘帮她说说情好叫她留在京城呢。”

    这么一说,倒也就说得通康熙这样的做法了。

    从皇太极那时起便不断送公主去抚蒙,一个接一个如花似玉的公主送过去,又一个接一个的英年早逝,纵然是一国之君也是会心痛的,可为什么还是要一个个的将公主送过去?只因蒙古对大清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若是不能将蒙古各部稳住并友好往来,那原本就内忧外患的大清势必会更加雪上加霜,是以无论再如何心痛,公主还是要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五公主不想去蒙古,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没有谁真的愿意背井离乡去过那苦日子,环境恶劣举目无亲的……但康熙身为一国之君,他却绝不会理解五公主,甚至会极度反感厌恶她的自私自利。

    身为皇家公主,打从出身就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奴仆成群金尊玉贵,过的是平凡人一辈子想都想象不到的好日子,可到临了要你付出回报时,你却又哭又闹死活不肯了,搁谁心里也不痛快。

    康熙会心疼去抚蒙的女儿,但却绝不会理解一个不愿意去抚蒙的女儿,甚至就连太后也不会理解五公主,因为太后本身就是蒙古人,对故土的感情很深刻,五公主却对她心心念念的蒙古大草原避如蛇蝎,这叫太后心里能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么一闹,可是一下子将宫里的两位大山都得罪了。

    四公主不禁讽刺的笑了,“嫁去佟家,还不如去抚蒙呢。”

    她们这些公主,打小就深知自己未来的使命是什么,早就已经做好十足的准备了,却未想五公主竟然还能这么闹腾,看来前些年还真是被太后娘娘宠得不知自个儿是谁了。

    “可不是说,这下子好了,惹毛了皇上直接被送进火坑呆着去了。”

    不是死活非要留在京城享福?那就满足你,让你留在京城。

    这一招儿是真狠。

    宜妃连连咋舌,身为亲闺女,活了这么大竟然还不知自己的亲阿玛是个什么性子?不想去蒙古,偏还跑到蒙古出身的太后面前闹去了,怎么不蠢死呢?

    林墨菡也无语了,兜兜转转,五公主还是走向了历史上的人生轨迹,只不过这一次却恐怕是要比历史上还要更凄惨一些了,五公主怕是要疯。

    的确,五公主是真要疯了,就如四公主所言,嫁去佟家还不如去抚蒙呢!

    佟家跟胤禛之间撕破了脸皮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她身为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嫁进佟家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五公主简直都不敢想自己未来会迎来什么样的日子,当即眼前一黑就晕死了过去,临失去意识前,她是真的后悔了,早知会如此触怒皇阿玛……

    “皇阿玛!”胤祯风风火火的冲进乾清宫,急道:“皇阿玛为何要将五姐姐指婚给舜安颜?五姐姐会被欺负死的!”

    康熙神情淡漠的说道:“她自己跪在太后门前求着要留在京城,朕这不是成全她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佟家的门第,嫡出子孙配她也不算辱没了她。”

    胤祯倒也还算了解自己的皇阿玛,知晓他越是表现得平静淡漠时才是真的生气了,心底不禁有些害怕,可是想到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却又实在不忍心她掉进火坑。

    沉默了一阵,胤祯跪在地上面露乞求道:“皇阿玛,佟家如今已经恨死四哥了,五姐姐嫁进去就完了,求皇阿玛开恩……”

    “公主出嫁自会有公主府,她若不想见夫家人,便无人能硬闯公主府,有什么好担心的?”康熙微微皱眉,有些不耐烦,“好了,圣旨以下,此事便已成定局,你无需再多言,退下。”

    胤祯无奈,只得垂着头退了下去,不过听到康熙提起公主府,他倒是安心了些,总归也不在一个屋檐下住着,应是没什么大问题。

    还是毛头小子的胤祯显然并不会懂得,一个女子一旦出嫁,那婆家人想要折腾她的手段可就多了去了,简直就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还叫人有苦难言。

    即使贵为公主,可一个明显已经被帝王厌弃的公主又算的了什么呢?

