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二周目悠仁决定不再赴死 >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这天清晨, 虎杖家的气氛有些凝滞。

    未成年的一家之主虎杖悠仁双手抱臂,岔开两条腿大马金刀地坐在卧室的床边,满脸严肃地问面前的男人:“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五条老师?”

    如同小媳妇一样并拢膝盖, 挺直上半身,垂着头规规矩矩地跪坐在地板上的五条悟闻言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讨好地拖长了语调叫道:“悠仁~”

    谁知小少年却心硬如铁, 表示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掌心中似乎还残留着炙热的触感, 还有之后的……

    “!”

    虎杖悠仁乍然回神, 不自觉地紧了紧抱着肘弯的手,深吸一口气, 努力把不受控制想要窜上脖子根的热度压下去。

    这次他打定主意要跟五条老师约法三章,绝对、绝对不会再心软!

    见自己以往在面对悠仁的时候无往不利的撒娇攻势竟然都不顶用了,五条悟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焉哒哒的, 就连那头和本人性格一样耀眼的银发似乎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虎杖悠仁强迫自己不去在意他那副三分真实七分靠装的可怜样, 板着脸叫了他一声:“五条老师!”

    狡猾的大人总是非常善于利用自己让人无法招架的外表,五条老师尤甚, 但是他如今已经成长了, 不会再轻易被糊弄过去!

    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蒙混过去了, 五条悟只得恹恹地应了一声, 整个人委屈得不行。

    虎杖悠仁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提醒自己不要动摇, 继续刚才那个问题:“回答呢?”

    五条悟眨巴着眼睛抬头看他,见他根本不为所动, 不由得瘪了瘪嘴, 垂头丧气地进行自我反省:“我错了, 我不应该无视你自身的意愿强迫你做这种事, 也不应该在你还没成年的时候就胡乱出手……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会改正的……”

    鉴于他认错的态度还算诚恳,立下的保证也相当真情实感,虎杖悠仁决定姑且就相信他这一回:“好吧,我原谅你了——”

    听到这话,五条悟顿时蹭的抬起头来,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就连头顶耷拉下去的呆毛都重新支楞了起来。

    “但是——”虎杖悠仁没让他高兴太早,神情严肃地和他强调:“要是五条老师如果违反了的话。”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那我就不理你了!”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有威慑力的惩罚,但五条悟听了之后却如遭雷击,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中迅速盈满了水光,看起来可怜极了。

    虎杖悠仁心下顿时一颤,差点忍不住要去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悠仁~~~”没等他做出反应,五条老师已经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腰,把脸吧唧埋在他柔软的肚皮上哭哭:“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不理我呜呜……”

    一看到他真的哭了起来,虎杖悠仁立刻绷不住了,手忙脚乱地抱着他安慰:“好了好了,不会真的不理你的……”

    话说他已经不止一次怀疑五条老师是用水做的了,眼泪总是说来就来,不一会儿就能把他的衣服哭湿——这完全不是夸张。

    腹肌上已经传来了凉凉的濡湿感,虎杖悠仁一手环着五条老师的后背,另一只手抱着他的脑袋,俯下身去将脸颊贴在他的发顶,轻轻蹭了蹭,柔声哄道:“不哭了哦……”

    半晌后,五条悟终于肯把头从他怀里□□,仰起脸眼角发红地看着他,吸了吸鼻子,抽抽噎噎地用力点头:“嗯!”

    这……有点可爱了吧!

    虎杖悠仁倒吸一口气,不太自然地用手捂了捂胸口,感觉自己不合时宜地有些被眼睛红红,鼻子也红红的五条老师萌到了。

    可恶,怎么会有人在哭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也那么好看呢!

    他很不争气地想着。

    “悠仁?”有时候很会利用自己的外貌,有时候又对自己的好看程度一无所知的五条悟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突然之间怎么了。

    “不舒服?”他直起身来,有些紧张兮兮地问道。

    “没事。”虎杖悠仁连忙松开攥着自己衣服的手,秒变正经脸:“别担心,我没有不舒服。”

    “……哦。”五条悟在仔细地观察过他,确认没有问题后,这才应了一声:“那就好……”

    然而他才刚刚放松下来,就听到悠仁幽幽地说道:“现在,我们来谈谈另一件事。”

    五条悟的头顶冒出一个问号:“?”

    还、还有什么事?

    虎杖悠仁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拍了拍身侧,示意他坐过来。

    看着他这个架势,五条悟心中控制不住地一慌,磨磨蹭蹭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挪过去,试图用这点时间努力回想自己还做了什么不能被悠仁发现的事情。

    是趁着悠仁睡觉的时候偷偷亲他?还是睡着之后无意识地把手伸进了他的t恤里面到处摸?亦或者每天早上醒来都发觉自己精神无比地顶着他磨蹭?

    “……”

    随便罗列了几条就都完美踩了红线的五条悟顿时瞳孔地震,越想越觉得自己要遭,连冷汗都差点流下来了。

    这些事情不会都被悠仁知道了吧?!

    雅蠛蝶!!!

    正当他自导自演在脑内排练一场大戏的时候,虎杖悠仁开口了:“五条老师昨天晚上的那个姿态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的感知没有出错的话,那个样子与其说是人类,倒不如说更接近与咒灵。

    但是不可能啊?五条老师明明是个人类吧?而且还是咒术师!为什么会那样?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却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其中一定存在着什么令他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的原因。

    “……嘎?”自认为已经想(编)好了滴水不漏的回答的五条悟没想到他问得竟然是这件事,顿时卡壳了一秒,愣愣地张了张嘴:“啊这……”

    他垂下眼去,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片刻后重新抬起头来,那双被眼泪洗过显得格外剔透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他,轻轻笑了笑,抬手按着胸口,用略微有些轻浮的语调半真半假地说道:“那个啊,那是我对悠仁爱的证明哦~”

    看到他带着表演性质的夸张反应,虎杖悠仁立刻就明白过来了,五条老师并不打算清楚地告诉他,但是……他也不觉得对方说的是假话就是了。就算没有明说,也不妨碍他迅速从中提取出重点——五条老师会变成那个样子,绝对跟他有脱不了的关系。

    难道说……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五条老师下了诅咒?

    只要想到有这个可能,他的心中就莫名地一痛。

    他不自觉地蜷了蜷手指,俯下身,伸出双手捧起五条老师的脸,用指尖轻轻地摩挲着他的眼角。

    半咒灵化的五条老师除了从肩胛骨的部位伸出来的那片如同恶魔翅膀一样的黑影以外,就只有这双眼睛变得最不一样了。

    五条悟乖乖仰起头,毫不抵触地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动来动去,还主动覆在他的手上,用脸轻轻去蹭他的掌心,满足地叫道:“悠仁……”

    “嗯。”虎杖悠仁应了一声,低下头去抵着他的额头,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我在呢……”