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向导他真的不想卷[重生] > 第74章 第 74 章【二更】
    哨兵身强力壮, 远没有两位向导那么容易感到寒冷,路德维希在一旁,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向那边看。

    陆烬朝一直将张汲玥浑身都搓红了才停下来, 张汲玥已经蒙了,不知道是因为被陆烬朝搓圆捏扁, 还是冻得脑子已经不太灵光。

    北极狐出现, 毛茸茸的身体贴在两位向导身上, 用蓬松的毛发帮助他们保持热量。

    美洲狮本来也想贴过来, 被路德维希赶忙一把抱住了,不情愿地用爪子扒拉主人。

    他们的贴身背心就晾在石头上, 如今风那么大,应该很快就可以干,等熬到那个时候就好了。

    虽然很羞耻, 但确实暖和起来了, 张汲玥嘴巴开了闭闭了开, 最终用蚊子叫一样大的声音道:“……谢谢。”

    “没事。”陆烬朝知道他害羞,笑道,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把我当成医院里的医生就好了。”

    风实在太大, 衣服贴在石头上, 不一会儿就被吹干了。

    陆烬朝和张汲玥先把贴身背心穿上, 陆烬朝从包里翻出来两张自热贴,分别贴在自己和张汲玥胸腹处, 保证能持续为最重要的内脏提供热量。

    路德维希身强力壮, 倒是也不觉得冷。

    外套厚实, 比较难吹干, 就先继续晾着,陆烬朝很饿,但可能是因为这两天一直没正常吃饭,胃不太舒服,就只喝了一些强效营养液撑着。

    还剩下最后几个小时,忍忍就过去了。

    风大概不会停了,只会愈演愈烈,以陆烬朝手中的积分情况,找个地方苟着是最佳选择。

    但路德维希和张汲玥明显想要再获取一些积分,他们的分数虽然高,排名却还没到理想的位置。

    三人安静躲在石头后的避风处,两位向导的精神力张开,不放过周围的一丝异动,他们到达中心区域的时间有点晚了,更好的高地应该都被其他同学占据,贸然行动很有可能遭遇袭击。

    自热帖的热量温暖着身体,张汲玥的脸色很快就没有那么难看了,陆烬朝又让他喝了一些水。

    突然间,陆烬朝和张汲玥齐齐停住了动作。

    两人同时察觉到了远处的异动,有人正在靠近。

    而且对方明显也意识到了他们的存在,不再朝着这个方向移动。

    在风声过于巨大的情况下,原本能够捕捉到很多细微声音的哨兵听力受限,更依赖于向导。陆烬朝和张汲玥对视一眼,而信息也通过精神链接,被张汲玥传递给路德维希。

    三人在同一时间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路德维希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原地,有五感的加持和向导精神力的指引,他能够相当清晰的探知道对面情况。

    对方显然也有一个向导,因为他们把路德维希的行进路线摸得一清二楚,在双方都视野全开的情况下,除却哨兵的战斗状态,还能出现多少干扰因素?

    答案是很多。

    因为向导能做的事情,远不止精神探测。

    面对两位优秀向导的强力进攻,对面的那位向导显然难以招架,路德维希感觉到周围属于陌生精神力的波动正在变得微弱,他瞅准时机,在对方无法及时传递给哨兵信息的时刻,冲进了灌木丛中!

    风非常大,吹得眼睛都要睁不开,听觉和视觉受限,向导的指引就成为了新的眼睛,那位哨兵在路德维希发起进攻时就意识到了不妙,提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在路德维希身影出现的那一刻,立即作出反应,和他扭打在一起!

    对方是个女哨兵,但单论格斗,根本不输给路德维希,过招了十多回合两人还势均力敌,和她组队的向导一边勉强抵抗着陆烬朝和张汲玥的精神攻击,一边指挥着精神体干扰路德维希,尽可能地给予自己哨兵帮助。

    蛞蝓黏糊糊的触感简直能让哨兵崩溃,路德维希奋力将这只软体动物从脸上甩出去,他用柔术绞住敌手双腿,在限制住她行动之后,就要抓住她肩膀。

    学姐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因为她的移动,路德维希原本去抓肩头的手就要碰到她胸口,面对对方随着呼吸不断剧烈起伏的傲人胸部,路德维希有那么一毫秒的犹豫。

    就是这一瞬间,让学姐获得了反击的机会,她毫不留情地来了一记直拳,重重打在了路德维希高挺的鼻梁上!

