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超糊的我竟是冥界顶流[娱乐圈]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一期的拍摄一共花了三天。

    等第一期拍摄完成, 琼仁做完节目的后台采访后,终于能回家了。

    他真的好累,没想到拍真正的综艺居然比拍《灵异101》和《地狱纪行》还累。

    阳世的节目好离谱。

    琼仁没发觉, 他已经自动把李葵的综艺归为阴间节目了。

    到了机场, 没有粉丝接机,地勤担心他难过, 安慰说:“可能是你的行程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 也可能是我们航空业内部人员太喜欢你, 没有一个人舍得卖你的航班信息, 所以才没有人接机,绝对不是没人喜欢你。”

    琼仁:“……”

    非公开行程不追私不接送机, 这是一群多么听话乖巧可人的粉丝,为什么要被安慰……

    琼仁走vip通道出去,发现来接他的人不是言默, 也不是经纪人, 而是李葵。

    李葵开了后备箱让他放行李, 看着他失望的表情,有点伤心:“爸爸,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为什么你看见我来接你, 一点惊喜的表情都没有?”

    琼仁:“哦。”

    他拉起嘴角笑了一下:“感觉到惊喜了吗?”

    李葵沉默片刻:“你选择不做演员是对的。”

    上了车, 李葵迫不及待问:“你有没有搞事?”

    孟清玄现在已经变成了琼仁铁粉, 立刻吹起来:“我们琼老师怎么可能搞事?他只不过是凭借自己高超的驱鬼技巧,一抬手就灭了几百个鬼。那些鬼后来都对他言听计从。”

    李葵立刻发现逻辑漏洞:“不是灭了吗?还怎么言听计从?”

    孟清玄顿了一下, 一挥手:“不要在意小细节。”

    “我们琼仁老师真是辣手仁心, 他念了几百遍往生咒, 把那些亡魂全部超度了。当时我就有种三清圆光照耀的感觉!”

    李葵边开车边说:“往生咒是佛教的, 为什么会有三清圆光照耀的感觉?”

    孟清玄一时语塞,恼羞成怒:“你还要不要听?”

    李葵:“要,但你可以重点讲宋姜有没有出丑这部分。”

    孟清玄顿时兴趣缺缺,敷衍道:“他吓得趴桌子下面了,还有,琼老师说觉得他不配做你的宿敌。你虽然也喜欢坑人,但你只坑当红明星,不像宋姜这样只敢折腾素人。”

    李葵听了这几句话,只觉得身心舒畅。

    “宿敌那是宋姜给自己贴金。我收视率一直吊打他,他就是贴着我炒作呢。”

    李葵和孟清玄聊了几句,发现琼仁一直不答话,有点担心:“是不是太累了?那你睡会儿,我们不说话。”

    琼仁蔫蔫的答了句“嗯”,闷闷不乐盯着手机。

    他和言默说过什么时候到机场,怎么言默一点回音都没有,不发微信不打电话,也没有来接他。

    琼仁有点点委屈。

    可他又觉得自己委屈得毫无道理。言默是他的室友,又不是他的员工,本来就没有照顾他的义务。他不能因为言默对他很好,就把别人的好当成理所当然。

    虽然话是这么说,他也在心里默默谴责了自己。

    可经过一番自我批判后,委屈的感觉反而加重了。

    好难受。

    *

    在琼仁坐在李葵的车上昏昏欲睡时,《创青3》公开了一百零一位练习生的公式照和自我介绍短视频。

    秀粉们立刻互相招呼:“出公式照了,姐妹们冲呀!”

    公式照拍摄得很好看,练习生制服看起来也不错,短视频就是常规的自我介绍加一点个人才艺展示。

    一切都和以往的选秀没什么两样,但秀粉们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点击每个人的公式照,能看到这个练习生的详细版本自我介绍。但再怎么详细,版面也是有限的,却有不少练习生掐着字数硬生生提到了琼仁。

    秀粉们顿时迷惑,只听说琼仁和爱酷讯关系匪浅,怎么,连优奇腾也要捧他吗?强行往练习生的自我介绍里加导师是什么迷幻操作?

    有些性子比较急的已经开骂了。

    但仔细一看练习生提到的内容,秀粉们又集体无语。

    其中一部分是在感谢琼仁在他舞蹈、唱歌等专业上的点拨,这很正常,毕竟琼仁的业务能力已经得到公认。

    但“跪谢琼老师救我狗命”和“自从见到琼老师后再也没做过噩梦”是几个意思,琼仁还附带治病救人的功能吗?