    天气愈发炎热起来,闲不住的康熙又巡幸塞外去了,这回不仅带上了一众阿哥,还将太后也带上了。

    胤禛也在随行队伍中,原本林墨菡也是能够去一睹塞外风光的,只奈何多了个儿子绊住了手脚,还不满一岁的孩子,带着或者单独留在京城都是不能叫人放心。

    “都是你这臭小子。”林墨菡心情郁结,看着身着大红肚兜儿在炕上爬得正欢的臭小子,一时恶上心头,伸出一只魔爪抓住了他的一条腿。

    还差一点就能够着拨浪鼓了,这会儿却突然怎么爬也爬不动,小弘旭一脸懵逼的扭头,不满的“嗷嗷”两声,顺带还噗了一口口水。

    林墨菡顿时柳眉倒竖,“好你个臭小子还敢噗我?”说罢就挠他的小脚丫。

    这小子怕痒得厉害,每每一碰到他的脚心或者咯吱窝就会大笑不止疯狂挣扎,这会儿被刻意这么一挠,顿时就笑趴在了炕上,两条小腿儿不停的蹬,满屋子都是他小疯子似的笑声。

    “快笑傻了,快别逗他了。”胤禛无奈的将胖儿子从魔爪下“抢救”下来,道:“等这小子长大些,咱们一家三口一起去。”

    林墨菡冷哼一声,心里倒也没有太可惜,反正康熙是个闲不住的帝王,一有空就到处溜达,机会还多着呢。

    这一去,等到胤禛再回来时却发现儿子都已经会叫人了,整天“额娘额娘”的喊得别提多甜了,偏就不会喊阿玛,气的他那是吹胡子瞪眼的,每天一回家就抱着儿子教他喊“阿玛”。

    林墨菡看着眼前的父子两个笑得东倒西歪,面对这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疑惑的眼神,就说道:“爷这是教他喊阿玛呢还是叫他阿玛呢?”

    胤禛瞪她,哀怨道:“你这是故意报复爷扔下你独自去了塞外吧?这小子惯是古灵精怪的,怎么会叫他这么多遍还不会喊?”

    “那是爷没用对法子。”林墨菡笑着叫丫头送来一份果盘,对着儿子说道:“弘旭,不叫阿玛就没得吃哦。”

    小弘旭顿时眼睛一亮,流着哈喇子眼巴巴的看着四爷,“阿玛!吃!”

    儿子终于叫阿玛了,可四爷却是一脸啼笑皆非,半是郁闷半是无奈道:“吃,给你吃。”

    小弘旭就伸手抓了一块红通通的西瓜吧唧吧唧啃得香甜,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似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胤禛微微弯起嘴角,眼神柔和,却对着林墨菡说道:“这小子如此贪口腹之欲可不行,日后可不能这么惯着他了。”

    “嗯嗯嗯,爷说得很是,只要爷能狠的下心。”

    胤禛想说这有何难,但很快他就开始庆幸了,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嘴快,否则该打脸了,面对儿子那双水汪汪可怜兮兮的眼睛,他还真就狠不下心来,最终只得勉强安慰自己,罢了罢了总归还小呢,等再大一些就严厉教他。

    旁边的林墨菡就但笑不语,就四爷这宠儿子的架势,指不定将来还得叫她出来当严母呢。

    随着圣驾从塞外回京,胤禟和林黛玉的婚期也就近在眼前了。

    大婚前一日,林墨菡回了趟家里,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妹妹,心中真真是百种滋味难以言喻。

    “一转眼我们家玉儿也做新娘子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

    林黛玉不禁红霞满面,道:“姐姐都做额娘了呢,今儿怎么不曾将弘旭带来?我好久不曾见着他了。”

    林墨菡面露嫌弃道:“那小子愈发的会闹腾人了,带他出门可是一点儿都轻松不得。”

    林黛玉就捂嘴笑了起来,“往常也不曾见姐姐这样没有耐心啊,怎么反倒是对自个儿的儿子不耐烦了呢。”

    “若是他跟你小时候一样乖巧惹人怜,我保准儿疼他疼得跟眼珠子似的,走哪儿带哪儿。”

    提及小时候,姐妹二人不禁又是一阵回忆感慨,等到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两人的眼睛都已经红了,面面相觑,不禁又是一笑。

    “老九已经将我们家隔壁那块地皮给磨下来了,最多应不过是一两年的功夫,等你们出宫开府了咱们姐妹便又可以日日在一处作伴了。”

    林黛玉目光微微闪烁,亦是期待极了。

    打最开始她不反感嫁给九阿哥就是因为如此一来能跟姐姐长长久久的相伴,至于后来……能跟九阿哥发展出感情却是意外收获了。

    “宜妃娘娘早就盼你盼得眼珠子都直了,你在宫里倒是要比我当初舒服多了,不必害怕什么,有什么事只管找宜妃娘娘,还有太后娘娘那里……太后娘娘疼爱老九,你日后只管多去陪着太后娘娘说说话,她老人家最是宽和慈爱,就喜欢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林黛玉不禁抿唇窃笑,“姐姐到底是当了额娘的人,愈发的能唠叨了。”话虽如此说,但眼睛却是红红的,显然很是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