    血瞬间从路德维希的鼻子里涌出,学姐双手抓住路德维希肩膀,腰部猛然用力将他压在身下,用手臂锁住他喉咙,喘.息着道:“战场上可别管什么男女哦。”

    但战斗并未停止,纵然鼻子血流成河,路德维希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抗,他抓住抵着自己喉咙的手臂,提起双膝抵在学姐小腹,猛然发力,将她整个人顶飞出去!

    整个战斗过程中路德维希一直都在很注意地不去攻击学姐腹部,如今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如果再顾及那么多,真的会就此输掉。

    强力的风让学姐站起身后被吹了一个踉跄,相较起男人,她的体重还是要轻一些。

    “走了!”和她组队的向导大喊一声,哨兵学姐也察觉到了正在朝这边过来的人,一把抓住向导姑娘的手腕,拽着她迅速离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丛林中。

    陆烬朝和张汲玥终于赶来,就看到路德维希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平复呼吸,他抬手抹了把鼻子,沾了满手的血。

    陆烬朝赶忙来到路德维希身边,二话不说打开医疗箱,他拆开一支医用膨胀海绵,用镊子塞进路德维希血流不止的鼻腔,又打开一瓶新的水,用凉水拍打路德维希的额头和脸颊,尽量让血管受凉后收缩,减少出血量。

    膨胀海绵吸收血液,迅速填充了路德维希的鼻腔,血慢慢止住,陆烬朝松了口气,轻声道:“回去之后要做个局部的ct,看一下有没有骨折什么的。”

    格斗过程中被人击中面部算是挺严重的失误了,路德维希有些郁闷,但陆烬朝轻轻在他脸上拍水的手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这一次的主动出击算是失败了,不过也正常,能坚持到这个时候,还留下的人没一个是善茬。

    把脸上的血清洗干净,三人重新顶着风回到原来的石头处,张汲玥无所事事地坐了一会儿,终于无聊得受不了了,打开终端的虚拟屏。

    防窥功能将内容挡得一干二净,在训练场地里是没有网的,陆烬朝也不知道张汲玥手指起飞到底是在干什么,可能在做飞行驾驶的微操训练?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还不忘记训练,陆烬朝不住对张汲玥多了几分敬佩,果然大家都是努力的人啊。

    张汲玥根本不知道陆烬朝想了什么,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不少带感的梗,要赶快记下来才行。

    路德维希坐在一旁,到底有些尴尬,当着陆烬朝的面被学姐一拳揍得鼻血狂流,但也因此受到了陆大夫的治疗和关心,让他陷入了究竟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的纠结之中。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外套也终于被吹干了,陆烬朝穿上衣服,检查确定路德维希的鼻血已经止住,鼻骨看上去问题也不大,便继续前行。

    进入中心区域后,因为有许多高分信物,积分榜上的排名不断刷新,他们也必须抓紧才行。

    和塔夏的队伍积分也已经很高很高,目前排名第二,如果陆烬朝没猜错,第一名仍然是林啸鸣。

    有陆烬朝在,不存在信物找到却解不开的情况,三人一路避战,将沿途的所有信物都搜刮干净,终于在接近最后的时候,发现了其他人来过的踪迹。

    路德维希打了个注意前方的手势,放慢步调,陆烬朝也打起全部精神,警惕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径直从侧方冲出,直奔陆烬朝而来!

    又成为首要攻击对象了吗!

    陆烬朝正要侧身闪躲,却在袭击者身上感知到了熟悉的精神波动,他刹住了身体的势头,刚刚看向白色身影的方向,就被一下子扑倒在地。

    雪豹两爪按在陆烬朝肩头,尾巴高高竖起,兴奋地用舌头舔舐陆烬朝脸颊,带着倒刺的舌头让陆烬朝忍不住笑着扭头去躲。

    “七朔!”

    紧接着传来的是林啸鸣隐含怒气的声音,雪豹回头看了主人一眼,又不客气地在陆烬朝脸上舔了一下,留下一道亮晶晶的口水印。

    陆烬朝抱着七朔,满心欢喜,忍不住在它小鼻子上亲了一口,就看到原本正健步冲上来的林啸鸣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塔夏在他身后。

    从七朔身上的痕迹看,他们明显是一路追随陆烬朝气味和足迹匆匆赶过来的。

    张汲玥双手抱胸看着汇聚于此的三位哨兵,不嫌事大地“哇哦”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