    还有人写“感谢琼老师,懂的都懂。”

    秀粉很着急。

    我们不懂啊,说话就说明白了,不然你就不要说,不要藏着掖着惹人好奇。

    在琼仁粉看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虽然不懂,但我觉得这很正常。】

    【我崽上每个综艺都会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出圈,估计拍摄时闹出什么不能讲的事情了。】

    【都坐下,琼崽基操,平平无奇的吸粉小天才罢了。】

    人都有求知欲,秀粉怀着探秘的心情,把这两天节目组发的花絮照看了一遍,其中一位粉丝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去看导演三天前发的现场照片,侧边那个长头发小帅哥是清雷观的道士。现场是不是闹鬼了?】

    【这不是我崽的助理吗?上星期我崽拍广告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他有助理了,我还特别开心来着。】

    【所以……为什么道士要去给琼仁当助理啊?孟清衡二代?想进娱乐圈捞钱?】

    不少人立刻找到清雷观的官方微博,在下面问是怎么回事,官微很快回应说:“我观目前有两位小道长在琼老师身边入世修行,他们不会去当明星,修行结束就会回道观。”

    此言一出,粉丝们都是一脸问号,道士去偶像身边修行是什么操作?

    更神奇的是,清雷观官微下很快就有不少玄门人士评论,都在说好羡慕孟、王两位小道长有福气在琼仁身边修行云云。

    一时间,秀粉和琼仁粉都懵了。

    怎么,琼仁是行走的开悟机器,在他身边有助于修道是吗?

    就好无语啊……

    所有和琼仁有关的事情,最后的走向都会变得这么玄乎,让人难以评价。就算想黑他,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这到底是为什么?

    *

    在网友们集体大无语的时候,琼仁到家了。

    韫玉园里空空荡荡。

    大概是言默还在忙吧,毕竟他的室友是个工作狂。

    琼仁努力忽略心底的失望,拎着箱子进了门。孟清玄和李葵帮他把行李送到后就离开了。

    琼仁又累又饿,他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在冰箱里搜寻了一下,发现冷鲜室里放着一块包好的三明治。

    上面贴着便签条:饿了吃这个。

    门侧放着牛奶,上面的日期是今天的。

    这就奇怪了,言默既然买了牛奶还给他做了三明治,说明肯定知道他今天回来呀,为什么会不给他回信息呢?

    该不会地府出什么事了吧?

    琼仁去客厅拿手机,准备打个电话问一下。

    人刚走到沙发旁边,就被无声无息的从后面抱了上来。

    耳边触感冰凉,有人叫他:“阿然。”

    冰冷的气息灌进耳朵,是他很熟悉,又觉得有些陌生的音色。

    琼仁艰难转身,从怀抱中挣脱。

    站在他面前的显然只能是阎王,但这个模样的阎王,他从来没有见过。

    打扮近似于他供在卧室的阎王像,上身□□,脖子和手上都挂着样式繁复的首饰。

    下半身几乎没穿什么,只遮住了不应该露出的地方,脚腕上扣着两个金色的踝环。

    皮肤是蜜色,比琼仁的略略深一点。

    褐色的卷发披散,额上伸出两只深红的角,不是龙角那样的形状,更像是魔鬼或是恶鬼的尖角,身后闪动着一圈燃烧的火焰,形状如同莲瓣。

    五官和阎王其他化身比起来更显阴鸷,眼睛略微细长,神情中暗藏暴戾,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神明,而是一个恶鬼。

    “这是你哪个化身?”

    琼仁有点迷惑地问。

    阎王却不答话,赤着脚,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搂着他的腰把人放在沙发上,自己跟着躺了下来,指腹在他饱满的红润唇肉上蹭了蹭,划过他的脸颊,放进自己嘴里吮了一下。

    而琼仁茫然不知,只听到阎王轻声叫他。

    “阿然。”

    阎王的气息那么冷,身上却是烫的,琼仁被他从后面抱着,看到他按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更适合的称呼,其实是爪。

    从最末的指节尖利的延伸出去,锋利的爪尖微微陷在光洁的皮肤里,似乎一碰就会把他的皮肤切开。

    看着很危险,可琼仁却不觉得害怕,顶多只是有点苦恼,觉得向来冷静自持的室友似乎喝醉了酒。

    阎王的嘴唇很冰,仿佛是给自己的身体加温时把嘴唇忘了,也可能这个化身的特点就是如此。

    凉凉地碰在琼仁的耳朵。

    “阿然,你不在我睡不着。”

    嗓音冰冷,说出的话却是在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